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九十九章 万事俱备

“你怎么了?”乔安心又问了一句,语气带着恰到好处的疑问和关切。最后的两天里,她不要任何的变故,她只想能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两天,所以她的表现必须与往常一样。

但问完这这一句,她却明显感觉到秦易风……与往常不一样。

他望着她的目光,让她莫名有些怕,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越是这个时候,她越是不敢妄动,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她强撑着站在那里,“不早了,我先休息了。”

说完便后退往门里走,关门,最后的一瞬却再也推不动,乔安心回头,就见秦易风一只手撑在了门上,阻挡了她关门的动作。

乔安心下意识用了更大的力气,嘴里道:“你也早些回去休息……”

“乔安心,”他念出她的名字,酒气扑面而来……

他,喝酒了?

乔安心一个愣神,秦易风多用了分力气便推开了门,乔安心差点被撞到,她一个踉跄躲了开来,脚步还没稳住,下一瞬,却被他一把捞到了怀里。

伴随着浓浓的酒气,是他低低的声音,“小心。”他如此说。

酒气弥漫,乔安心一瞬间觉得自己也晕晕的。

愣了一瞬,她蓦地从他怀里跳出去。

“你该回房休息了。”她说,同时眉头轻轻皱着。

秦易风望着她皱眉的模样,眼里小小的火苗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他依旧一只手拿着外套,另一只手往后轻轻一动,门咔哒一声关上。

乔安心蓦地后退一步:“你做什么?!”

她眼里满是防备,甚至有一瞬间是掩饰不住的厌恶。

秦易风眼里情绪翻腾,他蓦地上前,抬手按住她的双肩……

咚地一声,乔安心后背撞在了墙上,秦易风将她困在墙边,目光紧紧锁着她:“就这么讨厌我?”

后背被撞得生疼,加上原来未愈的伤,乔安心冷汗都快流出来了,她表情瞬间的扭曲,迷蒙间听到他的问话,心底只觉好笑。

她摇摇头:“没有。再怎么说你都是我的恩人,我该感谢你。”

怎么会,被你那般利用,难道连讨厌都不被允许了吗?

你没有喜欢那种廉价的情绪,我就不能有厌恶了吗?

乔安心避开他的眼睛,怕不小心暴露心里的真实想法……

在他面前,她总是带了一分心虚。

秦易风握着她肩膀的手越发用力:“看着我。”

乔安心没有动。

“我让你看着我!回答我!”他用力按了她的肩膀,乔安心眉心蹙起,终于歪头,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我说,我不讨厌秦总,我说,你是我的恩人,我该感谢你。所以,为了秦总的身体考虑,这个时间秦总是不是该回房休息了?”

“你在撒谎。”

半晌,他定定的说。

不知为何,有那么一瞬间,乔安心竟从他眼里看到一种类似受伤的情绪……

可是,怎么会……

他可是秦易风,是无坚不摧最是心硬如铁的男人……

随着他说话,酒气弥漫,乔安心有种微醺的感觉,再仔细看去时,他眼里除了冷冽和复杂,再无那种情绪。

果然是她的错觉。

“我没有撒谎,”乔安心也定定开口,“难道我说的不对吗,秦总没有救我?还是说秦总不是单纯为了救我……”

说到最后,她慢慢住了嘴……

还是没忍住……

到底,还是有点委屈的。

秦易风眼神沉了沉,突然冒出一句,“乔安心,你,愿不愿意等……”

“什么?”

他声音太低,低到好似是呢喃给自己听的,乔安心没有听清。

“没什么。”他却最终说。

“那么秦总该回……”

后面的话,在他冷冽危险的目光里,乔安心咽了回去,她,不能惹怒他,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乔安心,你怕我留下吗?”他按在她肩膀的手松了力道,连带着语气都轻了起来,但说出的话却让乔安心丝毫不敢放松。

她知道,他说的留下是什么意思……

已经过了凌晨,也就是说,再过一天,这个男人就从别人的男朋友正式变成别人的未婚夫,再过不久,就是别人的丈夫……

但现在,他却依旧在说着留下的话。

乔安心望着他的眼睛,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哪怕一丝一毫的不安,但……没有,他说得坚定,眼神更加坚定,仿佛这是个再正常不过的话题,也仿佛,他不是那个即将订婚的男人。

乔安心敛了眉:“如果你非要留下,我的意见还重要吗?”

“你依旧那么聪明。”他说着,抬起一只手,在她脸上细细描绘着。

晕黄的灯光里,他将她擒在墙边,脚边是滑落的外套,氤氲的酒气弥漫在两人周围,他一只手按在她的肩膀,另一只手从她的眉角,到眼睛,到鼻子,到侧脸,再到嘴唇……

随着他的动作,乔安心忍不住闭了眼,屏了呼吸,抿了嘴唇……

脸上的伤口尚未痊愈,基本都已结了痂,秦易风的手指划过那些地方,带起一阵痒痒的感觉,乔安心像避开,但他的目光紧紧锁着她,像是强大的捕食者,仿佛只要乔安心一个轻举妄动就会被拆吃入腹……

后背很痛,肩膀也疼,乔安心僵直着身子,任由他的手在她脸上滑动,那只手到了嘴唇的时候,乔安心连呼吸都几乎停止,紧张到了极点,她不敢想他这动作的含义,也不想去想,只求这折磨尽快结束……

“你怕吗?”他开口,却是更加靠近了她,那只手竖在她的嘴唇边,脑袋靠在她的颈窝,说话的时候,他的气息洒在她的脖子上,乔安心浑身僵直得越发厉害,仿佛被野兽扼住了致命的脖子……

她吞了口口水,静谧的房间里,这声音尤其得大。

“说,你怕我吗?”他又问了一遍,这一次,他的唇几乎就擦着她的脖子……

乔安心忍不住身子一颤,开口道:“秦……你是在说现在吗?”

她说话得声音很小,动作也很小,却还是不可避免地触碰到他的手指……

“所以,你现在在怕我。”他径直做出了结论,“乔安心,我以为就算……你至少不会是怕我的。”

他在她耳边呢喃般的说。

乔安心被这酒气熏染得让原本高度紧张的神经片刻的空白,她一时竟拿不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更加不知道这个时候怎么说才对自己是最有利的,她,不知道他想听到的是什么……

“怎么,不说话了?”他终于直起身子,贴着她嘴唇的手指也放了下来,只是依旧保持将她困在墙边的姿势,他说:“我记得,你一向揣摩我的意思揣摩得很准,大概一年前吧,不管我说什么,你总能最快的知道我想听到的是什么……”

他低低缓缓的说着,乔安心的记忆也回到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她满心满眼都是他……为了讨得他的欢心,她成了最了解他的人,她用尽一切法子的讨好着他……

但现在想来,却只有难堪。

“那时候,还不懂事。”她淡淡的敷衍。

后来她不再讨好他,只等时间到了结束了那一纸合约,以至于到现在,她真的不懂他了,不知是他变了太多,还是她变得生疏了……

想必那些揣摩人心的技巧,只有在最有心的时候才能用吧。

嘴角不由一抹苦笑,乔安心抬眼望去,竟看到他的神情……带着落寞。

“你……”开口一个字,却不知该说什么。

秦易风,不管你到底在想什么,你能不能……不要在扰乱我的心了……

这一次,她无论如何要走,这一次,他们之间真的全都结束了……

叫紫君的女孩,是蒋明乐说的跟她的接头人,说是接头人,不过是在蒋明乐的说明下,紫君误以为乔安心是被困在这里的可怜女人,一心想要帮她一下,便替蒋明乐带了些东西给乔安心。  △△,

其中一样……乔安心的目光落在床头,她的手机放在那里,而那东西,就放在手机壳里……

细细的粉末状的东西……

蒋明乐说,那东西是类似安眠药的东西,只要让秦易风在订婚前一天喝下,就能保证他在订婚宴上昏迷大概一小时的时间。

而这段时间,对他们来说,足够了。

乔安心握紧了手,目光落在手机上……久久不能移开。

已经过了十二点,距离订婚还有一天,时间上,是……合适的。

“秦易风……”她开口,语气带着颤抖,“你……你要在这里休息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