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九十八章 天堂地狱

秦易风开始限制她的行动。

察觉到这个事实的时候,已经是第四天,秦启佑已经说过,秦易风将在两天后订婚,这几天,他明显的越来越忙,从前他虽然不常跟她待在一处,但都是在这房子里,大都在书房处理事务,越来越频繁的电话和视频会议,让他几乎只有在吃饭时才能跟乔安心见一面,苏景晨这几天依旧每天来查看她的伤势如何,乔安心问起卫萧给她喝下的那种药的时候,苏景晨说初步研究结果是那药被解了,但具体是哪一种物质解的他还在研究。

乔安心放下心来,这几天她也没出现苏景晨所说的那种记忆错乱的感觉,她依旧每天与紫君聊上几句,日子好似往常,只除了,秦易风。

第四天,乔安心像往常一样送紫君出门的时候,秦易风突然道:“就送到门口,不必出门了。”

乔安心踏在门边的脚就那么顿住:“为什么?”

秦易风目光未变,却多了几分凌厉,乔安心心里一凛,察觉到她语气太急了,暗自缓和着表情。

紫君见状,赶紧摆摆手表示不用送,自己走就成,跟两人告了辞就离开了。

乔安心看着她渐渐走远的背影,慢慢收回那只脚,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没再说话,说了句我回房了就往房间走去。

秦易风看着她纤弱的背影,“这几天降温,有暴风雪,不要出门。”

降温……

有暴风雪……

乔安心是曾看到这个消息,但她知道,他的重点是在最后那句,不要出门……

她背对着他点点头:“好。”

“一会我出去一趟,可能晚些回来,你待在这里等我。”他又说。

乔安心转过身,见他站在门边,西装革履,眉眼锋利,她再次点点头:“好。”

关于订婚,他从未跟她提起哪怕一个字。

他不说,她也不问。

但距离那日子,也只有两天了,不是所有事都可以用电话和电脑解决的,总有需要秦易风亲自出面的事情。

回了房间,乔安心坐立不安,果然,等了一会再看,房子里空空的,只剩她自己一个,她穿着拖鞋飞快下楼朝门口跑去,跑到门边,开门……

果然,是开不了的。

秦易风,把她锁在了这里。

她又去窗边,窗子也是紧紧关着的,而且不知是什么设计,竟然是从里边也打不开,她甚至没找到那窗子的缝隙,想起秦易风曾经拿着的一个遥控器一样的东西,难道这个竟是智能的?

门窗都已经关上,她出不去,转身向楼上跑去,不管怎样,先跟蒋明乐联系一下……

爬上楼梯,余光瞥见他书房的大门,心里一动,鬼使神差的,乔安心停下,脚步打了个弯朝他书房走去……

书房的门没有锁,乔安心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入眼依旧是偌大的书架,办公桌上的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像没人用过似的,丝毫看不出有人整日在这里工作的痕迹。

他就是这样的人,永远严谨,永远一丝不苟。

乔安心慢慢挪动脚步,朝他办公桌走去,她心跳得很快,或许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只是,这个时候,她直觉这里有什么她想知道的东西。

桌面上的东西不多,他的电脑,乔安心不敢碰,只是摆放着的文件……她控制不住自己,眼神不由落在那里,第一个便是与安家的合作方案……

安家……

夜城除了秦家便是安家了,秦家权势压安家一头,但安家确实最早盘踞在夜城的大家族,与安家合作,与秦家来说,也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秦易风曾说,他不会有喜欢这种廉价的感情,那么,且不说与他那么相配的安娜,单说这一份的利益关系……

那摞文件拿在手里,那么厚重,可见是多么重视……

手指颤了下,目光从这份合作案上离开,底下的文件便露了出来,这是一份纯英文的文件,很多专业术语乔安心只能隐约看懂一点,刚要放回去,突然眼神落在一个词上,那是……是曾经她父亲的公司名字……

手一颤,这是份什么文件,为什么曾经自家公司的名字会出现在这里?这文件又跟秦易风什么关系?

嗡嗡

嗡嗡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乔安心一个惊吓,手里的文件掉到了地上,她赶紧俯身去捡,条件反射式的往门口看去……

门边空空如也。

幸好……

电话是蒋明乐打来,保险起见,她将蒋明乐的备注改了下,蒋明乐一定是因为母亲的事给她打电话的,来不及多想,她快速收拾好那些文件急急跑了出去。

回到自己房间,她平息了呼吸,接起电话:“喂,蒋明乐。”

“安心,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他语气轻快,隔着电话,乔安心都能想象到他笑得明朗的模样,心里也跟着放松了些,便道:“那先听第一个吧。”

“第一个啊,就是伯母的事搞定了,南城那边你不用担心,早就准备好,这几天在忙这边疗养院的事,你放心,已经准备好,到时候会先于我们一步将伯母送到南城。”

最开始的时候,乔安心就隐约觉得蒋明乐不简单,不说他跟秦易风苏景晨等人有过过节的事,只说他常做义工,也不见他其他工作,但他的穿着打扮,乔安心跟着秦易风的那两年见过不少稀罕的东西,蒋明乐那一身行头当真不是普通人,甚至不是一般的中产阶级穿得起的……

疗养院那边,要瞒过秦易风的眼睛该有多难,她光是想象都觉得压得喘不上气,但蒋明乐这么一周左右的时间就能做到……

但他不说,乔安心也绝对不会问他的身份,不管怎样,这一份情分,她会慢慢还……

思绪万千,她开口:“蒋明乐,我最后一次再说一次,谢谢。”

蒋明乐正要开口,就听她继续道:“放心,以后就算你干出什么劳心劳力的事我也不说了,所以你就安心受了这最后一次的谢谢吧。”

蒋明乐摸摸鼻子:“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我好像亏了,哈哈。不过看在你这么识时务的份上,我把另外一个好消息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

“后天,有暴风雪。”

秦易风也说过这话,可是,“这算什么好消息……”

他们,定在秦易风订婚的当天,前往南城。

暴风雪,显然不是个益于出行的天气。

“我知道你会这么问,本来这不是个好消息,毕竟最快的方式是坐飞机,不过你知道的,化腐朽为神奇这种事我最在行。”

“你是说,你找到了其他办法?”乔安心道,心里更加过意不去,这次的事,她真的一点都帮不上忙……

“对啊,好消息就是我又找到了其他办法。放心,到时候我会接你,你这两天好好休息,估计咱们这一路走得时间会比之前预计得长些。”蒋明乐的语气带了歉然。

“你别这么说,”乔安心艰难的开口,“本来就是我的事,但出力的都是你……”

“行行行,打住啊乔美人,我都说了,这忙我乐意帮,再说我也是有盘算的,等啥时候不想单身了,正好拉你跟我凑合一对。

乔安心抿嘴笑了:“那就委屈你了。”

“没事,我是男人嘛。”

跟蒋明乐一番话下来,乔安心只觉自己心底一块石头落了地,挂了电话后,她接着又收到了蒋明乐发来的图片,有南城那家医院的情况,还有他们要去的小客栈的照片,最后还有一段母亲的小视频,他又发了一段话:我去看伯母的时候偷偷录的。

乔安心已经好久没见到母亲了,再看见视频里母亲安然的模样,眼睛不禁一热,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她先是被绑了去,被灌药,还差点被那几个男人……

秦易风救了她,她的心境却是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的变化……

脑子里闪过刚才看到的文件,她摇摇头,下意识不再去想,如今她只想离开,带着母亲好好生活。

当天晚上,秦易风果然回来得很晚,乔安心睡得很浅,在听到外面有动静的时候就醒了过来,外面的灯开了,乔安心隐隐能听到秦易风的脚步声,不同于往常,这次他的脚步声却有些重。

⑧☆⑧☆.$.

黑暗里,乔安心睁着眼,不由仔细听着,自从被绑架蒙着眼罩经过了那一夜之后,她不光对钟表的声音格外敏感,黑暗里度其他响动也敏锐得很,稍微的风吹草动她就会不由自主的仔细去听……

突然,砰地一声,什么撞到了她的门上!

乔安心蓦地坐起身,扭开床头的灯,鞋都没穿就往门口跑去,打开门,秦易风半倚在她门口的墙上,他一手插兜,外套脱下来挂在手臂,衬衫扣子开了好几颗,面上不同以往的冷峻,怎么说呢,乔安心看着他,总觉得有些不真实。

“秦易风?”她试探着唤了他一声。

闻声,秦易风慢慢转过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乔安心,一身宽松的家居服,头发稍有凌乱,却给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添了几分朦胧美,目光往下,她,没穿鞋……

白皙圆润的脚,踩在深色的地板上……察觉到他的注视,那莹白的指头轻轻蜷缩着……

秦易风喉结一个滑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