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九十七章 暗自谋划

彼时,房间里温暖如春,乔安心却犹如置身冰窖,那身宽松家居服根本掩不住铺天盖地的冷……

或许是因为,这冷,是由内而外的……

电话已经挂断,后面又说了什么她几乎已经记不清了,大抵是拜托蒋明乐尽快安排好母亲的事吧,只要母亲的事安排妥当,她立刻就走,走得远远的。

她环视这间布置低调仔细看却又无处不显奢华的房间,只觉是一间巨大的牢笼,而这笼子外头,在隔壁书房的男人,有着最精密的算计和最冷冽的心,他将她算计得死死的,从每一根发丝到每一寸肌肤,都发挥最大的利用价值……

而她,自诩聪明,却还是……就在刚才,问出那种蠢话……

手边还放着那本书,乔安心把书放进抽屉,不管是流浪,还是她曾经幼稚的梦想,她都不想在这里再想起一次了……

在这里,她只有一个想法就够了,那就是,离开。

……

中午的时候,秦易风来敲门,问她是下去吃饭还是在房间吃,乔安心敛眉,说要下去吃,便跟着他一同下了楼,饭菜已摆好,依旧是清淡营养为主的病号饭,若是往常,乔安心也许心里觉得熨帖,但现在,她心里冷得像冰,一丝波澜都没有。

“谢谢。”她微微垂了眼睑,说着。

秦易风淡淡看她一眼:“吃吧。”

他没有看出她的异常。

两人安静的吃饭,往常跟秦易风吃饭时,身边都有佣人,但这里,却好似除了他们两个再无其他人,乔安心从未听到过其他人的动静,连这些饭菜的出现,都悄无声息的……

一个念头浮过脑海,乔安心漫不经心般的道:“这水有点凉了,去哪倒点热的?”

往常她说出这句,不用秦易风说话,便有人帮她倒,但此时,秦易风并未叫人,反而自己起了身,走到她身边拿过她的水杯就要自己去帮她倒水……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饮水机在哪?”乔安心一叠声道。

秦易风看她一眼,“你少走动得好,给我。”

乔安心乖乖松了手,就见他端着杯子自然地去接水了,她心跳得越发快,也就是说……这个房子里,偌大的房子里,真的只有她跟秦易风两个人……

这于秦易风来说,绝对不是正常的。

他到底想做什么?

藏起自己?

还是另外有图谋?

乔安心低头喝粥,眉眼淡淡,心里却波涛汹涌,她满心阴暗,食不知味。

终于吃过了饭,乔安心看着桌上的东西,“这个,要收拾起来吧?”

“不用”秦易风说,“一会会有人来收拾。”

乔安心点点头,所以只是需要什么的时候会有专人来做,但平时不会有人来这里啊……她微微敛眉,掩去心里的算计。

一个小时后,苏景晨来做常规检查,也依旧给她输液,他查看伤口的时候,秦易风电话响起,警告性的看了苏景晨一眼后就去外面接电话了,房间里只剩下乔安心和苏景晨。

苏景晨看着她安静的小脸,眉一挑:“我以为你会有话要问我。”

乔安心眼神无波:“比如?”

“比如你这些伤,尤其是脸上这些啊,什么时候能好,会不会留疤啊,毕竟女孩子不都是在意这些的吗?”

乔安心笑笑:“那请问苏医生,我脸上这些伤什么时候能好,会不会留疤?”

苏景晨摸摸下巴,装模作样一番后,道:“姑娘你啊,遇到我算你是走了大运了,别的不说,你脸上这些伤除了额头那一处,其他的我保证一个月内让你变回原来的样子。”

乔安心挑眉:“所以,苏景晨你是不是有啥秘方?电视上的医学世家不都那样吗,有些祖传的药方什么的。”

苏景晨露出标志性的狐狸笑,“虽然说电视上的多有夸张,但艺术确实是来源于生活,虽然算不上什么秘方,但我这药膏确实是市面上难见到的。”

乔安心看着他手里的绿色的小瓶子,眼神一闪,趁他没注意,蓦地抢了过来。

苏景晨一愣:“你……?”

乔安心把那瓶子放进兜里:“药造出来就是给病人用的啊,这东西我自己留着了,谢谢苏医生了。”

苏景晨这才反应过来,难得的露出肉疼的表情:“你用不了那么多……”

“那我用完了再还你。”乔安心看他一眼,接着道,“你难道不想让我这张脸赶紧恢复好了,想必早点好了,秦易风才能更高兴吧。”

苏景晨微眯了眼,似在判断她话里的真假,对于秦易风和乔安心的关系,他一向是替秦易风抱不平,眼见这女人挑眉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道:“你……想通了?”

乔安心不置可否。

难道是被救出来后终于看到易风对她的好了?

也是,哪个女人能不感动?

想到这里,他叹口气:“也罢,你能跟他好好的就成,也不枉他帮你做的那些事,话说你就不好奇卫家后来怎么样了吗?”

听他说到他为她做的那些事,乔安心心里只想冷笑,再听到卫家,她直接摇摇头:“不想知道。”

“那那三个男人呢?也不想知道?”苏景晨看着她,眼里带了些挑衅,他倒要看看这女人难道是真不在乎?

乔安心愣了下,依旧摇头:“不想。依他的手段,左右不过是很惨罢了。”

“啧啧,你倒是想得开,知道他都帮你摆得平,我还以为你会感兴趣呢,毕竟那可是很黄很暴力的哦……”

他边说边拿余光扫她,却见乔安心神色淡淡的,依旧不多问,只得把话再憋回肚子里。

这些事,若是昨天,乔安心定是想知道的,毕竟……她对那些人,说不恨是假的,但今天,听到这些后,她却不再感兴趣,她突然明白过来……

她最想知道的,是秦易风跟安家的事……

毕竟,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是安家,不是吗?

乔安心微微垂眼,将眼里的情绪一一掩去。门打开,秦易风进来了,“聊什么呢?”

苏景晨夸张地叹口气:“秦总,你可回来了,再不回来她就要把我的家底掏光了,你不知道,我好容易弄来的那瓶药膏,被她就这么抢走了。”

秦易风听完,点头,“那你把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之类的跟她交代一下。”

苏景晨瞪着眼,噎在那里,看看秦易风,再看看乔安心,一脸憋屈无奈。

秦易风表情温和,乔安心也做出带一点害羞的笑,但心里却想着,终于拿到了药,输液的瓶子上的字样她也都记下了,后续如果需要治疗的话,就算去那些小诊所,直接抱这些药名也好。

……

晚上吃饭时间快到的时候,乔安心提早一些下了楼,果然看到了在布置餐桌的两个人,一个是中年模样的女人,一个是年纪看起来最多二十岁的女孩,应该是个出来打工的学生,脸上明显的学生气,两人见了乔安心,中年女人引着那女孩跟乔安心打招呼,乔安心笑着回了。

两人各自忙着,乔安心闲聊似的问那女孩:“看你年纪不大,有十八岁了吗?”

“我看来那么小吗,哈哈,我其实已经二十二岁了,我姓陈,叫紫君,你叫我紫君就好。”紫君笑得明朗,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

“紫君,别多嘴。”那中年女人道,又跟乔安心说她才做这工作不久,请她多担待之类。

乔安心只说没事,她只是想跟她聊聊,那中年女人便不再多管,紫君小声跟乔安心道:“那是我姑妈,我在她家打工呢。”

“打工,应该是帮忙吧。”乔安心笑道。

“不是啊,我老爸借了他们钱么还上,我这是打工还债呢。”话这么说着,但她脸上依旧明朗。

乔安心脸色真实了不少,又跟她多聊了几句,这才知道这里的饭菜都是她们负责的,按时送餐,按时来收拾,乔安心还知道,这里在夜城南边,很僻静,也很……偏,没有公交车,打车很贵,按紫君的话说,“每次都是那位姓林的先生派车接我们来回的。”姓林的先生,就是小林了吧……

乔安心还想再问一句最近的公交站是什么,但秦易风已经走到楼梯那边了,她怕暴露,便闲聊了几句。

“聊什么了?”吃饭前,秦易风问了一句。

乔安心面上声色不显,道:“随便聊了几句,燃燃走后好久没人聊天了,就多说了几句。”

听她提起周燃燃,秦易风眼神里多了些其他东西,不再追问,只道:“你喜欢跟那女孩聊,可以让她多留一会。”

⑧☆⑧☆.$.

乔安心心里砰砰狂跳,却依旧摇摇头:“不用了。”

但,这样就够了……

她低头吃饭,心里划过一丝苦涩,什么时候,她也这么工于心计了,连周燃燃都用来转移秦易风的注意力了……

……

接下来的几天,乔安心几乎每天都与紫君聊几句,秦易风果然再没有多问一句,反而跟那中年女人说让她们待的时间久些,秦易风出手阔绰,那女人自然同意。从紫君嘴里,乔安心知道了这里具体的位置……

她像一只蛰伏的小兽,慢慢积蓄自己的力量,只等待合适的时机冲出这座牢笼。

但在四天后,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距离秦易风订婚的日子还有两天,事情开始跟她预想的不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