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九十六章 喜欢我吗

在她去见秦启佑之前,在她和秦易风最后一次见面里,她梗着脖子强硬的说着要结束交易,要离开他,要与他再无半分联系。

当时的她,说得多么理直气壮又信誓旦旦,而他呢?

他好像很生气来着,她强硬的要结束交易,他便更为强硬的要继续那交易。

他,是生自己的气了吧?

可……

想起她躺在那张公主床上,从纷飞的床幔看到他时,他的暴怒,他的凛冽,还有他抱起她的温柔,那些,都是骗不了人的……

他是在乎自己的吗?

每每这个念头冒出,她都会想起那一晚他欺身在她身上,说着残忍而冷酷的话,他说,乔安心,我感兴趣的只是你的身体,你该庆幸你还有让我感兴趣的一面……

他当真只是对这幅身体感兴趣吗?

但他碰过她的那一次,却只是在那一晚,在她主动爬上他的床那一晚。此后,他再未碰过她。

手里的《撒哈拉沙漠》被她手心细密的汗浸湿了边角,她听到自己低低的声音,她说:“秦易风,你,是不是……喜欢我……”

终于问出了口。

她紧张,却执拗的转头盯着他。

终于,那人转过了身,向她走来,乔安心的紧张随着他的靠近越发强烈,她目光紧紧锁着他,不放过他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但他却又回到了往常的模样,仿佛昨天那个温柔给她喂粥的男人,只是她的一场错觉,她脑中突然回想起苏景晨刚才的话……

难道,昨天的一切也只是她自己做的一场梦?

看到走到身前的面无表情的男人,她越发确信这个念头,那么刚才的问题……不过是自取其辱吧。

秦易风走过来,将手里的书随手放在书桌上,看着紧紧捏着那本的女人,“乔安心,你该知道的,我没有那种廉价的感情。”

他望着她,好似她问出了一个甚至称不上问题的问题。

乔安心扯动嘴角,露出一个笑的表情:“嗯,我觉得也是。”

不知是不是牵动了伤口,她总觉得哪里疼疼的。

……

从书房回到卧室,乔安心把书放在床头柜,没有看书的心情,她捏过手机,手机没电已经自动关机了,现在充了一会电,乔安心开了机,一连串的信息提示音,她一看,有秦启佑的,有陌生号码,还有蒋明乐的。

蒋明乐……

母亲的事……

正想着,电话蓦地响起,是秦启佑的,乔安心接起:“喂,启佑。”

“喂!安心!你终于接电话了!你再不接电话我就……”他就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词形容自己的心情,只一叠声的道:“你没事了吗?我打小叔的电话小叔只说你回来了没事了,怎么都不肯告诉我你在哪,我以为他骗我呢,安心,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拿什么都换不回……安心,你真的没事了吗?”

他语速极快,是那种语带颤抖的快,乔安心赶紧道:“没事了,我回来了,苏景晨也来看过了,没事了……”

“什么?!景晨哥去看过?!安心你还说没事,景晨哥可是医生,要是没事他去干嘛?你到底哪里受伤了?伤的重不重?!”

乔安心不禁讶异他的敏锐,说道:“只是一点擦伤,不过不想去医院,苏景晨就来了一趟,你觉得我要是伤得重,现在能好好的跟你聊天吗?”

秦启佑顿了下,“也是,小叔会看好你的……安心,这次的事,都怪我,要不是我喊你出来,也不会……”

乔安心摇头,才意识到他看不到,接着道:“不,启佑,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应该比我清楚,如果被他们盯上,他们总会找到机会的,不过是早晚的事。其实这样也好,这事早点发生总比晚点的好。”

至少,发生越早牵扯得越少……

“我第一次见小叔那个样子,”过了一会,秦启佑道,“安心,你不知道,夜城都快被翻了一个遍……安心,你真的不考虑……留下?”

留下……

乔安心握着手机的手又抓紧了几分。

乔安心,你知道的,我没有那种廉价的感情。

这是他说的话。

没有留下的身份,也没有留下的立场。

乔安心心里颤了下,没有正面回答秦启佑的问题,只问道:“启佑,这几天,你小叔……跟安娜之间,还,好吗?”

这一次,秦启佑却没有干脆的回答,他每沉默一秒,乔安心的心便沉一分,“没关系的,其实我都知道得差不多了,你跟我说实话吧。”

“他们要订婚的事你知道了?”秦启佑立马道。

“嗯,我知道了,就是不知道具体的时间。”乔安心有些庆幸秦启佑此时看不到她的表情,也庆幸她最精于的说谎,这句话说出来一丝停顿和多余的语气都没有。

秦启佑显然信了,他道:“在……在一周后。”

“是这两天定下来的吗?”

“是……安心你……”

“没事,我就是再确定下。”

又说了几句,乔安心便挂了电话,整理着这些消息,所以,在她昏睡的那两天里,他们……正式确立了订婚的日子。

心脏骤疼,她手握成拳在心口的位置一下一下锤打着,仿佛这样就能减缓一些那里的疼痛。

看着手机上蒋明乐一系列的消息,乔安心深深呼吸着,蒋明乐说那边都已经联系好了,如果她想好了随时可以联系他,就当是她在医院照顾他的情分,他也愿意帮忙到底……

后面是联系几个消息说为什么联系不到她,说夜城有些不太平,问她是否还好?

乔安心看着消息,慢慢拨通了蒋明乐的电话。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了,“喂,安心?”

“喂,蒋明乐。”乔安心张嘴,明明嗓子不再沙哑得难受,她却依旧觉得出口的话那么难,“我妈的事,恐怕要麻烦你了。”

“既然决定了,就不要跟我客气了,不然我怕以后听你说谢谢都能听到耳朵长茧子。”蒋明乐语气轻快,仿佛这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

“可是疗养院那边,秦……”

“我知道,”蒋明乐打断她,“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他有他的阳关道,我有我的独木桥,安心,别忘了他们几个可是极讨厌我的,你想我要是没几分本事他们能把我放在眼里?”

乔安心听着,轻轻笑了,蒋明乐就是有那种本事,不管是多严峻的情况,他能随时把气氛调动得轻松起来,任何事到了他那里仿佛都能轻松完成。

听见乔安心的笑声,蒋明乐也笑了,“总之,这事你完全不用担心,伯母的身份信息就用你之前发我的那个,南城那边我也联系好了,我有个哥们正好在那儿开了个小客栈,离医院也不算远,就是有点绕,到时候我带你多走几遍估计你就记住了……”

“蒋明乐,谢谢你。”乔安心轻声道。

“我这人一向是行动派,乔美人,要是真想谢我,不如以身相许怎样?”

乔安心愣了下……

“哈哈,你看你,吓到了吧,逗你的,我还没享受完单身生活呢。”蒋明乐笑道。

乔安心松了口气,随即觉得自己对这个话题太过敏感了。果然她这段特殊的身份经历,注定让她多了些不能被轻易触碰的点……

“好,等你什么时候享受完单身生活我再来报答你。”乔安心轻轻扬起嘴角,道。

“真的?说定了啊。”说完,不等她回答,蒋明乐接着道:“安心,这两天联系不到你,夜城又有些不寻常的气氛,你要是再不联系我,我几乎要怀疑你出什么事了呢。”

乔安心怔了下,嘴张了几张,“我……没事。蒋明乐,我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如果,我是说如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在某些方面很好,比如很紧张她的安危,如果她遇到危险对方会很快赶来救她,但他却说不喜欢她,你说,是为什么?”

那边沉默了一下,过了会,电话里才传来蒋明乐的声音,“唉,安心,你还是太不了解男人。”

“什么意思?”

“男人喜欢一个女人会对她好,但!男人对一个女人好,不代表他就一定喜欢她。安心,男人是种很复杂,也很自私的生物。”

乔安心突然想起,秦易风说过的,男人喜欢一个女人一定会想跟她上床,但跟一个女人上床却不代表他喜欢她。

她嘴角的笑落下,声音涩涩的道:“那,是为了她的身体吗?”

“通常情况下是,但能力越出众的男人,是为了这个的原因越小。”

能力越出众的男人……

蒋明乐顿了下:“安心,你没事吧……我听说秦易风要订婚的事,你……”

“我没事。”

“那就好。我听说这次订婚确立的过程颇为曲折,据说安家太太信佛,好像安晋做了什么事让安太太觉得不合适,父母的业障会坏了儿女的姻缘,一定要把订婚推迟来着,后来不知道秦家做了什么,好像是怎么弥补过来了,这订婚才得以如期进行,要我说啊,这些大家族顾忌得未免太多……”

后面的话,乔安心已经听不下去,脑子里不断回响着蒋明乐这段话……

如果,安晋做的不合适的事,是指绑架她的事……

如果,秦家做的弥补的事,是指救出她的事……

这件事,是不是就能说得通了?

所以,秦易风,是为了安了安太太的心,是为了让订婚如期举行,才……救的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