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九十五章 自作多情

昨晚他急匆匆把他找来,知道她中了那种药之后却只让他用药物控制缓解继而清除,连他都看得出他被那女人折磨得隐忍的模样,却仍执意不肯碰她……

苏景晨在秦易风的目光中,摇摇头收起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现在,他还是专心做他的医生吧。

他走到床边,更加细致的观察乔安心的情况。

“卫家在准备移民。”还是没忍住,苏景晨小声说。

“我知道。”

“那你……”

还怎么淡定?

秦易风看他一眼,语气冷得像冰,他说,:“我曾经给过他们一次机会,但这次……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绝望。”

他眼神落在乔安心伤痕累累的脸上,苏景晨说除了她额头那道比较深的伤口,其他地方他都可以保证不留疤……

苏景晨不明白,他在意的,从来不是留不留疤,而是这个女人……曾被那样对待……

要算的账,一笔笔算,不管是带人打她的卫萧,还是……

……

乔安心再次醒来的时候,手上的针早已经被人取掉了,是秦易风吧?她动了动手腕,还有些僵硬的感觉,不知是不是昨天的药里有止疼的成分,身上各处的痛意比昨天更强烈了些,她能感觉到额头包扎的感觉,其他地方是直接涂的药膏吗?

她掀开被子下床,双腿还有些虚软的感觉,她稳了几步,才慢慢挪到洗手间旁,推开门,洗漱用品整齐的摆在那里,乔安心看着熟悉的东西……这些,跟她在枫泊居用着的一模一样。

她拿起牙膏,是原来的牌子,而且只剩一半左右,就是她原本的那个没错,她的眼睛一一看过牙刷牙缸甚至她惯用的毛巾……

这是,秦易风搬来的?

乔安心一边刷牙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刷完牙她终于意识到,这里没有镜子,也没有洗面奶……

叩叩

敲门声传来,然后是秦易风的声音:“身上还有脸上的伤不能见水,这几天忍一下。”

声音是从洗手间门口传来的,这人……什么时候进来的?

乔安心赶紧应了声,手试探着在脸上摸了下,伤口基本都在愈合着,她能明显感觉到那种触感,又梳了头发洗了手,这才出了门。

开门,乔安心愣了下,没想到他还在站在这里,双手插兜站在对面墙边,今天的他,鲜有的穿了一身休闲的衣服,少了几分凛冽,却好似更加让人移不开眼的被吸引。

“早。”乔安心吐出一个字,微微避开他的目光。

她总是不知该如何面对他得好。

秦易风点点头:“景晨一会过来给你检查,哪里不舒服记得都告诉他。”

乔安心点头,又突然想到一件事……

“我之前……卫萧和安晋说我中了一种药,但我现在没有什么其他感觉,这个应该算没事了吗?”

或许只是他们吓唬她的一种方式?

秦易风像是思考了一瞬,然后说:“记得跟景晨说明情况。”

“好。”

“给你这个。”说着,他把手里的东西递过来。

“我的手机!”

昨天昏昏沉沉没想起,刚才起床后她就觉得哪里好像不对,原来是没见着手机。

“手机落在那边了。”秦易风道。

他只说那边,乔安心摸着手机的手一顿,也明白过来,这个那边不是说那间山上潮湿的房间就是安家……

“谢谢你。

她仰头望着他,认真道。

两人都知道,这个谢,不只是因为手机的事。

他又救了她一次。

乔安心的眼神落在他的胳膊上,秦启佑说,如果她不信,大可以看看他的胳膊,看看上面的伤口她就懂了……

深吸一口气,乔安心刚要开口……

叩叩

敲门声却在此时响起,她一下顿住。

“怎么了?”秦易风歪头道。

“没什么,开门吧。”乔安心说着就要去开门,走得急了,一时忘了自己尚未恢复的身体,身子一歪……

她反射性闭上眼睛,意料中的疼痛没有来,腰间一只胳膊稳稳的接住了她……

乔安心大张着手臂,两只手无意识的用力,被他揽腰扶住的同时,另一只抓到门把手的手不自觉扭开了门……

苏景晨站在门口,看着门里抱在一起的两人,丝毫不觉得尴尬,反而挑眉,饶有兴致的模样。

乔安心立马松开手,还不忘对秦易风说声谢谢。秦易风给了苏景晨一个警告的眼神,才闪身让他进门。

苏景晨摸摸鼻子,进了门,乔安心穿着宽松的家居服,整个人更显羸弱,再加上她面色苍白,脸上涂了药膏的伤口,长长的头发被松松垮垮的挽在脑后,原本光洁的额头此时包了纱布,怎么看怎么让人怜惜……

苏景晨看着她,也没有再耍贫,认真检查起来,他检查伤口的时候,乔安心忍不住问:“苏景晨,还有件事。”

“什么事?”

乔安心抿抿唇,道:“我被他们带走后,曾被他们喂了一种东西,卫萧说那是那种药,后来我在安晋那里喝了杯茶,据他说,这两种混合起来才会起作用……”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耳根悄悄红了下,道:“我那时,喝了茶后,身体隐隐发热……但现在没有感觉了,是不是代表着那药不管用了?或者说药效过了?”

她越说语速越快,眼睛紧紧望着他问。

苏景晨皱起眉:“是吗?”

“对!”乔安心沉吟思索了下,回忆道:“当时他们比我张嘴,然后……那药水直接到了我喉咙,我感觉是针筒打进去的……那杯茶,闻起来没有什么特别,跟普通的绿茶没区别。”

她极力回想着当时的情景,那药,是她心头的一根刺……

想起卫萧当时的话和语气,她就忍不住背后一凉,觉得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苏景晨眼睛眯了眯:“除了喝了茶后有发热的感觉,后来呢?我是说,好比昨晚到现在,你有什么其他感觉的吗?”

乔安心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了。”

苏景晨不着痕迹的看了秦易风一眼,见他眉间也皱起,显然也意识到了问题……

乔安心那一晚,分明是缠着秦易风……

但她却一点都记不得。这显然不是个好现象……

而秦易风,显然不想让她知道那药还在她体内,苏景晨做出思考的模样,在乔安心有些紧张的眼神中,道:“如果是你担心的那种药,潜伏期不会那么长,我估计是你之后接触的某一种东西或者我给你用的哪种药解了那药性,不过保险起见我会再给你抽血检验一下,如果你有任何异常的感觉,我是说任何的异常,包括身体的还有精神的。”

“精神的?”乔安心不解。

苏景晨点点头:“比如说记忆之类,如果你脑中出现什么奇怪的画面,也要跟我说。有的人在受到极大刺激后,对外界的感知会出现短暂的错乱,有时候会出现分不清梦还是现实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乔安心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

苏景晨与秦易风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眼。

检查完后,苏景晨便离开了,乔安心的伤不宜外出,秦易风带她去了书房让她选些自己喜欢的看。乔安心本以为他的书房会像往常一样都是商业金融类的比较多,哪知进去才知道不管是、散文还是历史军事类,几乎每个门类都包括,而这一间,比在枫泊居的那一间还要大……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秦易风道:“你身上的伤要痊愈需要些时间。”

意思是会在这里住的时间比她想象中还要长,所以,这书房,某种程度上是给她准备的?看着书架上的书名,她越发肯定这个念头。

乔安心手在书脊上滑过,拿过一本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三毛是她最喜欢的人,是最真性情最温柔以对生活的人,乔安心上学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跟三毛一样远走流浪一番……

但造化弄人,她连夜城都无法离开。

书桌上放着几份文件,乔安心隐约看到安氏的字样,她别过眼去,秦易风正在书架前翻着一本历史类的书,他身形高大,惯常穿西装的人,突然换了一身休闲装,少了一分凛冽,却更多了让人不觉靠近,或者说敢于靠近的吸引力。

这个角度看去,他的侧脸……依旧那么好看。

静谧的书房,只有秦易风翻动书页和两人清浅的呼吸声,一个微微低头看书,另一个歪头看着他……

似乎察觉到她的注视,秦易风别过脸去,一眼,望进乔安心的眼睛。

时间仿佛被定格,乔安心在几个顿时之后才反应过来,蓦地别过眼去,心脏砰砰跳动着,她眼神躲闪有些慌乱,随口道:“那个……你怎么突然想住这边的?”

话一出口,她只觉问了极其没有营养的问题,秦家房产无数,估计是当时从安家出来这里比较近就来这里了……

秦易风却微微拧眉:“不喜欢?还是不习惯?这房子买得仓促,要是哪里不喜欢的跟小林联系让他改一下。”

买的仓促?  ,o

乔安心顿了下,“这房子,是那天才买的吗?”

他说过,这里离苏家的医院不远,所以,真的是那天为了安置她买下的吗?

她不想自作多情,可是这个念头冒出后却无法消散……

秦易风没有接着回答,转过头继续看书,似是随口般的回答,“嗯,最近正巧需要在城南买房。”

乔安心点头,小小的应了声,心跳的速度却未降下。

半晌,她声音低低的道:“秦易风,你为什么救我?”

问题出口,那人还没答,反而是问的人紧张得捏紧了手里的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