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九十二章 若你脏了

这是一间暖色调的房间,比她想象中类似问询室的地方有所不同,她对面沙发上坐着的,也不是面容阴沉或凶恶的让人反感的脸,而是一个带着四方眼镜穿改良中山式西装面容温润的中年男人。

“乔小姐好像很惊讶?”

对面的男人开口说话,连声音都是温温的,让乔安心瞬间有种错乱感,这个书生气十足的中年男人绑自己来的?

“是有些惊讶,没想到见到的会是先生这样的人。”乔安心道,说话的时候她尽量端正了仪态,虽然没有镜子,但她也能想象得出自己现在有多狼狈,那张脸肯定是不能看了,因为说话的时候她几乎整张脸都在疼。

但对面的男人面色温温毫无变化,仿佛他对面坐着的,是个形容得体的友人。

越是这样,乔安心越是绷紧了神经。

这个男人,很危险!

听她直言的话,男人笑了笑,伸手推推眼镜:“昨日冒昧请乔小姐来,本该昨日约见,但昨天实在没有时间,乔小姐还请见谅。”

乔安心咽咽口水润了干涸的嗓子,桌上什么都没有,乔安心看了下表,已经是十一点钟,阵阵眩晕感传来,她道:“见谅什么的不敢,只是我也冒昧请先生上杯水,我想这样我们才能‘愉快’的继续聊下去。”

闻言,男人笑起来,这次倒多了些真实的感觉,他朝外面唤了声:“来人,给乔小姐上茶水。”

茶水上来,很热,不能喝,乔安心不自觉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却只能忍着。

这个男人果然不是表面那般好相与。

“阿杭,客人来了怎么不知道上水,”男人对刚端上来茶水的佣人道,“自己下去领罚。”

“是,老爷。”

乔安心清楚的看到被叫做阿杭的佣人,身体真真切切打了个颤抖,很显然她知道这个所谓的领罚意味着什么。

乔安心凛了心神,“不知先生找我什么事。”

与这样的人打交道,如果没有百分百阴得过他的把握,最好的办法还是开门见山单刀直入的好,况且……她的身体怕是耗不起……

果然,闻言,男人眼镜后眼镜弯了弯,做出笑的动作,但眼里却几乎毫无笑意,“乔小姐果然聪明。”

这是他第二次说她聪明,第一次的时候,还说了一句,聪明的女人一向讨聪明男人的欢心……

乔安心不觉得那是句可有可无的废话,她继续:“谢先生夸奖,那我再自作聪明一次,先生找我是因为秦易风吧。”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男人没有再故弄玄虚,继续道:“看来这一晚上乔小姐也想明白了一些事,那我冒昧问一句,乔小姐对于现在与易风的关系,是怎样界定的?”

怎样界定的?

乔安心望着他,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显然不是个随便问出的口问题,她强忍着阵阵袭来的眩晕感,斟酌道:“曾经是雇佣关系。”

这话说得很小心,一时曾经,表明自己现在的态度,而是这个雇主关系更是宽泛,不管是工作上的助理与老板的关系还是牵扯到暧昧的男女关系,很多可以用这个词。

男人眼里利光一闪:“以后呢?”

所以他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离开秦易风?

乔安心这般想着,便道:“不出意外,以后便不再有关系。秦总高高在上,我有自知之明。”

“呵”他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声。

乔安心不再说话,果然,男人接着道:“乔小姐,我是个商人,如果只是为了让乔小姐说出这句话不会如此费周章请乔小姐来了。”

“所以,你想让我怎么做。”

男人却答非所问道:“不过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的时间而已,乔小姐可知道夜城发生了什么?”

乔安心摇头,一时不知他是何意。

“各大车站机场甚至路口都在严查,外面有传言说是牢里跑出个死刑犯警方在暗里搜寻,也有人说是有国外的大人物要来夜城所以在戒严,乔小姐,你怎么看?”

乔安心心脏砰砰跳着,面上却不动声色:“两者都有可能吧。”

“呵呵,不关到底是为什么,我想乔小姐应该明白,身不由己这句话,有时候想逃的就算有翅膀,也奈何不了捕猎人的网,你说,是吗?”

乔安心眉间一凛,他是在说……秦易风……不肯放她走……

茶水已经没有那么烫,乔安心忍不住喝起来,她喝的速度不快,咽下的速度却很急,眩晕感依旧不断,她动用所有的理智和神经来应对这个男人。

“那先生的意思是?”

“最好的办法,难道不是让猎人自己放手吗?”男人看着她喝下茶水,眼里一道不易察觉的幽光闪过。

让……秦易风死心?

莫名的,乔安心突然想起昨晚秦启佑的话,他说,秦易风一直在护着她……

心里颤了颤,那些伤口似乎越发疼了起来,她无意识的捏着手里的茶杯:“所以,先生需要我做什么?”

“对于极傲的男人,让他放手的最快也是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那东西……脏了,他才会不屑去要。”他推推眼镜,目光温和的望着乔安心。

脏?

那药……

乔安心猛地站起身,手脚却一阵虚软,重新跌在沙发上,她扶着脑袋,昏沉的感觉越发明显,她断断续续道:“若是假装的话……”

男人摇摇头,打断她:“戏演得再真也终究是戏,我了解过乔小姐,尤其是乔小姐这方面的经验不够丰富,想必就算是演也演不逼真,乔小姐也不必觉得委屈,毕竟现在就算我让你演,恐怕把持不住的最后还是你。”

他是在说因为那药的缘故?

不知是不是她太紧张,身上渐渐开始无力……

“所以先生才给我下药?!”

“下药?呵呵,何必说得这么难听,我给过乔小姐机会,是乔小姐主动喝那杯茶的。”

茶?!

乔安心蓦地瞪大眼睛,望着桌上空了茶杯,她呼吸急促,语气颤抖道:“茶里有问题?你……”

她想起那女人说过的,这药,是改良过的……

她眯了眼睛,“所以,药加上茶,才会起作用,是吗?”

“我不得不再说一次,乔小姐真的很聪明。”

乔安心却无心再去理会这话是不是夸奖,她明显感觉到自己越发无力的身体,但与这无力相对的,却是更加的敏锐,那些伤口的痛楚被放大数倍,身体里升腾着的热量充斥其中,她只觉冰火两重天。

与身体的变化抗争着,乔安心努力维持着自己的神智,她脑中飞速运转,嘴上道:“看样子,先生是为了准备好了的,对吗?”

“乔小姐年轻貌美,自然有大把的人愿意配合。”

大把的人……

乔安心呼吸一顿,手指轻微颤抖着,从男人的眼神里,她知道这话的意思就是她最不愿也最不敢想的那样……

“我是个商人,最喜欢干净利落的处理事,要弄脏的话,我想还是一次性彻底解决得好。”他说着,说这话的时候那模样依旧温和好似跟自己的小辈亲切的聊天一样。

乔安心却不禁背脊发凉……

他,果然是要找不止一个男人……

“不……”

她吐出一个小小的字,身体里涌起的阵阵热浪越发明显,这种变化让她不由恐慌,渐渐无力的手脚和那男人恐怖的话,一种未知的绝望席卷而来。

男人看着她越发迷离的眼神,眼睛一眯,不得不说,这真是个美人,就算是脸上带了伤,但偏偏并不美观的伤口搁在这张脸上不显得难看,反而强烈的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再配上那副抗拒隐忍的小表情,看得人揪心得疼。

可惜了。

他站起来,推推眼镜:“那么,待会就辛苦乔小姐了。”

说完,抬步悠悠然往外走。门没有关,随即又有人进来的,是一个年纪大的妇人,嘴角下垂阴沉着脸,粗鲁的扯起乔安心就往外拉。

“放开……”乔安心挣扎。

那人不说话,力气却越发大起来,拽着乔安心往隔壁走去,原来隔壁就是间卧室,一间少女气息浓郁的卧室,大大的公主床周围绕着淡粉色的床幔,那女人直接将乔安心甩倒在床上。

床上很软,乔安心因为突然的下坠有片刻的晕眩,眼前黑了一瞬,等她再次睁开眼,那人已经出去,门被关上,房间里只剩她一个……

想起男人说的话,乔安心背脊发凉,不,不能坐以待毙,她大口喘着气,扶着床站起身子,房间里有个西式的梳妆台,但她恐怕已经没有力气搬到门边……  △△

有窗户?!

她眼睛一亮,咬牙朝床边挪去,腿脚虚软得要命,同时,她身上每一根神经都处于极度敏感的状态,伤口的痛意和体内不正常的热意让她每走一步都是煎熬,到最后,几乎是爬到了窗边。

乔安心扶着窗口,喘着气,向楼下看去,这里应该是三楼,放眼望去楼下是修剪整齐的花园,楼下正对着的是一排冬青树,从这里掉下去会不会……

咔擦

钥匙在打开门锁……

来不及多想,乔安心蓄尽全身的力气爬上了这扇窗。

但事情却远没有她想的那样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