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九十一章 身败名裂

疼!

脸上,胳膊,腿……全身只剩下这一个感觉,那些恼人的咔哒声终于听不到了,她听到的是巴掌打在脸上啪啪的声音,还有自己咬着牙的闷哼声。

那个女人一声令下之后,乔安心只觉得有人站在了自己身后,然后从脖子划过两只手……

“动作快点,怎么,你也对这个贱人有兴趣?!”女人暴虐的吼声传来,男人动作立马快了不少,直接到了她的脸册,那两只粗壮的手力气很大,固定着她的脸不让她动弹半分。

“你们……”

要做什么……

后面的话还未说出,脸上就是一记响亮的巴掌!

脸上、嘴角火辣辣的疼,不待乔安心反应过来,那巴掌从另一侧再次传来……

啪!

“你没吃饭吗?力气那么小?!”女人大声道。

男人似乎受了刺激,猛地加大了力气,一个巴掌下来,乔安心的世界,空白了几秒的时间……

脑中嗡嗡作响,她甚至感觉到那个巴掌打下来的时候,固定着脸的手也几乎稳不住力气……甚至,那巴掌扇过来带起的空气的流动她都能感觉到。

嘴里腥甜的味道传来,分不清是嘴里还是嘴角的血。

乔安心很想骂人,但她说不出一句话,唯一能发出的声音就是闷哼罢了……

“你们傻吗,只会打脸?!”女人似乎有些焦躁,高跟鞋声杂乱响起,她似乎在走来走去,“给我打其他地方!”

谁踢在了她的肚子上……

乔安心霎时白了脸,一阵极致的白后,泛着血丝的巴掌印格外明显起来……

胳膊上,腿上,浑身背对着椅子的一面,都遭受了着极致的疼痛……

乔安心从没像现在这一刻报复欲这么强,她感觉到这女人来这里,只是为了这一顿虐打而已……意识到这个时候,她不再开口试图交涉,更不会说出任何求饶的话,无论多疼,她都死死咬着唇,除了溢出口的闷哼声,愣是不再发出其他声音。

这幅模样看在那女人眼里,她更加恼怒,索性直接推开乔安心身前的人,自己冲过去扬手就要接着打……

“住手!”

耳朵里嗡嗡作响,乔安心恍惚听到另外一人的声音,似乎是刚进来的,他对那女人道:“你这是做什么?我叫你来是干嘛的你忘了?!”

那女人显然是怕那人的,她声音明显低了下去,带着讨好般的道:“您别生气,您不是同意让我教训这贱人的吗……”

“我是同意了,但你这也叫教训?我看你是要把她往死里打,告诉你,最迟明天,那边会有动作,你最好快着点,这些伤,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事我可不替你兜着!”

“哎呀,自然都是我的错,但这贱人不配合,我无奈用了点手段,到时候麻烦您多给我说点好话,”说到这里,女人放柔了声音,“晚上我会好好伺候您的……”

那男人做了什么动作,女人发出一声娇笑,两人就这么调起情来……

乔安心从他们的话中抓到两个字配合。所以,这些人需要她配合什么?

这女人显然是来执行什么任务的,虐打她只是她私心作祟,乔安心咬牙忍着,直到那男人离开,那女人再次凑近了乔安心。

“贱人,给我张嘴!”

张嘴?

乔安心混沌的脑中闪过一丝危险的信号,她不自觉更加闭紧了嘴巴。

“我让你张嘴你聋了吗!”女人尖利吼道,随即阴测测笑了:“很好,不配合是吧,看来是吃的苦头还不够!你们俩愣着干嘛,给我过来扒开她的嘴!”

乔安心心中一凛,绷紧了身子紧贴着绑着她的凳子上,身上到处都疼,但也抵挡不住黑暗中未知的恐惧……

她使劲摇头想要避开,但男人的手力气那么大,不过瞬间,她便被固定住了动作,一只手用力捏在她的嘴巴两侧下颌位置,饶是心里再抵抗,还是抵不过这力气张开了嘴。

“很好。”随着那女人阴测测的话,乔安心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凑近了她,挨到她的嘴边。

“唔唔……”

不要!

看到她拼命的挣扎,女人笑得更加得意,下一瞬,乔安心只觉得有什么冰凉的液体灌进了她的喉咙,顺着食管往下流,干涸的身体在奋力吸收着……

什么东西?!

两个男人放开了她。

“好喝吗?想知道是什么东西吗?”女人在她耳边说悄悄话一般道,“这可是黑市上难得一见的好东西,花了大价钱买来,可真是便宜你了,听说用了这玩意啊……”

女人的手在她脸上细细抚着,每每划过渗着血丝的伤口都激起新一轮的痛楚,乔安心手脚不能动弹,她张着嘴,想要吐出那些东西,却只是无谓的动作,女人抚在她脸上的手蓦地停下,狠狠一拧……

“嘶”

乔安心疼得倒吸一口凉气,“你到底,给我喂了什么。”

她出口的声音沙哑又难听。

“呵呵,对了,我还没有说完呢,说起这玩意你应该很熟悉吧,听说你还给人解过这种药……”

她……给人解过的药……

媚儿!

那时方如云设计给秦易风下的……就是一种叫媚儿的东西……

“看你的表情,是想起来了吧?不过别急,很快你就能再**一次了,不过你看不见,不知道你现在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呵呵,没了狐狸精脸,你说你得怎么求男人,男人才肯满足你?”

乔安心胸口剧烈起伏着,女人说了太多的话,她几乎已经确定了她的身份,这个时候再怎么求饶也没用,乔安心缓了一口气:“你知道吗,我乔安心的男人,从来不是求来的。”

即便被绑在那里动弹不得,即便被蒙住眼睛看不到东西,即便浑身都疼得她冷汗连连,即便如此劣势,她说出那话,气势陡然盖过了站着的女人。

“乔安心,很好,我倒要看你要嘴硬到什么时候!”女人看了下时间,“这玩意是改良过的药,很快你就知道它的妙处了,哈哈,乔安心,我等着看你跪在男人脚边的下贱样子!”

说完,女人带着两个男人一起离开了。

大门关上的声音传来,房间里又重新只剩下咔哒咔哒的钟表的声音,乔安心咬破了唇,她知道被下了那种药,他们势必不会让她单独在这个地方待着的,那个女人的声音,她记起来了,是……

可她显然不是幕后主使,那么幕后主使还是安家吗?

是为了让她身败名裂彻底毁了?

恐慌感袭击着她每一寸的心智和神经,这是一种比之前被曝光身份更加直接强烈的恐惧,在这恐惧面前,身上那些疼痛和被无尽噪音折磨的烦躁反而大大减弱,她神经质的仔细感知身体的每一寸变化……

如果真的,如果真的发生那种事……

跟陌生男人……

不!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乔安心立刻压下,不可以!她绝不可以让事情发展到那一步!

她闭上眼睛,细细整理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一定有什么她忽略掉的重要的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开门声再次传来,这一次的脚步声轻了不少,乔安心没有说话,嗓子像烧起来一样,每一次的呼吸都像折磨,她不动也不挣扎,感觉到绑在身上的绳子被解开来,手腕和脚上的绳子也被解开,但双手依旧被人控制在身后,眼罩也没有摘掉。

“带乔小姐上车。”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乔安心被一左一右架起来,被踹过的腿麻木颤抖,几乎使不上力,几乎是被那两人拖着在走。

“你们要带我去哪。”

没人回答她,乔安心就这也被拖着上了车。

从车子转弯的方向和力度,乔安心隐约觉得这是在环山路上,夜城附近的山……

她脑中迅速回想着,除了一个依山而建的度假村,还有一片极少听人提起,好像是说私人庄园来着,乔安心曾以为是秦家的,但那次被告知是安家的……

所以,果然是安家的人把她绑来的?

乔安心脑子里依旧昏沉,疼痛依旧在折磨着她,那些伤口血积淤着,喝下那药后似乎身体哪里都在变化着,甚至她的耳边好像还回响着那永不停歇的咔哒声,有几次,恍惚间她还以为自己仍在那间房子里。

终于车子停下,她再次被拖进了一个房间,走在地上都没有声音,显然是铺着地毯的,鼻端隐隐的香气,不浓重,却怡人。

这一次,应该至少是个常有人住的地方。

两个男人将她拖着到了一个沙发上,然后就这样离开了,乔安心试探着抬起胳膊……  ,o

“我劝乔小姐还是不要乱动的好。”

有人!

乔安心动作一顿,手臂每动一下就疼得要死,但她依旧抬手去摘眼罩。

“先生既然这样把我带来,想必是不怕我看到什么的,不是吗?”她涩哑着嗓子。

“乔小姐果然聪明。聪明的女人一向讨聪明的男人喜欢。”

语气里听不出喜怒,甚至带着一点温和。

乔安心摘下眼罩,光太明亮,一时间有些睁不开眼睛,乔安心眯了眼睛,慢慢睁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