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九十章 濒临崩溃

乔安心恢复意识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眼睛周围不轻不重的压迫感,她被戴上了眼罩,坐在椅子上,手被反绑在椅子后,除了嘴上没有塞着东西或者粘着胶带,其他跟电视里演的一样。

所以,闪现在她脑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她被绑架了?

后颈处隐隐的痛感传来,想起晕倒之前的一幕,乔安心更加确信了这一点,可问题是,谁会选择……

不对!

秦启佑的话慢慢涌入脑海……

这个时候选择这样的方式带走她的,难道是……安家?

周围很静,乔安心猜自己是被带到了类似地下室的地方,眼睛看不到,其他感官反而敏锐起来,空气中淡淡潮湿的气息,像是常年不通风的环境,耳朵里除了自己咚咚的心跳声,还有钟表的咔哒声,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声音。

“有人吗?”她试探着喊道。

有人吗……有人吗……

她的声音竟然在回荡,说明,这个地方很大。

并没有人回答她,乔安心迅速在脑中整理着这些仅有的不多的信息,一个空旷开阔的相对密闭的隐秘房间。

同时,她暗自平静自己的心神,不管对方是何方神圣,安家的人也罢,其他的人也罢,把她掳来总是有目的的,只要知道对方的目的,大不了临时答应下来!

这个时候,她还是知道识时务的道理,不管怎样,先保命要紧……

如果是安家,安家的目的无外乎让自己离秦易风远远的,如果可以好好解决,他们应该也是不愿意用一些极端手段的吧……

乔安心脑中迅速想着这些,突然,吱呀一声,像是门被打开了,从声音听来,应该是挺大的一扇门,至少很有厚重的感觉,然后是脚步声由轻变重。

有人进来了。

乔安心提起,紧张一瞬,她不着痕迹的调整着呼吸,以最冷静的神智面对对方。

眼睛看不到,耳朵里对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乔安心不自觉咽了口水。

她在等待先说话。

但对方没有说话,乔安心能感受到那人走到了自己身边,轻微的风声,他似乎是做了个下蹲的动作,然后是将什么东西放在自己不远处。

咔哒一声,似乎是按动了什么开关,然后就是持续的咔哒声……

钟表?

什么意思?

放下钟表后,那人起身,又带起一阵轻微的风声,再之后,竟是直接提步离开……

听着脚步声一步一远,乔安心再也忍不住开了口:“喂!”

没有人回答,甚至脚步声一步都未停。

“你是谁?”乔安心喊,这次声音更大了些。

回答她的,依旧是咔哒咔哒的时钟走动的声音,还有那人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你是谁!说话啊!”

吱呀

是关门声。

门关上了。乔安心坐在椅子上,心里较之前不再那边冷静,有了一些焦躁,她再次深深几个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或许,那人只是个来送东西的小喽,上面的人不让他开口说话而已,那人听到自己醒来的声音应该回去报告给自己的老大了吧,很快就会有人来找自己了……

要淡定……

他们绑自己来肯定是有目的的。

如是想着,乔安心再次冷静下来。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鼻端带着潮湿的气息她已经习惯,耳边是两只钟表不断咔哒的声音,乔安心在黑暗里一遍遍迫使自己冷静着。

时间……过得可真慢啊。

终于,她再次听到了那吱呀一声门开的声音。

“你是谁!”这一次,她没有想那么多,等那脚步声渐渐走近,她直接道。

但这一次,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回答她的,依旧是那人蹲下带起的风声,还有咔哒咔哒钟表的声音……

那人,又放下了一只钟表?

“你是谁?你放这些做什么?”

没有回答,那人起身,显然又是要走。乔安心冲口而出:“你绑我来不是为了这个吧,到底是为了什么,你难道不觉得早说早解决得好吗?”

她的话太直白,甚至还带了些微挑衅的味道,如果对方脾气稍有暴躁,她很可能处境就不妙,但这一次,对方却仍旧是连脚步都未停,像被设定了精准的程序一般,依旧不急不缓朝门口走去。

然后,关门。

三个表交错着咔哒的声音,乔安心微微有些烦躁,为什么对方不说话?

是心理战?

还是对方另有目的?

漫长漫长的等待,再次等到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乔安心立马道:“不管你是谁,说出你的目的我们来谈!”

她声音沙哑,她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被绑走的时候是夜里,也许她一夜滴水未进,或许人在紧张的氛围里更容易流失养分,嗓子干涩,很渴……

书上说,人在不喝水的情况下可以活一周。没关系,总不会这么死了,乔安心心底默默道。

那人依旧不急不缓按着他的步调,然后是在她身边放下一只钟表,然后转身离开。

……

一直到那钟表增加到了十个……

周遭,耳朵能听到的所有声音都是那种咔哒声,交错的,重叠的,一声一声,毫无规律,不绝于耳。

乔安心的只觉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点。

这期间,那人重复着同样的动作,而乔安心的话,也从“我们现在来谈谈吧”到“你有本事说话啊,这么一直放钟表干嘛,是给我送终?”再到后面甚至忍不住尖叫……

但不管她怎样,对方还是同样的无动于衷。

被绑着的胳膊手难受极了,很渴,很想喝水,胃也开始隐隐作痛……

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已经疲惫不堪甚至到了一点就爆的地步,她在黑暗里一遍遍歇斯底里,又一遍遍强自平静……

这是个痛苦的过程。

乔安心咬牙,每当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就会强迫自己想起那些美好的画面……

父亲还活着,母亲温温的笑着,对她说放学了的时候……

与周燃燃在学校,看周燃燃教训那些小混混的时候……

还有……

秦易风。

每每想到这些,她就会告诉自己对方料到她不会那么听话所以才先这么折磨她,让她濒临崩溃或者崩溃了之后再出现……

而对方的目的,无外乎是关于秦易风……

但难保不会用其他她在乎的来威胁她,比如母亲,比如周燃燃……

身体和精神的痛苦在黑暗里被无限放大在漫长的时间里。

尤其是那杂乱的咔哒上,乔安心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她不断试图蜷起自己的手用力挣脱胳膊上的束缚,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将那些该死的钟表踩在脚下……或是即刻冲出这个地方痛痛快快的喝口水……

但这注定只是无谓的挣扎,让她体力流失更快,情绪更加焦躁的挣扎。

那人再没有来过。

乔安心甚至想,对方是不是就这样打算让她在这种折磨中痛苦的死去?

可母亲怎么办?

蒋明乐等不到自己的回复会擅自进行转院的行动吗?如果转院了她却没有再出现母亲以后怎么办?就算没转……

秦易风他……有没有发现自己不见了?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她是要离开他的,他会不会认为自己是离开了?

还有燃燃……也好,至少,燃燃不会再为自己担心……

第一次的,乔安心发现自己与这世界的联系少得可怜,但这仅有的几个联系,每一条都是她割舍不下的羁绊……

“啊!!”

她发出一声尖利的叫声,像极了被逼入死角的小兽发出的最后的嘶吼,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回荡,但依旧掩不住那该死的咔哒声……

越想忽略,越是会从耳朵钻进脑海的该死的声音!

乔安心紧紧攥着手指,手心肯定已经掐破,因为那痛感一直在,却不能让她真正平静下来,这个时候人在极端环境下显然那么脆弱……

吱呀

门打开了。

不自觉的,乔安心还是竖起耳朵,这一次的脚步声……

是……

不同的!

这一次是,是明显不同的高跟鞋踩在地面的声音……

也就是说……

很可能换了一个人!

意识到这一点的乔安心心脏狂跳起来,那些在崩溃边缘的情绪暂时被极度缩小,被重新燃起的希望代替,乔安心哑着嗓子道:“你……来了?”

这个你,到底是谁,或许她自己都说不清,但却莫名感觉这是个关键的人物。

踩着高跟鞋进来的女人发出一声小小的嗤笑。

“呵呵,你这个样子还真是狼狈啊……”

声音里的怨毒和得意毫不掩饰。

这声音,乔安心确定在哪里听过……

但神经太过纷乱,她无法从记忆中搜寻到正确的人,只能道:“你是谁?”

“呵呵,我是谁不重要。”话音刚落,传来啪啪两声,那女人在拍掌。

乔安心心里一惊,这声音像是某种信号,果然……

随即又传来几个脚步声,乔安心努力辨别着,大概三四个人的样子。

“你要什么?”乔安心道。

她眼睛被捂着,看不到女人脸上阴毒的笑,她摩挲着手里的小药瓶,对另外几个人道:“先给我打!”

“打到这女人说不出话为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