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八十九章 真相迟来

为什么?

乔安心无数次想过这个问题。35xs。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

在她眼里,秦易风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性’的,他最擅长的便是一箭双雕,好比那次突然召开记者见面会……

所以秦易风在方如云订婚宴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她反应过来后惶恐大于其他情绪,因为每每秦易风有这种行为,都意味着背后隐藏着巨大的目的……

她不知道他在谋划什么,曾急声与他对峙,但他最终什么都没说,后来,这件事过去一段时间,至少表面上,像秦易风说的那样,并没有给她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乔安心的不安便慢慢压下,现在秦启佑再次提起,是什么意思?

“他从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他做的每件事都有他的算计。”略一思索,乔安心给出这个答案。

“是,小叔确实如此。”秦启佑点头,随即看着她,“所以,安心,你觉得他在算计利用你吗?”

乔安心顿了下,点头。

“安心,你觉得安家在夜城势力怎么样?”

他突然问起这个,乔安心想起记忆里曾经学习过的夜城各家的情况,想了下道:“很复杂,安家老爷子曾经是军区的人,现在退了,但余威仍在,所以,启佑,你问这个做什么?”

上茶的‘侍’者敲‘门’进来,秦启佑挥挥手让她退下,‘门’关上后继续道:“是,安家的关系很复杂,如果单说权,怕是与秦家不相上下,这还只是明面上的。”

“明面上的,你的意思是?”

秦启佑点点头:“嗯,还有些灰‘色’地带,甚至擦边过线的领域,他们也有涉足。”

乔安心愣了下,这倒不算是稀奇,可到现在,她依旧秦启佑是何意思。

秦启佑抿抿‘唇’,似还有些犹豫,不过很快的,他像是下定决心般抬起头:“那安心,你知道安家的人已经知道了你的存在吗?”

乔安心点头:“我知道,其实今天安娜找我谈话了。闪舞”

“她找你谈?”秦启佑眼神一闪:“我不是说现在,是在之前,事实上,在我们去冰城之前,他们已经知道你了。”

去冰城之前?

她从冰城走的那天,是秦易风对外正式宣布与安娜关系的当天,安家这样的家族,据说安娜又是安老爷子最疼得孙‘女’,提前从各方面了解秦易风,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见乔安心表情依旧无多大变化,秦启佑深吸一口气,“安心,从冰城回来后,你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吗?”

“不对劲?你是说哪方面?”说到这里,乔安心隐隐知道秦启佑要告诉自己的,可能是一直以来自己所不知道的,还可能让她震惊的消息,她不由放缓了语气,心里沉了沉。

秦启佑定定望着她,“比如说,身边多了可疑的人之类。”

乔安心不由皱起眉,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仔细回想了一下,然后摇头,“没有,启佑,到底怎么回事。”

秦启佑轻轻点下头:“没有就是了,我猜也是没有。安心,你知道吗,安家老爷子一直想找你去‘谈谈’。”

安家老爷子想找她“谈谈”?

从秦启佑的语气和脸‘色’里,乔安心明白了这个谈谈不是那种简单的谈话而已。

“外界都说我小叔做事狠厉不留情,但反过来想,这些都是被外界所知所看到的,真正的狠厉甚至到极端决绝的,其实外界根本没有可能知道,那些消息不会被流出来……”

他,是在说安家的手段……

对于安家来说,自己就是安娜与秦易风之间的绊脚石……

想明白了这层关系,乔安心蓦地背后一凉,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所以,你是说安家……”

“嗯,他们派人找过你,”秦启佑微微低了头,“从冰城回来后,小叔‘逼’你搬回枫泊居,当时我还觉得他太**,还损了他几句,当然他不跟我一般见识,后来……后来那次我跟‘奶’‘奶’出去,我忘了带东西临时回去取,碰到了景晨哥……”

“然后呢?!”乔安心手放在膝头,不由握紧。

“他手上拿着一些东西,见到我立马把手背到身后,但我还是看清了,那是绷带,绑带上还有血迹……”

“他受伤了?”乔安心呼吸停止了一瞬,这个他,自然是指秦易风。

秦启佑脸‘色’也不好,大概是因为回想起那一幕的缘故,他说:“嗯,伤在胳膊。他们还骗我说是上次救你时被那醉汉伤的,但我知道那伤早就拆线了。”

沉默。

包间里两人沉默着,袅袅茶香氤氲着,乔安心脑中空白了一瞬,不知过了多久,她缓缓道:“所以,你是说,他,是跟安家人……是为了保护我?”

秦启佑望着她,没有正面回答,“那之后,他要求你做他的‘私’人助理,上下班与你一起,亲自开车,安心,你就没觉得哪里怪异吗?”

怪异……

是啊,她早该察觉到怪异的,秦易风本不需要一个‘私’人助理,甚至那两年他也从不亲自开车,每每都是小林或者其他司机开车,而秦易风,通常都是在后座开着电脑处理工作……

他那时觉得开车是在‘浪’费时间,在车上看电脑久了头会不舒服,为此她还专‘门’学过一点按摩手法……

但现在却每每都是亲自开车上下班。

但为什么,她现在才意识到这些?

“他,在保护你。”秦启佑轻轻开口。

像被谁扼住了喉咙,乔安心有瞬间的无法呼吸的感觉。

“那,方如云订婚宴的事……”她开口,像是被茶香熏了嗓子,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沙哑颤抖着。

秦启佑手无意识的摩挲着茶杯,“安家知道你,向小叔施压的时候也只是明里暗里的说,并没有点到你,毕竟不想闹僵了,小姑在听到消息后应该也去找过你吧,那时候安家老爷子态度已经比较强硬,安家在夜城的关系不比秦家差多少,安家已经隐隐有曝光你的势头了……”

“所以,他是想在他们之前……公布这个消息?”乔安心缓缓道。

秦启佑点头:“与其等着安家的人先出手,小叔先公布了就掌握了先机,至少……当时在场的人,明面上没有人敢为难你。而安家,想要动你,也要顾忌正面站在你身后的小叔。”

说完一番话,秦启佑眼睛里情绪翻滚,“以前我觉得小叔做的太过分,已经宣布了跟安家小姐的事,还跟你……那时我替你委屈,可是后来,想明白了这些事后,安心,我又有点心疼我小叔。”

乔安心听着他轻轻缓缓的声音,一时无法从叫嚣着的狂‘乱’的情绪中缓过心神。

怎么会这样……

一直以来她所以为的他强加给自己的那些,他的强迫他的霸道他的谋划算计,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受害者,至少……是被动承受的一方。

但现在有个人突然出现,告诉她事实其实完全是相反的,秦易风做的那些,那些她所有不情愿的,都是他的保护……

他确实在谋划,却是在她完全看不到的地方,谋划着保护她……

认知被颠覆,乔安心脑子里空飘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秦启佑知道她需要一点接受的时间,两人都没再开口。

茶水从滚烫慢慢变凉,乔安心的思绪却一直无法归于平静。

“安心,如果你要选择离开,我不会拦你,只是希望你知道这些后再做决定。”秦启佑说完这句,出了包间,给她一个人思考的空间。

乔安心端起跟前的茶,喝了一口,冷了的茶水入口的滋味真的不好,与方才热气腾腾茶香袅袅的时候是两个状态,但茶一直是这茶,杯子也是这杯子,甚至水也还是原来的水,只是时间长了,冷了而已……

很多时候,只是没有在对的时间吧……

他在保护着她……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胸’腔里依旧砰砰跳得厉害,这曾是她多么渴望着的,也是她一度不敢想象的,可是,秦易风,你到底是为什么?

他明明是厌恶她的啊……

曾经他亲手粉碎了她的幻想,决绝且狠厉,为什么在她心死后的现在,在她想要走的时候……

秦易风,你到底在想什么?

在她一味误会着他,甚至恨着他的时候,他为什么什么都不说?

是不屑,还是……

乔安心一口一口喝着依旧冷掉的茶水,脑中纷‘乱’一片。

……

从会所出来,乔安心在路边漫无目的的走着,手机上是蒋明乐发来的南城医院那边的进展,手机停在回复的界面,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

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去找秦易风吗?

就算要走,也要说清楚不是吗?

这么想着,她深吸一口气,收起手机准备放进包里,却在拐角的时候突然感觉眼前‘阴’影闪过,后颈一阵痛,她不受控制的晕过去,软软的向后倒去……

后面那人一把接住她,捞起她的身子就往巷子里的车边走去。

后‘门’打开,那人将乔安心扔进去,随即自己坐了进去。

车‘门’关上,车子扬长而去。

凛冽的北风刮着,街上偶尔一两个路过的人行‘色’匆匆,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