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八十八章 我要离开

乔安心决定与秦易风摊牌了。

在与安娜这番谈话之前,乔安心从没想过会遇到这种荒唐的事,安娜走后,她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只觉陷入了一段扭曲又杂乱的关系里,让她苦闷又痛苦。

曾经那么认真喜欢过的人啊,变成了别人的男朋友不说,他的新女友竟然还劝她与秦易风保持关系。

乔安心不知道到底是这种身份本身让她难堪还是她不想承认自己曾爱过的人,是个渣……

这个字冒出来的瞬间,心脏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撅住一般,疼,生疼。

“谈好了?”秦易风进到客厅,就见乔安心坐在沙发上,怔怔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乔安心点点头,而后抬起头:“秦易风,我觉得我们也需要谈谈。”

她再也无法保持这种难堪又尴尬的关系了……

秦易风脸上并没有一丝一毫乔安心想象当中的哪怕一点的难堪,他只是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说着,他朝沙发走去,在她对面坐定。

乔安心看着他那副淡定的模样,一股气直冲心头,她开口道:“秦易风,我真佩服你,这个时候都还这么淡定。”

他抬眼看她:“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话?”

乔安心深深呼吸一口气,压着心底翻搅的情绪:“安小姐把你们的事都说了,秦易风,我想好了,我们的交易……终止吧……”

“你再说一次?”他蓦地打断她,一步跨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他眉间皱得紧紧的,语气里满是压迫和危险。

乔安心下意识手抓在身下的沙发,但很快的,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抬头望着他:“我是说,我们的交易终止吧,我不想再继续了。”

“你不想?”他勾起嘴角:“乔安心,你以为世上的事实这么简单的吗?你不想就可以不做?”

说着,他俯身,与她面对面,挨得近近的,说:“一年前突然要提前终止交易的是你,我同意了,不久前用启佑逼我交易的是你,我同意了。怎么,现在又要提前终止?乔安心,你凭什么以为每次我都会顺着你?”

“你不要提一年前!”

她呼吸急促,像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秦易风眼神一闪,抬手抚上她的脸,他的手触碰到她的脸的一瞬,乔安心像是被什么脏东西碰到一般迅速别过脸去,脸上的抗拒那么明显打眼。

秦易风黑了脸。

乔安心僵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她的反应过激了……

“我的触碰让你那么难接受?”他声音低低的,砸在她心上,一字一荡。

乔安心点点头,又摇摇头:“对不起,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们接着谈刚才的事情……”

的确是她自己的问题,秦易风与安娜的事一直没有刻意隐瞒她,这些她都是知道的,不是吗?可为什么突然就不一样了,之前甚至一度做好了接受那个身份,但现在……

安娜突然跟她说,她不在意她与秦易风的事,可笑之余,她开始升起的抗拒与抵触怎么都挡不住。

“这次交易的开始,是我利用了启佑,我承认用了手段,如果秦总需要,我可以道歉。”她深深呼吸着,不断平复自己,“现在我明白了,这个交易,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于你,于我,于安小姐,都是错误,错误由我开始,现在,我想可以由我终止。”

她为了母亲的病,却不断走上让母亲失望的路……

“错误?”他咬在嘴里重复一遍,“乔安心,我从不做错误的决定。不要想着离开,乔安心,在我说停之前,你没有资格结束。”

这个时候了,他还是如此霸道,但秦易风,什么都不一样了……

你,我,我曾有的感情,什么都不一样了。

“秦易风,我只觉得我喊停喊得太晚,因为我根本就不应该开始,在去冰城之后,在得知你有了安娜之后,甚至在我们离婚之后,我们的牵扯早该在那个时候就断了。”

“我不想在介入你跟安小姐,不管你们之间到底是怎样,秦易风,你知道吗,有一点你说错了,”她定定望着他,“你说我没有资格喊停,但……我喊停不是因为有没有资格,是因为我要停止,不管怎样我都要停止。”

她静静说着,执拗又坚定。

“如果我不同意,你出不了这个门,”秦易风回望着她,“乔安心,你知道的。”

乔安心点点头:“是,但是……我想你会同意的。”

秦易风微微拧了眉,乔安心话音刚落,张妈过来道:“秦先生,老太太来电话了。”

秦易风深深看着乔安心,乔安目光平静的回望着他。

空气里看不见的火花四溅。

电话声还在响,张妈又轻声喊了下秦易风。

秦易风终于转身去接电话,乔安心松出一口气……

如果世上还有谁说话对于秦易风来说有些用处,非老太太无疑。

她捏着手机,通话记录最新一条,是跟秦启佑的……

这是在方如云订婚宴之后乔安心第一次与秦启佑联系,却是,再次利用了他。

不出所料的,秦易风接了电话后匆匆离开,乔安心打开邮件,看到蒋明乐发的最新的消息,在她回复了蒋明乐说可能需要他的帮忙后,蒋明乐似乎对她的情况猜到了一些,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很快联系了南城的医院,疗养院那边这两天他就能搞定。

只要母亲那边安排妥当,乔安心就无所畏惧。她站在房子中间,看着这熟悉的一切,其实她熟悉的,是隔壁,隔壁秦易风的住处,她曾在那里住了两年,从开始的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到后来兴致盎然的给房子里添置用品,换卧室的窗帘,家具的位置,冰箱里的食物……再到最后,那些东西慢慢变旧,而她,也早已没有了当时的盎然与悸动。

她想起安娜临走时说的话,我跟易风的订婚典礼快要开始了,这个时候我不希望再出什么意外影响这件事。

他们,要订婚了……

再不久,恐怕就要结婚了……

秦易风,你为什么还要拦着我。

房子很大,大得旷然,房子很静,静得人心慌。

乔安心就这么站在那里,半晌,她抬步向楼上走去。

房间里,她的东西不多,当初从隔壁带走的一行李箱的东西,到现在多的不过是两件衣服,其中一件,还是……她送给周燃燃的羽绒服。

这些东西,过两天带走,她在夜城,就什么都没有了吧。

正想着,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是秦启佑的,乔安心接起,就听到秦启佑道:“喂,安心,我听到奶奶给小叔叔打电话了,小叔正在往家里赶来,你……没事吧?”

他语气有点急,还带着忐忑,跟那天在方如云订婚宴上那个隐隐邪气的少年似乎是不同的两人。

“我没事,启佑,辛苦你了。”

听她说没事,秦启佑松了口气,而后试探般的道:“安心……我们可以见一面吗?我,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乔安心沉默半晌,终于道:“好。”

走之前,把所有事情都整理好吧。

乔安心与秦启佑约在城中的一家茶馆,这里的茶艺特别有名,乔安心学习泡茶时曾在这里观摩良久,那时她还不知道这里也是秦家的产业,现在,这家茶馆据说在秦启佑名下了,是秦家划给他让他学习管理用的。秦启佑把她约在这里,想必是早就做好了万全的措施,就算秦易风会知道什么消息……至少也是过段时间之后了。

乔安心坐在包间里,只点了一壶茶水,秦启佑很快赶到,进门第一句话:“安心……”

他只叫出她的名字,后面的话却一句都说不出了。

“先坐吧。”乔安心笑笑,相比之下,这里更像是她的地盘。

秦启佑在她对面坐下:“安心,你还好吗?”

“不好的也都过去了。”

秦启佑顿了下:“你说得对,不好的过去了,会越来越好。”

短暂的沉默。

第一次的,与秦启佑相处会有这种气氛。

订婚宴之后,乔安心层想过再见秦启佑如何面对他,她恼他的莽撞,那种情况下说出那个消息,但另一方面也知道罪魁祸首其实是自己,毕竟秦启佑说的是事实,不是吗?

“安心,这段时间我想找你,但一直没敢,怕你还在生气……今天把你约出来,我觉得不管是怎样,有些话我一定要跟你说。”

乔安心点点头。

秦启佑接着道:“你先跟我说,你……是打算要走了吗?”

乔安心愣了下,惊讶于他的敏锐,但也没有隐瞒,点点头:“对。可能过段时间吧。”

秦启佑眼里迅速划过失落,“我知道小叔跟安家小姐快要订婚的事了,我知道你可能要走了,但在之前,我觉得安心你有权利也有必要知道。”

“那天,我之所以在方如云订婚宴公布你跟小叔的关系……那个决定,是我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

“而我小叔没有否认,而是当众郑重承认了,安心,你觉得是为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