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八十七章 荒唐至极

乔安心曾想过,如果有哪天,她再也受不了这种可耻的身份,会不会主动把这些事捅出去,告诉安娜,他真正的女朋友,告诉周燃燃,她再也不会骗她,甚至告诉……秦老太太……

但还没等到她告诉周燃燃,她就阴差阳错下知道了真相,而且还……

瞥见身上的羽绒服,乔安心心中一痛,有周燃燃在的时候,很多个她觉得自己可能要坚持不下去的晚上,想到周燃燃,跟她聊聊,就会觉得安心,至少这个世上,还是有人支持她理解她愿意跟她做朋友的……

但此刻,她勇敢,但孤独。

后来,周燃燃走了,她还是没勇气捅出那些事,即便在被全夜城的媒体和上层人士以异样的眼光看待,即便在他身边那么尴尬的待着,即便她自己知道她的所谓的私人助理的职位,所做的工作其实也是可有可无,即便这些她全都知道,但一想到疗养院的母亲……

她想要解脱的决心瞬间崩塌,父亲死后,现在的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治好母亲的病……

没有了秦易风,她该怎么办?

可是现在,她突然就不怕了。

下午的时候,她收到一封邮件,是蒋明乐发来的,这是这么久以来他们第一次联系,之前乔安心跟蒋明乐提过母亲的是,因为蒋明乐说他之所以在医学大做义工,是因为跟一个从医学大毕业的院士关系很不错,乔安心忍不住跟他说了母亲的事,蒋明乐当时拍着胸脯说一定帮她问问,那个院士路子广认识的这方面的专家很多……

后来秦易风不许她与蒋明乐来往后她也就不再记挂着这事,没想到,蒋明乐还是兑现了承诺。

邮件里说,她母亲的情况,那边分析过了,并不是只有这么一个治疗方案的,在将错就错先让病人恢复神智然后自己想起真相,与一开始就让病人慢慢接受真相,这两个过程其实只要方法得当都是可行的,不过时间上可能有所差异,蒋明乐说,不管怎样,这事既然他插手了,只要乔安心愿意,他帮忙帮到底,那边交给他来联系。

说她自私也好,可恶也罢,她真的动心了。

因为这个,她才敢这般站在他面前,对安娜说出那番话。

“安心,你先回去。”秦易风开口。

他是在紧张吗?

这个念头冒出,乔安心突然有种胜利的快感,她噙着笑:“秦总,为什么叫我先回去,那你一会……会像之前那样过去我那边吗?”

这句话说完,她身子不自己紧绷了一下,甚至做好了准备等安娜的巴掌……

但,什么都没有。

秦易风脸色不好,比往常更加冷冽的气息而已。安娜,听完他们这番话后,表情一个凝滞,而后没有乔安心想象中的狂风暴雨,在乔安心的目光中,她竟然动动嘴角,笑了。

“乔助理……”

语气里带着些无奈,竟还有些释然。

乔安心愣住。

“我想,我们需要谈一谈了。”安娜舒一口气,脸上始终保持着温温婉婉的笑,她甚至还转头对秦易风道:“易风,你觉得呢,是我谈还是你自己与乔助理谈?”

秦易风摇摇头:“不了,你跟她说吧。”

说完,他深深看了一眼乔安心,转身回了别墅。

“安小姐,你要跟我谈什么?”

终究,还是她沉不住气,安娜的反应,怎么能这般平静……

平静得让她心慌。

“外面太冷,不介意我们换个地方吧?”秦易风已经走了,她的表情却还是没有变。

“那安小姐觉得,去哪合适?”乔安心摸不清她到底要做什么。

安娜抬手一指:“既然乔小姐住在那里,不如请我进去坐坐如何?”

她……

好强大的气场。

乔安心笑容几乎绷不住,而后点头道:“好,既然安小姐想去,就请来吧。”

两人一前一后到门口,乔安心抬手按了门铃,很快的,张妈来开门。

“小姐回来了……”张妈的话在看到安娜的时候顿了一瞬,表情瞬间的僵硬,乔安心立时便明白了,张妈……也是认识安娜的,即便不知道她真正的身份,至少也是知道安娜与秦易风关系不一般的……

也是,毕竟住的这般近,知道这个也不奇怪,但张妈从未在她面前提过关于安娜哪怕半分……

乔安心敛了眉:“这是安小姐,张妈你先去忙吧,我来招待。”

张妈点头应了声便下去了,乔安心与安娜在客厅坐下。

“安小姐想喝点什么?”

“不用忙了。”安娜笑笑:“我就不卖关子了,想必乔助理很奇怪我的这番作为吧?”

乔安心点点头,并不掩饰这点,毕竟正常人都不会是这般反应。

安娜道:“乔助理以为我会是怎样的反应?”

“安小姐是大家闺秀,不会像一般女人那样歇斯底里,但我想,至少不会是像这般平静。”乔安心直接道。

“我之所以如此,你说对了一半,是因为我的教养不允许我做出有失身份的行为。”她淡笑着说。

这话要是从一般人嘴里说出来,肯定会让人嗤笑不已,觉得是在装模作样罢了,但安娜不同,她就是有那种本事,以她的姿态,从她嘴里说出这话,无端就让人生不起那些反面的情绪,她只是在说一件事实罢了,仅此而已。

乔安心再次感觉到差距,她与她,就是云与泥的距离。

“那另外一半呢?”忽略掉那些情绪,乔安心问道。

“因为易风。”她继续道:“因为他的不一般。”

乔安心眉心不自己皱了皱,一个念头划过脑海,她做出带一点嘲讽的表情:“安小姐,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不介意,不介意他跟我的关系?”

然后,在她这幅难看的表情里,对面雅致的女人轻轻点了点头,“乔助理。方家大小姐订婚宴上的消息,我早已知道。在那之前,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就知道了你跟易风的不一般。”

说到这里,她又笑了下,带着乔安心无论如何学都表演不来的贵气,她说:“事实上,出现在身边的每一个女人,我都是知道的。”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在楼道,她抱着大摞的文件,慌张之下差点打翻,这个女人出手帮了她。在她与她男朋友关系难以界定的时候,她还出手帮了她……

难堪从那时到了一个新的程度,直到现在,乔安心觉得自己就是个小丑,不管是在秦易风那里,还是安娜这里,她都是不值一提的蝼蚁,她自以为的反抗,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的赌了一把,那些挣扎与彷徨,此时看来,那么可笑。

“所以,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继续出现在易风面前。”

“你不在意?”乔安心声音小了一些,“即便是他把我安排在了你们的隔壁?你也不在意?”

她是想让安娜知道这件事,照着安娜的身份和安家在夜城的地位,势必会给秦易风极大的压力,到时候即便是秦易风有所不愿,她或许也是可以借助安家的力量,离开夜城也是不可能……

但现在,她演了那么久的小三,面对了那么多自以为是正牌女友的女人,这是第一次,遇到安娜这样的,说不在意男朋友有情妇……

乔安心笑容落下,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她问:“那你是……不爱他吗”

不在意,是因为不爱吗?

安娜眼神里极快地闪过什么,快得乔安心几乎抓不住,她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说:“乔助理只要知道,这件事我是不在意的就是了,只是在外面,像今天这种情况,我个人觉得乔安心的行为莽撞了些。”

她这是……还在为秦易风的面子着想?

能做到这一点,不是不爱,就是……太爱。乔安心抬眸望着她:“以前我觉得你们俩很般配,那时候还不了解你,现在跟你谈过之后,我发现,你们当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一个没有心,另一个情深义重到不在乎这些。

乔安心自问,她是觉得做不到这一点的。

“谢谢。”

说话的时候,安娜始终保持着那般微笑,甚至还对她说了个谢谢。

乔安心怔愣了下,她甚至连苦笑的表情也做不出……

“那秦易风,他知道你不会在意我吗?”

跟预料中一样,这个问题安娜依旧没有任何隐瞒的打算,她道:“自然。”

怪不得……

怪不得方才他那么淡定,甚至在自己与安娜说出那些话摊牌之后,他依旧没有其他表情,那般让自己先回去,也不是因为紧张……是怕自己给他丢脸吗?

不过脸面早已丢进,她在他面前早已低入尘埃。

现在在安娜面前,也是。她是高高在上的正室,而自己,是被允许了身份的,情妇。

但偏偏,她的姿态让人生不出一丝反感,她矜持却也透着真诚,让人无端想要亲近。  ,

这场闹剧似的关系里,一直以来在别扭在难堪的,难道只有她自己?

乔安心抿了唇角……她不要这样扭曲的关系……她一定要走!

见她神色几经变换,安娜道:“可能这个消息你需要点时间消化,但我想请乔助理知道一点,其实易风跟我不止一次提起过你,为了你,他做了很多,你想象到的,想象不到的,他都做过。”

“所以呢?”

“虽然我觉得乔助理不会犯傻,但还是想多说一句,他还需要你,希望你好好待在他身边。”

呵!

她笑得矜贵又好看,说出的话却不断扭曲着乔安心的神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