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八十六章 真不要脸

“我后悔的已经够多了,”乔安心说着,眼尾挑起,抬手向身后伸出……

她上半身只剩下那一件黑色内衣……

此时伸了手在背后,明显是在解那扣……

秦易风呼吸乱了一瞬,这极致的黑与白,刺激着他的眼球和神经,他眼睛里燃起的火似乎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升高了,乔安心松手的那一刻,他动作迅速的上前,用被子紧紧将她包裹。

“够了,乔安心。”他说。

他眼神里火光炎炎,声调却平稳如往常,那被子包裹着她,紧紧的。

乔安心呼吸急促:“不够!还没达到秦总满意怎么能停下!”

秦易风眯眼:“乔安心,我说,够了。”

乔安心知道自己在作。

这个时候任何的挑衅都是不理智,反抗秦易风对她来说是最不明智的行为,但……这种类似自虐的行为却让她莫名享受着……

被他用了裹着,她依旧在笑,歪着头,“怎么,秦总对这身体不感兴趣了?要继续交易的是秦总,秦总不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吗,怎么,不愉快地继续吗?”

“你在玩火。”

“对啊,不是说玩火自焚吗,”乔安心语调放轻,凑近了他吐气如兰,“我这焚的可是秦总的欲火,你说,是吗?”

“乔、安、心。”

他一字一顿,带着极大的隐忍和她不懂的其他情绪。

“投怀送抱太过了,会让人恶心。”他眼睛紧紧盯着她,薄唇轻启,“以后我会好好教你,怎么取悦男人。”

若是从前,这话落在乔安心的耳里,她一定是觉得难堪又羞愤,但现在……即便是被他说了恶心,被他说取悦男人这种话,她却只觉得麻木,表情分毫未变。

“今晚老实睡觉,哪天你懂得怎么取悦我了,说不定我会满足你。”

说着,他站起身,被子轻轻滑落,露出光洁圆润的肩头和隐隐可见的沟壑,秦易风迅速转身,再不多看她一眼。

门被关上,乔安心坐在床上,被子裹着赤裸的上半身,发丝凌乱,表情狂乱又迷茫,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

母亲的病情有了好转不是吗?

她本来是真心实意的感谢他的不是吗?

为什么就突然变成了这样?

她颓然地双手抱住腿,脑袋放在膝头,把脸埋进被子里,肩膀隐隐抖动着。

像是在哭。

……

之后的几天,乔安心没联系过蒋明乐,蒋明乐也没有再给她打过电话,而她跟秦易风,却几乎是往常无异。

早上,他带她一起上班,偶尔让小林送来他认为上班该穿的合适的衣服,乔安心从不抗拒,给她她就穿,让做什么工作就做什么,下班后不再早早走,秦易风会在下班时带着一起回来,就算是他有应酬和其他工作,也总是早早送她回来。

这两天,乔安心收到一个快递,她最近一直没买什么东西,她不得其解,打开一看,立时心就凉了一截,那是件羽绒服,是……她送给周燃燃的那件。

周燃燃签收了,又给她退了回来。

她,不要她的东西了……

她,知道夜城那些传闻了吗?

方家不知用了什么招数,刘青平还是跟方如云订了婚,不止是订婚,听说两人还闪婚,订婚后迅速结了婚,结婚后方如云跟着刘青平很快出了国,而方家,几乎一夜之间败落,到现在,偌大的家族只剩下空壳子。

这是秦家男人的实力,而伴随着这件事的,秦易风与乔安心的关系,并未在公众面前暴露,但圈子里所有的人,至少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知情者,乔安心有时在风华集团会见到那天熟悉的面孔,他们看她的眼神里,虽然装作是不经意间的注视,但乔安心又怎么会看不出那种知晓一切的审视和些许意味不明的暧昧,因为是在公司,她仅有的自尊提醒她不允许她做出任何与她助理身份不符的行为……

那些人都知道她与秦易风之间的关系,或许是知道是见不得光的,都明智的选择不与秦易风为敌,他们维护的,是秦易风的脸面罢了,但这些消息,又怎么会绝对不会暴露呢……

如果是有心打听她的,稍加用心就能知道一二了吧。

燃燃一定很生气吧……

她看着那件羽绒服,不敢想象连最后一个朋友也被她弄丢了的事实。

……

这几天她都穿着那件衣服,那件衣服的风格与她本来的风格简直是两个极端,她知道公司关于她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止,可她不在乎那些了。

除了去疗养院的时候她的心是热的,其他时候都是凉飕飕的麻木。

这天下班后,她依旧是坐着秦易风的车回去,一个开车,一个望着窗外,像前几天一样,车里安安静静,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进了枫泊居,远远的,乔安心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今天天气依旧冷得很,那人站在寒风里,腰肢纤细模样好看,无端看得人心疼,乔安心嘴角轻轻勾起。

终于等到你。

秦易风将车子停下,安娜从门口缓缓走过来,“易风,你回来了?”

秦易风点点头:“天这么冷,出来干什么。”

“我也刚到,感觉你快回来了就出来看看。”她笑着说,模样温婉又可人。

乍一听,男的体贴,女的温婉,还真是令人艳羡的一对,乔安心却只觉得可笑,觉得秦易风可笑,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怎么能一面对着自己的未婚妻那般体贴的模样,一面又对自己说着什么对自己身体感兴趣的话……

秦易风,你害的我所有的朋友都没有了,连我交朋友的权利都不给我,是你先破坏交易的,别怪我心狠……

她穿上那件原本该属于身在大西北的周燃燃身上的羽绒服,下了车。

“安小姐。”乔安心朝她打招呼。上次见面,也是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人,不同的是,上一次的她,尴尬恐慌难堪与无措,笑容生生挤出一样,难看又虚伪,而这一次,她笑的自自然然温温润润,好似她真的只是个单纯的助理一般。

余光里扫过安娜身边的秦易风,男人的面容淡然,与他一贯的面无表情稍有不同,他的模样比之缓和了不少,而这变化,是因为安娜。

他并未因为乔安心的刻意打招呼而表现出哪怕一点的慌乱和异常……

乔安心眼神一闪,表情未变,安娜显然也还记得她,她朝她笑:“乔助理,辛苦了。”

乔助理,辛苦了?

是了,上次她还拜托自己这个助理替她好好照顾秦易风来着。

但是……

她不知那些传闻?

夜城那么大,订婚宴那天的人那么多,难道竟一点也没有传到她耳朵里?

一边秦易风的模样依旧未变,一阵不甘涌上她的心头。

“没事的话,乔助理也早些回去吧,晚了你一个女孩子路上不安全。”安娜说着就去挽秦易风的胳膊,显然是在告辞了。

“等等!”乔安心道。

安娜转身的动作一顿,回头,疑惑的望着她:“乔助理,还有事?”

秦易风也停住脚步,也望着乔安心,却没有她想象中的警告威吓或是暗示,他只是静静的望着她,那模样,仿佛早就知道她要喊住安娜,好像待会不过她说出什么话他都不会惊讶……

这种感觉,真不爽……

乔安心面上微笑着:“安小姐,我不用早些回去,就算晚了,回去的路上也安全得很。”

“因为我就住在你们隔壁。”乔安心侧身指了下:“喏,就是这里,很巧吧,我们是邻居,况且,房子也还都是秦总名下的。”

终于还是说出来了。

她站在那对看起来异常登对的男女对面,笑着对安娜说出这番话。

从前经常看到小三登场入室叫板正室的新闻,那时候她跟周燃燃都深恶痛觉,觉得那种女人可耻,甚至她们还讨论过,如果是自己不小心被已婚男人所骗,那么发现真相的时候不管多爱这个男人都会选择离开……

可是现在,她的模样……

一定跟那些嚣张的小三差不多吧,甚至更为过分……

扮演了那么久的小三,终于还是做了真正的恶人。

乔安心,你可真是……不要脸啊。

这一刻,她好似分裂成了两个,一个在体内疯狂的唾弃着她,另一个在表面,却微微笑着,那种带着一丝胜券在握和挑衅的笑,她说:“还有,安小姐,我跟秦总的关系,不是什么简单的助理,没错,我是他的私人助理,私人到任何程度的助理。”

在说到任何程度的时候,她把那几个字咬得死死的。

聪慧如安娜,又怎么会不明白。

嗯,就这样吧,这场闹剧,就这么结束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