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八十五章 针锋相对

酒店那一晚,与她,是心甘情愿的堕落,与方家,甚至是毁天灭地的导火索,那一晚,改变过许多人命运的轨迹,但一直以来的参与者,甚至是受害者的秦易风,却突然变成了……旁观者。

他冷眼旁观着这场戏剧性的笑话,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准备好那一场场的算计了吗?

乔安心看着身边的男人,又一次感受到他的可怕。

她说如果是现在,她再也不会选择招惹他,她说她如今最后悔的,就是当时招惹了她。

或许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口中的当时,是那个荒唐的晚上,还是在久之前的他们之间的第一场交易。

后悔是最没有用的,但她此时却生生只剩下了这个念头。

秦易风眼里瞬间闪过的暴虐,让乔安心不自觉咽回了其他的话,他身子压下,与她形成一种更加亲密的姿态,感受着他压迫性十足的重量和眼中毫不掩饰的危险,乔安心连呼吸都轻缓得好似一具木偶般。

“后悔?”他咬着她的耳朵,语气中的狂热几乎灼伤了她,“乔安心,你也有资格后悔?不过有一点你没有说错,你的的确确是招惹了我。”

“你知道的,安心,招惹我的人通常都是什么下场。”

说完这一句,他的吻顷刻落下,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砸在她的耳侧,她的脸颊,她的唇角……

那只手像自己带了生命般,在她身上有意识的游移,从她的腰侧慢慢向上游,从她的衣角钻进去,乔安心只觉被他大掌触碰过的肌肤,像被点燃一般的灼热,她还是没忍住,嘴角溢出细细的惊呼……

他却一口吞下她所有的话语,不管是惊恐的或是平静的。

他撬开她的防备与抗拒,勾着她的柔软,强迫她接受着他。

被他吻着的地方已经发麻,他的气息充斥着,这个吻,又急又重,她在他的攻势里毫无招架之力。

但……原本就没想反抗的,原本就要接受的,不是吗?

但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说出所谓的真相呢,就让她平静的接受了,不好吗?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再刺激她……

原本对方如云甚至张天利有过的怨,都转移到了她自己身上。

自作自受。

她脑中只剩下这四个字。

“乔安心,在你是我私人助理之前,你的另一层身份你最好不要忘了。”他微微抬起脸,手上动作未停,嘴里说着冰凉的话,“下班后要老老实实待在别墅,我给你自由,但不要忘记你自己的本分!”

她……在是他私人助理之前,还是他的情妇……

这该死的见不得光的身份……

然而她不过是只在这几晚去医院照顾了蒋明乐而已,他不是也同意了的吗?

乔安心眼里波光闪动,她别过脸去,想把那份难堪独自承受,但越是想逃避,身上那些纤细的神经反而越发敏锐,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刺激着她的感官,脑海中不受控制的跳出一些画面,她呼吸乱了节奏,手攥得紧紧的,握着身下的床单。

嗡嗡——

嗡嗡——

房间里似乎有什么声音,身上其他感官的功能似乎在减弱,仔细听了好几声,乔安心才反应过来是她的手机在震动……

“是蒋明乐的电话。”秦易风开口道。

可你是怎么知道的?

乔安心抬眼望着他,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机随手放在了一旁的床头柜上,而从秦易风的角度,却是正好可以看到的。

“看来他还真是……需要你。”

她听的懂这话并不是褒义的意思,却不明白他这般语气的含义。

这么晚了蒋明乐给她打电话做什么?

“能不能让我……”

“不能。”他立即打断她,乔安心那句“让我先接个电话”的话就这样被堵在了嘴里。

手机的震动恰在此时停止,乔安心隐隐松了口气,但不过几秒后,手机又重新震动起来,她的身体跟着几不可察地颤抖了一下,秦易风凝着她的眼睛,她的毛衣已经被推了上去,尽管一点都不冷,她暴露的肌肤在空气中还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手机还在震动着,那嗡嗡的声音让她的难堪放大的数倍……

那感觉,好似被人目睹了她这般狼狈不堪的一幕……

而秦易风,也好似被那声音刺激了似的,眼里的火光闪动更加明显,他的手,蓦地钻进了她的内衣……

乔安心浑身一个激灵,陡然挣扎起来,“不要……”

破碎沙哑的声音自嗓中溢出,她的挣扎于他来说并没有作用,反而让他钳制的力气更加大了。

“怎么,照顾不相干的人那么用心,履行交易的时候就不愿意了?”

“蒋明乐不是不相干的人!”乔安心立马道。

这话一出,他手上的力气骤然加大,乔安心疼得“嘶”地一声。

“那你说,他是谁?”

他眼睛紧紧盯着她,乔安心胸口剧烈起伏,努力平息着自己,她斟酌道:“他,把我当朋友。”

“那你呢?”

“我……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愿意跟他做朋友。”

“好一个朋友!”他猛地附身,两人鼻尖相对,他的脸蓦地在眼前放大,乔安心听到他说:“乔安心,我最后再说一次,离他远点,我不管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从现在开始,你们的关系,断了。”

暴君!

他原本是答应让自己去看蒋明乐的啊……

她抿着唇,倔强的没有回答。

秦易风与她对视,两人谁都没有退让,他侵入她内衣的手,也没有动作。

乔安心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明知道这个不该逆着他,这个时候的她绝对的劣势,可他这般的反复无常让她不想再退让,她有种感觉,这只是个开始,她的领地已经所剩无几,再这样退让下去,他将会攻城略地,自己只能一退再退……

哪怕是一点的,她也想保留一些自己的东西。

她已经答应不会跟蒋明乐做朋友了,为什么他还是不肯放过自己,蒋明乐受伤的原因与她撇不开关系的,只是去看看他,只是这段时间而已……

为什么就演变成了这样?

手机第三遍响起,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是铁了心的要打到乔安心接电话为止,手机震动一下,乔安心的心里就跟着颤一下,万一是有急事呢……

瞬间的慌乱,他们的对视终于结束,秦易风蓦地起了身。

压在身上的重量消失不见,乔安心有些茫然的歪过头,就见秦易风翻身下床阔步朝床头柜走去……

手机?!

脑中一道光闪过,乔安心猛地起身从床这边朝那边迅速爬去。

她动作很快,甚至在脑中并未意识到这个动作的真正想要做什么时,她已经冲了过去,手摸上手机的一瞬,男人的手蓦地伸出,抢在她之前将手机握在手里……

然后利落的接起电话……

“喂,她不在……呵呵,去洗澡了。”

然后利落的挂断了电话,将手机递到了乔安心手中。

乔安心望着手中不再震动的手机,抬手砸到了他身上。

她的力道很大,砸得又急又狠,手机砸在他身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然后从他身上落下,在地上滚了几圈停下。

他站着,衬衣扣子解开了几颗,隐隐露出精壮的肌肉,表情阴郁,俯视着以一种难看的姿态趴在床上的乔安心。

乔安心趴在那里,模样难看,却依旧仰头瞪着他,在砸完他之后,她像是默默积蓄力量的小兽,随时准备与他一搏。

蒋明乐……

蒋明乐现在该怎么想她……

虽然他已经知道自己跟秦易风的关系,可这不代表她不介意他做这种事……相反的,正因为他在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后不光没有对她鄙夷或者厌恶,仍然愿意跟她做朋友,正因为如此,她从不在他面前提起秦易风,两人的相处也像是真正的朋友般纯粹,但现在……

“她去洗澡了”……

多么暧昧,又让人浮想联翩的话。

自欺欺人也好,她想保留一点最后的东西。

但秦易风……

他应该知道的吧,他这样一做,自己就真的没有脸再去见蒋明乐了。

“恨我?”秦易风敛眉,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乔安心呼吸急促,手握得紧紧的,“秦易风,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别人说你冷血无情凉薄狠厉。”

“秦易风,人家都说,相生相克,我突然很好奇,这世上能克得了你的,到底会是怎样的人!”

“秦易风,你成功了,我不会再去见蒋明乐。”

“秦易风,我恨你。”

秦易风静静站着,听她脸色苍白说完这段话,半晌,扯起嘴角笑了下:“无所谓。至少,我的目的达到了。”

“再怎么恨,你还不是要乖乖在我身下。”

乔安心脑中眩晕了一瞬,不知是愤怒还是无力更多一些,她猛地坐起身,一把脱掉自己的毛衣……

“你不是对我的身体感兴趣吗?”她脸色苍白至极,却依旧勾着唇,瓷白细嫩的身体暴露在他的眼里,他的眼里蓦地燃起一把火,却依旧没有动作。

“怎么,对送上门来的不感兴趣了?秦总的兴趣变得可真快,毕竟那一晚你可是热情得很呢!”

“乔安心,再不闭嘴你会后悔。”

他这话说得并不大声,警告和危险的意味那么明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