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八十四章 你期待吗

这次回去的路似乎走得格外快,想到他方才在她耳边说的话,乔安心坐立不安,到了枫泊居门口的时候,她更是整个人都僵硬起来。

“好了,下车吧。”秦易风停车后对她道。

“额,好。”乔安心立马答,可动作却仍旧是慢吞吞。

秦易风并不催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乔安心在他的目光里,再次没出息的红了耳根,但脸上还是一副淡定的表情,好似她这般动作也只是自然而然而已。

但动作再慢,也终究有结束的时候,时间再拖,在她脑中一团乱麻里,也还是到了房门外。

她站在门边,没有动作,秦易风上前,推开门:“进来吧。”

他语气自然,好似他才是这个房间的主人……

也对,严格说来,他不只是个这个房间的主人,他还是这个房子的主人……

门咔嗒一声打开,乔安心想到不久前他在她耳边呢喃般说出的话……

安心,今晚准备好,我要来收取你的感激了。

他音色低沉,语气暧昧而且绮丽,轻轻缓缓的说着这种话。

乔安心立时顿在原地,她该感激他,也愿意感激他,但他所要亲自收取的感激,她能给得起的东西……

乔安心能想到的,也只有那一样了。

他们的交易,未完成的交易。

真到这一刻的时候,说不清是紧张还是难堪多一些,她甚至不愿意多去想,反应到行动上就只有这慢吞吞的动作……

秦易风走进去后并没有关门,门虚虚掩着,里边并没有传来他的催促或者不耐声,乔安心终于伸了手,推门,走进。

他站在窗边,背对着她,高大的身形稳稳站在那里,整个房间似都充满着他的压迫力。

“乔安心,从这里看下去,正好是隔壁门口。”他突然说道。

乔安心呼吸一滞,他站着的那个位置……

她曾不止一次站在那里,掀开窗帘的一角,从缝隙里往他的门口偷看……

像个可耻的偷窥者。

也是从那个地方,她不止一次地,看到他与安娜……

乔安心抿了唇,安娜……她一百次想要忽略又一百零一次逼自己想起的人。

秦易风,或许该感谢你啊……总在我有一丝丝旖旎的时候,打破我仅有的自欺欺人,告诉我赤裸裸的现实。

“毕竟我们现在是邻居。”她开口,回了这么一句。

“是吗,差点忘了……”他回过身,笑容带着她不懂的意味,“毕竟我没把你当邻居。”

“我是说,我们从位置上来说,是邻居。”心里凉凉一片,这个时候了,乔安心还冒出个佩服自己的念头,毕竟心里再怎么样,面上的她还是一派淡然,并且还能迅速回出这话。

“位置?那从关系上呢?”秦易风接着道。

说完,他坐在了床边,“过来。”

他们的关系啊……是雇主与情妇的关系罢了。

他显然没有要让她回答的意思,说出这个也是为了让她顺从地朝他走去而已。

乔安心反手关上门,一步步朝他走去。

秦易风站起来:“帮我脱衣服。”

他还穿着得体的西装,模样也一如往常的矜贵,即便是嘴里说着这种话,他也依旧是那个运筹帷幄的帝王,是那个贵气逼人的公子,也依旧……让人生不出一点厌烦。

乔安心摈弃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垂着眼走去过。

他半张开双臂,给她的动作提供便利似的。

乔安心走过去,伸手帮他脱外套……

此刻的心情……

如果可以的话,乔安心真想让自己变成形式走肉般不能思考,但其实……她此刻冷静得吓人,因为太过冷静,那些痛苦才能更加折磨着她,每一寸神经都在跳跃着传达着一个信息:她,乔安心,终于要名副其实地担起那骂名了。

还是以这种卑微的姿态。

“你很委屈?”他突然出声。

他个子太高,乔安心要踮脚才能够到他的衣领,他说这话的时候,她正踮着脚仰头站在他面前,眼眸微垂,却不自觉张开了嘴……

那模样,他喉结微动,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乔安心摇摇头:“不委屈,我们的……交易本该如此。”

“这么说,你期待?”秦易风突然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语气带着不明的意味。

这或许是他想要的,但在医院说出那句话,却是在他意料之外的,说出后,他不想承认,但心底的感受却骗不了自己,他是……欣喜的。

但,一路上看到她的忐忑溢于言表,越靠近房间她越发明显的犹疑和逃避,他莫名想要做些什么,来打破她的这份犹疑之后的平静。

他在窗边说那样的话,又像方才那般让她亲自脱了他的衣服。他知道她的骄傲,也因此,更加知道怎样摧毁她的骄傲和平静。

秦易风目光紧紧锁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乔安心在他的目光里,轻轻点了点头。动作轻微,但却显而易见得很。

这个动作做出后,她回视线着他,语气平静:“是,我是期待的。”

然后,在他裹杂了风霜的眼神中,她继续道:“毕竟严格说来,秦总是我们交易的甲方,不是吗?秦总实现了诺言,而我却一直无所付出的话,心里会不安。”

“好一个心里会不安。”他眼里疾风骤雨,语气冷得像冰,捏着她下巴的手蓦的加大了力气,“乔安心,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这样知恩图报的人!很好,我今天就让你彻底安了心。”

说完,他猛的松开擒着她下巴的手,反手将她推倒在床上。

一瞬间,乔安心闭上了眼睛,眼前漆黑一片,身下柔软的触感和微微的震荡感,她睁开眼,看着站在她面前自己动手脱未脱完的外套的男人,不知是不是倒下的太猛烈,她有一瞬间的眩晕。

男人一遍解着衬衣的扣子,看着乔安心荡开涟漪雾蒙蒙的眼,眼神幽暗,俯身压在了她身上。

男人半撑着手臂,些许的重量压在她身上已让她无法挣脱。

虽然,乔安心并未想挣脱。

“乔安心,想要安心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他看着她无波无澜的面目,眼里的火焰几乎燃了出来,他凝着她,“还记得那一晚,你主动爬上我床的那一晚吗?”

痛得太多,反而麻木,乔安心点头:“记得,是因为秦总中了药。”

她不说自己帮他解药,只说因为他中了药,是想告诉他,那件事,不存在谁欠了谁,只是……双方算扯平就好。

“中了药?”他勾起唇角,模样邪气,乔安心从不知他淡漠的外表下,竟也有这般让人胆寒的模样,他声音低低缓缓,像在诉说一个古老的故事,他说:“你以为那种低劣的招数,我会中吗?乔安心,你未免太看低了我,也……太看低了你。”

声音从空气传到耳朵,再由那些神经飞速传向大脑,理智已经向她传达了这话显而易懂的意思,她却瞳孔紧缩,将那些话里真正的含义冻结……

“你……没有中药?”她不再平静无波,眼里燃起灼热的光,像个伺机夺食的小兽。

秦易风点头,模样和表情,像极了刚才她点头时的神态。

“没有中药你为什么还要……”她几乎咬牙切齿,说不清这愤怒针对着谁。那一晚的场景再次涌入脑海,她的愤怒是因为他的不解释,他早就看出那拙劣的招数了吧,但却冷眼看着她与方如云在他门口争着进入他房门的权限……

他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又像是掌握生死的主人,看着她们愚蠢的争抢。

既然没有中药,为什么当时没有解释……为什么后来也没有抗拒她。

“为什么?”她再次道,这一次的语气,愤怒中还带了让人心疼的,一丝脆弱。

秦易风抬手摸过她的头发,又在她的脸颊游离,看着她怒火满溢却依旧在隐忍的模样,道:“我说过了,乔安心,你也看低了你自己。不要小看了你自己。”

“至少,你这身体,对我的吸引力是真的。”

“秦易风,你混蛋!”乔安心抬手,就要朝他脸上扇去,他不躲,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波动。

乔安心的手,堪堪停在他的脸侧,像被谁按了暂停键一样。

两人,一上一下,一个平静无波淡漠如冰,另一个呼吸急促眼里火光闪耀。

“你该庆幸的,乔安心。”她的手就在他的脸侧,离他那么近,他开口,语气没有丝毫的和缓,“你该庆幸,让我感兴趣的身体,不是别人的。”

他更加压低了身子,似是全然不在意她即将挥出的巴掌,他凑近了她,鼻端的呼吸洒在她脸上,说出的话残忍而赤裸裸,“乔安心,想象一下那晚如果是别的女人,如果当时我说没有中药,却依旧会允许一个女人进去,如果当时进去的是别人,你,能忍受吗?”

如果……当时是别的女人,别人女人爬上他的床?

那一晚,她就是因为连想到这个念头都痛得好似针扎,就是因为这个才造成了今天的后果,如果…如果重来一次,再给她一次机会呢?

乔安心呼吸急促,胸口剧烈起伏着,她终于开口:“秦易风,如果是当时,就算我知道了真相……我想我可能也无法忍受其他女人在我面前爬上你的床。”

秦易风眼神一暗。

她继续道:“大概是因为那是的占有欲,我们才刚刚结束交易,我可能对自己的身份还没有真正的定位,当时会怎样我不知道……”

“但如果是现在,秦易风,秦少,秦总……如果是现在再有这种情况,我想我再也不会选择招惹你,我如今最后悔的,就是当时招惹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