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八十三章 不够“私人”

“乔小姐,还有什么问题吗?”医生见乔安心表情不对,便问道。

乔安心眨眨眼,指着自己的鼻子,语气轻轻:“医生,您是说……我参与我妈配合治疗的方法是……扮演她的儿媳妇?”

她瞪大眼,指指秦易风,“我妈以为他是亲生儿子?”

“对”医生皱眉:“有什么问题吗?”

乔安心深深几个呼吸,依旧没能搞清现在的状况,医生看着秦易风:“秦先生没跟她交流过?”

“你是医生,你来说比较专业。”秦易风淡淡道。

“是这样的乔小姐,病人意识比较混乱时对秦先生的接受度特别高,简单来说,她一方面以为自己的女儿死去了,另一方面最深的潜意识里是知道还有个疼爱的孩子,两种感情和理智拉扯的结果,就是她把秦先生当成自己亲生儿子了。”

乔安心眼睛瞪得大大的,努力消化着这个消息……

虽然当时母亲认识秦易风时,他是以她男友身份出现,后来……也是她母亲名义上的女婿,但……

竟还把他当成了亲生儿子……

想起她那几次在窗外偷偷看时,病房里母亲与秦易风的相处的感觉……

“多久了?我妈这种情况多久了?”她语气木木的。

医生皱了下眉:“一周左右了,话说你那是什么表情,实际上病人这种情况反而是好。”

是啊,至少,母亲终究还是知道自己有个在世的还需要她的孩子的。

想到这一点,乔安心终于还是平静了些。

肩膀上传来压力,乔安心转头,秦易风站在她身侧,胳膊环着她,对医生道:“她只是太惊讶,没事了,我们先出去了。”

说完朝医生点点头,手下用了些微力气,带乔安心出了门。

乔安心愣愣的被他带着走到了安全通道,他放下环着她的胳膊,“现在冷静些了吗?有什么问我吧,不要耽误医生时间。”

乔安心直接忽略他最后一句,道:“秦易风,你为什么没告诉我……”

其实她刚才的反应,一方面是惊讶,另一方面是……担忧。她之前跟护士医生聊过不少,知道像母亲这种情况,秦易风在中间起到的是过渡作用,就好比是连接自己与母亲之间的桥梁,医生当时设想过让秦易风引导着她母亲想起她后,后面真正起作用的就是她自己了,但现在……

虽然也是在好转,但却走了另一种她不想走的路……

母亲把秦易风当成她了,母亲也是在好转,但桥梁却变成了主体。

这样的话,意味着以后的配合治疗工作,更加离不开秦易风了。

秦易风见她越发苍白的脸,拧了眉:“乔安心,我不告诉你,就是不想看到你现在这副模样。”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乔安心拍拍脑袋:“不是,我刚才惊讶过头了,医生说要扮演好你的妻子就好,我会注意自己的情绪和态度。”

秦易风静静听她说着,眼睛微微眯起一瞬,乔安心轻轻避开他的目光,她在想什么……这个男人怎么可能猜不到……

“走吧。”她几乎顶不住这压力时,他却突然道,边说边朝病房方向走去。

乔安心暗暗松了口气:“哎,好。”

两人到了病房门口,早有小护士在那里等着,秦易风和乔安心一来,她便退了出来,乔安心望着这扇门,却开始紧张起来。

这扇门后,是她这个世上唯一血脉相连的母亲,也是这么多年她最亲近的人,可难道偏偏是因为这样,她……才会紧张?

在最亲近的人面前要表演出带着礼貌的亲近和生疏的讨好……

“不要紧张。”

耳边突然传来他的声音,下一瞬,她的手便落到了他的大掌里,他的声音带着奇迹的安抚性,他掌心的温度让她狂乱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感知着身边人的变化,秦易风声音低低的说:“不要想着去表演,像你往常那般对待她就好。你是她名副其实的女儿,儿媳妇也算是大半个女儿,我跟她说过你种种的好,你尽管像原本那样就可以。”

虽然知道绝大多数儿媳妇与女儿是绝对不同的,他这话安慰的成分居多,但她还是放松了许多,后面那句“我跟她说过你种种的好”落到她耳里,她不由握紧了手。

那细白的小手正被他握在手心,此刻即便是细微的一个动作,也逃不过他的掌控,他知道她听进去了,抬手敲了门。

“妈,我带安心来看你了。”这是秦易风说的第一句话。

出乎乔安心的预料,这一声妈,他叫得自然极了,真的跟天下间普通儿子来看母亲的反应一样……

握着她的那只手力度稍大了一些,乔安心才恍神,她看着病床上笑得慈祥的母亲道:“我是安心……妈,我们来看你了。”

明知道在母亲心里她不过是个刚见面的陌生人,但这句妈喊出口,乔安心心里一热,鼻子酸酸的。

“哎哎,好孩子,易风你还愣着,赶紧让安心坐啊。”陈凤兰边说边朝秦易风使眼色,那模样,跟儿子单身多年终于带回女朋友的反应一模一样。

秦易风表情温温的,“看我,还不如妈周到,安心,来坐这边。”

乔安心被他带着做到床边的凳子上,一坐过去,陈凤兰就拉住了她的手:“安心呀,易风这些天啊,天天的跟我念叨你,恨不得把你早点领回来给我看呢!还不是我这身体不争气,这不一直在住院,本来想等我出院咱们在家里头好好吃个饭,但易风那孩子等不得了。”

说到这里,她瞥秦易风一眼,带着慈爱和善意的责怪,秦易风道:“是,我恨不得早点领到您跟前呢,再说您这病本来就是需要慢慢调养的,安心一听您身体不太好,一直说要来看您呢。”

陈凤兰抚着乔安心的手背:“安心这孩子啊,我一看就合眼缘,觉得特别亲切,名字也好听。”

她越看越满意,越说越高兴,乔安心心里错综复杂,温热又酸涩,一句话说不出,听母亲说到觉得自己亲切的时候,差一点就忍不住眼里的酸涩,她回握住她的手,极力掩着声音里的颤抖:“嗯,我一见到妈,也觉得特别亲切,您看我这声妈喊得多顺,说出来不怕您笑话我,我进来之前还紧张来着,不过一看见您就不紧张了,这声妈也喊得顺口。”

她越说越顺,说得都是心里话,虽然身份不对,但同样享受着母亲慈爱的目光和轻抚,乔安心心里空了的一块终于开始被填入东西,秦易风是对的……她可以像原本那样与母亲相处的。

想到这里,她不自觉抬头看向秦易风,却见他也正望着自己,目光里不同以往的,是显而可见的温柔和情谊。

明知道他是在演戏,可是……

乔安心还是没出息的在那满溢的温柔里沉溺片刻……

陈凤兰注意到两个孩子的互动,笑得越发开心,而后轻咳一声:“这么大老远跑来,易风你也赶紧坐下来吧。”

乔安心蓦地收回目光,脸上升起酡红,秦易风点头应着,然后走到另一侧拿出水果自然地削起水果。他那熟练的样子,又是看得乔安心一个呆愣。

如果不是这个人长得跟秦易风一模一样,要不是这个人实实在在牵着自己手走进来的,乔安心几乎怀疑那边削着水果还笑容温温与母亲说话的是另外一个人了。

秦易风,还有这一面吗?

温声说话,表情不再那般冷硬,整个人包裹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光一般。

削了苹果,秦易风给陈凤兰,陈凤兰又给乔安心,非让她先吃,结果最后母女俩分着吃了个苹果,还开玩笑说幸亏不是梨,要不还不得剪刀石头布决定谁来吃了。

病房里几人说着笑着,看起来当真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乔安心突然不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不管怎样,至少她现在能在母亲身边,还能叫出这一声久违的妈,难道不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吗?

他们只待了一小会,医生就来赶人了,在治疗初期,还是循序渐进得好,乔安心只得与母亲高了别,临走的时候陈凤兰一直拉着她的手嘱咐让她一定经常来,乔安心连连应着,出了病房,在医院的走廊,她对秦易风道:“秦易风,谢谢你!”

不管那些交易的事,要不是他,她恐怕现在也没办法正大光明出现在母亲面前……

秦易风挑眉:“进病房之前,你可不是现在的想法吧。”

他果然知道她在想什么……

乔安心没有否认,眨眨眼:“人活着就是要往前看,比起刚才,重要的是我现在对秦总的感激。”

这么多天以来,今天是她心情最好的一天,秦易风看着她难得的轻松带点俏皮的模样,他眼里闪着异样的光,“只是口头上的感激吗?”

“我会更加努力工作!”乔安心一脸严肃,就差举手发誓了。

“作为私人助理,你的助理工作完成不错,现在差的就是还不够‘私人’了,”秦易风突然停下脚步,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道,“今晚……”

他的气息撒在耳边,乔安心浑身一个激灵,听完他的话,她的脸腾地红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