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八十二章 君子小人

让乔安心没想到的是,当晚回去秦易风并不在,接下来的几天秦易风对她下班就走的行为也完全没有说什么,甚至她一直担心的安娜会找上门的事,也没有发生。

那天秦易风放出的消息,好像被一道看不见的壁垒堵住了一样,除了当天的那些人,几乎再没有其他人知道,或者知道了,但就像秦易风所说的,乔安心的生活并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

从开始的不安担忧,但现在渐渐平静下来,乔安心总觉得有些不真实。

乔安心看了下时间,离下班还有几分钟,这几天她都是下班时间一到就去蒋明乐那里,开始的时候她还担心秦易风会不同意,但出乎她意料的,秦易风对这件事始终没有再说什么了,乔安心默默松了口气。

昨晚从医院走的时候,蒋明乐突然说让乔安心帮他带饭好不好,乔安心问为什么,他说吃腻了医院的饭菜,缠着她让她带饭,又神叨叨的说吃了喜欢的东西才能更快的康复,还说这是什么精神治疗法。

想到这里,乔安心无奈笑了下,蒋明乐这人啊,正经起来没比他靠谱的,不正经起来恐怕也没几个能招架得住。

下班时间到了,乔安心默默收拾东西,收拾好后跟秦易风说再见的时候,这一次秦易风不只是点点头表示听到了,他眼睛依旧盯着电脑屏幕,却多说了一句:“去医院?”

乔安心愣了下,道:“不,我先回枫泊居一趟。”

秦易风抬眼看她一眼,乔安心自觉道:“我先回去做饭,再去医院。”

秦易风眼神似乎闪了下,“你这照顾病人照顾得真周到。”

乔安心不想让他觉得自己跟蒋明乐关系太铁,解释道:“也不是,只是今天一天才开始……”

“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个。”

乔安心看着他,问道:“那……秦总还有什么吩咐吗?没有的话……”

秦易风抬起头,朝椅背后仰了下,“看你照顾得这么起劲,该不会是忘了疗养院还有个需要你的病人吧。”

“我妈怎么了吗?”乔安心蓦地瞪大眼,她几乎每天都有跟疗养院那边电话联系了解情况,不过确实最近都没有去过了。

秦易风表情带了嘲讽:“自己的母亲怎么样了还要问我这个外人吗?”

“不是……我昨天刚跟那边联系过,他们说我妈情况良好啊……”

秦易风抬手示意她闭嘴,看了下腕上的手表:“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去疗养院了。”

说完,他整理着手边的东西,乔安心站在原地,直觉他话还未说完。

“主治医生说治疗计划可以考虑进行下一个阶段了,”他抬眼看了她一眼,“这一阶段需要你这个做女儿的配合了。”

“什么时候?”乔安心忙道。

秦易风起身,一边穿外套一边说:“医生说越早越好,不过我之后要开始忙华业的工程。”

乔安心几步上前,仰头问:“需要我们两个配合?”

“不然呢?”秦易风淡淡的看她一眼。

华业那个工程乔安心是知道,应该算是风华年前最重要的项目了,秦易风一旦忙起来很可能就会到年后才有时间了,不行……她不能再等了!

想到这里,乔安心抓着他的胳膊:“今天我跟你去,医生说的进一步的治疗方法,我们今天就可以开始吧?”

秦易风挑眉:“决定了?”

乔安心使劲点头,虽然觉得对不起蒋明乐,但两者相比,她还是自私的倾向去母亲那边,而秦易风这边,依她对他的了解,他一向要求完美,做事善始善终,一旦开始治疗方案,就算是之后再忙,他肯定也还是会抽时间去配合的,就像这段时间,乔安心几次看到他在书房处理事情到凌晨,但母亲的治疗,他没有一次是缺席,甚至连迟到都不曾有过。

乔安心咬咬牙:“我们今天就开始,那个,我先出去打个电话,我们停车场见!”

说完不待他反应,她拎着包跑了出去,拨通了蒋明乐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喂,安心,你下班了?”

“嗯刚下班,那个,蒋明乐,我临时有些事,今晚过不去你那边了。”

那边顿了一下,然后蒋明乐明显低落了的声音传来:“安心你不会是嫌我烦了,要不……”

“不是不是”乔安心赶紧道,“是临时有急事,蒋明乐,对不起啊。”

“哎呀,我逗你的,看你紧张的,”蒋明乐的声音已经变回正常,他说:“你已经陪我好几天了,我知道你工作忙,没事你先忙你的吧。”

听他这么说,乔安心才放下心来,挂了电话,她赶紧朝电梯跑去,过去一看,总裁专梯的门是开着的,她探头看去,秦易风正伸手按着不让电梯关上。

“还不过来。”见她愣怔怔地,秦易风冷声道。

“哦,好。”乔安心赶紧上去,看着他面无表情的侧脸,“那个,你是在专门等我吗?”

秦易风看她一眼:“在停车场等你,我怕耽误时间更久。”

乔安心反应了一会,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他们还是名义上夫妻的第一年里,有一次秦易风也是在停车场等她,结果乔安心在偌大的停车场成功迷失了,最后还是秦易风找到的她……

想到那些,乔安心有些尴尬,她摸摸鼻子,小声道:“那次是失误。”

“你是习惯性失误。”他接口。

乔安心扭头瞪他,他没转头,嘴角却牵起一抹极小的弧度。

“我听说在夜城有个传说,”乔安心瞥他一眼,“据说有段时间大家在上谈判桌前都会提前拜拜,祈祷不要碰到某个人,听说那人毒舌犀利让人无法招架。”

“真正让他们无法招架的,不是因为毒舌犀利,而是一语中的。”他薄唇轻启,吐出一句。

这人……

乔安心噎了一下,而后脱口而出:“也可能是单纯不想跟那人坐一桌了想早早结束罢了。”

秦易风转头,乔安心下意识挺直了身子,刚才的她没有多想……脱口而出那句话……差点忘了自己的身份。

预想而来的刁难却没有,他竟挑挑眉:“失败者总是多有借口。”

“你!”乔安心脑子瞬间发热,语气拔高。

“嗯?”

他语气危险,听在乔安心耳里,还多了挑衅的味道,她咬咬牙:“虽然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过只擅长动嘴的男人也不见得有什么能耐。”

“我以为真小人总比伪君子来得好。”

叮——

电梯停下,门打开,他抬步向外走,乔安心立马跟上,外面三三两两的员工跟他们打招呼,乔安心只得把到嘴边的话又咽回肚子里,路上都有人,她憋得难受却不敢跟他在外边搭话,终于到了停车场,乔安心几步追上去,把憋了一路的话说出来:“所以秦总的意思,你愿意做小人了?”

他摇摇头,进了车里。

乔安心自觉钻进副驾坐好,追问:“那秦总不就是自相矛盾了?”

他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我自然是要做君子,不过不是只会动嘴的男人。”

说到这里,他歪头,伸手松了松领带:“乔安心,是你要我动手的……”

“什么意思……”乔安心看见他的动作还有眼里闪着的火花,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摆摆手正要说不用了,就见他倾身过来……

“啊!你……你?”乔安心的话住了嘴,因为他倾身过来,手臂环过她的腰……

“系好安全带。”他边给她系上安全带,边说。

做完一系列动作,他坐回座位,模样淡定又平常,乔安心涨红了脸,瞬间有种被戏弄的感觉,这个男人!

可恶!

但这话她只能憋着,不然……刚才那一瞬她到底在想什么……如果他问起,她没法答……

丢人啊乔安心。

“好吧,秦总果然能动手能动口,文武双全牛掰非常。”她干笑道。

秦易风对她浮夸的恭维并不在意,边开车边说:“乔安心,我是小人还是君子,我想你最该知道。”

“什么?”

“你知道的,我到底‘小’不‘小’。”

他淡淡的说。

乔安心愣了几个顿时,脑子转了好几个圈,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这厮!!!

她脸色瞬间涨红,不过这次不是气恼,还带了羞愤!  ,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秦总,不光是谈判桌上一把好手,说起这些来也是顺畅的很!”

“实话而已。”

额……

看着他云淡风轻的模样,再看看自己气愤不已的模样,乔安心只觉得先不说其他,但从气势上,她又输了。

这个男人……

乔安心的心情在到了疗养院的时候终于平复下来,不知是不是听到母亲的病情有所好转可以进行下一个治疗计划让她高兴的,还是其他什么,不像从前进疗养院的沉重,这次她心里更多的是期待。

两人一起去了主治医生办公室,当主治医生说出下一步需要配合的方案时,乔安心彻底呆在那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