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八十一章 挑明一切

“安心,我没事,反正手术都做完了,你看我这样哪里像个病人了?”蒋明乐挑眉道:“你最近那么忙还是赶紧早点回去吧。”

他嘴里说着自己没事,但一脸病弱的样子摆在那里,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乔安心本想调侃他两句,不过听到他后半句,耳根腾地红了,那些话也再也说不出。

她本是撒谎骗他的话,他一直相信她不说,都病成这样了还在为她着想……

她坐在床边的小凳子上,伸手帮他整理下背角,避开他的目光,道:“你别管我忙不忙,反正这样走了我肯定放心不下。”

“安心,原来你这么关心啊”他一脸感叹:“有你这句话,我伤得就是再重也愿意了。”

乔安心瞥他一眼:“说什么傻话呢,哪有人这么咒自己的,说到这个,蒋明乐你到底是怎么搞的,咋还出车祸了?再说我到现在也没看到别人,肇事司机跑了?!”

蒋明乐一脸无奈:“安心,你才发现呢?我觉得你这反射弧可以跟那什么奶茶相媲美了。”

“什么?”

蒋明乐笑得贱兮兮:“你的反射弧也可以绕地球几圈了吧,哈哈。”

“蒋明乐!”乔安心加重了语气,这厮,“话说怎么才多久不见,我怎么觉得你变得恶劣了呀。我是关心你,你……”

“好好好,是我走路没好好看路,当时我……”

“你干嘛?”

“……在看你的短信。”

乔安心一下愣住,下班前他给她打电话她没接,只是回了个短信说下班后给他回电话来着,所以,那时他正在看自己的短信?

“当时我还有点意识,就让那司机走了。”蒋明乐说得毫不在意,“毕竟主要责任在我嘛。”

乔安心抬头:“蒋明乐,对不起,我……”

“哎,安心,你可别,别那副表情,”蒋明乐做了个夸张的表情,“你不会是真觉得这事怪你吧?”

看乔安心一脸愧疚加错愕的表情,他噗嗤一声笑了:“我逗你呢,你还真信啊,其实是路边有一美女,我不小心多看了两眼。”

“蒋明乐!”乔安心无奈了,“这次你可长记性了吧!”

其实他这番措辞她知道是他怕她内疚才说的,心里涌起阵阵暖流……

跟蒋明乐相处起来真的很轻松,跟他在一起的,乔安心每每都觉得自己好像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没有那么乱七八糟的交易也没有出卖过什么。

可秦易风……不许她跟他做朋友的。

乔安心抿抿唇,把那句“蒋明乐,我们算是朋友了吗”生生咽了回去。

她是真想问来着,想到这个也是真的紧张了一瞬来着,毕竟他们相处的时间那么短,一直也来也都是自己单方面喜欢跟他相处的感觉,况且她一直在撒谎……

可蒋明乐他,应该把自己当了朋友的吧……

但越是这样,她反而越不敢问了。

她不能跟他做朋友的。

瞧,她连交朋友的权利也放弃了。

“蒋明乐,你今天打电话找我什么事?”不想再继续想那么乱七八糟的,她最近越发控制不好自己的表情,她不想让那些负面的情绪被蒋明乐看出,便问道。

这个问题一出,蒋明乐顿了一下,乔安心第一次在他脸上见到那种夹杂着为难和犹豫的表情,她不禁追问:“到底是什么事呀,我怎么觉得你现在的表情是……为难?”

“那个,安心,我是听到一个传言,关于你的,我觉得太扯了,想跟你吐槽一下来着。”他摸摸鼻子,说道。

传言?

关于自己的?

乔安心立马想到下午方如云订婚现场的事……

“是……说我跟秦易风吗?”

蒋明乐眉尖跳了跳:“我听说今天下午方家大小姐的订婚现场上,风华集团总裁秦易风宣布了某个女人是他的女人,安心,真的是你?”

乔安心手不自觉攥紧了被子,声音低了下去:“嗯,是我。”

沉默,良久的沉默。

蒋明乐没有说话,他表情几乎凝固在问完的那一刻,不知在想什么。

而乔安心……

像秦易风说的,该来的总会来,这件事总会曝光,不管是对周燃燃,还是对蒋明乐,她的谎言总会被拆穿,她的刻意隐瞒也总是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他应该不愿意再跟她做朋友了吧……

乔安心隐约知道他们是有宿怨的,虽然性格不同,但他们这一类人骨子里的骄傲不会变得,秦易风不同意自己与蒋明乐做朋友,蒋明乐知道自己这并不光彩的身份后,也未必再愿意跟自己相处……

或许该说告辞了吧。

她手指松了开,就要起身说最后的告别。

蒋明乐却在此时说了话:“所以,这是你这一段时间不见我的原因吗?他,不让你出来?”

乔安心点点头:“嗯,我……不是故意撒谎的。”

“我知道,”蒋明乐点点头,竟还笑了下,表情带着安慰:“你是怕我难堪吧,不过安心,抛开这些,你是愿意跟我做朋友的吧。”

她很想点头,但……还是没有动作,只是道:“有时候不是我的意愿是主要的。”

蒋明乐顿了下,“那你知道他……他跟安家……”

“你是说安娜吗?”乔安心望着他,比她自己想象中的竟还要平静,她说:“我知道她,她也认识我,但之前她以为我只是他的助理……不过今天她应该也得到消息了吧,蒋明乐,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可笑,你知道吗,我也住在枫泊居,就在……他们的隔壁。”

说出这番话比她想象中顺畅,谎言一旦被戳破,坦白的路竟意外得畅通。

他以为他会鄙夷,就算没有这个,至少,也会带着看不起,再起码,气愤、嫌弃或是恨铁不成钢什么都好,但她怎么都没想到,他竟会是那样一副表情……

眉心蹙着,带着……心疼的,表情。

“安心,你,过得很累吧。”他说,语气,难得的认真。

就这么突然的,乔安心鼻子酸了一下,她已经做好了被他厌恶甚至已经准备好接受他的嘲讽……

但他,这个时候不是在愤怒自己的谎言,不是在厌恶自己的身份,而是……心疼自己?

有多久了,她没有感受到过这种感觉了。

“有什么累的,”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嘴里自然而然说着,“不过是情妇嘛,我熟悉得很……”

“安心,别说了。”

对,就这样,讨厌她吧。

“你知道吗,你撒谎的时候眉毛就会乱动……”

乔安心蓦地抬手抹上自己的眉,手放上去后她就后悔了,抬头,果然病床上那人正眼带笑意的望着她,“看吧,我说你不擅长撒谎吧。”

“不是……我……”

“你先听我说,”蒋明乐嘴角笑意隐去,道:“其实,在上次看到报纸上你们照片的时候我就隐隐想到了一些你可能跟他关系不错,只是没想到你们关系……你一定想,我会因为这个跟你绝交或是怎样吧。”

“难道……不是吗?”

怎么会……

他摇摇头:“安心,看来你还需要多多了解我啊,我是说过跟苏景晨秦易风有些宿怨,不过已经过去好些年了,况且,你是你,他是他,我跟你做朋友可不是因为你是谁的女人,同样的,我也不会因为你是谁的女人就不跟你做朋友。”

他脸上带着嬉笑,眼里却满是认真,“我刚才犹豫,是怕给你添麻烦,他不是不愿意让你跟我一块吗?安心,我们天生适合做朋友,不管你怎样,我认你这个朋友。”

“蒋明乐……”乔安心呼吸急促,情绪复杂,她有想过,如果父亲没有出事,如果她还是那个不用担起一个整个担子的乔安心,她一定是跟蒋明乐是一类人吧,交一些志同道合的好友,一起肆意洒脱的做喜欢的事……

“没事安心,关于这个问题你可以以后再想,现在,”他撇撇嘴,看着自己的腿使眼色道:“救护车去了的时候我就晕过去了,通讯录那么多人,医生偏偏把你找来了,你怎么都得负责照顾我几天吧,他们几个这段时间都不在夜城,你要是不肯帮我,我就是孤家寡人可怜一个人了。”

“嗯,这几天我都会来看你。”

嘴里这么说着,心里滑出密密的感动,他知道她的纠结、犹豫和不甘心,所以,连留下的理由都给她想好了。

蒋明乐啊……

“喂,你们在做什么!”

突然而来的女声吓了乔安心一跳,她回头一看,是刚才的医生过来查房了,她皱眉对乔安心道:“你这个家属怎么回事,不知道病人需要休息吗,怎么还一直跟他絮絮叨叨个没完?”

乔安心站起身,红着脸道歉,余光里瞥见医生的工作牌上的名字——帝月锦,真是个少见的姓啊。

蒋明乐赶紧道:“医生,你可别骂她了,刚才是我一直拉着她让她陪我说话的。”

帝医生冷冷看他一眼,然后开始检查他的情况,又警告两人一番这才离开。

她一走,乔安心拍拍胸口:“跟我见过的医生,性格好像都有点不一样啊。”

蒋明乐挑眉:“那姓少见,这高冷的脾气少见。”

“不过人家医生说得对,今天你就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好,时间不早了,路上小心啊,”他有些懊恼的看一眼自己的腿,“你看我又错过一个护送美女的机会,要是伤在其他地方就好了……”

“嗯,最好伤在脑子。”

说完两人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刚才的阴郁似乎都不见了,蒋明乐仿佛有种魔力。

出了医院,乔安心搭公交回去,不知为什么,想到张妈问得她详细的样子,她总有点不安,该不会是,秦易风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