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八十章 他的反常

“乔安心,我们都知道,这件事迟早会发生,”他看着她,“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可是你前天才跟媒体那么说了,只要你反驳了启佑,就一定可以在压一段时间的!”乔安心立马道。

“所以,做我的女人,有那么难?”

乔安心,你就那么不愿意?

这一次,乔安心却没能立刻回答,他这句话问出来,像直接砸在她脸上的耳光,又像是戳在她心里的钢针,分不清是哪里更痛一些……

做他的女人啊……

她何曾没幻想过,又何曾没为此努力过……

可事实证明,她终究不是灰姑娘,她的水晶鞋是借来的礼物,到期就要归还,她终究要回到最普通的生活,做回她最普通的人,而王子,依旧在城堡,待他终将成为帝王的那天,在他身边的女人注定不会是她。

这个道理她就应该明白,而她也只恨没有更早一些明白……

现在的她,又怎会再犯这种错误。

她脸色苍白了一瞬,缓缓开口:“你的女人,是安娜。”

“你在意那个名分?”他语气复杂,带着点惊讶,还带了些乔安心从未听过的自嘲。说完,他盯着她的表情,不放过她分毫的变化。

乔安心不自觉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是,紧张吗?

被问到这个问题,为什么她心底第一反应竟是紧张……

半晌,她终究摇摇头:“你知道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在意的,不是他女朋友的身份,而是,小三的身份……

听到她的话,他眼里情绪交织着,错综复杂,扯扯嘴角:“我知道,乔安心,毕竟那是你不要了。”

本是五年的合约,她逼着他缩短为两年,那个身份,从来都不是她不想要的。

乔安心心里一跳,出口的话有些艰难:“你说得对,纸包不住火,其实我也知道这事总会曝光,只是没想到这么快……秦易风,我只是有些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她声音带着一丝恍惚,眼里闪过茫然。

安娜是知道她的名字的,不久前她们还在枫泊居遇到,她认得她……现在消息该传到她的耳朵里了吧……

那么燃燃呢……会怎么看自己……

“这些你不用管,”秦易风突然道,打断她纷乱的神思,他说得不容拒绝:“你担心的那些不会发生,这件事我会处理,你只需要像以前那样待在我身边就行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乔安心,有些事,不是你看到的听到的就是真的,知道吗?”略微顿了下,他接着道:“总之这件事我会处理,不要轻举妄动坏了我的计划。”

说完,他重新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不再理她。

乔安心怔怔地望着他半晌,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这么说,原本那么笃定的他一定是另有计划的想法,反而开始动摇了……

……

他们一路到了风华总部,乔安心里边穿着那件大红色中式礼服裙,化着精致的妆,外面一件黑色长款大衣罩住了那身太过显眼的裙子,她又围上了厚厚的围巾,势必少露一点算一点,虽然早上来的时候已经被集体注视过了,她也不知道想隐瞒什么,说自欺欺人也好,这样做回让她心里舒服点。

秦易风见她一身黑衣裹着的模样,这次并没有说什么。

再次进入公司的时候,不知是她太敏感还是怎样,总觉得大家看她的眼神更加不对劲,等进了电梯她无疑从镜面看到自己的模样,瞬间懊恼不已。

她妆容精致,但相对的,发丝却稍显凌乱,更显眼的是……她微微肿了的红唇……

那副模样怎么看都能想象得到刚才发生过什么。

她一脸懊恼皱着眉,秦易风看她一眼:“他们不敢说什么。”

暴君……

她脑海中霎时闪过这两个字,“这不是他们敢不敢的问题……”最终,她低声说了一句。

“这不构成问题。”他简明扼要的总结道。

乔安心抬眼瞥他一眼,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回到办公室,秦易风一边脱外套一边往办公桌后走去,边走边说:“小林把东西放后边了,去后面换。”

换?

换衣服?

他们出门之前是小林带她去做的造型,她的衣服小林保管来着,衣服被小林带回来了还放到秦易风办公室的套间去了?

“快去啊”他看她一眼:“一会有个会议你需要记录,如果你想穿着这身衣服,我倒是不介意。”

乔安心一听,立马快步向房间走去。

今天已经够糟糕了,她可再不想被围观了……

后面的房间是个休息室,她的衣服整整齐齐放在沙发上,她拿起衣服刚要换,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向门边跑去,而后反锁了门,这才安心的准备换衣服。

像秦易风说的,会议前后不管是跟她打招呼的人,还是有工作上的事需要沟通的,对她的态度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有什么不同,果然是她太紧张了,她暗暗松了口气,认真工作起来。

快下班的时候,她手机震动起来,是蒋明乐的,手机直接在桌上放着,震动的声音在安静的办公室显然那么突兀,她立马按了静音,工作时间不能接私人电话,她没有接,只是回了短信说一会再打给他。

跟蒋明乐几个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意外的轻松有趣,她在听他说做义工的种种时说了句她要是也能这样就好了,后来每每有义工活动他都会问她要不要一起,乔安心一直在拒绝,她用的理由大都是她工作忙恐怕没时间,蒋明乐每次都很失望的样子,但一旦下次有活动还是会叫她。

越是这样,乔安心越是心里不安,她不想骗蒋明乐,但秦易风不许她跟他做朋友这样的话,她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回了短信,她放下手机继续工作,说实话她的工作量并不多,下班时间很快到了,并没有需要加班的内容,她正想着要不要问问秦易风还有其他工作吗,手机就又震动起来,还是蒋明乐的。

是有什么事吧,接个电话总没有什么……

“秦总,我出去接个电话……”

“已经到下班时间,随你。”

乔安心抱着手机匆匆出去,躲到茶水间接起:“喂,蒋明乐?”

“喂,是乔安心吗?”

那边声音很大,却并不是蒋明乐的声音,是个女人的声音,夹着着各种嘈杂。

“是我,请问您是?”

“我是泰康医院的医生,我姓帝,蒋明乐是你朋友吧,他出了车祸正在治疗中,你赶紧来一下!”

说完,不等她说话,那边就挂了电话。

乔安心用了几秒才消化掉这个消息……

蒋明乐出车祸了?!

再不敢多想,她立马跑回总裁室:“秦易风……总裁,我……蒋明乐出车祸了,我要去趟医院!”

她跑得急,气息不稳,喘着粗气对他道。

秦易风抬起头:“蒋、明、乐?”

乔安心心里虚了一下,不过很快道:“是,你不要误会,我没有不听你的话,只是他出车祸了,医院那边给我打电话,情况好像很急,我出去打工时他帮我不少,我得……”

她模样着急,越说语速越快。

“行了,我不想听你跟他的事。”他重新低头开始工作,“下班时间怎么分配是你的自由。”

乔安心直觉哪里有些不对,但来不及多想,她说了句:“那我先下班了,秦总再见。”

说完拿起外套扯着包快步走了出去,一出门就跑着去了电梯边。

听着她急促的脚步声,秦易风目光定格在电脑屏幕上同一个地方……

泰康医院离这里并不算远,她赶紧打了车,一到医院询问到了蒋明乐在的手术室,一路跑过去,手术室外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

她坐不住,在门外走来走去,一直盯着亮着的手术中的灯,过了十几分钟,门开了,一个护士模样的小姑娘出来,乔安心赶紧冲过去:“你好,我是里边蒋明乐的……朋友,一位姓帝的医生给我打的电话,请问蒋明乐现在怎么样了?”

“病人车祸骨折,正在手术中,手术情况良好,你再耐心等会。待会跟我去办住院手续。”

乔安心忙不迭点头,护士说完行色匆匆的走了。

听她说了情况良好,她这才松了口气,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会。

等蒋明乐从手术室中被推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灯一灭,她就冲到门口。

“安心,你来了?”蒋明乐是伤在腿上,做的半身麻醉,他脸色苍白,见到乔安心眼睛亮了一些。

“你怎么样了?医生,他这伤没有大碍吧,大概多久能好?”

医生是个女性,身材高挑表情冷峻,乔安心下意识紧张起来。

“恢复情况好的话一个月之内就没事,注意事项护士一会会交代给你。”

这声音,是打电话给她的的那位医生,乔安心赶紧点头称是。

“安心,没想到你真来了……”

“闭嘴,刚做完手术是聊天的时候吗?”医生冷声道。

蒋明乐轻咳医生,乖乖闭了嘴,但还是朝乔安心做了个委屈的表情。

乔安心这下才真正松了一口气,还知道耍宝,想来真的没有什么大碍。

一路到了蒋明乐的病房,刚把他安顿好,乔安心手机震动起来,她一看,是从枫泊居打来的。

“喂?”

“小姐,我是张妈,我是问问,您今晚几点回来我好准备晚饭……”

“张妈,我今晚……”

乔安心说着,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病床上蒋明乐脸色苍白,听到乔安心小声打电话的声音,他扯扯嘴角露出一抹笑:“安心,我没事……”

虽然他极力让语气轻松起来,但模样怎么看怎么病弱……

乔安心收回目光:“张妈,今晚不用给我准备饭了,我在外面吃,还有,我可能回去晚些,你先休息就好。”

“那小姐大概几点钟?”

“这个还不确定,到时候你先休息就成,我有带钥匙。”

乔安心挂了电话,总觉得今天张妈有哪里不太对劲,她往常从不多过问她的事,今天似乎,格外想多问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