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七十九章 秦少毕竟不是一般人

“难道不是吗?”乔安心回望着他,嘴角抬起,那抹嘲讽怎么看怎么刺眼,她瞪着眼,丝毫不退让:“秦易风,有了前天的事在先,你以为我还傻得什么都看不出来?不过这次你未免玩得也过火了点!”

他说得好听……

他的女人。

但所有人都知道安娜才是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他再怎么说着保护的话,她实际上还不就是个小三,顶多算个“受宠”的情妇罢了。

“乔安心!”他一字一顿,声音带了咬牙切齿,看着她的目光带了凌厉。

乔安心梗着脖子与他对视,她几乎被翻滚的情绪吞噬了理智。

秦启佑也站了起来,声音闷闷的:“安心,这样不好吗?其实你的身份瞒不了多久……与其被有心人士爆出来,还不如小叔叔这样先发制人来得好……”

“先发制人?”乔安心转向他:“你们想制约谁?生意场上的对手?还是情场上的对手?抱歉,这些跟我都没有多大关系,我不在乎!至于所谓的保护,抱歉,我自己也能保护好自己!”

一旦自己的身份曝光,她还能经常去疗养院看母亲吗?一旦母亲开始好转,听到这些流言该会何等的失望……

而燃燃……周燃燃才刚收下自己的东西,这些年她们彼此了解,她一定也是知道她定是有苦衷才会瞒着她那么做的,可是一旦流言坐实在夜城高调宣扬,她又怎么会原谅越走越远的自己?

这些念头一股脑冲击着她的理智,那些旖旎的涟漪和细微的波动,都慢慢被恐慌所代替,她双眼通红瞪着这两个看上去一副为她好的样子的男人。

秦易风眼里的流光波涛汹涌,他蓦地伸手拉住她的胳膊,不说一句话往外走。

“啊,你做什么,放开我!”乔安心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手,但他这次抓得格外紧,抓得她生疼。

秦易风就这么拉着她,脸色阴郁的向外面走去。

“小叔叔,你不要冲动……”秦启佑几步跟上去。

秦易风脚步未停:“秦启佑,回家去。”

“可是……”

“你的账我之后再跟你算。”

说完他拉着拧着眉依旧一脸倔强的乔安心,直接向停车场走去。

到了车子边,他一手打开车门,“进去。”

他的手依旧箍着她的手臂,力道大得让她疼,乔安心顿在车门:“秦易风,你要带我去哪?”

“乔安心,别忘了你作为私人助理的行为准则。”车门大开,他盯着她,像是等待猎物落入陷进的猎人。

该死的私人助理!

该死的百分百听从命令!

乔安心胸膛剧烈起伏,抬手使劲甩他的手,这一次,他倒是松了手看着她拧着眉进了车里。

砰地关上车门,他也坐进驾驶座。

“疗养院那边昨天给我打过电话了。”乔安心突然道:“他们说我妈的病情近期好转速度再加快。”

“所以?”秦易风面无表情。

“所以,我想秦少如果再有什么需要我这个私人助理配合的大计划,最好是加快速度,”乔安心语速很快的说,“因为托你们叔侄俩的福,我妈一旦康复我就会离开这里。”

秦易风眼睛里飞快闪过什么,他突然转过头,看着她道:“所以,你是在提醒我,最好让你尽快履行我们交易的真正内容了吗?”

顿了下,他加了一句:“安心,我们交易的内容从来不是让你做私人助理,最重要的更私人的部分我们似乎还没有进行。”

说话的时候,他眼里隐隐闪着火光,分不清是怒火还是其他一些什么。

乔安心本能的往车窗方向靠近了一些,她急促呼吸了几下,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笑了,“秦易风,我在很认真的跟你说这件事!”

估计现在整个夜城都知道了她乔安心的名号吧,呵,所以前天他跟媒体说过的那些还有分毫的作用吗?

乔安心不知道是愤怒多一些,还是恐慌多一些。

车子一直没开,秦易风突然伸手解开安全带,乔安心注视着他的动作,莫名一阵紧张。

“乔安心,我也在很认真的跟你说交易的事,”他突然倾身过来,手撑在她的座位,深邃的眼眸里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该多谢你提醒我……”

话未说完,他另一只手放在她的后脑,低头精准的堵住她的唇。

乔安心反射性挣扎起来,但身上绑着安全带,他的双手紧紧把她禁锢在狭小的空间,他含着她的唇瓣,像要将她吞吃入腹般,逼迫她接受他。

唇间满是他的气息,舌尖已经发麻,乔安心脑子里昏昏沉沉,却还不忘伸手在他背上敲打着……

但这小小的抵抗动作,像是欲拒还休的迎合,反而更加点燃了他的火,他的手蓦地收紧,吻得越发激烈……

等到胸前有一丝凉意,乔安心才猛然惊醒般,张口就要咬上他,秦易风蓦地抽离,眼里的火光更加明显,“我不会让你在同一个地方咬两次。”

他开口,声音带着情欲未退的沙哑,乔安心大口喘着气,低头看到自己胸前已经解开的中式小盘扣和胸前隐隐露出的春光,她蓦地推向他,但力气用在他身上却分毫作用都没有。

她慌忙系着那口子,手都在颤抖,但却依旧倔强道:“怎么,所以秦总是准备在这种地方行使你的权力了吗?说实话我倒是不介意,毕竟全夜城都知道我是你的情妇了。”

秦易风蓦地眯了眼睛,抬手抚上她微微肿起的唇瓣,眼神幽深地说:“乔安心,你这张嘴,果然还是堵起来的时候更让人舒服。”

“但秦少毕竟不是一般人,不是吗?”乔安心立马道,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指未曾离开她的唇瓣,嘴唇一张一合间,那丁香小舌隐隐略过他的指腹,秦易风眼里的火光烧得更甚。

再这个女人再说出气他的话之前,他再次堵住了这张小嘴。

不同于第一次的强势,这一次的吻来得轻柔了许多,他像是耐心的猎人,虽然手握上膛的猎枪,但依旧耐心逗弄诱哄着他的小猎物,乖乖卸下防备任他品尝。

乔安心使劲抓在他后背的手缓缓泄了力气,她的理智是要拒绝的,虽然她能做的拒绝只是……不迎合。

毕竟,她没有反抗的理由。

但她的身体却不由放松了下来,理智似乎被赶到了哪个黑暗的角落沉睡起来,她茫然无措,却忍不住跟着他的节奏一起……

这一吻结束,他的手依旧抚在她的脑后,乔安心望着他,目光带着些许的茫然,这眼神落在他的眼里,他几乎差一点就要忍不住将她拆吃入腹。

他深吸几口气,呼吸带着急促,出口的声音更加低沉沙哑:“乔安心,你再诱惑我,信不信我马上让你知道,我在其他方面,也不是一般人。”

他说着暗示意味十足的话,脸上的表情……乔安心在那一晚看到过……

这个时候她才真正开始害怕,开始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不是任由她挑衅的温驯的谁,狮子沉睡了也还是狮子,更何况现在的他,更像是狼……

“怎么,知道怕了?”男人目光锁着她,不给她分毫退缩的余地,他贴着她的耳朵,“永远不要在这种时候刺激一个男人,知道了吗?”

这一次,她点点头,模样倒是乖巧。

“怎么办,我倒希望你这个时候‘不乖’一点了,”他的唇从她耳边移到脸颊,似有似无的轻吻落在她的脸上,他声音越发的小,“这样我就有机会惩罚你了,你说,是吗?”

乔安心僵直了身子不敢乱动,她磕磕绊绊的开口:“秦易风,你先……先停下来,我们……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好,你说。”他的唇稍稍离了她的脸,却没有挪开的意思。

乔安心手指握得紧紧的,努力找回失去的理智,几乎过了好一会,她才能组织好语言道:“启佑……你一早就知道启佑会来捣乱了是吗?”

他点头,爽快承认,“毕竟连你都能想到吧。”

这一点乔安心的确无法反驳,好吧,她这个问题问得没有技术含量了,脑子闪过什么,她犹豫了片刻,还是问了出来:“那么他要说的那些话,就是……公开我们关系的话,也在你计划中吗?”

她……笃定了他在谋划什么……

秦易风眼里的火热褪去一些,他离开她的脸颊,掰正她的脑袋与她对视:“乔安心,我不是神。”

所以,他的意思是,他也没想到会发生到这一步吗?可是……

“那么,你为什么没有否认。”

这一次,他没有立刻回答,眼里尚未消退的火光被翻涌而来的情绪所吞噬,乔安心凝视着那双眼睛,第一次的,只觉得自己要卷进他情绪的巨浪里。

“为什么?”她又问了一次,声音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颤抖。

她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秦易风眼神又深邃几分……

乔安心,我说我也会失控,你信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