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七十八章 他的女人

像被按了暂停键,议论喧嚣的大厅里,突然一片寂静。

他们刚才听到了什么?

秦启佑跟秦易风的女人勾搭在了一起?侄子跟叔叔的女人?

众人还没从方如云胆大包天设计给秦易风下药未遂的事情中缓过来,就突然被这么一个炸弹似的消息砸得晕头转向,是方如云那个女人逼急了乱说话吗?如果是真的的话……

秦易风的女人,是……安娜?

“你看那个女人现在还不是坐在秦易风身边,秦启佑,跟自己叔叔抢女人而且还失败了的滋味不好受吧?!哈哈哈哈……”她说完,疯了一样笑起来。

坐在秦易风身边的……

那个姓乔的女人!

所以,秦启佑跟他叔叔的抢的,并不是那个名正言顺的秦易风的女朋友安娜,而是……那个姓乔的女人!

所以,秦易风虽然宣布了跟安家小姐的事,但他带在身边的才是他的女人?

如果方如云说得是真的话……

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到秦易风身上。

台上,方如云已经被拉下去,这一次,她没有再挣扎,刘青平被方儒申半拖半拽地拉了下去,现在……方家说什么恐怕都没有用,方儒申深知这个道理,只有下去从长计议……这么想着,但他心里的不安却在扩大。

秦启佑缓缓转过身,年轻的肩膀看起来还不足以撑起太重的担子,但那张与秦易风有五分相像的脸上却是意外让人觉得沉稳。

“易风,启佑他……”苏景晨笑意隐了去。

秦易风抬手,苏景晨便闭了嘴。

乔安心脑子里嗡嗡一片,却没有太大的紧张,因为这明显是方如云被逼急了开始乱咬人了,秦启佑要澄清的话也很容易,所以她看着秦启佑,却是并无太大担忧。

他缓步走到麦克风前,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感觉秦启佑似乎朝她笑了一下。

他说:“小叔叔。”

乔安心转头看向秦易风,在全场的注视中,秦易风缓缓起身,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见他站起来,秦启佑笑了,露出那只小小的虎牙,整个人看起来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他说:“小叔叔,你跟安心的事我早知道,我早把她当我小婶子了,方如云的话简直可笑,小叔叔你不会信她的吧。”

秦易风蓦地眯了眼,神色变化不大,但眼里却是满满的危险。

“启佑,你在说什么!”乔安心猛地站起身,仰头对不远处的秦启佑皱眉道:“你是不是被她气蒙了,快下来,不要再说了……”

“安心,你别气,我以后再也不在别人面前叫你小婶子了……”他语气带着惶恐和点点的委屈,边说边朝他们那桌走去:“我知道你跟小叔叔还没结婚,这声小婶子我以后再叫。”

他这是什么意思?

乔安心下意识看向秦易风……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秦启佑的话任是落在谁的耳里,也是秦家人早已认识乔安心,甚至一度在没有外人的时候秦启佑都直接称呼她小婶子……

乔安心看着走过来的秦启佑,满目的不可置信。

秦易风抬手,轻轻落在她的肩膀,“坐。”

乔安心愣愣地望着他。

“别怕,有我。”他说。

他低低的话落在耳里,像唤醒乔安心的钥匙,又像是温柔护着她的帘幕,身体快过理智,乔安心坐了下去。

秦易风抬步向台上走去,经过秦启佑身边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走得稳妥又坚定,像个身披铠甲的将军,又像个运筹帷幄的帝王。

行至台上,他站在最中间,轻轻扫了一眼全场,那些细小的议论声和隐隐的躁动便安静下来。

全场安静下来后,他开始说话,“对于方如云说做的一切,我将予以追究。”

这是他开口的第一句,声音低沉又有力,稳稳传到全场人的耳中,刚安顿好刘青云,正向这边走来的方儒申,脑子里轰地一声,霎时惊出一身冷汗,立在原地久久缓不过来。

落在场下人的耳里,便是警告,是态度,更是要他们选择,警告他们不要试图对他,对秦家用这些乱七八糟的招数,这是秦易风对方家冷处理的态度,还有……这些人要重新在秦家和方家之间做选择。

“坐在我身边的女人,叫乔安心。”

这个场合,从他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乔安心紧张得心脏都要停滞,苏景晨脸上的笑意几乎完全消失不见,任牧之紧紧拧着眉,搞不太懂现在的状况但他也知道秦启佑做了件不对的事,朝秦启佑不赞成的摇摇头。

只有秦启佑,并不向台上的人看去,只是微微垂了眼,嘴角还挂着一丝笑,带着恶作剧得逞后的满足感以及心愿达成后的释然。

“她是我的女人。”

说完这句话,秦易风缓缓扫视一周死寂的全场,面无表情道:“我秦易风的女人,我不希望听到任何关于她任何不好的言论,否则,我将予以追究。”

他说了两次予以追究,一次是对长期借着秦家之名在夜城暗里进行不轨行为的方家,第二次,是对她乔安心。

他说她是他的女人,他……还在保护自己。

当着自己的面,当着他好友的面,当着夜城众人的面……

乔安心坐在那里,抬眼望着他,他没有看她,表情坚定得无人敢说一句反驳的话。

即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安娜才是名正言顺的那个。

乔安心手微微颤抖着,他这一次,又要做什么?

如果是往常,她又会没出息的心绪波动甚至会升起感动和其他不该有的幻想,但现在,她突然就不敢了,从前是不该,现在是不敢。

前几日,在记者见面会上的事还历历在目,当他在记者面前高调宣布保护着她的时候,她心底的波动无法欺骗自己,但事实却是……自己只是他的一枚棋子。

他运筹帷幄,下着一盘大棋,而自己,只不过是他手中不足挂齿的棋子。

他对她的好,背后总是带着巨大的目的。

这个念头冒出来,乔安心背脊发凉,就连身子都轻轻颤抖起来,最可悲的不是他的利用,而是她,即便知道他对她的好是带着目的性的,却还是忍不住心里那一点的涟漪。

秦易风说完这两句,缓步走下台,台下的众人这才差不多缓过神来,谁也没想到,方家大小姐的订婚宴上,不但爆出那样的不雅视频,秦家叔侄还轮流给他们放了个炸弹。

秦易风如此高调宣布那个女人的身份,难道不怕安家人听见?还是说秦家跟安家之间要有什么动作?

所有人都在权衡着,但面上多不动声色,对秦易风说着他跟乔安心多配的话。

方儒申上台说了些道歉的模棱两可的话,这场订婚宴就这么不了了之,但所有人知道,方家这次差不多就完了。到现在,他们也回过味来,这一场戏,恐怕是秦家早有此意……

这场闹剧散了开,人陆陆续续离场,苏景晨知道他们三人肯定有话说,强行拉着任牧之先行离开,桌边,只剩下乔安心、秦易风和秦启佑。

“你为什么那么做……”乔安心声音带着颤抖,还是问出了口。

秦启佑抬头:“安心你是在问我还是……问我小叔?”

听他那么说,一阵怒气涌上心头,乔安心蓦地转头道:“启佑,你怎么能说出那种话,她被逼急了那么说,你该反驳啊……”

“安心,可是她有一点没说错,你确实是我小叔的女人……”他眼睛微眯,乔安心一愣,他的样子,像极了秦易风。

“秦启佑!”乔安心脸色涨红,不知道是气愤多一些还是恼怒多一些,被一个当做弟弟的男孩这么说……

“启佑”秦易风突然开了口,眼神沉沉的看着他:“一开始,你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吧。”

什么意思?

秦启佑耸耸肩:“果然不愧是小叔叔,一下就看出来了。”

“如果我当众否认”秦易风手在高脚杯上轻轻抚着,语气轻缓,“如果我否认了,你想过怎么收场吗?”

秦启佑笑了,挑眉:“可你没有否认。小叔叔,我知道你不会否认。”

“你们……”乔安心蓦地站起来,看着眉眼相像的叔侄俩,胸腔里满是憋屈,她双手握紧,皱眉冷声道:“够了!你们够了!”

被愚弄的感觉再次传来,,仿佛自己是他们玩笑的工具,她呼吸急促,激动道:“启佑,不管你是临时发挥还是早有预谋,我不想再追问,但是……秦启佑,我对你很失望。”

“秦易风,既然你当众说出那种话,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一谈,”她瞪着秦易风:“谈一下这次如果你的女朋友听到这种话,老宅的人听到这种话,你打算怎么应对,或者说,这一次,又需要我配合做什么!”

“你以为我在利用你?”秦易风突然起身,抬眸紧紧锁着她,目光里氤氲翻滚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乔安心,你还真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