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七十六章 无耻如她

“嫂什么嫂,好好一个sorry让你说出一口土腔。”苏景晨拍了一下他脑袋,给他堵了回去。

这任牧之,还是一如既往的单细胞,乔安心忍不住笑了,听说他前段时间闯了个不大不小的祸,被他老爸发配边疆反省了一段时间,好不容易回来了,整个人黑了一圈,一口白牙亮晃晃格外明显,此时被苏景晨打了一下,才回过味来,恍然道:“对对对,那啥,哥,乔小姐,好久不见啊!”

秦易风这几个朋友里,乔安心印象最好的就是任牧之,他不像秦易风的深沉,不像苏景晨的狡诈,他是任家老年得子的小儿子,自小被保护得好,又没什么压力,长成了一副单纯的性子,经常被苏景晨那厮下套,乔安心还因为这个跟苏景晨呛过。

再见到任牧之,乔安心不由多跟他聊了几句。

夜城谁人不知秦少与这两人的关系,见他们与乔安心熟稔的样子,更加好奇在意乔安心的身份。

方如云紧紧握着手,长长的指甲几乎陷进皮肉里,她浑然不觉,就算这样也消除不了心里的愤恨!

那个女人被夜城最优秀的男人们包围着,而自己,却要被方家牺牲嫁给那种色胚老男人!

她不甘心!

“时间差不多了。”有工作人员在方儒申耳边轻说。

方儒申点点头,跟一旁的工作人员说了什么,与秦易风等人解释一番后向台上走去,众人分开路,给方儒申兄妹和刘青平让了道。

音乐缓缓响起,司仪在台上已经准备就绪,待乐声消失,方如云等人也准备好了,司仪那边便道:“千里姻缘牵一线,月老系魂定百年。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虽然是寒风凌冽的冬天,但在今天,我们迎来了方如云小姐和刘青平先生的订婚的大喜日子,两人的不渝深情足以融化这冬日的严寒……”

随着司仪的话,众人或鼓掌或欢笑的配合着,任牧之凑到秦易风身边,模样有点严肃,他说:“哥,我不在这段时间怎么听说你跟嫂子离婚了?咋回事?”

幸而他还知道说话的时候声音小一点,也幸而这一桌都不是外人,乔安心手心都快出了汗,她下意识看向秦易风。

秦易风眉尖跳了跳:“牧之,伯父上次为什么罚你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我老爹说我说话不长脑子,差点得罪了上头的人。”任牧之答道,而后捂了下嘴:“我又说错话了?”

苏景晨摇摇头:“不,我倒觉得是任伯父失策了。”

任牧之表情一喜,就听他继续道:“伯父让你回来得太早了,要我说啊,至少把你发配边疆百八十年,等再过个一二十年又是一条好汉了,说不定你这毛病就能改过来了。”

任牧之表情有瞬间的迷茫,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苏景晨是说要想改了这毛病只能等到下辈子了,他一阵不忿,对秦易风道:“哥,你说句公道话!”

秦易风看苏景晨一眼:“说得不错。”

“哥!你们!”

乔安心忍不住笑起来,任牧之见她笑,又道:“嫂……安心你还笑,我还不是因为关心你们……”

那两年乔安心做秦太太的时候,任牧之是叫她嫂子叫得最顺的一个,现在一时半会还有些改不过来。

“我听说了,哥他跟安家那个娜娜在一起了……”任牧之看着秦易风,撇撇嘴道。

秦易风笑意淡了些,“牧之,放心,你不习惯叫其他人嫂子,我也不会逼你。”

乔安心手颤了下,差点碰到了手边的高脚杯。

他,这是什么意思?

不会逼任牧之叫安娜嫂子?

还是说安娜的身份……

是了,他跟安娜……还没有订过婚的。

他淡淡的一句话,就轻易搅得乔安心心里乱了开来,苏景晨眯了眼,隐去眼里闪过的光,只有任牧之还嘟嘟囔囔表达他的不满……

台上的司仪一番开场话说完,方儒申上去感谢了到场的人说了一番话,又特意提了秦易风的名字,秦易风象征性的起身站了下,这一环节结束就到了方如云和刘青平交换信物的时候,主持人声调热烈的说出这个的时候,乔安心下意识朝秦易风看去。

“怎么,看乔小姐的样子好像有心事?”苏景晨依旧望着台上,嘴里却轻声说着。

乔安心转过头,恢复注视台上的姿势,嘴里也回道:“确实,不过苏先生眼睛倒真好。”

明明一直没转头,还能注意到她的动作,乔安心暗自撇嘴,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段时间苏景晨好像对她意见更大了……

秦易风表面声色不动,不过桌下的手抬起,覆在乔安心的手背轻拍了几下。

乔安心身子一僵,他果然知道她在心慌……

方如云的订婚典礼不会顺利举行下去的,来之前乔安心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就是因为明知道待会会发生状况,却因为不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不知会发生到什么程度,那种等待才是最煎熬的。

秦易风的手在她手背拍了几下后就收了回去,但乔安心慌乱的心也安定下来。

有他在身边,她总是不需要担心的,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好像都在这个男人的掌控之中,那种巨大的安全感和可靠感,或许也是她所曾沉溺的原因之一。

“下面请我们美丽优雅的准新娘方如云小姐为准新郎刘青平先生戴上订婚戒指!”主持人声音高亢的说。

在众人的掌声中方如云拿着戒指往刘青平手上戴去,她脸上的笑容一直挂着,可却有种淡淡的违和感,她到底是不擅掩饰的大小姐,台上立在一侧的方儒申一直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外人看去是慈爱的兄长,只有方如云知道这是自己大哥的警告和无声的压力。

她咬咬牙,努力忽略刘青平那张油腻的脸,将指环戴进他粗短的手指……

“慢着!”

突然,一声清亮的声音打断了这一切。

随着缓缓打开的礼堂的门,一个穿得体西装的男人出现在门口,并缓缓向这边走来。

谁?

什么情况?!

待他慢慢走近,众人慢慢看清是个年纪不大少年样的年轻男人,长得很是出色。

“这不是秦家小少爷吗?”

“常年在国外的那位?”

“对,没错,我有幸在秦家老太太寿宴见过他……不过他来做什么?”

到处都是议论声,秦启佑的身份很快就传了开来,台上叫保安的方儒申在看清对方是谁后,也立马让保安停止行动。

乔安心坐直了身子,看着一步步走进的秦启佑……

他,真的来了……

她心脏砰砰跳着,余光里是秦易风如旧的脸色,他也想到了?

不是没想到秦启佑会来,那天在知道方如云是在骗他利用他之后,秦启佑表现得比她想象中更为冷静,她一直以为是他原本就是如此的性格,但上午秦易风一番话后,她能想象到的可能给这场订婚典礼带来变故的人,无非是方晓等心有不平的人,以及……秦启佑。

“那不是启佑那小子吗,他做什么?”任牧之皱着秀气的眉,问苏景晨。

苏景晨眼睛一眯,说得云淡风轻:“看这架势,抢婚吧。”

抢婚?

乔安心心里一凛,启佑他,不会……

“不是吧!这小子也太能耐了!”嘴里这么说着,任牧之脸上一连兴奋。

乔安心转头去看秦易风,他端起酒杯,浅浅喝了一口。

“启佑他……要做什么?”乔安心忍不住问。

秦易风开口:“不知道。”

不知道?

“要不要稍微阻止下……”

毕竟这里聚集了夜城太多重要人士,秦启佑冲动之下做了什么的,难保不会对秦家有影响。

秦易风终于转过头,深深看了她一眼:“他比你想象中有分寸。”

乔安心顿了一下,半起的身子还是坐了回去。

在场的人,没人比秦易风更在意秦启佑的了,他这般淡定,说明一定早有的了打算。

秦启佑已经走过来,经过他们这一桌的时候突然止步,朝乔安心笑了一下,而后目不斜视上了台。

方如云看着浑身发着光似的少年,不自觉后退几步。

“你是谁?”刘青平上前:“恐怕你走错地方了,如果是客人,欢迎下去就坐,如果不是……劝你还是早点出去!”

“哎,不要动气,不要动气,”方儒申赶紧上前,一边拍拍刘青平的肩以示安抚,一边道:“这是秦启佑,是咱们秦总裁的侄子,启佑啊,来,我带你下去坐……”

“我今天不是来做客的。”秦启佑拂开他的手,理都没理刘青云,径直向方如云走去。

他进一步,方如云便后退一步。

此时在她眼里,那个一直笑得眉眼弯弯开朗单纯的少年,嘴角依旧扬起,却带着一股狠厉的邪气……让她不自觉心里发颤。

这才是……秦家人?

“启佑……”她声音发颤,目光扫过台下坐着的那么人,理智才稍稍回了笼,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再做出后退的丢人举止,她站定,甚至朝他走近了半步,语气不善:“你来做什么!我们已经结束了,今天是我订婚的日子,不管我们以前怎样,就算你不会祝福我,我也希望你理智一些。”

这个女人……先发制人吗?

乔安心心里不由憋了一股气,她这番话必然会造成秦启佑对她死缠烂打的印象……

年轻人,谁还没谈过几次恋爱,就算身份再高又怎样,在人家订婚宴捣乱,就是没品。

她,方如云,很聪明,也很,无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