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七十五章 艳压全场

方如云的订婚宴,邀请了几乎夜城所有有头有脸的家族,虽然方家掌权人出了事,但一方面这次的事还在调查中,最后到底会怎样谁也说不清。

再者,方家的方晓是秦家掌权人的二嫂,方家跟秦家还挂着这层关系,他们就算不给方家面子,也势必要给秦家面子的,所以邀请的人几乎全都到了场。

方如云的订婚对象,虽然是常年在国外,但到底是年纪大了,倒信起中国的周易之类的玄术,就连正式宣布订婚的时间也是算过吉时了的,这吉时恰恰定在下午四点到五点之间,秦易风带着乔安心到的时候快四点钟,方家包的礼堂里人头攒动,妆容精致衣着光鲜的人们觥筹交错,每一次这样的宴会都是一场交际,精心布置过的台上,方如云立在一侧,穿着一身红色鱼尾裙,配着艳红的嘴唇,整个人妩媚娇艳,那么多人里,乔安心一眼就看到了她。

看到她那身衣服,她几不可察地皱了下眉,想起小林给她这身衣服的时候,脸上意义不明的笑,当时她不太明白,现在好像懂了……

余光扫过自己身上这身同样大红色的衣服,乔安心心底默默叹口气。

台上的方如云正跟旁边的人说着什么,面上带着笑,下巴却微微扬起,那股傲气怎么都挡不住。

秦易风进场的一瞬,台上的司仪操着抑扬顿挫的调子说着欢迎他的话,听到他的名号,场中的喧嚣停了一瞬,人群自动分开站到两侧。

秦易风迈着稳健的步子走进,而他的身边,是一席偏中式大红色礼服的乔安心,虚虚挎着秦易风胳膊一起走过。

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她身上,这不是秦易风第一次带女伴出场,但往常出现的要么是圈子里的交际花,任谁都看得出纯粹是为了配合走个过场,这次与秦少一起出场挽着他胳膊的,却是一张陌生的极为美丽的人。

瞧瞧那一身的礼服,穿在她身上简直像是为她量身打造的,这红色被她穿出了极致的韵味,仿佛红色就是为她而生的,美!

现场的嘉宾,尤其是女客,忍不住将她与台上同样是一席红裙的方如云比较起来,方如云也是美的,但她的美,是张扬的诱惑,是盛放着的娇花,美,只惊艳一瞬,那个女人,秦少身边的女人却是不同的,她的美,是引着你不断探究的,忍不住沉溺其中的……

“秦少,您能来如云的订婚宴真是荣幸之极荣幸之极啊!”方如云的大哥方儒申一边快步走过来一边对秦易风道。

身后秦易风走过的地方,人群瞬间合拢后朝着秦易风的方向聚集,场上的中心随着他的脚步在移动。

再一次的,乔安心明明确确的感受到身边男人的强大。

方儒申还在说着什么,乔安心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这个看起来年纪不算大的男人,他父亲出事之后就是他顶出来了,他长相比之方如云,可以说是普通了,一双眼总是含笑般眯着,但乔安心却莫名觉得这人不简单。

秦易风与他寒暄几句后,方儒申道:“不知秦少身边的这位美丽的女士是?”

终于问到了。

乔安心抓着秦易风胳膊的手收紧了些,周围人的耳朵也都竖了起来,都想知道这个被秦易风特殊对待的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秦易风微微转头看了一眼乔安心,道:“她姓乔。”

然后呢?

所有人等着他的后续,但他却再没说其他的话……

在乔安心方向的人,甚至看到秦易风转头的一瞬,对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勾起嘴角,好似安抚似的笑了一下!

“方先生你好。”乔安心朝方儒申伸出手。

“乔小姐你好你好。”方儒申赶紧伸出手。

安静一瞬,喧嚣继续,众人与秦易风再次寒暄起来,眼神却有意无意朝他身边的乔安心看去,在场的都是聪明成精了的人,哪里不明白秦易风那般介绍的意思,要么是根本不屑于介绍,要么就是……宣告着保护。

但目前的情况来看,秦少虽然与众人应酬着,却始终不忘身边的女人。

众人迅速明白了乔安心的地位,尽管大家都知道秦少才宣布了与安家千金安娜在交往的事实,事实上他们正为此忧心,毕竟秦家与方家分别是夜城第一和第二的位置,如果他们再有了那层关系,还有他们的活路吗?但如此看来,安家能不能成功跟秦家搭上关系还不一定!

而且不知是不是巧合,今天安家的人并没有出现。

对于乔安心的出现,大部分的人甚至是抱着庆幸态度的。

而被他们翻来覆去思考着的乔安心,站在秦易风身边维持着浅笑的模样,偶尔应酬几句,大部分时候都是安静站着,毕竟生意上的事她并不懂,但多亏那两年老太太的训练和教导,对于这些人的身份她基本都能认清,偶尔叫出几个人的名号,让那些人惊诧之余,更加确信了乔安心的不一般。

终于应酬差不多,看着面色不变的秦易风,乔安心扯扯他的胳膊。

“怎么?”

乔安心压低了声音:“我突然发现,原来应酬也是这么不容易。”

秦易风表情和缓了下,而后缓缓露出一个笑容,睨了她一眼:“站累了?”

乔安心瞬间的愣怔,这男人……要不要这么聪明……

在他的目光中,她轻轻点点头,秦易风见此笑了下,带着她到另一边落了座。

他们之间无所察,但落在有心人眼里,比如今天主角之一的方如云眼里,让她嫉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刚坐下,乔安心余光里便看到那一袭惹眼的大红色鱼尾裙朝这边移动,她向秦易风道:“他们来了。”

秦易风点点头。很快,方儒申带着方如云还有一个灰白头发的微胖男人走了过来。

“秦少,刚才匆忙间没有介绍,这是舍妹方如云,这位是我的准妹夫刘青平。”

那就是方如云的订婚对象啊……听说他年纪跟方如云他爸差不多,方儒申也真是不简单,面不改色的一口一个妹夫叫着。

刘青平保养得不错,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脸上也总是带着笑的,但他落在乔安心身上的目光让她莫名一阵鸡皮疙瘩,总觉得那种眼神让人很不舒服。

“秦少,久仰大名,本该早就拜会的,奈何鄙人刚回国不久,一直在忙订婚事宜,没能早点拜会,还请见谅。”刘青平在国外待久了,没想到一出口竟是这种文绉绉的调调。

“不会,毕竟是人生大事,总该用心布置。”秦易风道。

“青平,我早跟你说了,秦少为人大度得很,”方如云笑着,“秦少,说起来我们方家面子也算大,竟然让秦少带着乔小姐来了。”

她面容娇艳,语气却无辜,好像只是简单的说出这话,但在与乔安心的几个对视里,眼里的嫉恨却几乎掩饰不住。

今天的秦易风依旧那么风华盖人,她恨!他身边那个位置,那个挽着他胳膊入场,享受众人的艳羡与他的保护的,本该是自己啊!

为什么秦易风已经宣布了与安娜的事,那个女人却还是能一步步往上爬,现在还到了带着她出席这种场合的地步!

她哪里不如她!

看到乔安心那一身衣服,方如云更是恨得咬牙切齿,这女人就是要与她作对!跟自己穿一样颜色的衣服,明摆着是要抢自己的风头,贱人!

“我们也算是旧识,怎么,方小姐好像不愿意看到我?”乔安心没忍住,在秦易风之前道。

这下,所有人都能感受两人之间不寻常的气氛,不过被乔安心抢先说话了的秦少,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任何不满的样子,一副任由那个女人说话的架势。

方如云愣了一下,没想到乔安心敢直接呛她,她这怔愣的瞬间,她的未婚夫刘青平倒是开了口:“乔小姐与如云是旧相识吗?乔小姐气质脱俗举止有度,以后我们两家多加走动才好。”

说话的时候,他看向乔安心的目光闪着异样的光,秦易风微微皱了眉,方儒申立马道:“妹夫这话说的,咱们跟秦少本来就是亲戚,亲戚之间常走动是应该的,呵呵。”

秦易风眸子冷了一瞬,没有再追究,倒是方如云,因为被乔安心呛了一句,又看到自己那未婚夫眼睛黏在乔安心身上移不开的样子,心里的恨意更深,脸上的笑也几乎变了形。

“哎呀,大家聊什么呢?”

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乔安心转头看去,是苏景晨和任牧之两个。

“苏少,任少……”方儒申与他们寒暄起来,又介绍着方如云和他那个灰白了头发的未婚夫。

苏景辰听说任牧之跟他们说了几句就转向了秦易风和乔安心。

“秦少,乔小姐。”苏景晨微微歪头,露出狐狸一样的笑,似乎对乔安心的出现毫不意外。

倒是任牧之,看着乔安心,惊呼了一声:“啊,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