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七十三章 好似小丑

这是乔安心无数次想象过的,被安娜遇到她跟秦易风在一起的场景。

他名正言顺的女友和情人比邻而居,为了避免那种可能遇到的情况,乔安心几乎从不出门,每次回来都窝在别墅里,她想象过三人尴尬遇见的场景,更想过如果遇见了该用怎样的心态和表情来面对……但当这一刻真的来了的时候,那是种单凭想象无法描摹的心情……

尴尬,难堪,无颜,慌乱……还夹杂着一点点的,如释重负。

方才在见面会,秦易风对记者说过的话再次涌入脑海,他说,“我身边的这位乔小姐,我想我刚才已经表明了立场,各位最好认清这张脸,下次再有什么照片出现,我想各位应该知道怎么做”……

她知道那算是他的保护,有一瞬间的心旌摇动,但此时看到安娜……那一点点的荡漾,突然就变得黑暗起来……

这才是他名正言顺要保护的女人,只有这个女人才担得起他的保护……

而她,算不得什么。

有那么几秒的时间,格外的漫长。

脑中的喧嚣慢慢恢复平静,乔安心关车门的动作继续下去……

秦易风已经下了车,对安娜点点头:“你来了。”

乔安心转过身,入眼是如此登对的他们。

安娜依旧那么美,那么温婉,似乎她一出现,整个气氛都温柔起来,她看着秦易风柔柔的笑,看到立在车边的乔安心,径直向她走来。

乔安心拳心微握,说实话,她自己都不知道此刻的她是一副怎样的表情……余光不由朝秦易风看去,却见他站在原地,似乎对安娜与她之间的事毫不在意。

“乔助理,我是安娜,我们见过面的。”安娜走到她身边,温声说着,边说边伸出手。

望着那只精心保养过的漂亮的手,乔安心瞬间的迟钝,而后伸出手,轻轻握了下她的手。

“你好,安小姐。”她说。

“易风说你现在是他私人助理了,以后肯定更忙,我这边也有很多事要做,易风就拜托你多费些心了。”安娜笑着,像是领导对下属的命令,又像是朋友之间的嘱托,这种气场,乔安心自认怎样都学不会。

她跟秦易风一样,是天生的领导者。

“应该的。”乔安心听到自己微微沙哑的声音。

快走吧!

她内心疯狂叫嚣着!

再多待一秒,她怕就要压制不住内里翻滚的情绪……

“安娜”终于秦易风开了口:“上去吧。”

安娜朝她点点头,又跟乔安心轻声说了再见,脸上的笑依然得体,只是这笑里,却多了女人才能看得懂的幸福的含义。

秦易风已经转过身,向这边看着,似是在看着他的女朋友,看着安娜一步步向他走去,但隔着中间的一人,乔安心总有种错觉,好像他,正在看的是自己……

安娜终于走到了秦易风身边,抬手自然的挽上他的胳膊,而秦易风,像上次一样的,并没有其他反应,安娜抿唇笑,小声跟他说了句什么,他听后,脸色和缓,目光温温的看了她一眼。

乔安心站在那里,站在那辆名贵的车旁,没有哪一刻,觉得像现在这样像个小丑。

她以为的安娜可能会有的猜忌怀疑甚至警告,什么都没有,她只是走到她面前,说着公式一样的话,她只把她当做助理,即使是所谓的私人助理,在她看来也并没有竞争力的吧,她甚至,不会把她往情敌的方向去想……

王子与公主幸福地走向城堡,留下灰姑娘光脚站在冰天雪地。

这一次,难堪里夹杂了挫败……

秦易风这时却突然回了头,转身向她这边走来,安娜站在原地等他。

乔安心胸膛起伏,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脸上挂起职业般的笑,她开口:“秦总。”

“把车停好再回去。”秦易风走到她身边如此说,边说边抬手,手上是车钥匙。

乔安心伸手要接,他身子却突然动了下,正巧掩住安娜能看到乔安心的视线。

“这也是你要适应的。”他低沉的声音,听起来像极了恶魔。

拿到手中的钥匙还带着他的温热,乔安心脑中回荡着他这句话……

他是要她适应以后随时可能遇到安娜的场景吗?

还是说,要适应自己小丑一样的角色?

秦易风说完转身朝安娜走去,好似他真的只是单纯过来给了她钥匙一样……

乔安心钻进车里,停好车后她坐在里面,望着那扇已经闭上的门,手机短信提示声传来,乔安心随手拿过手机,是蒋明乐的:

安心,最近我们要去孤儿院做义工,有没有兴趣一起?

孤儿院?

乔安心想起蒋明乐上次说过的,在孤儿院教那群孩子健美操的事,蒋明乐说起那群孩子的时候,脸上的笑温暖极了,他说他喜欢跟孩子相处,因为孩子是这个世界最可爱的生灵,跟他们相处久了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原来那么单纯和美好。

乔安心在听他说的时候已经心动,她手指停在回复界面良久,还是打出:不好意思啊蒋明乐,我最近工作很忙,应该去不了。

秦易风说,“他不是你的朋友”“你以为他是那种会跟你做朋友的类型吗?”……

她满心反驳的话,但他说得对,她没有反驳的权利。

如果选择留下,就要遵守游戏的规则。

点了发送,她下车回了别墅。

进门的时候她突然想到,安娜以为她是作为秦易风的私人秘书出现在这里,却不知道她其实就住在她的隔壁……

不知她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是开始猜忌,还是依旧无所察?

心底的阴郁隐隐在扩大,她强忍下这些,不敢再想下去。

明天是她第一天做他私人助理的日子,她深吸一口气,总觉得有些忐忑。

……

第二天,张妈一早送来了衣服鞋子,说是秦易风准备的,这次乔安心并没有多波动直接换上了,要出门的时候张妈轻轻拦了她:“小姐,秦先生说要您跟他一起。”

跟他一起?

乔安心脚步停下,心绪却忍不住往昨晚去想,昨晚……他跟安娜……

脑中不由闪过那一夜的片段,她晃晃脑袋,强迫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

那一夜她是自愿的,以后的交易也是自愿的,而他跟安娜,才是名正言顺的。

手机响起,秦易风打来了电话,“喂”乔安心平复心绪接起。

“收拾好了吗?”

“嗯,好了。”

“出来。”

“好。”

挂断电话,乔安心拿起包出了门,果然见秦易风的车停在路边,她快步走过去,上了车,今天的秦易风,依旧西装笔挺,眉眼锋利又惑人,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分明,他腕上带了一只新的手表,乔安心目光从他手腕离开,努力忽略心里奇怪的念头……

坐好后,她抿抿唇问:“秦总,请问有什么注意事项,昨晚我问过林助理,他说你会亲自交代……?”

昨晚她跟小林问的时候,小林说他是常规助理,并不知道私人助理的具体工作形式,让她最好去问老板。

秦易风看她一眼:“听话。你只要听我的话就够了。”

应该是正经无比的话,乔安心却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她点点头:“好。”

就是说,他让她做什么她照做就对了。

“今天有个局,你跟我一起去。”

一听到与工作有关的,乔安心下意识坐直了身子,问:“是什么方面的,需要我准备资料或者……”

“不用,小林会准备。”秦易风一边开车一边道:“那些东西现在还不放心交给你。不过不用紧张,有你认识的人。”

她认识的人?

“谁?”

秦易风没有回答,伸手按了一下,车里响起广播的声音……

“据了解,方氏集团负责人因涉嫌贿赂被带走调查,但方氏集团千金的订婚宴今日将如期举行,不会受到影响……”

方氏负责人被带走调查?还是涉嫌贿赂?

乔安心想到昨天秦易风在见面会说的话,所以他到底抽丝剥茧拿到了什么证件……这个罪名,就是方家垮台的号角……

而最让她惊讶的,是方氏集团千金订婚的消息……

“所以你刚才说的局,难道是这个订婚宴?”

秦易风点头。

“那人,是方如云?”

“没错。”

乔安心眉心皱起:“可是,他们总裁都被带走了,为什么还如期举行,这样岂不是很……”

“想说没有人情味?”秦易风接口。

乔安心点了下头:“他们好歹是一家人……”

秦易风眼神深了几分:“正因为是一家人,方如云才会乖乖嫁了。”

乔安心愣了下,脑子几个转弯才明白过来秦易风的意思,之前方如云不管是想办法见到秦启佑说那些话,还是利用方晓挑拨,都表示她根本不甘心那么嫁了……尤其是对方还是个年纪可以做她爸的人。

可是方家出了事,跟她自己的小心思相比,她怎么会不明白,没有了方家这棵大树她根本什么都不是……

所以她才会乖乖嫁……

乔安心明白过来,说她心狠也好,冷血也罢,她并不同情她,所有事都有因果,没有方家算计秦易风在先,秦易风也不会最后动了手……

动手?

乔安心脑中蓦地闪过什么,她转头盯着秦易风,急急道:“所以,你是要阻止这场订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