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七十二章 一箭几雕

与秦易风的狠厉齐名的,是他的不近女色,圈子里有多乱这些记者最为清楚,可秦易风当真是个另类了,以他的条件,在那么多人排队想跟他扯上关系的时候,他却全部都推了开,去年好像有传闻他有个很宝贝的情人来着,但他们却从未见过正脸,前段时间他宣布了与安娜的关系,曾经一度他们以为那个女人是安家千金,以为他们交往许久终于宣布了,但现在……

看着上面坐在秦易风身边的女人,他们有种错乱的想法……

能让秦易风做到这种程度的女人,难道才是……

乔安心被一系列冲击得几乎反应不过来,秦易风跟小林说了些什么,小林听完后点点头匆匆向下面走去,乔安心神色复杂地望着秦易风。

“你……一开始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这么说着,乔安心注意到下面的小林走到了几个记者面前,身边跟着两个黑衣男,正在说着什么……

难道……

脑子一闪,她接着问:“上次卫萧手里的照片跟这次偷拍的,就是一家所为吗?”

秦易风看她一眼,点点头。

“他们……他们……”不知是不是被今天的事冲击得太过分,她脑子里闪过些乱七八糟的画面,更闪过奇怪的念头,传言秦易风黑白通吃,这也是秦家关系网的一部分,虽然她从未见过秦易风跟什么奇怪的人有接触,但那两个黑衣男不会是……

“你那眼神,又在想什么奇怪的念头。”他似是笑了一下:“我是合法的好公民,那两位是警方的人,那边的记者还犯了别的事。”

他语气轻松,竟还鲜有的有开玩笑的意思。

乔安心愣愣的转头看去。

那次之后,秦易风好似没有动作,她以为他是根本不在乎这些,却没想到他只是在等待,不止揪出了偷拍他的人,还一并让整个夜城的媒体表了态……

乔安心花了好一会,僵硬的脑子才开始重新运转,她几乎才能理顺了整件事,秦易风开这个见面会的原因,是为了一劳永逸解决后续所有不利新闻的问题……

这确实也符合他的行事作风,那么自己,在他这一盘棋里,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是诱饵?

在他前天晚上在自己吃饭的时候就把自己作为了诱饵?

乔安心低了头,那么自己这个诱饵,还真是多用啊,昨天还让秦启佑对方如云死了心……

怪不得他昨天不曾解释,如果他解释了,或是态度再好些,自己或许今天就会乖乖说照片的事就假的,就达不到他的目的了?

原来她只以为自己够了解他,没想到他却更了解自己,从不管自己的想法直接在秦海灵面前说出自己要开见面会,到后来他说的,“你想说什么就可以说什么”……

她说他早已计划好,以为他有了善后的办法,或者说根本不信自己会敢忤逆他,却没料到,他却是连一开始的目的都是假的……

乔安心面色复杂的望着他:“秦易风,你下了好大一盘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就连下面的被带走的那几个记者,也是你的棋子吧。”

秦易风望着她:“我说过,乔安心,你很聪明。”

乔安心眉心微拧,定定看着他,轻轻道:“你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方家,对吗?”

他眼神都没有闪动,点头,神色没有一丝惊讶。

看,就连她能猜到这件事的事,他都料到了。

乔安心从没哪个瞬间,像现在这样觉得这个男人可怕。

从前她不是没听说过,听说过他在商界狠厉的做法和深沉的心机,后来他们之间有了牵扯有了一纸婚书,她虽没真正见识过,但曾迷恋过他的心思深沉,觉得这样的的男人才算有能耐,那时候他在她眼里几乎没有缺点,完美如神,但现在……

心思如此深沉的男人,当真会是谁的良人吗?

他就连感情,恐怕也是会算计的吧……

这是他的本性。

可这样的他,真的会有所谓的真正的感情吗……

乔安心手指攥得紧紧的,突然一直手覆了上来,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乔安心看过去,秦易风望着她,“以后作为我的私人秘书,这些你都是要经历的。”

乔安心眸子放大,所以……

“你也是为了……让我适应?”

他到底,一箭几雕?

这个男人!

“走吧”他起身:“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回答你。”

乔安心跟在他身侧,从空无一人的前门出去,留下一室芜乱的记者……

秦易风开车,乔安心坐在副驾驶,她开始开的是后车门,他却直接让她去前边坐,对于这个,乔安心其实有些抗拒,或许是她还沉浸在刚才的事里,心里对他,下意识的想要远离。

但秦易风却不容她后退半步。

“问吧。”他发动车子,薄唇微启,如此说道。

乔安心抿了下唇:“你是什么时候打算对付方家的……”

“我说过,我的东西,就算不要了,也不允许别人破坏。”

他看似答非所问,但乔安心想起他说过这话的时候……好像是那次方如云把她堵在周燃燃家门口甩她耳光的时候……

她手指颤了下,难道他是……

不,不会的!

方家虽说是跟秦家没法比,但立足夜城这么多年,关系网复杂也是可见一斑,他怎么会为了这么个理由……会为了自己……就去动方家……

心里这么想着,乔安心却始终说不出那句你怎么可能是为了我……

半晌,她开口,却只是道:“这不像你的风格,未免太……草率了。”

“我给过他们机会。”他目视前方,嘴里却说:“那一晚的事,别告诉我你忘了。”

“那一晚?”

乔安心转头看向他,他却勾了嘴角,那笑……有些意味不明的味道,说:“我以为你跟我一样,对那一晚印象深刻,食髓知味……”

最后四个字,他低低的说出,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念出一种莫名的旖旎感。

似一股电流经过,乔安心心里麻了一瞬,她僵直了身子,终于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时候了……

“方如云没有那个胆子单独跟张天利合作。”

“你的意思是……跟张天利合作的,不是方如云……而是,方家?!”乔安心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她努力忽略心里异样的感觉,努力找回自己的理智。

秦易风点头:“不错,这次反应还可以。”

他看向她的眼神太过炙热,乔安心不由联想到他刚才的话,明白他这是在说自己提到“那一晚”时的迟钝……

“毕竟不是谁都像秦总,总是……运筹帷幄。”乔安心道。

秦易风眼波微动,“乔安心,你总要开始真正了解我……”

“什么意思?”

这次,他却没有回答。

是因为要做他私人助理了,所以他才有意识的让自己见到这些?乔安心胡思乱想着。

“乔安心,是不是我说过的话,你总是不放在心上。”他突然道。

乔安心一愣,摇头:“没有。”

这个男人的话,她什么时候不放在心上了?又什么时候敢不放在心上了?

“昨天。”他淡淡开口,算是提醒。

乔安心想了下昨天的事,昨天她只猜到他利用自己,反应过激态度很不好,是因为这个?

“昨天我态度不好,秦总手段高明又大人大量,请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不是。”他打断她。

“那是什么?”乔安心凝眉,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这个男人这样利用了自己,虽然偷拍这事真的给她带来很大心理阴影,甚至一度她走路的时候都会疑神疑鬼的到处看……虽然,她也真的讨厌方如云……但,被人这样蒙在鼓里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也很……挫败。

她自诩还算聪明,但却一次次败在他手上。

“我说过,遇到为难的事,要找我。”他淡淡说了这一句。

乔安心立马想到昨天秦海灵去找她……

她其实想到了他的话,甚至也有过找他的念头……

“昨天我想找你来着,只是后来你来得快,没有来得及。”

“做助理要注意的第一项,”他突然道:“做错了就是做错了,不要找任何借口。”

乔安心皱眉,想说这不是借口,但他灼灼的目光望过来,不知为何,她反而不想解释,他肯定会说解释就是掩饰之类……

这么一想,她索性闭了嘴,无声抗议。

在她转头的一瞬,秦易风无声的扬了扬嘴角。

一路上,乔安心想的最多的就是她即将开始的私人助理生涯,肯定是悲催多多……

对于方才与媒体之间事的强烈感受,反而淡化了许多。

……

秦易风一路开回了枫泊居,在两个别墅之间停了车,乔安心开门下车。

“那我先进去了。”车门开着,乔安心俯身歪头道。这句话她说出来一阵别扭,好像回到主人准备的小窝里的宠物……

秦易风点点头似要说什么,下一瞬,却眯了眼,那句话也没有说出。

乔安心正要关车门,却听到一声柔柔的,“易风?”

这声音?

是……安娜……

她关车门的动作就那么僵在原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