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七十章 扑朔迷离

昨晚的他,反常的带自己去那种小餐馆,如果她没记错的,秦易风从未单独出现过在那种场所,他对吃的极为讲究,秦家有专门的营养师,抛开他的身份,他本身的光华业难掩,他极重视效率,从不做这种会增加麻烦的事。

可昨晚,他却带着她单独去了跟他极为不搭的场所,乔安心一度以为是因为苏景晨对他说了自己跟蒋明乐在一起的缘故,她以为这是他的暗示和警告,却忘了傲如秦易风,是从来不屑于用这些方法的,他总是直接的,他的直接带着霸道的不可反抗,带着运筹帷幄的自信……

乔安心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望着他,目光灼灼:“秦易风,你到底要做什么?”

“跟媒体的见面会安排在明天,你准备下。”他却说。

又是这种直接通知的语气,说完他起身就要离开,乔安心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所以呢,你需要我在见面会上说什么?说昨天的事都是误会,是我一手策划的?还是说照片根本就是假的?”

秦易风看着她抓在他衣袖上的手,她的细白,此刻因为用力指节泛白,令人无端生怜,脸上带着执拗和隐隐的怒气,他一向知道她的美,那其他人呢?是不是也会被这样的她吸引无法自拔?

“你想怎么说?”他终于开口,却是如此反问。

乔安心顿了下,表情带着些嘲讽,让她精致的眉眼更加媚动起来,她说:“秦总这话的意思,怎么好像是我想怎么说就可以怎么说?”

她生气,却不知这怒气到底为何,昨晚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自己这一个退让就代表着可能以后要遵守他许许多多的游戏规则,可她万万没想到,他竟从昨晚开始就在算计了……

这种蒙在鼓里的感觉很难受,她看不懂他的意图,看不懂他的目的,她像个傻子似的被耍的团团转。

乔安心紧紧盯着他,他听到她的称呼,下意识皱了眉,说:“明天,你想怎么说就可以怎么说。”

她想怎么说就可以怎么说?

怎么可能!

乔安心脸色涨红:“秦易风!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不敢拆你的台?!她已经告诉我,安家老太爷对这个报道很不满正在给你施压,你当真不怕我搞砸了你的计划?”

他眯了眼,反身微低了头,声音带着些沙哑:“那你告诉我,我的什么计划,你以为我的计划是什么,嗯?”

最后一个语调上扬的嗯,被他说出了一丝靡靡之音的感觉,乔安心无端心里麻了一下,随即像掩饰什么似的立刻道:“秦总不愧是最优秀的商人,我们这一场交易下来,你完全要榨干我的剩余价值,你是在利用我吧,从一开始你就没打算单单跟我做那笔交易,这次……如果没猜错的话,你是利用我让启佑死心吧……。”

秦易风深深望着她:“乔安心,你很聪明。”

这就算承认了吧……

乔安心苦笑一声,他对秦启佑果然是那么在乎的……

方晓怎么会那么巧在这个时候上门跟她说那些话,秦启佑又怎么会那么巧在那个时间正好出现……报纸上的消息,怕是现在所有看到消息的,都在秦易风的控制之中吧……

他把方如云逼入绝境,让那个女人开始行动,他知道方如云的矛头肯定会指向她,他也知道方如云现在能靠的,只有方晓,方晓的性子,只要方如云稍加挑拨就会来找自己茬,而秦启佑,看到报上的消息一定会不放心来看自己……

秦易风,你下得一盘好棋啊。

乔安心松了抓着他的手,“启佑要是知道你为他这么煞费苦心,想来会很开心。你放心,明天我会照你的意思,‘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

说完,她直接向门口走去,这一次,他没有拦她。

乔安心走得很快,她径直往楼上房间走去,经过客厅的时候,余光里看到沙发上睡着了的秦启佑,她的脚步不自觉更快了……

回到房间,她呆呆坐在椅子上,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不管之前是怎么想,她总以自觉为中心在思考,潜意识还以为自己是故事里的女主角,她始终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只是秦易风故事里的配角,不管是她在他和安娜之间,还是在他和秦家之间……

深深叹一口气,乔安心,你要认清这个现实,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要再乱了那颗心了。

乔安心一直在房里待到晚上,期间张妈来敲门说秦启佑醒了,不过被秦易风叫到书房谈话了,说秦启佑找她来着,乔安心只说不了。

她现在不想见秦启佑,这件事情里秦启佑完全不知情,他说无辜的,某些方面来说,他也是被方如云利用了的受害者,理智上乔安心都懂,但她却无法控制自己越渐扭曲的心理。

甚至一度,她心里是想搞砸明天的见面会的,秦易风,你当真以为你能控制所有的事吗?

你可以控制事态发展,但,最难控制的其实是人心,不是吗?

乔安心坐在椅子上,余光里瞥见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嘴角轻微上扬,眼里沉得全是阴郁的泥潭……

丑陋极了。

秦易风不知跟秦启佑说了什么,秦启佑从他书房出来后并没有来找乔安心,直接回了老宅,再晚的时候,秦易风果然出了门,乔安心倚在窗子的一侧,一指挑起窗帘的一角,看着楼下秦易风的身影,从这边走去了旁边,她始终维持着那副表情,不知在想什么。

……

第二天是个阴天,空气干冷干冷的,冻得人耐心全无,但这并不没有影响夜城媒体的热情,他们满目放光早早来到了秦家昨天通知的地点,是在秦氏自己的场所,门口两个彬彬有礼的侍从检查着邀请函,周围便装的人长相普通,但眼神锐利,将周围一切情况尽收眼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

夜城大大小小,只要是正规的媒体都收到了邀请函,不管是出于什么心态,没有一家敢拒绝,也没有哪一家在这个时候迟到,他们在各自的位子上坐好,或是小声说着什么,或是在准备自己的问题,如果有机会能问到一些问题就好了……

秦家的新闻啊,秦家掌权人秦易风的新闻啊!

想想就让人振奋!

大厅里嗡嗡嗡嗡的声音,突然,前门开了,所有人不约而同闭了嘴,虽然他们来了,但其实并不确定秦易风会不会真的亲自出现,这位年纪轻轻的总裁,手段狠厉,但在媒体一向低调,所以当秦易风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时,几乎所有的记者都下意识坐直了身子……

而在看清他身旁跟着的女人时,会场里有一瞬间的躁乱,小林抬手,掌心向下,做了个示意安静的动作,转瞬间又恢复了安静,这一次更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所有记者的眼里都闪着兴奋和志在必得的光,秦易风不久前宣布了自己正跟安家千金正式交往的事实,这一次他身边那个美丽的女人,显然不是安家千金!

这一刻,他们还在为即将挖到特大新闻而兴奋,却不知道下一刻这里可能就是修罗场……

秦易风坐在最中间,乔安心坐在他的右手边,目光微垂,面带清浅的笑。她穿着私人定制款的衣服,身形窈窕、妆容精致让她看起来美得不似真人,坐在秦易风身边,两人看起来意外得搭。

“你好像一点都不紧张我一会要说什么?”乔安心歪头,朝他笑着,不同于她以往常对他露出的那种浅笑,这笑,看起来格外的甜。

所有记者疯狂按着快门,小林在说着开场的话。

乔安心在这闪光灯下,毫不避讳的朝秦易风笑。

秦易风转过头,神色平静得让乔安心几乎咬牙切齿,他面容和缓,甚至还笑了一下,他说:“你也说了我都计划好了。”

这厮……还真是让人讨厌的自信。

乔安心维持着微笑:“秦易风,你看下面的记者拍得多开心,你不会是觉得夜城的媒体朋友们太可怜了,特意搞点新闻让他们多赚点奖金吧?就怕安家人没有你这种做慈善的觉悟。”

安家人本来就对昨天的新闻有所不满了,秦易风这番作为又是为何?

乔安心那么说着,语气带着浅浅的试探。

秦易风并没有回答,那边小林的话刚好说完,全场安静下来,等着秦易风说话。

秦易风坐正了身子,全场几乎都被他的气场笼罩,他的声音透过一排的麦克风传到每个角落:

“今天的见面会,是因为昨天的新闻,想必各位都知道了,报上所说的我跟旁边这位小姐之间的事,她姓乔”

所以呢?

他浅浅环视全场,继续道:“诸位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向她发问。”

说完,他身子微微后仰,半靠在椅子上,那副样子,真的是任由下面所有人向乔安心问的架势。

乔安心愣了一瞬,没想到他会直接由她开始……她以为他至少会先说什么,至少或是否认或是反驳,要做出个态度了,才不怕她在胡思乱讲不是吗?

他,在打什么主意?

记者也第一次见这种架势,不过事情越出乎意料越让他们兴奋,他们努力争取着提问权。

“请问乔小姐,昨天报上那张照片是真的吗?”

此问题一出,全场寂静,除了按动快门的声音再无其他声音,大家等着她的回答。

这是个很妙的问题,没有一上来问内容是否是真的,因为不管多么尊重事实的报道,跟真正的事实总有些出入,那个记者先问照片的事,如果照片的事是真的,就可以直接向着真相到底是什么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