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六十九章 可怕的他

“乔乔?”秦海灵又开口,声音温柔,但语气里的凛冽却挡不住。

乔安心握握拳,开口的声音沙哑得要命:“我想搬出去,只是他不同意。”

这不算骗她,她确实是想搬出去的,也确实是秦易风不同意的,但她确实是当作借口一样说出来的……

这种被逼迫的感觉,真不好受啊。

听她松了口,秦海灵笑意更深,她轻轻摇头:“乔乔,我知道你是个懂事的,不过现在当务之急不是易风同不同意你搬出去的问题,只要你想搬出去,易风那边你不用担心。”

乔安心手心沁了细细的汗……

搬,还是不搬?

搬出去是她本来的想法,可是,她昨晚已经答应了秦易风,她不能惹恼秦易风……

不搬?秦海灵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似乎不听到她想要的答案就不会罢休。

“我……我听他的。”最终,乔安心抬头,看着她,声音低低的道。

秦海灵眯了眼,眼前这个原本是她弟媳的女人确实是美的,美的让她这个女人也不得不承认,此时微低了头,长长的头发软软的搭在细弱的肩头,怎么看都有一股惹人怜的味道,但同时……也有着让人想要摧毁的倔强。

这样矛盾着统一的气质对于易风这种征服欲强烈的男人来说,无疑是有致命吸引力的,尤其是她那双眼睛,乍一眼看去清清亮亮的,但若要再往深了看,便能看到清净无波下的暗流涌动,像霓虹又像漩涡,让人忍不住想探究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她伶牙俐齿的小嘴里吐出的话到底几分真假,她又在随时谋划着什么……

秦海灵盯着她,乔安心没有避开,眼神温温的迎着她的打量。

气氛莫名紧张开来。

半晌,秦海灵笑了,说:“乔乔,这样看着我,好似我在逼你搬出去一样。”

乔安心也笑了,微微低了头:“怎么会。”

“其实是不是搬出去也不是现在最重要的,娜娜是个识大局的,就算你们什么时候碰到了想必也不会怎样,不过乔乔,还是我刚才说的安家的当家人,安老爷子,是个火爆脾气,孙子辈里最疼的也是娜娜,看到报上的消息自然要替自己孙女讨回个公道,乔乔,易风会很难做。”

乔安心嘴角笑容僵硬了一瞬。

“乔乔,这些事易风都没跟你说过吧?”

乔安心摇摇头。

“男人都喜欢懂事的女人。”秦海灵语气好似全然为她好。

乔安心差点扯起嘴角笑出来,所以,她是以为自己现在在这里不走是怕失去了秦易风的宠吗?

有点可笑,但她不能解释。

乔安心敛眉,语气轻轻道:“所以,需要我做什么?”

听到她这一局,秦海灵眼神里的笑意真了几分,她身子微微前倾,眉眼温温,“安心你有看到那报纸吧,报纸上把你的长相拍得清清楚楚,我想先不说那新闻有几分真假,这对你以后都是不好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你最好亲自出面澄清下。”

“亲自出面澄清?”

“对,这个时候易风要是出面反而不好,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他出面澄清反而有欲盖弥彰的味道,所以这个事情,还是你出面比较好,作为受害人,公众对女人,尤其是娇弱的受害的一方总是比较宽容的。”

听到这里,乔安心总算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一直以为的秦海灵是像上次一样,目的是为了让她搬出去离秦易风远远的,不要打扰了他的新生活也不要再让人钻了空子,但没想到,她早就料到自己不会搬走,这一句句一步步,都是在这里等她……

她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出面澄清。

“那,你觉得我怎么澄清比较合适呢?”

秦海灵笑意越发深:“这个我会安排具体的公关教你,从内容到说到每一句话时的表情动作,甚至服装上都会系统的培训一下,既然要做,就要做到一次性杜绝那些流言,这也是最有效率的方式,你说呢?”

从内容到表情动作,再到服装……

这些招数乔安心曾听说过,不过那个时候,是那些找她撕逼的女人不小心被媒体拍到发了消息,事后那些女人一般都会向媒体哭诉,黑说成白,白说成黑,一个比一个的冤枉……不过那时候的照片上,乔安心从来都是一个背影的,媒体报道上从未出现过她的正面照,现在想来,都是秦易风在暗地里动作吧。

没有了那一纸的婚书,没有了他的保护,她现在角色反转,也到了在媒体面前表演的地步了吗?

最初只是为了让母亲康复的协议,为什么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母亲清醒过来后,会……对她很失望吗?

瞬间的脆弱,乔安心几乎是立刻的就恢复过来,那些脆弱的情绪……于她来说是致命的毒药,她只需要冷了心肠,知道什么是自己需要的就对了。

手机摸在手里,她好似在思考一样无意识把玩着……

咚咚——

敲门声传来,张妈进来,在乔安心身边声音轻轻的说:“小姐,秦先生回来了……”

话未说完,门口就出现了那高大的身影,乔安心反射性站起了身,“你、你回来了?”

虽然她想过给秦易风打电话,但他这么突然出现真的吓了她一跳,照秦海灵说的,他不是正忙着善后那新闻带来的负面影响吗?安家老太爷不是正在给他施压吗……

秦易风看了她一眼,而后很快转向秦海灵,声音有些冷:“姐,你该走了。”

秦海灵脸色一僵,笑容维持在脸上,但眼底毫无笑意。

乔安心也愣了一瞬,他没有问她来做什么,连寒暄都没有,直接上来就赶人……

“易风,我们姐弟好久没说过话了,这就是你一见我要对我说的话?”

“我知道告诉你正确的选择。既然姐你不知道该做的事,不妨我来告诉你。”秦易风缓缓走进来,说道。

秦海灵笑容从脸上隐去,声调依然温柔却并不温暖,“易风,报纸我看了,你瞒得了妈,却瞒不了我。正好你们两个当事人都在,你不妨说说你觉得正确的解决方法是什么。”顿了下,她又加了一句:“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凡是影响到秦家,影响到风华的事,我想就算是妈,也会支持我的。”

听她又提起老太太,乔安心心里一紧,她不肯答应下来的原因,其实很大一部分也有老太太的缘故,她不想让老太太知道自己不知廉耻的住在了秦易风隔壁,不久后就是秦易风跟安娜家的隔壁……

她总想留最后一丝颜面在老太太面前,她自欺欺人的不去想那么问题,但现在摆在她的面前,已经由不得她去逃避。

高大的身影将她罩住,秦易风站在她身边,抬手揽过她的肩,然后那只手在她肩头微微用力,乔安心就跟他一起坐了下去,坐下后他收回胳膊,但那手却将她的一只手握在了手心。

秦海灵眼神一闪,乔安心下意识抽了下手,他却握得更紧,眼睛还是望着秦海灵:“不用搬出妈,你让她出面跟媒体那边接触了吧。”

他说的笃定,一下猜出了她的意图,秦海灵也不恼,反而露出一抹欣赏,没错,这个秦家的男人,她的弟弟,就是那么的优秀,让她生疼的优秀……

秦海灵点点头:“不错,你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

乔安心呼吸听了一瞬,她想知道……秦易风会怎么说……

“不错,确实,不过我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你来晚了。”秦易风说完,朝椅背上靠去,像个运筹帷幄的君王。

乔安心扭头向他看去,很没出息的,她眼里带着不可置信,他也要让自己出面澄清所谓的假新闻吗?

若不是秦海灵还在场,乔安心几乎要忍不住立马站起来甩给他一句,这不在交易范围呢!

说不清气愤多些,还是委屈多些……  ,

她身子微微颤抖,秦易风抓着她的手更紧了,秦海灵温温的笑意终于重新回到脸上,她不再理会乔安心,对秦易风道:“易风,是姐误会你了,这种事果然还不用我担心,不过娜娜那边倒是要辛苦你安抚下了,其他的我也不再多问了。”

说着她起身就要走,秦易风起身,只让张妈送她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秦易风和乔安心,袅袅的茶香传来,曾经乔安心觉得这是最能安定人心神的味道,但现在……她使劲甩开他的手,“秦易风,你安排得好妥当,可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出席?!你就不怕我到时候乱说话?!”

秦易风眼神深邃,看她像是看无理取闹的孩子,“你不会。”他笃定道,“你顾忌的太多。乔安心,我说过,如果你要回来就要遵守游戏规则。”

他眼里的东西太多,伴随这凉凉的声音,乔安心脑子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她后退一步,身子靠在了矮桌前,她声音里带着几不可察的颤抖,脸色蓦地苍白,对他道:“秦易风……难道说,你昨晚说那些话的时候,已经预见了今天会发生的事……”

秦易风望着她,目光沉沉,却没有否认。

乔安心心凉了一瞬,惊得几乎站不稳,这个男人……到底在算计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