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六十八章 明逼暗迫

“启佑?!”乔安心震惊的望着他:“你……你怎么来了……”

刚才的话,他听去了多少?

她一直瞒着他,不敢告诉他的事情,他……听到了吗?

秦启佑僵站在原地:“我看到报上的消息了,不放心你就过来看看,安心……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乔安心不确定他到底听到了多少,脑子里飞快转着,刚要开口,方晓就直直朝秦启佑跑去,边跑边说:“哎哟启佑,你可来了,你听都听到了吧,她说我们家如云骗你呢,不光是骗,还说什么一直骗你呢,呵呵,我们如云是怎么样的孩子你也不是不知道,对你一心一意不说,就算因为她拆散了你们,如云也不敢跟你说,怕你给添麻烦,整日一个人在家里哭,我看着都心疼呢,可她还在这里污蔑如云。”方晓说完,拿手擦擦眼角不存在的泪,抓着秦启佑的胳膊,一副要他做主的模样。

秦启佑胳膊用力,没让她再抓着自己,他微眯了眼:“嗯,她还说什么了?”

方晓听他这么说,神色一喜,忙道:“二婶刚才都没好跟你说,她说的可过分了呢,还说什么我们如云大半夜出现在你三叔房外要进他的房!你听听,这得是多歹毒的心,我寻思着就算她跟你三叔离了婚,怎么说也是跟咱们秦家有情分的,但没想到她能说出这种话,如云好好一个女孩子,现在又这么可怜,她这话要让人听了去,如云的名声不就毁了吗!”

秦启佑微低了头,额前碎碎的刘海垂下,乔安心看不清他的表情,她抬步就向他走去,张妈却伸手拦了她,摇摇头:“小姐……”

乔安心知道她了意思,秦易风是不准她出去的,她顿了下,终于还是收回了脚步,她深吸一口气:“启佑,你……”

“不要说了”秦启佑抬头,看看她,又看看方晓:“所以二婶,你来做什么?”

方晓愣了下,随即道:“二婶觉得你跟如云的事太可惜了,你们两个孩子怪让人心疼的,一听说是这个女人捣乱的,一时气不过就……”

“二婶”秦启佑打断她:“我跟如云的事不管安心的事,如果二婶想帮忙的话,不如帮我去奶奶跟前或者三叔面前说说话。”

他神色并不冷冽,但语气里的压力竟让方晓一时长不了口,有一瞬间,她竟然有种在秦易风面前的感觉。

“二婶还是快回家吧。”秦启佑说完,不再理她,径直朝乔安心走去。

“安心,进去说吧。”秦启佑看着欲言又止的乔安心说。

乔安心点点头,没有理会瞪着她的方晓,进了门。

两人在客厅沙发面对面坐着,张妈端了果盘和水后就默默退了出去。

“安心,如云她……你为什么她在骗我。”秦启佑喉结微动,终于开了口。

这一次,他没有问乔安心说的是不是真的,而是直接问为什么,这说明……他已经信了她的话。

他这么相信自己吗?

乔安心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事已至此,欺骗反而没有了意义,她咬咬牙,道:“因为是我亲眼所见。”

“二婶说的,如云半夜在三叔房门外要进房间……是你亲眼所见,是吗?”他嗓音薇哑。

“是,我见到了。”乔安心说着,不由自主又想到那晚的场景,她跟方如云都站在那人的门口,她义无反顾扑到了那人怀里……那晚,好像就是一切事情的开端。

秦启佑抬眸,眼睛里波光流动:“所以,你知道她喜欢的是三叔……你曾说过不赞成我跟她在一起,这就是理由吗?”

乔安心在他的目光里,缓缓点头。

秦启佑露出一抹笑,乔安心看得心里一紧,疼。

“安心你知道吗,你跟我说不赞成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为什么,很多人说方家配不上秦家,她的身份跟我不相当,可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我想着你反对的原因,可能是觉得我对她的感情不是真正的爱情,你知道吗,我甚至还想过是不是初次见面时如云在奶奶面前说的那些话……”他手使劲拨了下头发,声音低低的继续道:“我是不是太狭隘了,我想过很多原因,却从没怀疑过如云对我的感情。”

秦启佑胳膊拄在膝盖,头低低垂着,说出最后一句的时候,声音里已经有了哽咽,乔安心眼眶一热,抬手抚在他的脑袋。

“安心,为什么我这么就相信了你的话?”他声音闷闷的:“你说,要是我不信你,选择相信如云会不会更好受一点?”

乔安心抚在他脑袋的手一顿。

“可我骗不了自己,我就是信你。”

“启佑……”话出口,才发现声音哑涩得很,乔安心轻声道:“你值得更好的,总有一天你会遇到那个人的。”

“我不知道……要是她能像你一样就好了。”他声音越来越低。

乔安心叹口气,他还是孩子气啊……

她就这样抚着他的头,或许秦易风说的是对的,秦家的孩子比她想象中更能承受痛苦……

张妈从门口望去时,秦启佑侧身蜷着腿躺在了沙发上,头枕在乔安心腿上,而乔安心正抚着他的头,一下下,本该是姐弟融洽的一幕,但张妈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不知过了多久,乔安心低头看去,秦启佑闭着眼睛,呼吸平稳,竟是这样睡着了,她小心的把腿挪动开来,又找来毯子给他盖上,这才蹑手蹑脚去了一边。

乔安心捏捏太阳穴,脑子里乱七八糟的,隐隐听到门铃声又响起,过了一会张妈过来压低了声音道:“小姐,秦海灵女士来了。”

张妈被打过的脸上已经处理过,乔安心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听到秦海灵来了,她叹口气:“请她进来,去茶厅那边吧。”

秦海灵与方晓不同,方晓嫁给秦启晟是用了手段的,甚至可以说是奉子成婚,方晓的品性等许多方面老太太是不太满意的,但看在两个孙子的份上,加上秦启晟本人并没有过激的反对,所以这么多年也就过来了,但秦海灵却是不同的,她虽然嫁了出去,在秦家产业里股份并不算少,老太太到底是疼爱自己这个唯一的女儿的,加上秦海灵嫁人前是标准的窈窕淑女,嫁人后是温婉大方的贵妇,在秦家说话也有些分量,是不能避而不见的人……

张妈开了门,穿黑色长大衣的秦海灵一进来,乔安心迎过去:“姐。”

秦海灵眉眼带笑:“前阵子来看过你之后一直在忙也没来看你,怎么样了,身体好多了吗?”

“好多了。”乔安心也笑着,其实她很不擅长这种应酬样的交往,如果是跟秦易风不相干的人还好,但偏偏是秦易风的姐姐,虽然秦易风跟这个姐姐一直不太亲厚,但乔安心看得出来秦海灵对秦易风倒是真的好。

两人寒暄着,乔安心将秦海灵引到茶厅那边坐下,满屋古色古香带着雅韵的风格,一整套的茶具各自放着,乔安心知道秦海灵爱喝茶,就张罗着泡茶,秦海灵拦着没让她动手,只说坐不了多久,“泡好一壶茶需要极好的耐心和时间,我坐不了多久,你不用麻烦。”她这么说。

乔安心便作了罢。她这泡茶的本领也是那一年里学会的,老太太爱喝茶,又觉得这是必须的本领,就请了专门的老师教过乔安心一阵。

“乔乔,说起泡茶了,妈前阵子还跟我说起呢,说这么多人里,她还是最爱喝你泡的茶,”秦海灵脸上带着温润的笑:“虽然现在情况不同了,但也可以经常回去看看啊,妈可是经常念叨你呢。”

乔安心笑笑:“喝茶总是喝习惯了一个人泡的就觉得喜欢上了,其实大多还是习惯问题,习惯了就好了。”

“是啊,我也这么跟妈说的,你惯常是个有分寸的孩子,让你来回跑毕竟也太累了,正好娜娜也会泡茶,这段时间我都让她多去老宅陪陪妈呢。”

娜娜……

是安娜吧……

乔安心嘴角僵硬,不过只是很短的时间,其实秦海灵来的目的她已经猜到了几分,一则可能是跟上次一样,劝自己搬出去……不要再跟秦易风有过多牵扯,再则……今早的报纸,她想必也看到了……

这么想着,她脸上恢复了原本的笑,道:“那就再好不过了。”

秦海灵点点头:“人老了就容易恋旧,不过总有个适应阶段,习惯了就好了。怎么样,在这里还住的习惯吗?”

乔安心眼波不变:“也习惯了。”

秦海灵笑容减了几分:“乔乔,有些坏习惯也要尽早改了才好,长痛不如短痛,不然以后会更难受。”

这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乔安心没有接话,秦海灵叹口气:“乔乔,你也别怪姐没有人情味,除了这里,你想在夜城哪里住,姐都可以帮你置办。”

乔安心微微低了头,依旧没有回话。

秦海灵继续道:“今天我也跟你透个底,外人都只看到秦家的风光和权势,但你应该知道秦家越是风光,易风就越是辛苦吧,古人还有句话,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何况易风的脾气又怎么会只守着这份产业呢,今早的报纸你应该知道了吧?”

乔安心点点头。

“娜娜是个好孩子,但安家做主的却不是她,她爷爷是军区退休下来的,到现在都是个暴脾气,看了今天的报纸气得吹胡子瞪眼要去找易风算账。”

乔安心手指握紧。

“易风处事再稳妥,也到底还是年轻,有时候当时一时迷惑看不清选择错了的,就需要我们来帮他选择了,你说是吗乔乔?”

这是……要让她再次选择吗?

——你要记得,再遇到这种为难的事就找我。

脑中突然冒出秦易风曾说过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