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六十七章 一波未平

“你、还不知道?”蒋明乐明显顿了一下。

乔安心深吸一口气:“嗯,我还没看,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蒋明乐你告诉我什么新闻,为什么突然问我好不好?”

那头沉默下,乔安心接着说:“我早晚得知道啊,你先告诉我,我还有个心理准备。”

她这话说出,蒋明乐缓缓开了口:“我今早看到的,报上有个新闻登了你的照片,你的脸特别清晰,还有一个男人,那男人隐约看得出样子,好像是风华集团的秦易风,安心,那照片是真的吗?你怎么跟他到一起了?”

乔安心心跳得更厉害,她听到自己的追问:“标题,标题是什么?”

“具体我记不得了,反正说得很不好听,不过媒体不都是那样找噱头吗,关键是还有好些照片,还有你们一起出入别墅的照片,总之p得很像,还公布了别墅的地址……”

乔安心忘了自己是什么挂掉电话的,她匆忙跑到窗边,拉开窗帘一看,别墅前空空如也,并没有电视上演的那种被记者堵着门的场景,她拉上窗帘,靠在墙上,脑子里乱七八糟一片。

这就是秦易风不想让自己看到的吗?

是昨晚被拍的吗?

她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止吧,可是……秦易风出现在那种餐馆本来就是个不寻常的事了,何况是跟女人……又加上他刚宣布了正式交往的对象,还有一起出入别墅的照片……

乔安心脑子里闪过卫萧在周燃燃面前扔出的那些照片,会是同一个吗?

是走投无路的卫萧?还是方如云?

乔安心之前听秦启佑话里听到过,秦家形势这段时间不是特别明朗,那这事会不会影响到他?

还有……

安娜会看到这消息吗?

老太太会看到吗?

网上已经没有了那消息的痕迹……希望秦易风能够快点阻挡消息……

正乱七八糟想着,乔安心突然听到一丝吵闹声,好像从楼下传来的,她拉开窗帘又开了窗,下面的话断断续续传入耳朵……

“二太太,跟您说过了,秦先生吩咐过的,您不能进去。”这是张妈的声音。

“哎呀,三弟给你个鸡毛你还真当令箭使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今天就是三弟本人在这,也得请我这个二嫂进去。”这略显尖利的声音显然是方晓的。

乔安心眉拧的更紧。听得出方晓想进来,而张妈听了秦易风的话不让她进。耳朵里方晓的话越来越有过分的趋势,“我告诉你,要么现在让我进去,不然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你失业!你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

张妈虽然唯秦易风的命令是从,但对乔安心一向不错,方晓的话越来越过分,也越来越粗俗,乔安心终于还是听不下去下了楼。

门关着,乔安心知道她们还在门口,抬手推开门,一开门,张妈立马回头,见到乔安心,温声道:“小姐,您请回去。”

说着身子挡在了乔安心面前,但方晓显然看到了乔安心,她立马转到一侧,声音蓦地拔高:“好啊,你这个老太婆不是说她不在这里吗?那现在出来的是哪个狐狸精变的不成?”

乔安心朝张妈摆摆手:“张妈,我知道,他不是不让我出门吗,我在门里边,不跨出去,也不算出去。”

张妈见她神色虽冷了些,但倒是平静,便退到了门边。

乔安心拧眉看着方晓:“二嫂,你说话未免太难听了些。”

“二嫂?”方晓立马露出夸张的表情,随即尖着嗓子道:“你可别叫我二嫂,我算你哪门子的二嫂,你跟三弟可是离过婚的,我三弟马上要结婚,你这让别人听到了再误会了就不好了。”

方晓只有在老宅,在老太太面前才会收敛些,这些年因为对秦易晟的不满和方家给她的压力,她变得越来越容易失态,越来越不像大家教养出来的人,乔安心听她那么说,也不恼,只淡淡的道:“那么方女士,请问你来做什么?”

“做什么?乔安心,今天的新闻你看到了吧?”

乔安心点点头。

方晓看她那副淡定样无端想起秦易风,这人跟着秦易风久了的缘故吗,这副架势倒是跟她那个掌权的三弟越来越像,又想起自己整日里闷不作声的丈夫,她越发意难平,上前一步指着乔安心的鼻子道:“先不说别的,这别墅是秦家的产业吧,你一个外姓的女人堵着门不让我进算什么?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果然小家小户出来的就是没教养。”

乔安心脸色不好起来,她冷声道:“方女士,首先,这别墅是不是秦家的产业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房产证上是秦易风的名字,你可以现在联系秦易风,如果他说让你进,我保证立马给你让开道。”

方晓黑了脸,她只听说这女人不但离婚后还勾着秦易风,还犯贱地搅黄了方如云嫁进秦家的事,不然秦易风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给方家施压让方如云那么嫁到国外?如云说这女人不光想勾着秦易风,眼见秦易风有了安娜,又打了秦启佑的主意!之前就看她不顺眼,一个没权没势的丫头凭什么一跃嫁入豪门野鸡变凤凰,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乔安心继续道:“再者,方女士你张口闭口待客之道,我也从来不知道谁去做客在主人家门口出口成脏的,这难道就是你们方家的教养?”

“瞧瞧这伶牙俐齿的小模样”,方晓咬牙切齿道:“怪不得秦家男人一个两个都被你勾了心,不过我可不吃你这一套,我告诉你,你怎么勾搭秦易风我不管,那是你们的事,但你敢搅黄如云跟启佑的事我就不会放过你,你怎么搅黄的,最好怎么给我圆回来!不然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听她这话,乔安心不由皱眉,怎么又扯到方如云和秦启佑的事了?

“怎么,心虚了?呵呵,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爸妈没教过你吧。”方晓抱着胳膊,阴阳怪气。

乔安心眼里盛了怒气,手攥紧,她可以忍受任何的辱骂,但提到她爸妈……

她蓦地笑了:“说到这个,还真是遗憾了,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想让方如云跟启佑的事成了,不过很可惜还没使上劲呢,他俩就黄了,至于原因,你不妨去问问你们家的如云,该心虚的可不是我。”

“好啊,你看看你!露出狐狸尾巴了吧!刚才还冠冕堂皇,这会就承认你想破坏如云跟启佑了吧!”方晓尖着嗓子,直直朝乔安心走来,尖利的指甲朝着她脸上指着。

乔安心强忍着心里的不耐,张妈默默上前:“二太太,请注意您的举止。”

方晓猛地转身一巴掌打在张妈脸上,乔安心蓦地上前推开她:“你干嘛!”

“我没事小姐,”张妈道:“您进去吧,没事。”

张妈一心想让乔安心进去,她知道方晓对她不满已久,秦家的几个少爷她几本都是看着长大的,二少爷最初跟她扯上关系的时候,老太太跟她聊起来,她那时候经事不算多,没忍住说觉得她不太适合做二太太。后来这话不知怎么传到方晓耳里,方晓一直对她明着暗着找茬。

张妈这边说着,方晓那边见乔安心推了自己,立马扑了过去:“怎么,你们主仆俩合起来欺负我不是?!”

乔安心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她的力气不大,但此时却下了狠力气,疼得方晓嗷嗷叫,她皱眉,冷声道:“我叫你一声方女士是看在老太太的份上,方如云跟秦启佑的事,你就是叫来大家一起对峙,我也敢说不是我做的,如果你是因为这事来的,我想你可以回去了!”

说完,她一把甩开她的胳膊。

方晓一个站不稳,差点歪倒,她几乎扭曲了脸,原本打了过多粉的脸近距离看越发恐怖,“乔安心,你还敢说不是你做的,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从第一天启佑带如云回老宅你就在捣乱。”

乔安心皱眉,那天明明是方如云说了那些话……

现在想起来,心还是抽疼,她脸色越发不好,就听方晓继续道:“本来启佑好好的送如云回去,你非要闹着让启佑送你回去,结果启佑把如云送到一半就去找你,乔安心啊乔安心,你还真是,如云年纪小,就算在老太太说了那些话不妥当你也不该这么小肚鸡肠吧,而且她说的也是实话,这是第一件,还有……”

乔安心简直气笑了,那天明明是她回去的路上碰到的秦启佑,怎么到她嘴里就成了自己把秦启佑叫回去的?  ,

“随你怎么想,我说没有就是没有。”乔安心不想再跟她牵扯,拉着张妈就要进门关门。

方晓急了,冲上去不让她关门:“今天不说清楚你就别想走!”方如云婚期将至,她本来以为方如云会顺利嫁到秦家助她一臂之力,毕竟看秦启佑那架势对方如云可热乎着呢,她还纳闷这事怎么突然黄了,要不是如云跟她哭诉,哼哼……

乔安心被她闹得没了耐心,已经有路过的人在看她们了,想到今天糟心的新闻的事,这个时候可不能再出什么岔子,想到这里,她脸色一变:“想必这事是方如云跟你说的吧,不过你要想知道事实我不妨告诉你,她方如云跟秦启佑的事黄了的原因,不是因为谁的拆散,而是因为她方如云从头到尾都在骗启佑。”

“你说谎!”

“我是不是说谎,你可以去问秦易风,问他不久前方如云是不是大晚上出现在他套房门口要进他的房!”

“安心,你说的……是真的吗?”

秦启佑站在车前,语气颤抖的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