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六十六章 这算监禁

“你的假期提前结束,明天开始上班。”他又说:“明天开始跟在我身边,做我的私人助理。”

乔安心点点头,脸上却不自觉露出抗拒的表情,她想起上次给秦易风打电话,那个时间应该是他的工作时间,电话却是安娜接的,也就是说……他工作的时候作为正牌女友的安娜也可能在他身边的……

要是遇见了……

乔安心咬咬牙,不是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吗,还有什么比秦易风撤销协议更糟糕的结果吗,就算是最恶毒的骂名,她也担了。想好这些,她问:“私人助理,工作内容方面跟之前有什么不同吗?”

其实对于私人这两个字,她始终有点芥蒂。

秦易风看着她变换的脸色,眼里暗光闪过,回道:“私人助理,你要准备好做私人到任何程度的工作。”

他眼里闪过的光她不是没有看到,只是她只能接受,她抿抿唇:“我知道了。”

“职位变动后,工资翻三倍,那些兼职都退了。”

三倍……确实比她之前工资加兼职的钱多了很多,她似乎也没有了再兼职的理由,却还总有些不甘的情绪……

“好。”最终也只能如此说。

……

兜了一大圈,乔安心又回到的枫泊居,蒋明乐的事秦易风再没有提起,乔安心早早洗漱了下,蒋明乐给她发微信问她兼职的事,她只能说自己找到了正式的工作,以后基本不会再兼职了,蒋明乐说恭喜她,说什么时候请她吃饭庆祝下,乔安心只说新的工作会很忙,蒋明乐应该也懂了他的意思,他笑说没关系,半晌,又发了一句,安心,苏景晨没有因为我的事为难你吧?

乔安心愣了下,他以为苏景晨会为难自己?不知为何,她还有些庆幸的情绪,庆幸蒋明乐并不知道她跟秦易风……如果蒋明乐知道了她跟秦易风的纠葛,他这个朋友她可能就真的无法面对了。

轻轻叹口气,她回道,没什么大事。想了下,又加了句,你跟苏景晨不合吗?

话有些唐突,但对象是蒋明乐,乔安心说话一直比较随意,问出这句话也不觉得不合适。

蒋明乐回得也很快:也算不是不合,几年前有过矛盾,那时候闹得不好,后来我离开夜城一段时间,最近才回来,没想到就遇到了苏景晨,他可能是怕我带坏你吧。

乔安心嘴角一撇:怎么会,再坏也坏不过他。

从前她还挂着秦太太的名号,苏景晨几个都叫她一声嫂子,任牧之几个还好,就是苏景晨,虽然一直笑着,但乔安心就是觉得他的笑狐狸一样,虽然看不出什么,但总有种他在随时算计的感觉,后来她跟秦易风协议终止离了婚,苏景晨更是喜欢对她说些不阴不阳的话,尤其是那声“前嫂子”,真是怎么听怎么堵心……所以乔安心对苏景晨并不那么客气。

蒋明乐发来偷笑的表情,又说,想不想知道我们为什么闹得不好?

乔安心立马道:想!

蒋明乐回得也利落:男人跟男人闹掰,百分之八十都是因为女人啊。

乔安心问:那你们也是那百分之八十之内的?

蒋明乐道:可能要让你失望了,英明神武如我,也没能免俗。

乔安心笑了,发了个摸头的表情安慰。

“咚咚”

敲门声响起,乔安心反射性把手机放到了被子里,然后说:“进来。”

一串动作做下来,她不禁皱眉,这没由来的心虚……

“小姐,秦先生让我送来的。”张妈端着什么进来了。

“是什么?”说着,她下床走过去一看,是几套衣服,乔安心摸在手里,看到小小的logo,这个牌子她是知道的,以昂贵的价格和极少的数量在上层圈流行,以往她装小三时穿过这种牌子,可是现在秦易风为什么送来这个?这算什么?金主的恩惠?她疑惑的看向张妈。

张妈笑得眯眯眼:“秦先生说您明天就换新工作了,还是穿这些比较合适。”

她满眼替乔安心开心,不过怎么看都像乔安心是得了主人青睐的小宠一样。

乔安心神色淡了几分:“好,我会记得谢谢他,辛苦你了。”

“那您早点休息,我先出去了。对了,鞋子明早会给您送过来。”

乔安心点点头,张妈出去后,她随手把那些衣服放在衣柜,女人都喜欢漂亮衣服,她承认她也曾很虚荣,以为秦易风愿意送她这些东西也是对她特殊的表现,可是后来她渐渐知道,就像现在这次,他送他名贵的衣服鞋子饰品,不过是怕她丢他的脸,身为他的私人秘书,随时跟在他身边的门面,不是吗?

手机叮咚叮咚提示有新的微信消息,应该是蒋明乐的消息,乔安心看着衣柜里的衣服,突然冒出一个念头,照苏景晨的意思,跟蒋明乐有过节的还包括秦易风,那蒋明乐所说的他们闹矛盾的原因是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跟秦易风也有关吗?秦易风,在里边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她就敲敲自己的脑袋,感觉自己真是疯了,这个也能扯到秦易风身上……

心情有些烦乱,乔安心跟蒋明乐说了一会就道了晚安,明天第一天做秦易风的私人助理,她总有些忐忑啊……迷迷糊糊睡去,一晚上睡得并不好,几乎是闹钟一响她就醒了,刚起来张妈就送来了要穿的鞋子,乔安心打眼一看知道是跟那套衣服配套穿的,她拿过来换上,化了个淡妆,张妈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一边吃早餐她一边想着一会是跟秦易风一起去还是自己先去公司呢?以往秦易风让她一起的时候都会提前跟她说,这一次他没说是不是代表自己可以先去?但秦易风要去总部还是哪里并不确定……私人秘书的话应该跟在他身边吧?

她胡思乱想着,拿起手机想发个消息问问他,刚拿出手机,他的电话就来了,乔安心接起来,他第一句话就是:“乔安心,今天你先不用上班,你的假期再延迟几天,还有,就待在别墅,哪里都不许去。”

一连串的消息乔安心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让她上班了?但是……“一直待在别墅?不能出去?”她问,不自觉皱了眉。

“对,我会跟张妈说。”

还让张妈看着自己?

乔安心只觉荒谬非常,本来突然不让她上班,说实话什么都准备好了突然中止有些让人不舒服,但这就算了,毕竟他是老板,可是现在这算什么,监禁?

“秦易风,这就是你的游戏规则?”她不禁问。

那头的秦易风沉默了下,道:“是。”

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乔安心就看到张妈拿出手机看了下,应该是秦易风的消息,看完后再看乔安心的眼神里明显就带了些不一样的味道。

乔安心彻底没了胃口:“张妈,他是不是说让你看着我不许我出门?”

张妈点点头,温声道:“小姐,秦先生总有他的道理。”

道理?

什么道理!

他就是专制!暴君!

乔安心眉心拧的紧紧的,他凭什么不让自己出去?难道以后也会这样?乔安心心里烦躁,蓦地站了起来,张妈有些紧张的看她一眼,眼睛锁着她,乔安心知道这事跟张妈无关,她转身上楼回了房间,带着气急败坏的换下了那身衣服。

她昨天已经把兼职都退了,开了电脑,却没网?

她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没有网了,这个时候的乔安心,慢慢冷静下来,终于觉得哪里不对劲了。

秦易风完全没有监禁她的必要,毕竟他掌握着她最大的命门,在这场交易里敢随时喊停的他才是掌控着,他完全没必要这样戏弄自己,况且,秦易风是不屑做这种事的,而且……让自己今天去上班是他昨晚的决定,秦易风怎么可能短短一夜间就突然变了卦?

这完全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让张妈看着她不许她出门,突然间断网……

乔安心脑子里闪过什么,猛地跑出去,“张妈,张妈,有今天的报纸吗?拿给我看下好吗?”

张妈从厨房出来,微微低头道:“小姐,今天的报纸没送来。”

没送来?

即便是刮风下大雪的天气报纸都没晚过,今天会晚?

怎么会这么巧?!

“我刚看了下连不上网了……”

“小姐抱歉,今天的网出了点问题,已经打电话联系过了,他们正在处理,您再等等。”

果然……

乔安心心砰砰跳着,她跑回房间,拿出手机刷新闻,新闻热门显示的时间明显比当前时间早了好些,而且最近时间的热门新闻反而都是些不大不小的消息,跟之前的力度不能相比,她不死心的继续找,心里直觉秦易风这么做,一定是有些什么不想让她知道的事……

突然手机响了一下,蒋明乐打来了电话。

“喂”乔安心立马接起来。

“安心你没事吧,我看到报纸上的新闻,你还好吗?”蒋明乐的声音很急,上来就这么问。

乔安心只觉繁乱中终有抓到了一个线头,她呼吸急促:“蒋明乐,你说的新闻,是哪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