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六十五章 拆吃入腹

蒋明乐一行走后,乔安心再也忍不住,对苏景晨凝眉道:“苏景晨,你什么意思?干嘛搬出秦易风压我!”

就算他跟蒋明乐有什么牵扯或者说过节,跟自己关系也不大吧,但在蒋明乐面前,不知为何,她不想提起秦易风的名字,或许不知是蒋明乐,在其他任何人面前,她都不想提起。

可能是两年来的习惯,那两年她把自己嫁给了他,但协议里白纸黑字——隐婚。是以,在秦家老宅以外的场合,她只字不提关于秦易风的事,连他的名字,都不敢随意提到。

现在……

是难堪吧。

一想到秦易风,她的心就像被一把看不到的手揪住狠狠拧着,说不清疼多一些、还是折磨多一些。

不提他的时候,跟蒋明乐他们朋友一般相处的时候,她觉得分外轻松,好似个最普通的人一样。

苏景晨望着她,似笑非笑:“你还真是不知死活。”

“你什么意思?”

“要不是看在周、看在那人的份上,你以为我会提醒你?”

他一脸鄙夷,乔安心气极反笑:“那不好意思,我还真不想承你这个人情,就算是秦易风跟蒋明乐有什么不对付的,那也不关我的事了,你现在每次叫我嫂子,不每次还都得加个‘前’字,我跟秦易风已经是以前的事,现在那些牵扯根本不是我该考虑的事了。”

她说得理直气壮,难道不是吗,她现在算什么,秦易风的情妇?一个情人需要考虑那么乱七八糟的吗?

苏景晨被她呛得脸色也不好起来,他冷哼一声:“你最好一直这么嘴硬!”

“那也轮不到苏先生您操心。”乔安心说说完,转身就走。

路上她也冷静下来了,一冷静下来她只觉得跟苏景晨置气太不应当了,那人对她说话虽然阴阳怪气,但替她治了几次伤也是真的,她本来不该那么冲动的,不知道是因为他在她想交的朋友面前出手阻拦了还是因为他在那个时候提了秦易风……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提到那人,乔安心就自乱了阵脚。

她在楼下买了个烤冷面拎着上了楼,影影绰绰里,门口好像站了一个人,显然这次不是秦启佑,几乎是立刻的,她就认出了他。

“秦易风?!”

手里的袋子几乎拎不住,乔安心不知为何有点心虚。

秦易风看了眼她手里的袋子,淡淡道:“没看我给你发的消息?”

发的消息?

乔安心立马掏出手机,一看果然有短信:一会去你那吃晚饭。

除了这短信,还跳出了几条微信,一看到蒋明乐的名字,乔安心立马把手机塞回了包里,“我在车上没听到手机响,没看手机,那个,你饿了吗,我现在给你做……”

“不用了,出去吃吧。”

说着,他向这边走来,乔安心捏捏手里的袋子,“我买了吃的,要不,再给你做一份就好……”

“买了就带着,别浪费。”他说。

乔安心心砰砰跳着,不知是不是她心虚了,脑子里总想起苏景晨威胁似的那几句话,不知道苏景晨有没有打小报告……他应该不是那种人吧,乔安心心怀鬼胎的跟在秦易风身后,“那个,去哪?”

秦易风勾起嘴角:“去吃羊蝎子。”

羊蝎子……

乔安心蓦地抬头看他,见他勾唇,似笑非笑,她正想着要说些什么,就见他模样又恢复了往常,仿佛她刚才所见只是个幻觉,可真得会那么巧吗?昨天蒋明乐要请她的就是羊蝎子……

车上,乔安心坐在副驾驶,秦易风开着车。

乔安心叮咚响着,是微信的声音,她拿出手机一看,是蒋明乐把她拉到了他们的微信群,岳鹏几个正在里边说话,乔安心不自觉余光扫过秦易风,退出了微信。

“你好像很忙?”秦易风淡淡的。

“没,没有。”

“带薪休假感觉怎么样?”他又问。

这次给乔安心放长假,小林跟她说了是带薪,秦易风没有说什么算是默认了,不然乔安心一定不会安心在家待着的。

乔安心心里一跳,不敢说自己又找了兼职的事,模凌两可的答:“挺好的。”

听她答完这句话,秦易风一路未发一言,到了吃饭的地方,秦易风在前边走,乔安心在后面跟着,直到上了菜。

“吃饭。”秦易风开口。

乔安心这才拿起筷子,但事实上,她一直忐忑着,终于还是没有忍住,“那个,我今天碰到苏景晨了。”

“嗯?”

“他说了一些话,我跟他顶了几句。”乔安心慢慢说着,边说边看他的神色。

秦易风神色淡淡的,好像对这个话题一点不敢兴趣,他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半晌,道:“明天开始,搬回枫泊居。”

回枫泊居?

“为什么?”乔安心立马道。

秦易风抬眸看着她,不说话。

乔安心抿唇,声音低了些:“我、我想还住在这边。”

“乔安心,我没有在跟你商量。”

所以,只是在通知她吗?

乔安心一阵烦闷,一想到枫泊居,她只觉回到了牢笼一般,脑子里闪过蒋明乐跟她说的他们做义工一起背包旅行徒步打车一路卖唱的经历,那些都曾是她向往的……

可是为什么她已经认命了,她愿意接受那种难堪的身份了,却还是连选择个住处的权利都没有?

她放下筷子。

“是因为今天发生的事吗?”

秦易风看着她,乔安心继续道:“我知道出去兼职是我的不对,可是这样做我真的很放松,我喜欢这样的生活……我新认识的朋友,我只是新认识了几个朋友……”

她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只是突然觉得有点委屈。

“他不是你的朋友。”秦易风道。

“为什么?!”乔安心不自觉拔高声音,周围那些早就在看秦易风的人更是正大光明朝这边看了过来。

“乔安心,你以为他是那种会跟你做朋友的类型吗?”他语气并无多大变化,鲜少来这种餐厅的他,也并没有因为周围人围观似的注视有多大的反应,他只是看着乔安心,也只看着她。

乔安心深吸一口气:“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苏景晨跟我说了,我知道你们跟蒋明乐之间可能有什么纠葛或者说什么不愉快,可是秦易风,我有自己选择朋友的权利。”

秦易风眯了眼,半晌,他道:“乔安心,你没有这权利。”

乔安心立马站了起来,好像这两天跟蒋明乐他们的相处把她身体里隐藏得叛逆激发了出来,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站起来瞪着他,“不!我有这种权利!我又不是卖给了你!”

就算曾经卖给了你,现在也不一样了!

其实她不知道自己在反抗什么,或者说,这样算得上反抗吗?

从前她只有周燃燃一个朋友,也不肯主动再去结交朋友,想来也是怕自己会受到影响吗?可她明明早就知道了世界的不公平,早就习惯了,也早就做好了准备,为什么现在还会这样?

秦易风依旧坐着,不说话,只看着她:“你当然没有卖给我,乔安心,你现在就可以走,如果你愿意。”

乔安心剩下的话就这么咽了回去,那些激烈的情绪也都像察觉到危险的触角一般,瞬间退回去藏到了安全的角落。

周围人的议论声渐渐传来……

——看那个女人,好凶啊!

——是哦,我要是有那么帅的男朋友,一定好好感谢天感谢地,哪里还会跟他吵架……

这些话断断续续落入乔安心耳里,她封闭的五感才从癫狂的情绪里回到现实一般,周围的人,尤其是女人,在说到秦易风的时候,总是不再压低声音,好似刻意要让秦易风听到一样,眼睛还不停往他的方向飘。

乔安心皱眉扫了一圈,把那些女人的目光一一杀了回去,这才重新坐下。

她没有其他想法……只是不想被这么当成谈资。

“如果留下,你就要遵循游戏规则。”

乔安心望着他,她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可是……

“我们的交易,不包括这一项。”她有些艰难的开口。

“还是说,你要我搬到你旁边?”

乔安心蓦地睁大眼睛,他定定的望着她,他不是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可是他怎么能搬到这边呢?!唐唐的风华集团的总裁,秦家的掌权人,搬到这种公寓?乔安心猛地摇摇头。

“那么,你想让我怎么履行我们的交易。”

他们的交易啊……

她作为情人要做的事……

乔安心攥紧手指,忽然没有了开口的力气。是不是她最近真的太得意忘形了?怎么会总是可以忽略了她迟早要执行的义务呢?

此时的秦易风,语气并不咄咄逼人,甚至可以说是和缓的,他好像个耐心的猎人,布了个缜密的陷阱,一步步诱导着他的猎物,直到拆吃入腹。

“好,我明天搬回去。”这句话说出,乔安心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她知道这意味着自己要开始遵循游戏的规则……

可是这场游戏的规则,秦易风才是制定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