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六十二章 旖旎不再

他神色淡淡,却怎么看怎么和缓,看上去……甚至有点温柔。

乔安心愣愣的:“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秦易风挑眉:“你在夸我?”

呃……

乔安心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怎么了!怎么像个花痴似的那么盯着他,还问出那种话!可这个男人也太可怕了,她自觉掩饰得不错,但不但没有瞒过他的眼睛,他还知道自己是有求于他。

乔安心给他挽好袖子,垂手站在一边,秦易风转身洗着碗,她声音低低的说:“就是,卫萧的事,我听说她辞职了。”

“确切的说是开除,她跟李倩薇。”他神色未变,手上依然在洗碗,像在谈论无关紧要的话题。

乔安心看看他的脸色,继续问道:“是……因为打架吗?”

“有这方面原因。”

“那……是不是也应该处罚我?”这话一出口,她也觉得矫情,但不这么说,她真不知道怎么扯到卫萧身上了。

秦易风淡淡看她一眼:“你的意思是,连周燃燃一起罚才公平?”

乔安心张着嘴,被他堵得一句话说不出,半晌,喃喃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秦易风一向精于谈话的技巧,这个男人一下就抓到了她的软肋,让她无力还击。

秦易风看她纠结的模样,微微叹口气道:“想替卫萧求情?”

乔安心猛地抬头,眼睛亮亮的盯着他。

秦易风也看着她,认真的摇摇头:“没得商量,你应该知道她做了什么。”

是啊,光那些照片就够秦易风判卫萧死刑了。

乔安心低了头,秦易风的声音再次传来,他说:“这次也有我的疏忽,被她们钻了空子。”

他,在道歉?

乔安心只觉今天受到了太多惊吓,秦易风,好像跟她记忆中的越来越不一样,从前她所熟知了解他的一切,现在似乎在慢慢推翻。那个冷清冷血的秦易风,会下厨房洗碗,会温柔的说话,还会跟她道歉?

秦易风见她愣愣的样子,眉眼越发柔和:“我知道启佑找你了,你不必为难,这事不管谁来说都没得商量,我说过我们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她既然敢做,就要有被惩罚的觉悟。”

他知道秦启佑来了?

是了,秦启佑刚才禁完足,一举一动哪里逃得过秦易风的眼睛。

“其实,我不怪卫萧。”乔安心眼睛清亮,看着他道:“我是怨她侮辱燃燃,也怨过她拿出那些照片被燃燃看到……她骂燃燃,我打了她,可是那些照片……又不是p的虚假的图,照片上的明明是真的,而且你应该知道,卫萧她哪有那个本事偷拍你……”

话说完,乔安心等着秦易风的回答,但他只洗碗,并没马上回答,乔安心不免忐忑,正要继续说,就见他转身,把洗好的碗摞在手上拿着,问她:“放哪?”

乔安心愣愣的开了柜子:“放这里就好。”

直到秦易风把碗放好出了厨房,乔安心才追过去,见他在擦手,她一阵挫败,感情她认真组织措辞想好的话,人家根本没听?

“那个,我刚才说的……”乔安心忍不住开口。

秦易风点点头:“嗯,听到了。不行。”

呃,这人……

“不要太心软。”他擦完手,转身望着她,像是普通的对话又像是教导,“如果让你为难的事,记得第一时间就拒绝。”

“我不是心软。”她辩解。

他睨她一眼:“方如云的事,你跟启佑说过了?”

乔安心愣了一下,“没有,没说。”

“你是怕他接受不了方如云只是在利用他的事实?乔安心,秦家的孩子比你想象中更能承受痛苦,不要太低估了他。”

原来……他是在说这个。乔安心抿抿唇,她也想过跟秦启佑坦白,可是……

一想到秦启佑亮亮的眼睛,明朗的笑脸,那些残忍的真相她就怎么都说不了口了。所以,果然还是她太心软了吗?

“过来。”他坐在床边,对她道。

乔安心一看到他坐在床边,就不由红了耳朵,慢吞吞的挪过去。

“坐下。”他说。

乔安心坐下,如坐针毡。

“转过脸来。”

“呃,哦。”她转过脸,跟他面对面,心跳如鼓。

秦易风抬手,同时俊颜朝她靠近,乔安心下意识闭了眼,手抓着床单,睫毛颤动着。

他的手抚在她的脸颊,她能感觉到他的气息慢慢在靠近……

“伤好得差不多了。”秦易风轻轻说。

他的气息随之远离……

原来他只是……

乔安心睁开眼,只觉得丢脸死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涨红着脸,不自觉地摸摸已经结痂的地方,干巴巴的说:“是啊,快好了,也不是多大的伤,肯定好得快呢。”

秦易风眼里一闪而过的笑意,他重新把手放在她的脸侧,让她与自己对视:“你刚才好像在期待什么?”

语气里鲜有的带着些揶揄和调侃,但乔安心无心分析这些背后的含义,她伸手掰开他的手,立马回道:“没啊!我只是刚才眼睛碰巧不舒服所以才闭上的!”

好吧,如果她是秦易风,对于自己刚才的反应肯定也会想歪……事实上,她确实想歪了,但这话又怎么说得出口。

秦易风挑眉,满意地看着她通红的脸,不再逗她。

这房间隔音并不好,外面依旧是嘈杂的各种声音,但乔安心周身好像自动带了阻隔外音的结界,耳里只剩他低沉的声音,自己咚咚的心跳声,甚至还有彼此清浅的呼吸声。

“今晚的饭菜不错。”秦易风开口。

“谢谢。”乔安心回,心里却胡思乱想着,饭菜吃过了,秦启佑拜托她的她也已经说过了,接下来他是不是该走了?

他为什么还不说要走?这样待下去会不会太晚了?该怎么提醒他吗?

她眼神闪动,心思慌乱,秦易风伸手松了下领带,她神经质地站了起来,秦易风似笑非笑的望着她:“你在害怕?”

她立马摇头:“没、没有,我就是突然觉得有点热,刚才吃饭房间里好像有点味道,要不要开一下窗?”

说完她转身就要去窗边,窗子在床的另一侧,经过秦易风身侧的时候,他突然伸手拉住她的手腕,一个用力……

“啊!”

伴随着这声尖叫,下一瞬,乔安心就落到了他怀里。

他的手臂有力的环着她,乔安心坐在他腿上僵直着身子,望着他近在咫尺的容颜,她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

“知道你今天做错了什么吗?”他盯着她。

乔安心愣了下,“做错了?什么?”她做错什么事了吗?是因为答应秦启佑替卫萧求情?

“不是因为卫萧。”他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否定道。

那还能因为什么?

她摇摇头:“其他,没有了,我不觉得我做错什么了。”

他眼里危险闪过,缓缓道:“秦启佑……”

秦启佑?

乔安心脑中一道光闪过:“你没说不能跟他见面!”

他眯眼:“我不止一次说过,不要跟秦启佑有太多牵扯,安心,你好像太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不是,”她摇头否认:“上次从冰城回来,你好像也没说过不能再见他,再说他来找我,我难道把他轰出去吗?”

事实上,她真的快把这茬忘了,一则是最近事情太多,再就是她内心深处其实是觉得关于用秦启佑跟秦易风做交易那事早已经过去了,他们现在的协议根本没牵扯到秦启佑……

“知道上次启佑怎么跟我说的吗?”

他的语气有些威胁,乔安心绷紧了神经:“哪一次?”

“交易那次,你说用秦启佑换,说你可能会成为我侄媳妇那次。”他好心的提醒。

乔安心呼吸一顿:“我……那次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跟他当面谈这件事,乔安心只觉得尴尬极了,她只是把秦启佑当成是弟弟对待,要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那么利用他,本来就存着愧疚,不得不说这次答应秦启佑的请求,其实也有还他上次的人情的意思,不然她总觉得欠了他了,毕竟那次她跟秦易风说了那些话之后,秦易风很快就答应了她的交易,不用想也知道秦启佑在里边下了很大功夫,叔侄两人或许还闹得很不好……

这些事她逃避似的没有往深了想,这次被秦易风说出来,还是以这么暧昧的姿态讲出来,乔安心只觉得无地自容。

秦易风无视她变换的神色,手臂箍着她的腰,继续道:“启佑对我说,他要让你成为他的家人。”

乔安心眼神一闪,这话秦启佑不止一次的说过。

“他说既然你做不成他小婶子,那他就娶了你,这样你们就能一直在一起。”秦易风眼神锁着她,“你觉得他是说着玩的吗?”

“什么意思?”乔安心下意识皱眉,她不由想起他曾经冷着眼睛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我还真是低估了你。才从我的床上爬下来没几天,这就忍不住了?启佑一口一个婶子叫着,乔安心,你还有没有点廉耻心!”

想到这些,她浑身的温度又降了几分,他始终还是不放心自己的……

“今晚的饭菜很好,我不希望还有别的男人再尝到你的手艺。”秦易风手抚着她的脸,声音里带着不容置疑。

她给秦启佑做饭的事他也知道?

乔安心手脚冰冷,心底泛起的靡靡消失无踪,他……一直在监视自己吗?

刚才她竟然还感觉……

像被浇了一盆凉水,乔安心彻底冷静下来。

乔安心啊,你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没出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