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六十一章 忍一晚上

“好,我答应你。”乔安心静静回。

秦启佑张张嘴,最终还是只说一句:“安心,谢谢你!”他知道他的请求很过分,也知道乔安心的为难,更知道或许乔安心这次帮过他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可能没有以前的融洽……

但他还是说出口了,其实他知道,只要他坚持,乔安心是不会拒绝的,但以后……

或许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牵扯了爱情,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遗憾的总会刻骨铭心,方如云请求他的最后一件事,他无论如何也想完成。

“我会跟他说,但结果不敢保证。”乔安心道:“你知道他下了的决定几乎不会为谁改的。”

“我知道,安心,只要你说了就行,不管什么结果我都谢谢你……”

乔安心摆摆手,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两人之间的气氛微妙的尴尬着,仿佛刚才那融洽的一顿饭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乔安心暗自叹口气,“不要有心理负担,我也是存了私心的,如果我不答应,你是不是就会一直惦记着她,觉得自己亏欠她?其实我们都知道就算我跟秦易风开口,事情改变的可能性都不大,我答应你,也不过是换你个心安罢了,不要多想了。”

秦启佑望着她,她说的是实话,但……秦启佑是知道她的性子的,很多时候,就像苏景晨说过的,乔安心是个锱铢必较的女人,别人对她好,她自然对人家更好,但要是惹了她的,她也绝对不会坐以待毙,她一定是讨厌极了卫萧吧,那么理智冷静的人才会在大庭广众下动了手,秦启佑抬头,郑重的看着她:“安心,将来你有用到我的地方,就算是让我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只要你开口,我绝对不推辞。”

她知道他是认真的,少年总是意气的,所以即便是心里无奈,面上还是认真点点头:“好,你欠我一个人情,我会记得找你讨的。”

当时她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在以后秦启佑真的冒着极大的危险帮了她一个大忙,几乎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听她这么回答,秦启佑才算好受了一点,他又帮着乔安心买了好些东西,说是之前花过她不少钱,得加倍还回来,等乔安心房间里堆满了各种生活用品,乔安心才送走了这个小少爷。送走秦启佑后,她想了想,给秦易风发了消息:

一直说谢谢你,还没表示过,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吃饭吧,我请你吃饭。

发完后,她有些忐忑的捏着手机,说不心虚是假的,但一想到已经答应下来,只能咬牙等着,过了五分钟大概,秦易风那边有了回复:今晚下班后过去。

乔安心松了口气,赶紧准备起来。

那边小林看着自家老板自从几分钟前看了手机后就一直在不停看手表,脸上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按照他跟着老板这么多年的观察来看,老板显然心情不错,就是有点心思不定,过了几分钟又拿出手机好像在回复什么……很少见到老板心情短时间内这么浮动,似乎在宣布了跟安小姐交往的事之后,老板一天比一天冷凝,弄得他整天战战兢兢……

谁让老板心情缓和些,他要偷偷给那人点赞!

……

买来的菜不少,但做什么倒让乔安心为难不少,最开始她在意他的喜好时,他口味偏重,偏好辣的多一些,于是她认真学习做川菜系,后来学的差不多了就一直做着给他吃,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每次都能吃个差不多,显然也是喜欢的,可是后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不让她做了,还嘱咐厨房的人不要再做辣的了,要做清淡的……

所以乔安心摸不清他现在的喜好,最后她想了一下,索性做了两个清淡的,两个偏辣的,又做了个汤,在煲汤的时候秦易风就来了,乔安心赶紧让他先坐好,自己又急忙跑进厨房,这汤火候要看好,正是最关键的时刻,她围裙都没摘得又跑了进去,秦易风看着桌上的菜嘴角翘起,踱步到了厨房门口。

她长长的头发扎了起来,像以前很多次那样,她每次做饭都会扎起头发,她不像其他人那样给头发烫弯或者拉直,她从来没做过头发,偏偏那头发长得又黑又亮,不是特别直,但很柔顺,总是软软的搭在她身上,此时扎了起来,有几缕不听话的翘了起来,在头绳周围翘着,她俯身看着火控制着大小,光洁的额头有了细密的汗珠,整个侧脸看起来美好极了,秦易风只觉得心里平静下来,这种感觉很久没有过了,而他,意外地很享受这种感觉。

略显嘈杂的环境,他们一个在厨房认真煲汤,一个半倚在门口凝视着她,晕黄的灯光照在两人身上,仿佛连空气都流动得缓慢了。

“好了。”乔安心眼神明亮,突然道。她特别享受煲汤的感觉,煲汤可以让人变得有耐心,耐心的掌控着火候,等着所有食材的优点尽可能的融入看似简单的汤里,这是个创造的过程,每每完成一次,乔安心都觉得是一种成就。

“我来端吧。”秦易风走进来。

乔安心吓了一跳,见他西裤笔挺,衬衣袖子轻轻挽起,露出腕间的手表,那只手表的价格曾让乔安心一度震惊,她犹记得后面那一串长长的零,他这个样子哪里是待在这个简陋又有点油腻的厨房的人,她赶紧道:“啊,你先出去吧,我来端就行,怎么说都是我请你呢。”

“可能会烫,我来吧,你做了这么多,也辛苦了。”他说着就来端,语气自然极了,若有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一定会觉得两人是相处多年的夫妻。

乔安心瞬间的怔愣,秦易风已经端起,她担心的在后面看着,一路跟在后面回了房间。

前面端着的人神色淡定走得稳当,后面跟着的反而窜头窜脑心神不宁一副担忧的模样,余光里是她伸着脑袋随时接受意外情况发生的架势,耳朵里是她一路的碎碎念:“小心点,慢点,烫吗?”,秦易风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好容易回了房间,把汤端上餐桌,乔安心算是松了口气,暗道自己可能是中午被秦启佑的帮倒忙的本领吓到有了阴影了,搞得这么紧张兮兮的。秦易风见她的模样,挑眉:“我有那么让你不放心?”

乔安心轻咳一声:“你又没做过,就有点不放心。”

“那看来我以后要经常做了。”他接口。

话里总有些其他的味道,乔安心抬头去看他,却看他神色如常,她转了眼张罗着让他坐。

桌上的菜,两荤两素,两个辣的两个清淡的,乔安心有特别注意,他还是吃辣的多,其实乔安心也喜欢吃辣,但父亲去世那段时间她几乎不怎么吃东西一度搞垮了胃,跟秦易风结婚的头一年肠胃炎还犯过几次,后来她吃饭就特别注意,基本很少吃刺激性的东西,今天忙活久了觉得挺饿,看着红油油的菜忍不住去夹。

一面去夹菜一面想着怎么开口说卫萧的事,虽然这不是她的本意,但既然答应就得说,何况,她虽然恼卫萧,要不是她自己跟周燃燃也不会这样……但其实深究起来,秦易风说得对,其实一切还是因为她自己的不坦诚,要不是她自己做了亏心事,也不至于被卫萧抓了小辫子……

胡思乱想着,夹菜的筷子却突然动不了了,乔安心一看,她的筷子竟是被秦易风的夹住了……

“呃,你?”她望着他,一时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情况。

秦易风抬眼看她一眼,手腕一转,就将她的筷子移到了两个清淡的菜盘子上方,“胃不好还敢吃辣的?”

乔安心腾地红了耳朵,像被老师抓住的作弊的学生,她默默夹了一筷子菜,脑子闪过一个想法,她咽下那口菜,欲言又止。

秦易风淡淡道:“有话就说。”

“那个……你有段时间,突然不吃辛辣的菜……”难道是因为……她的胃不好?

后面的话,乔安心实在问不出,虽然很多时候她都是脸皮厚,但这个问题上,总觉得开不了口。

秦易风却像无所察,继续语气淡淡道:“嗯,那时候你总做两种菜,太麻烦,索性只吃一种。”

她嘴上回道:“呃,哦,也是啊。”心里却是划过淡淡的失落,那时候她不能吃辣的,每次都是做两份的饭菜,一份他的,一份自己的,后来他说不吃那种的,转而要跟她吃一样的,她一直以为是因为他口味变了,没想到是因为……麻烦啊。

幸亏那句话没有问出口,不然就太丢脸了。她低头吃饭,掩去满眼的杂乱。

秦易风眸光扫过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吃完饭,乔安心收拾碗筷去刷碗,秦易风挽挽袖子:“我来。”

这句话惊得乔安心差点摔了手里的碗,她望着秦易风,怎么都不能把他跟刷碗这两个字联系起来,相比她的呆滞,秦易风倒是自然得很,他自然地接过乔安心手里的碗,抱着向厨房走去……

乔安心一个大跨步,立马跟过去:“我来吧,洗碗什么的让我来吧,怎么说都是我请你的……”

秦易风并不理她,利落地把碗放进洗碗盘,然后,“洗洁精。”

“呃,哦,在这。”乔安心赶紧递过去。

乔安心呆呆的站在一边看着认真洗碗的男人,是她的错觉吗,明明他只是在洗碗,还是在这种简陋的厨房里,但由这个人做起来,怎么就好像是在最顶级的厨房做最精致的食物呢?

“过来。”他突然道。

乔安心呆呆走过去,他抬起左边胳膊:“袖子,帮我挽下。”

乔安心看过去,果然见他的白衬衣袖子松松的要落下来,来不及多想,身体反应快过思维,她的手已经伸过去帮他挽袖子了。

两人一个高大,五官帅气得让人觉得上帝把一切的完美都给了他,另一个略显瘦弱,认真帮他挽袖子的模样像个乖乖可亲的小媳妇,那画面,竟意外的和谐。

不过是挽个袖子,不知为何,乔安心还是没出息的心跳乱了节奏。

“有话就说吧,”秦易风望着她的发旋儿,声音低低的:“忍了一晚上,也亏你忍得住。”

乔安心动作一顿,他……早就看出来了?

“说吧,我现在心情不错,说不定能答应你。”

乔安心猛地抬头看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