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五十九章 他的计谋

别人看周燃燃,最常用的形容词就是开朗、热情、活泼,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但极少有人知道,周燃燃的母亲……曾是个小三,而周燃燃,是个受人唾弃的私生女。

像所有狗血的故事一样,周燃燃的父亲是个事业心很重的男人,年轻时偶遇周燃燃的母亲,对她一见钟情两人坠入爱河过了极为缠绵的一段时间,后来周燃燃的父亲回了另一个城市的家,说过段时间就来提亲娶她母亲,但半年后,她父亲并没有回去,凭着依稀的信息,周燃燃的母亲就这么去了他所在的城市,她父亲是当时的新贵,打听到他并不难。

但两人再次的见面并没有想象中的激情、缠绵和想念,周燃燃的父亲抽了好多烟,最后说他其实在遇到她之前已经结了婚,是他对不起她。周燃燃的母亲那时应该早有预感了吧,女人有多聪明啊,其实很多事情她们早就懂,也早就看穿,但还是有那么多女人甘愿被骗,甘愿做个傻女人。

周燃燃的母亲,那个火一样的女人,正是在火一样炙热的年纪,她拽着那个男人的手不肯放,她说我不在乎,不在乎你已经结了婚,只要你还要我我就留在你身边,我不在乎身份。

于是她留下了,像所有有情人的男人一样,周燃燃的父亲置办了房产把她安置在那里,他确实是喜欢她的,他一有时间就去她那里,两人在别墅里一起看书、聊天、讨论世界上的奇异风俗,他们缠缠绵绵,谁也没再提那个存在着的横亘在他们之间的女人和那一纸婚约。

直到周燃燃母亲的肚子大了起来,那个女人出现了,周燃燃父亲真正的妻子,穿着昂贵华丽的衣服,眉眼间尽是蔑视,她张口就要她母亲打掉孩子,冲突是难免的,难听的话也是难免的,隐忍……同样是难免的。

后来,周燃燃的母亲走了,带着已经六个月的周燃燃走了,她没有回老家,而是选择去了另一个小镇,在那个小镇上,周燃燃出生,跟曾经的乔安心一眼,她也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

周燃燃跟乔安心是不同的,可以说是相反的,乔安心隐忍,也可以说是懦弱,从小就是,但周燃燃不同,镇子上有哪个孩子敢骂她,她不会骂回去,却会直接跟人动手打,不管对方比她大了多少,她都瞪着眼一股跟人拼命的架势,受伤不少,被她母亲训过不少次,但每每她都是倔强的瞪眼,藤条打在身上也不喊一声疼。后来就没有人再说她了,说乔安心的也少了,因为周燃燃总会护着她。

就是那样的周燃燃,却长成了那样活泼热情温暖的人,这样的周燃燃,自己怎么敢在跟她坦白说自己做那些事……

乔安心陷入思绪,直到秦易风的声音再次传来,他说:“你觉得她是介意你的身份吗?”

乔安心抬眸望他:“是,秦易风,你说我自以为是,你何尝不是,燃燃她……”

“我知道,她母亲的事。”他淡淡道。

“你知道?!”乔安心不可思议地望着他,他的神色显然是真的知道,“你调查她?!”她的脸色有些难看。

“乔安心,有时候我知道一些事,并不需要我刻意调查。”他皱眉。

乔安心一顿,是啊,想必不只是他,在她踏入他的圈子的时候,想必自己的一切在某些人面前就是完全透明的了吧,她几不可察的叹口气,声音低低的:“既然你知道,那应该也知道燃燃有多恨小三……这个身份的人。”

“恨?”秦易风道:“乔安心,你觉得周燃燃恨她母亲吗?”

周燃燃恨她母亲?

年少时候的记忆里,周燃燃似乎总在跟她母亲对着感,她让她梳辫子穿裙子,她就非要剪短发穿裤子,她让她学习舞蹈乐器希望她长成翩翩淑女,她非要学习跆拳道之类像个假小子……

她似乎总在顶撞她的母亲。

但乔安心知道,那不是恨。

周燃燃在提起她母亲时,眼底的温暖骗不了人,现在回想起来,那些年少时候打过的架,周燃燃跟人拼命的原因不只是那句“没有爸爸的野孩子”,更重要的是那句……“你妈是不要脸的小三”。

终于,她道:“不,她不恨她,她从来不是恨她的。”

那不是恨,是……心疼吧。

乔安心神色几经变换:“你说的对,是我太自以为是。”

秦易风眼神缓和:“所以乔安心,她并不是恨那个身份。”

乔安心低头,没有说话。

“她来找过我了。”秦易风说。

“她找你了?她……做什么?”乔安心一把抓住他的袖子,急急地问。

秦易风眼里淡淡的安抚,他说:“她要辞职,我没同意。正好有一个外派的工作,我安排她去了,这个时候她也需要冷静下不是吗?”

秦易风语气并无多大起伏,周燃燃找他当然不会是只因为这个,不过其他的,乔安心现在暂时不必知道。

随着他的话,乔安心的心也跟着起起落落。

“那里苦吗?”她问。

他立刻明白她是在问外派的地方,反问:“她是吃不了苦的人吗?”

乔安心肩膀一缩,秦易风接着道:“乔安心,选择都是自己下的,所以后果也要自己承担。让她先一个人静静,对你门都好。”顿了顿,他又道:“还有,你就是那么定义我们的关系的?”

他们的关系,小三和雇主……

“不然呢?”乔安心凝视着他,“情妇?”

他眯了眼:“我并没有结婚。”

什么意思?

“可是你已经正式宣布过,你快订婚了,你也确实有交往的对象不是吗?”乔安心脸色通红:“秦易风,没想到你是这样的……”

“想骂我渣男?”他唇线抿得紧紧的。

乔安心顿了下……这个字眼,用到他身上?

她没有说出口,只是道:“那你说,我们算什么?”

他盯着她,紧紧的,眼里氤氲着翻涌的情绪,却一句话都没说。乔安心露出一抹讥讽的笑,下一瞬,秦易风猛地吻了过来……

他的唇封住她的唇,一手扣在她脑后一手揽着她的腰,乔安心下意识挣扎,却很快停止……这是早晚都会发生的不是吗?

感受到她的乖顺,秦易风的吻不再霸道,他细细品尝着她两片红唇,直到乔安心的唇酥麻麻的有些肿了,细密的吻又落在她的脸颊,她的鼻尖,他始终没有触碰到她的伤口,伤口的疼痛感和他的吻落下时的战栗感,让她攥紧了手,心跳始终乱了节奏。

“这些你都不需要想。”他的话,散落在细密濡湿的吻里。

莫名的,她的眼里染上雾气。这些她怎么能不想,难道不想了她就不是情妇,不是小三了吗?他要她自欺欺人?

注意到她的异常,他的吻终于停下。

“这些你都不需要想,因为事实证明,你想的总是错的。”

乔安心拧眉,都是错的?好像确实她总是在想错,可这不一样啊……

秦易风见她紧抿着微肿的唇带着倔强的模样,伸手挑起她的下巴:“不信?那你猜猜,我现在想做什么?”

他……想做什么?

乔安心心脏砰砰跳动着,他眼底跳跃的炙热的光,就这么直直撞进她的眼里,让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忽视,深邃的眸子就这么盯着她,仿佛要把她吸进去了,而那团炙热的光,在她的注视里越发肆无忌惮,叫嚣着要将人拆吃入腹,乔安心不自觉吞吞口水。

秦易风蓦地笑了下,很浅的笑,却足以风华,他的吻再次落下,在她唇上停留,很快分开:“你是在想,我会这样做?”

乔安心摇摇头。

即便她真的那么以为,这个时候也不肯点头。

“你看,你又猜错了。”话音未落,他的吻席卷而来……

乔安心意识混沌,迷糊间有种中了这人计谋的感觉……

等他这长长的一吻结束,乔安心早已气喘吁吁,秦易风揽着她的腰的手温度高得吓人,她抬眼望着他,眼神里带着一丝惧意,秦易风手在她唇上摩挲着:“即便是你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也可能是假的,不要太相信你的眼睛耳朵,你心里其实是信我的,不是吗?”

她,是信他的?

浆糊一样的脑子里乱蒙蒙,可否认的话怎么也说不出。

“嗡嗡——嗡嗡——”

秦易风的手机震动着,乔安心推他:“手机……”

秦易风伸出一手摸过手机,另一只手依旧扣在她的后脑轻轻吻着她,这样的他让乔安心涨红了脸,手机一直在震动,他的吻也一直没有停下……直到手机第三次震动起来,秦易风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但眼神一直锁着他,他就这么看着她接了电话。

乔安心在他的眼神里窘迫起来,她想起古代那些魅惑君王被骂作红颜祸水狐狸精的女人,那些帝王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痴缠不理政务?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她立马否定了,她这尴尬的身份怎么能那么比较呢……

秦易风接着电话,他们离得很近,乔安心听得出是小林的声音,很急的样子,但看秦易风,神色未变,他就是这样,就算是再危机的状况,到他这里都是这样运筹帷幄,他是天生的领导者。

乔安心呆呆的望着他,直到他挂了电话:“今晚我得回去了。”

眼神里带着揶揄,乔安心立马意识到自己这么盯着他的样子好像很奇怪,她立马避开视线:“哦,好,还有那个,谢谢你。”

他到底是来帮她处理脸上的伤,还是说因为周燃燃的事,乔安心不想深思,只是这谢,是发自内心的,她该谢谢他的。

秦易风勾起嘴角:“不用谢,我也拿了报酬,我们扯平了。”说到报酬的时候,他的视线意有所指的粘着在她唇上,乔安心轻咳一声只装作没看懂的样子,“那你路上小心。”

秦易风起身,乔安心把他送到门口,他突然转身:“因为上次那男人半夜砸门的事,警方加大了这一片的治安管理。”

“呃,哦。”乔安心愣愣的。

“所以晚上不必怕。”他又说:“伤口不要沾水,这几天算你请假,好好休息吧。”

说完伸手替她关了门。

乔安心站在门后,好久没有反应过来,这样的秦易风……跟以前不太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