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五十八章 真没出息

乔安心愣在那里,忘了是怎么挪回房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着呆,上一次在这个房间住,她半夜被人砸门意图行凶,情急之下她向秦启佑求助,然而在最危机的时刻,来的竟然是秦易风。

乔安心一直以为或许是巧合,是秦启佑在来的路上被秦易风抓回去,而秦易风,或许是秦启佑放心不下自己,主动要秦易风来帮自己的,所以即便是在枫泊居醒来,即便是苏景晨说自己该谢的是秦易风,她嘴上谢了,但心底还是最承秦启佑的情……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过,事实竟然是这样……

原来是秦易风早就在保护自己?

可是……他为什么……

想到这里,她一下抓起电话,给秦易风拨了过去,电话一接通,她立马道:“秦易风,我知道了,那个门卫大叔说的话我懂了……”你为什么那么做?

后半句还没出口,就听到一句柔柔的女声:“易风他不在,你要是有急事可以先跟我说。”

即便是隔着电话,也不难听出是安娜的声音……

乔安心就那么僵着嘴,握着电话,像一只濒死的鱼,脑子停滞,她听到自己干巴巴的声音:“哦,谢谢,不用了,不用了,谢谢,再见。”

说完蓦地挂断了电话,心下沉到深渊。

她这算什么……

安娜,安娜……

她的存在无时无刻提醒着她自己的身份是多么见不得人,多么可耻……

乔安心手还微微颤抖着,余光里扫过镜子里的自己……发丝凌乱,脸色苍白,深浅不一的伤口泛着血丝,眼底死寂,还真是难看得很啊。

她扯出一抹苦笑,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更吓人了。

罢了,不要去问了,乔安心,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乔安心心里一紧,这扇门一发出这样的声音,她就不可自抑的想起那晚被那男人撞门的情景……

平静了几下呼吸,她问:“谁?”

“是我,小林,乔小姐,秦总让我来给你送东西。”

乔安心愣了一下,是了,他好像说了句让小林来给自己送东西来着,乔安心开了门,饶是长期混迹在夜城商圈的小林,看到乔安心也惊愕了一瞬,乔安心笑了下:“是不是吓到你了?”

小林摸摸鼻子:“是有点。”小林当然已经知道公司那边发生的事,知道乔安心四人在食堂动了手的事,不过没想到乔安心会是这副模样,以总裁对她的……不应该这样把她放在这里啊。

小林想着,把手上提着的大包小包帮乔安心放在桌上:“这是老板吩咐我置办的,你看下还有什么需要的吗?随时跟我说就行。”

乔安心忙摆摆手:“没事,这些就很全了,辛苦你了,谢谢!”她还有些尴尬,毕竟在公司小林作为前辈这段时间一直在带她,突然变成这样她总有些不适应。

小林倒是无所察,想了想,他若有所指的说:“那,需要我联系苏医生吗?”

乔安心怔了下,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她脸上的几道指甲划伤的地方,她摇摇头:“不用了,这个我自己处理就行。”

送走了小林,她看着送来的那堆东西,没有归整的欲望,看看镜子里狼狈的自己,也没用处理的想法,她甚至有种念头,不如以后就这样算了顶着这张脸算了。但晚上,敲门声又响起,乔安心以为是小林又回来了,开门一看,却是秦易风!

“你怎么来了?!”

秦易风手上提了个不小的袋子,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传来,乔安心抬头看他,他淡淡开口:“先进去坐。”

这话一出,乔安心就自动侧身给他让过路,待他进去她才反应过来,这人怎么……好像这里是他的地盘似的呢?她关了门转身,他已经在唯一的书桌前坐好,把袋子里的东西在桌上放着,消毒棉签、创可贴……

“坐下”他又说。

这是……因为自己脸色的伤?

“我贴创可贴就好。”她说。

不知怎的,她想起那一次,他在秦启佑的酒局上捉到自己,那时她因为张天利的原因腿受了伤,他也是帮自己处理伤口来着……

“坐好。”他又说,语气已经变了些,乔安心坐在他一边的凳子上。

他已经把东西弄得差不多,他的手机随手放在桌上,乔安心的眼睛不由朝他手机飘去……

想起刚才打的那通电话,是安娜接的,不久前他还跟她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在一起,现在就这么认真的……乔安心望着他的侧脸……

他长得可真好啊,怪不得夜城那么多女人都对他趋之若鹜,就像张妈说的,以他的身份和条件,就算是现在已经结了婚,但只要他想,只要他招招手,想必还是有很多女人愿意在他身边的……

他那么优秀。

她张张嘴,想说刚才接电话的事,却怎么都开不了口,只要一想到那通电话,那种难以言喻的难堪和尴尬的情绪就再次传入她的神经,她攥紧了手,咬咬唇,最终没有问出口。

“闭眼。”他说。

“我自己来就行。”她说。

秦易风一手拿着棉签,他看着她,不知为何,乔安心觉得他在生气。可是,他气什么?气自己不听话闭上眼睛?

她手指握得更紧,终是闭上了眼睛。

消毒水的味道越发近,棉签凉凉的,触在她眼下的一道伤口上,有些疼,乔安心睫毛颤动着,那棉签的动作便更轻柔了些。

“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他突然开口。

他离他很近,手上动作依旧未停,大概是闭着眼睛的缘故,眼前一片蕴动的黑,乔安心觉得他的声音好似从另一个空间传来,她摇摇头,棉签在她脸上划出长长的一道冰冷的痕迹……

“别乱动。”他说着,一手掰正了她的脸,乔安心心里一紧,不再动。

“确定没什么要跟我说的?”他又道:“或者说,没什么要问的?”

“该有什么要问的吗?”她也开口,声音依旧哑哑的。

她知道他的反常,他如此这般问肯定是有原因的,可是她却想不到他到底是为什么?曾经她掌握了他几乎所有的喜好,并且一度把他的喜好作为标准来要求自己,她曾习惯了揣测他的想法,可却越来越看不懂他。

“乔安心,我今天跟你说过,如果遇到为难的事……”

“就找你。”乔安心飞快接口:“我记得了。”

可是,他为什么说这个?

“所以,要跟我说什么吗?”

几乎是诱导似的话了。乔安心脑子飞快转着,回想着他走后这不到半天时间发生的事……

“我去问门卫大叔了。”她开口:“他说你曾经拜托他注意着点五楼这边的情况。”

他的棉签移到了另一处,乔安心睁开眼睛,望着他:“秦易风,谢谢。”

他脸色依旧淡淡的,听了她的话也没多大反应:“你已经谢过我了,谢礼我也记得会收。”

乔安心噎了一下,他明显还在等她说什么。

“那你为什么那么做?”她索性问出了口。

明明几个小时前,她还告诉自己不要问了,就这样算了,越问越乱,但就是这样……她做的所有决定,在见到他的时候就都不成立了。他总是那么容易左右她的想法,动摇她的意志,让她不自觉按着他的步调行动。

乔安心,你可真没出息啊。

心里这么想着,乔安心心底叹一口气,但还是更没出息的屏息等他的回答。

他笑了下,那模样好似她问了个多么可笑的问题,他说:“你还欠着我,你要出了事,欠我的谁还?”

原来……如此。

果然,如此。

乔安心敛了眉眼,不再看他。

“还有呢?”他说。

还有?

乔安心慢慢凝眉,再有的话,就只有那件事了……她给他打电话,是他女朋友接电话的事。

她当时说了什么来着?她说,“秦易风,我知道了,那个门卫大叔说的话我懂了……”是因为直呼他名字?是因为语气太急?总之让安娜误会了?也算不得误会……自己跟秦易风现在,也当真不是什么见得光的正当关系吧。

所以,是安娜因此不开心了?所以他来质问自己了?

乔安心乱了呼吸,秦易风轻轻眯了下眼睛:“想到了?”

“嗯。”她低低的答。

“说吧。”

她紧握着手:“下午,我给你打过电话。”

他眼里飞快闪过什么,但语气平平:“然后?”

她艰难的开口:“然后,是你女朋友,是安娜接的,说你正在忙。我……只说了一句,然后就是说了再见。”

“嗯。”他答。

她垂眸,等着他接下来的话,但他继续给她处理伤口,却没有再说话。

就这样?

乔安心抬眼,望着他,有些迷茫。

“以后这些事要跟我说。”他终于开了口,说的却是这句话。

“你……不是来怪我的?”她冲口而出。

他停了手里的动作,望着她,眼神并不温柔,眸底流动的光却无端让乔安心心跳乱了节奏,他说:“安心,你太自以为是。”

乔安心愣了,自以为是?

“你活在自己的世界,用自己的想法揣摩周围人,并且固执的以为身边人一定是你想的那样,对我是这样,对周燃燃也是。”

乔安心蓦地僵直了身子。

“你觉得你跟她说实话她会离开你,不再跟你做朋友,但事实却是,你撒了谎骗了她,她才离开你。”他定定望着她:“就像刚才,你以为我是要怪你,所以你不告诉我,但事实上,我没有怪你。”

她听着他的话,努力平复心里的惊涛骇浪,半晌,她低低的回:“不、不是的,燃燃她……是因为我做了小三……才不再理我。”

话出口,鼻子又酸了下,脸上上过药的伤口在隐隐作痛,像刚被狠狠打了个耳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