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五十三章 口不对心

苏景晨饶有兴味的等着两人的碰撞,但出乎意料的,秦易风只是皱了皱眉,多余的话一句没说,而乔安心呢,说完那两句话后也只是安安静静吃饭,仿佛刚才他中枪的事只是他的幻觉。

乔安心吃完饭就上了楼,她呆坐在房间里,想着工作的事。到了这个程度,她还要做秦易风助理吗?

在公司时他的助理,回到枫泊居是他的情人……

还真是可笑。

正胡思乱想着,秦启佑的电话打来了,上来就说他也回夜城了,乔安心愣了下,倒没想到这么快,便问他为什么回来这么早。

秦启佑顿了下:“我收到小叔叔的消息,说你晕倒了,安心,你没事了吧?”

所以,是因为担心她吗?

乔安心心里一阵暖流,声音也缓了了下来:“没事了启佑,没事了。”

“小叔叔他有为难你吗?”

“没有”乔安心声音毫无异常:“你放心,我这边没事,倒是你,回秦家了?”

早在她回来的时候,秦易风就说她跟秦启佑在一起的事,又给秦启佑发了消息,果然他们自以为跑得多远,也逃不过他的眼睛,秦启佑,应该也被他带回秦家了吧。

“嗯,回来了,奶奶给我求情了,小叔叔禁我的足了,但这次没有把手机收起来。”秦启佑声音低了一些:“安心,是不是因为得事让你为难了?”

“没有”乔安心直觉他的不对劲:“你、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事了?”

“嗯……”这个嗯字说出之后,半晌的沉默,他的声音才又响起:“安心,今天我看到小姑姑了,她……她跟二嫂说了一些话,关于你的,我听着不太对劲。”

乔安心心里一沉,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想来是秦海灵在她这里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去找方晓了吧……至于说了什么,或者说暗示了什么,乔安心大概能想得到,无非是她还想赖着秦家的话……

自己对现在的秦家来说,想必是个污点了吧。在这个污点没有暴露在众人眼前的时候,她们怕是要想尽办法逼自己离开了。

这些她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想到了,也想过到时候自觉的一走了之跟秦家不再有半分牵扯,可现在……乔安心拧了眉,答应的话已经说了出去,那个尴尬的身份也摆在了身上,好不容易跟秦易风换来的机会,就算是一身骂名,她也不能这么走了。

“安心,你有那么喜欢小叔叔吗?”秦启佑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你有那么喜欢他,所以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宁愿担着那么狼藉的身份也要在他身边?

即使他就要订婚,再不久就要结婚,你也不肯走?

乔安心握紧了手机:“启佑……你会看不起我吗?”

这是间接承认了那么他听到的话了。

“算了,不说这些了,启佑,你跟方家有联系吗?”心下慌乱间问出的问题,似乎也不那么合时宜。

果然,秦启佑的声音更闷了:“没有,奶奶和小叔叔都不准我再联系如云,说如云很快要嫁人了……”

顿了下,他的声音抬高:“她怎么可能嫁人呢!我不信,一定是他们编来骗我的,安心你说呢?”

“启佑,我……不知道。”她这么说着,但两人其实都清楚,这个消息几乎不可能是假的,秦家没必要对秦启佑撒谎,秦家也完全有能力施压给方家,对方家来说,嫁出去一个女儿和攀牢秦家这棵大树之间,选择显而易见。

两人沉默了一会,又随意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乔安心知道秦启佑心里不好受,可是她不想在这件事上骗他,更何况,她其实是倾向于让他主动这么放弃了的,毕竟在他心里方如云是被迫无奈嫁人的跟她其实从来都是在骗他,两件事比较,可能前者的伤害会更小一些。

挂了电话,乔安心望着手机,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门突然被推开,然后灯被打开,她扭头看去,果然是他进来了。

“今晚要做吗?”她开口问,语气平常得不能再平常。

秦易风左手握拳,又缓缓松开:“不急,等你身体恢复再说。如果你中途晕了过去,岂不是很扫兴。”

“嗯好,听秦少的安排。”她笑。

秦易风看着眉眼带笑的女人,莫名的不舒服,莫名的不想看到她这么笑。

“乔安心,别笑了,这么笑,真难看。”他皱眉。

乔安心的笑意落下,恢复面无表情,从某个角度看去,跟秦易风神似。

“她跟你说什么了?”

乔安心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是在问秦海灵,她淡淡的答:“跟对你说的一样,来看看我身体好了吗,其他的,还没来得及说,你就来了。”

“以后这种事,我来应付。”

“你已经说过了。”她仰头:“我记得了,下次,以后再有这种事,我会记得给你打电话。”

秦易风眉间拧起,想到他确实跟她说过一次了,还是在那种状态下……

她很乖,以往她也听话,但眉眼间总是带着那股子倔劲,仿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拿出不得了的东西反击你,让人莫名想要征服,也莫名着迷……但现在,她的乖太过了,好像不管他提出什么要求她都会答应……

这样的她……

“公司,我还去吗?”她突然问。

“你怎么想?”他反问。他知道她心中肯定早有一番计量,若是从前,肯定是直接提出自己的想法,但现在,她不再说了,而是问。

乔安心歪了下头:“我听你的。”

想了下,她又补充道:“之前在公司遇到安小姐了,我想……以后或许安小姐会常常去,我再作为助理出现在你周围可能会给你带来不便。”

看,她多么为他着想。

但,为什么他却愈发烦躁呢?

秦易风走到她面前:“我倒不知道你这么善解人意。”

“以前不懂事。”她说得云淡风轻,手却攥得紧紧的。

“你在讨好我吗?”他声音平静无波。

乔安心手蓦地攥的更紧了一瞬,没有回答。

“你知道吗?你没必要这样,很虚伪。”

虚伪吗?

乔安心凝眉想着,秦易风意外的并没有多余的逗留,只说明天让她跟他一起去公司,职位不变后就出去了。乔安心愣怔怔的,还在思考那个问题,半晌,她嘴角牵起小小的弧度……

秦易风,这一次恐怕是你错了。

虚伪吗?

确实虚伪,说的那些话口不对心。

但,讨好?

却也不是讨好,只是她不愿意再跟他计较那些了,说出他所谓的那些“讨好”的话后,她并没有那种难堪或是不忿的情绪,相反的,心里平静得很。秦易风,你可能不知道,我真正在讨好你的时候,是我们认识的第一年啊……

她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他的喜好,然后一切按照他的喜好行事,做那些事的时候,她满心甜蜜和幻想,似乎只要掌握了他所有的喜好他就会喜欢她,或者说,至少不讨厌她……

但现在,她只是觉得无所谓了,不想去争辩什么,不想跟他争取什么。在他面前她早就自尊全无了,就这样吧。

只要等到母亲病好了就好了。

一切就会结束了。

……

第二天,秦易风出门去车库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乔安心在旁边等着了,天气很冷,她吐息间脸上一团团白雾,穿着卡其色呢子大衣,显得整个人更瘦了,他开车出来,她自觉上车,并没有前段时间的抗拒。秦易风从后视镜看到她的脸,美丽又沉静,看起来却,没有生气。

这段时间他都是自己开车,似乎从传出她跟小林的流言后他就是自己开车了,从后视镜看着她低垂着头,许久姿势没有换,他猛地停了车。

“坐过来。”他从后视镜望着她。

乔安心抬眼跟他对视一眼,点点头下了车又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心里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做。但他不说,她也不问。

她歪头看着窗外,双手搭在腿上,突然手上一阵温热的触感从手背传来,她扭过头,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

他眸色沉沉目视前方开着车,一只手却落在了她的手背。

乔安心没出息的心脏乱了节奏,但不过瞬间她就调整过来,手微微动了一下,但她一动他反而抓得更紧了些,依旧是平视前方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乔安心不再乱动,任他这样握着自己的手。

车里温度不低,但他手心似乎格外的灼热,乔安心依旧转头看向车窗外,极力忽略手背的触感。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离公司还有一站地的时候,他停车,她下车,就像之前一样,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们一直是这样的。

下了车,乔安心裹紧身上的大衣,快步朝公司走去。

秦易风却没像马上开走了车,而是停了一会,等她走出一段距离了,才慢慢开了车,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