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五十二章 摇尾乞怜

终于还是说出口了。

两天前,她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会做小三,这是自己的底线。

但今天,她却可怜兮兮,摇尾乞怜的求着做他的小三……

他的出现就是在不断打破她的底线。

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她还是原来的乔安心,但她自己知道,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她放弃了一些东西,可能再也找不回来了,以后……以后母亲康复了,可能也不会原谅她。

但这一刻,她知道这是她做好的选择。

安娜……

安娜很好,真的很好,可耻的是自己,虽然就算是一辈子的良心不安都弥补不了对那个女人,秦易风妻子的伤害,但……

她终究只是个普通人,是个有私心的普通人,在母亲和一个几乎陌生的女人面前,她还是选择了自己的母亲。

乔安心抬头看着他,脑子里清醒的吓人。

“乔安心,你是认真的吗。”秦易风目光带着阴郁。

乔安心点头:“是,我知道自己在什么。秦易风,如果我这身体你还感兴趣,我愿意拿它换了,只要你肯继续帮我妈。”

秦易风蓦地伸手,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声音阴沉的吓人:“乔安心,如果今天站在你面前的其他男人,如果是其他男人能救你妈,你是不是也能这么求着别人要你!”

“是”她声音平静无波:“如果今天站在我面前的不是你,如果唯一能帮我妈的是其他人,我也会这么去求别人。”

他力道又大了,下巴很疼,她手攥的紧紧的:“秦易风,我到底有多擅长做交易,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他蓦地甩手松开了她,力道依旧大,乔安心被他甩得脸偏向一侧,长长的头发盖住了半边脸,远远看去好像被他狠狠甩了一巴掌。

她缓缓转过脸:“所以,这交易你做吗?”

秦易风眯了眼。

“你就这么贱吗?”半晌,他开口,声音也沙哑得要命,像是做着极大的隐忍:“乔安心,就没有你不能放弃的东西吗?尊严?身体?还有什么事你不能放弃的?”

乔安心不语。

终于,他露出一抹笑,带着嗜血的,“很好,既然你这么想要,我就满足你!”

他说着,开始解衬衣的扣子。

眼泪已经冲到了眼眶了,乔安心又硬生生逼了回去。这个站在她面前说着世上最伤人的话的男人,曾经是她那么想要共度一生的人啊。为什么是这个人,为什么见证她最肮脏一面的,偏偏是这个人……

她曾想过就这么转身走掉,曾想过既然他那么厌恶自己,她索性躲得远远的,至少,不会再徒增他的厌恶。可是现在,她一次次地逼他与自己交易,一次次的放弃了曾经执守的东西。

她倒下去,仰躺着身子。素色的睡衣,堇色的床单,苍白的小脸,紧闭的双眼,微颤的睫毛……

一副任人宰割,听天由命的样子。只要一想到今天能帮她的如果是其他男人,这个女人也会选择这么躺在其他男人的身上……秦易风只觉得浑身的暴虐再也忍耐不住!

他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她几不可察的颤抖了下,睫毛颤动得更加厉害。

这个女人……也会怕吗?

她还有怕的吗?

他一口咬在她的脖颈,听到她低低的闷哼声,这个女人,也会疼吗?

乔安心,你知道什么叫疼吗?

我强留了你一年,就算离婚也不肯放手,这就是你对我惩罚吗?

他发了狠的咬着她,嘴里已经尝到了腥咸,她流了血吧……

痛吧,乔安心,跟我一样的痛吧。

脖颈间的疼痛让她无法自我麻痹,这疼痛随时在提醒她,提醒她她到底做了什么事,提醒她这就是现实,她逃也逃不开的现实。

疼痛似乎已经麻木,他的手在她身上肆虐,没有一丝温柔的动作,乔安心紧紧咬着唇,逼着自己不要发出声音,她越不发出声音,他越是用力,两个人似在较量着什么……

“叩叩叩”敲门声传来。

“滚!”秦易风低吼。

敲门声断了,但随后又响了起来。

秦易风不再理会那敲门声,乔安心却做不到不理会,她开始推他。

敲门声愈发急促,乔安心推他的力道也越来越大,秦易风抬起身子,俯视着她,眼睛里隐隐跳动的火光。乔安心愣住了,两年多了,她第一次看到他失控的模样,他从来都是冷静的,是理智的,是精密的,任何冲动、暴怒、失控跟他都是两个世界的。

这样的失控,是第一次见到。不对,一年前他把那些信砸到她身上甩到她脸上的时候,也发怒了吧……

敲门声越发急促,外面隐约传来张妈着急的声音,她喊:“秦先生,秦先生?”

秦易风翻身下床开了门,乔安心把脸埋在被子里,听到他们的对话……

“秦先生,苏先生找您,说有急事。”张妈的声音带着小心翼翼。

“他最好是真有急事。”

脚步声渐远,乔安心知道他终是走了。

“小姐,小姐?”张妈在床边小声唤着。

乔安心强扯出一抹笑,从被中露出笑脸,正对上张妈担忧的目光:“我看三小姐来了就去找了秦先生来,小姐你没事吧?”

原来是张妈找来的秦易风,怪不得他那么巧出现……

“张妈……他来得那么快,是……在隔壁吧?”

张妈脸色瞬间的不自然,这两天夜城最大的新闻就是秦易风公开交往对象的事了吧,传得沸沸扬扬的她不可能不知道,在乔安心的目光中还是点点头:“是的,小姐。”

“谢谢你了张妈。”乔安心朝她笑笑。

张妈赶紧摇头,看着乔安心脸色苍白的模样,说去准备晚饭让她多少吃一点,边走边感叹,她还是感觉乔小姐比那位安小姐更适合秦先生,安小姐很好,但……总让人生不起亲近的感觉。

张妈出去后,乔安心又打了个电话跟疗养院确认下母亲的情况,知道母亲醒来后状态不错,晚饭也已经吃好了,她松了口气,打过针的胳膊有些木木的感觉,身上也似乎还残留着秦易风留下的力道,她揉揉脑袋下了床。

鬼使神差的,竟又走到了窗边,她抬手,拉开窗帘,只拉开了很小的一部分,或许她内心深处就是想这么做的,所以她再次像个窥探者似的从小小的缝隙里朝隔壁方向看去时,心里竟无太大波动。

像是命运的捉弄,这一次,她又看到了他们。不同的是,这次不是秦易风和安娜两个,还有苏景晨在,依旧是在车前,不过不是上次那辆车了,三人似乎是在道别,旁边早有人给安娜开了车门,安娜走到车门前,要进去的一瞬又转过身,走到静立的秦易风面前,伸手抱了抱他……

乔安心呼吸一顿。

一个很浅的拥抱,好像礼节性的。抱完后安娜这次真的上了车,苏景晨朝车里挥挥手,车子缓缓开走,似有所察般的,秦易风跟苏景晨转身走的时候,抬头朝这边望了一眼……

乔安心蓦地闪身拉上窗帘。

这样就更像个窥探者了吧。

原来张妈说的苏景晨找他有急事,想必就是安娜要走的事了吧……

看着他们三个的时候,她真真切切感觉到自己旁观者的身份,他们是活在阳光下光鲜亮丽的一群人,而自己,就要躲在黑漆漆的房间里,躲在厚厚的窗帘后,只敢露出一只眼睛的,望着外面生活。

但安娜走了……

秦易风晚上……要过来吗?

想起他刚才的肆虐,想起他眼中隐隐跳动的火光,她身上那么被他碰过的地方,似乎又在隐隐作痛了。

晚上的时候,秦易风果然来了。

张妈准备了晚餐,大多是适合乔安心这个病号吃的清淡营养的东西,不知是不是秦易风吩咐过了,并没有准备其他种类的饭菜。苏景晨也一并留下了,餐桌上,苏景晨坐在秦易风身上,乔安心坐在秦易风对面。

乔安心低头默默吃饭,一言不发,秦易风更是食不言,苏景晨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忍不住开了口:“我说……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我说,你们不会平时吃饭一直是这样的吧?”

秦易风看他一眼:“食不言。”

苏景晨挑眉:“那就没有吃饭的乐趣了,是不是啊前嫂子。”

乔安心看他一眼,不置可否。

“真冷淡”苏景晨放低了声音,但足以让三人都听得清:“果然是前嫂子啊,新嫂子就对我热情得很。”

“景晨”秦易风放下筷子,语气沉沉:“要么闭嘴,要么出去。”

苏景晨捂住嘴:“好好好,是我说错话了。”

“苏景晨”乔安心抬头看着他,勾着唇:“你是医生吗?”

“那可不,货真价实如假包换,我留在这也是为了随时观察你的情况。”

“人家说医者父母心,我看你这是医者后母心。”乔安心看着他,语气毫不客气,甚至可以说尖锐:“还有,以后不要一口一个前嫂子叫我了,不然要是让你新嫂子知道了,小心对你不那么热情了就不好了。”

苏景晨一口水噎在喉间,但随即眼神闪过兴味,有意思……小绵羊也开始咬人了?

秦易风皱了皱眉。

乔安心再次低头,她知道自己这副嘴脸难看得很,跟被养在外宅的与正牌妻子争宠的情人没什么区别,她知道苏景晨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但还是没有忍住……

心底像是孕育了肮脏暴虐的怪物,她满身的毒刺,变得不像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