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五十一章 进退维谷

乔安心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自己跟秦启佑走在雪地里,周围都是参天的大树,地面是白色的,树也是白色的,像是全世界都被雪覆盖了似的,秦启佑说再翻过前面那座山,就是方如云在的地方,他要她陪她一起去。乔安心不同意,说方家看中的只是他秦家小少爷的身份,而方如云更是只是为了利用他而已。

秦启佑不信,掏出一把刀,说她再污蔑方如云他就杀了她。

画面一转,拿刀的人突然变成了秦易风,他质问自己为什么还缠着秦启佑,既然做了交易为什么不能遵守,蓦地他手上的刀子变成了绳子,他说要把她绑起来这样她就不会想着逃了……

“不要!”乔安心蓦地坐起。

她大口喘着气,心脏砰砰地跳着,几乎缓了好几秒她才沉静下来,这个房间并不陌生……去冰城之前她就是住在这里来着。

脑袋里还有些许的眩晕感,她揉着脑袋,回想着发生了什么……

——你违约了,还从枫泊居不告而别。交易不复存在,乔安心,或许我这是最后一次来疗养院了。

记忆中,这是秦易风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进来。”

门缓缓打开,露出一个白色的身影,来人举起爪子朝她笑嘻嘻的打招呼:“嗨,前嫂子,又见面了。”

“苏景晨,他呢?秦易风呢?”乔安心急急地问。

她迫切的想要见到他,迫切的想要知道他怎么想的,迫切的想知道……要怎么做他才肯继续配合母亲的治疗……

苏景晨露出一脸欣慰的表情:“不错啊,这次没有记错救命恩人,还知道醒来就找人了。你低血糖晕倒了,又是易风把你背回来的……”

“苏景晨,他呢?所以他现在在哪?在别墅吗?”乔安心几乎听不进其他的话了。

“前嫂子,你这么急,不会是想跟未来嫂子决一雌雌吧?”

乔安心愣了下:“他……跟安娜在一起?”

似乎没想到她会提起安娜的名字,苏景晨惊讶了下,不过很快恢复,指指旁边:“在隔壁呢。不过没想到前嫂子消息这么灵通,不过也是,毕竟易风都跟媒体正式承认了。”

乔安心微低了头,长长的头发披下来遮住她巴掌大的脸,苏景晨看不清她的表情,但猜测她可能在难过,他眼珠一转,话锋一转:“我说句公平话啊,前嫂子,虽然你已经是前嫂子了,但说实话,我还没见过易风他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过,就算是易风马上要订婚结婚,但不说全国,只说夜城,也有不少女人排队愿意做他的小三小四……”

“苏景晨”乔安心抬起头,她眼神清亮,没有他想象中的伤春悲秋,看着他道:“我知道你的意思。”

顿了下,她又道:“是不是你们都觉得所谓的婚姻忠诚很可笑,很迂腐?”

苏景晨耸耸肩:“可笑倒算不上,只是没想那么多吧,人生苦短何不及时行乐,人李白不还有句诗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吗?”

“那是你没遇到可以让你放弃一片森林的人。”乔安心说完,不再进行这个话题,转而道:“他什么时候会过来?方便的话,希望你帮我传个话,就说我想跟他谈谈。”

苏景晨点点头,给她打上点滴就出去了,说实话他还真有些纳闷,这个乔安心怎么看起来有些认命的味道呢?这不符合她的性格啊,这样也……不好玩了呀。

他眼神一闪,满是不怀好意的恶趣味。

苏景晨走后,张妈就进来了,没有多问她这两天去哪了,乔安心猜可能是秦易风跟她说了什么了,张妈见乔安心神色倦怠,就说自己会看着点滴,让她可以先睡一下。乔安心也确实还有点累,就躺下来闭目养神,张妈出去忙,隔一会进来看看她。

不知过了多久,张妈轻轻叫醒了乔安心。

“他回来了吗?”这是乔安心张开眼的第一句话。

“乔乔啊,看来你对三弟真的很上心啊。”

不是张妈的声音!

乔安心扭头看去,张妈在一边站着,脸色为难,而床边坐着的,却是秦易风的三姐秦海灵。

“三姐”乔安心说着就起身,张妈赶紧上前一边扶她一边把靠垫放在她身后。

秦海灵面带微笑:“不要紧张,我就是来看看你。”

她齐耳短发,面上的笑矜持又得体,乔安心心思一转:“张妈,你先出去吧,我跟三姐说会话。”

“好的,小姐。”张妈默默退出去,关上了门。

“身体怎么样了?”秦海灵问。

“有些低血糖,不是大毛病。”乔安心答。

两人一问一答,但乔安心知道,她肯定不是为此而来,自己跟秦易风离婚的事之前是瞒着老太太的,但婚宴的时候被方如云挑了出来,再次跟秦海灵见面,这一声三姐叫出来,乔安心也有些尴尬。她跟秦易风做假夫妻的那两年里,秦海灵对她一直很亲切,但亲切不等于亲近,或许这个聪明的女人早就看出端倪了吧。

秦海灵点点头:“住在这里还习惯吗?”

乔安心心里一颤,终于要到正题了吗,她很快的回答:“还好。”

“乔乔,没事,你有委屈可以跟我说的,虽然你跟易风离了婚,我也很可惜不能跟你做一家人了,但我一直喜欢你的,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也一直很有分寸,易风的事你应该也知道了,他简直太胡闹了,自己家在隔壁,还让你住在这里,就是他不为你着想,我这个做姐姐的也不能坐视不理,乔乔,今天你有什么委屈都可以说,就算我劝不了易风,不是还有妈吗?”

说话的时候,她一直笑着看着乔安心,目光温吞,却带着不可忽视的压迫。

就这么一段话,乔安心已经感受到了秦海灵的不一般,果然是在大家族里浸淫的女人……

其实一看到她的时候,乔安心就差不多猜出了她的来意,如今不同以往,秦易风高调承认了跟安娜的恋情,整个夜城都看着呢,就算秦易风做得再隐秘,也很难瞒过对他们的事原本就了解的秦家人。秦易风新的婚姻即将开始,还牵扯到跟安氏的种种利益关系,乔安心这个时候却住在了他们隔壁……

这个时候的乔安心对他们来说,应该就是定时炸弹了吧。

秦海灵的聪明之处在于,她不会说一般人常以为的那样,乔安心扒着秦易风不放之类的话,她是在下软刀子,只说秦易风的不懂事,话里都是秦易风逼她的,甚至还搬出了老太太……

乔安心知道,只要自己承认一句是秦易风逼自己住在这里的,这件事就会结束了。就像秦海灵说的,秦易风可能不会听的话,但老太太的话总会顾及一二分,老太太……就算再喜欢自己,也不会放着整个秦氏的利益不顾……

秦易风会放自己走,至少,不会再让自己住在隔壁,至少不会落到现在这般尴尬的境地。

可是……

——你违约了,还从枫泊居不告而别。交易不复存在,乔安心,或许我这是最后一次来疗养院了。

他已经对自己说了要结束交易的话,如果自己再离了枫泊居,那……是不是代表着最后一点可能也没有了呢?

“怎么了乔乔,有什么难处吗?”秦海灵温温的声音传来。

乔安心手掐得紧紧的,唇也几乎咬出了血,如果说是自愿住在这里……是不是就得罪了整个秦家?老太太她……会对自己很失望吧……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做了。

“我……”

乔安心张张嘴,一个字出口,声音哑得要命。

“嗯?”秦海灵等着她的回答。

“姐,你在这做什么?”秦易风突然出现在门口,皱眉看着秦海灵。

乔安心只觉一颗心脏落回了心里,天知道,刚才那一瞬,她几乎就要说出那句“是我自己要住这里的”,她可以面不改色的撒谎,但前提是,对方不会牵扯到她在乎的人。她不在乎秦海灵怎么看自己,却不想让老太太失望。

秦海灵表情未变,笑容没有一丝变化,只是眼底划过的暗芒没有逃过乔安心的眼睛,她对秦易风笑道:“易风你这是什么口气,我听说乔乔病了就来看看她,看她没有大碍我也就放心了。”

在座的都是聪明人,都知道秦海灵为什么而来。

秦易风眯眯眼:“她有我看着,天色不早了,姐你回去吧。”

秦海灵起身:“今天我就先回去了,乔乔好好养身体。”

“好的,谢谢。”乔安心道,那声三姐却是叫不出口了。

秦海灵点点头,走到门口的时候,秦易风道:“姐你有空多关心关心姐夫吧,别顾此失彼。”

秦海灵表情有瞬间的僵硬,闪身走了。

乔安心坐在床上,像经历了一大劫似的。

秦易风看着越发清瘦也越发美的女人,皱眉道:“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什么?”

“既然为难了,为什么不找我?”

他语调冰冷,话里还带着隐隐的怒气。

乔安心不知他的怒气从何而来:“你不是在隔壁……”

“我在隔壁做什么?”他俯身下去,凝视着她:“以后这种事,你要第一时间找我。如果我不来,你打算怎么说,求她帮你搬出去?”

乔安心咬着出血的嘴唇:“秦易风,如果……如果我答应你,我不搬走,我答应你之前的交易,你能继续帮我妈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