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五十章 不能有事

“启佑,方如云她……”

秦启佑略带疑惑的望着她,等着她的下文。

乔安心抿抿唇:“……没什么。”

“安心你说的对”秦启佑突然转过头:“果然夜里人容易不理智,说说你吧,你想找个什么样的人?”

“找个一直对我好,我也愿意一直对他好的人。”

“哎呀你怎么学我的话。”

“因为我发现你说得很有道理啊”乔安心笑道:“启佑啊,我的恋爱观都被你刷新了。”

两人笑了,看着窗外安静下着的雪,都没有再进行这个话题。乔安心心里很乱,理智上她知道该告诉秦启佑方如云不是真的喜欢他,她看上的只是他的出身,甚至同他一起去老宅,也只是为了报复……

她应该告诉他的,但听完他的话,却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了。

那个人呢?刚正式承认了在交往,这个时候应该跟安娜在一起吧……

乔安心脑子里有一搭无一搭的想着,身上一重,她歪头,秦启佑拿了条毯子盖在俩人身上,毯子不大,他朝这边又挪了些,胳膊挨着乔安心的肩膀,甚至能感觉到温热的体温,乔安心下意识往旁边挪了下。

“别动”他说:“再动毯子盖不到了。”

他神色如常,乔安心不再动,两人谁都没再说话。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乔安心已经躺在炕上了,秦启佑说她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歪在他肩膀上,还流口水了,他只能把她搬回床上,乔安心坚决不承认,笑闹了一会终于洗漱完毕,但因为后半夜雪下得实在太大,房主很严肃的说不建议他们这个时候进山,会很危险。秦启佑显得很失望,乔安心倒没多大起伏,她裹得厚厚的,在村里转来转去,天气干冷干冷的,所有跟空气直接接触的皮肤都冻的麻木了,但目之所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雪,那是一种无法描述的奇异的景象,好像一下子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乔安心愣愣的站在路边看着周围的一切。

她突然想起秦启佑昨晚问的,安心,你说要是在这里隐居怎么样?

大多人隐居的话会选择山清水秀的地方吧,这里冰天雪地其实并不是那么让人舒适,但此刻,乔安心心里从未有过的宁静,她想,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待在一个四季如冬大雪漫漫的地方隐居……

“安心……安心……”

身后传来秦启的声音,他手里拿着她的手机,跑得气喘吁吁:“你的电话一直在响。”

她早上开了机,除了周燃燃的短信没有其他的信息,这会谁这么急找她?

乔安心接过手机一看,是疗养院那边的,不知为何,她心里蓦地沉了下。

“喂,安心姐你可接电话了,陈阿姨病情很不稳定,医生让我联系你呢,你现在在哪,最好赶紧来一趟呀!”

乔安心脑中轰的一声,甚至一阵眩晕感传来,她大口呼吸着,声音几近颤抖:“好,我马上赶回去,但……可能没有那么快,我现在就出发。”

话已经语无伦次,秦启佑担忧地问:“怎么了安心,你,你要回去了?”

他站在那里,一米八几的少年,像个被抛弃的孩子,乔安心心里一软:“我妈那边情况很不好,需要我尽快赶回去,启佑……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

他望着她,带了些微审视般的凌厉,乔安心堪堪避了他的目光,心里竟升起一种类似背叛的负罪感。

对不起,启佑,我还有背负的责任,我还不能这么一走了之。

秦启佑终于还是摇摇头:“不,你先回去吧,要是被……被他们看到你跟我在一起,估计又会怪你了,我还想在这里看看雪。”

他还在为她想,是啊,秦易风不准她纠缠秦启佑的……

乔安心点点头:“你照顾好自己,那张卡带好,没钱了跟我说。”

“放心,不会放着你这个小金库不用的。”他眨眨眼,故作轻松。

其实两人都知道,一旦回了夜城,一旦各自再恢复了身份,他们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际遇,再也不会有一起安静看雪的机会。

……

乔安心收拾了东西,本想坐飞机来着,但因天气原因,航班都延误了,她只能转车到市里坐高铁回去,一出高铁站就直奔疗养院而去。

一路上她脑子都乱糟糟的,不断给疗养院打电话确认母亲的情况,小护士只说让她赶紧回来,其他并不多说,乔安心猜想母亲的情况可能比想象中的更不好,所以小护士才不跟自己说太详细,是给她个接受的过程吗?

如果因为她临时的出走母亲出了事……她真的会恨死自己……

又是一路滴水未进,终于赶到了疗养院,她脸色苍白极了,一路跑着向母亲的病房去,但病房里却空空如也……

床空了,母亲不在,小护士也不在,人呢?人都去哪了?

她疯了似的窜出去,逮着路过的护士红着眼睛问人家母亲去哪了,吓得护士一下说不出话,颤巍巍指了个方向,刚冒出个办公室的字眼她就一下跑了过去,肯定是在医生的办公室?!

“医生!医生!我妈呢!”她猛地推开办公室的门,一叠声的问。

“知道回来了?”

凉凉的声音。

医生不在,他在。

乔安心瞪大了眼,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秦易风,我妈呢?!”

不过一个瞬间,她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使劲抓着他:“你骗我回来的?我妈根本没事对不对?你说话啊……”

“吵吵嚷嚷的像什么话!”医生端着杯茶进来了,乔安心松开秦易风,立马对医生道:“医生,我接到电话说我妈病情很不稳定……我刚才去病房看了,我妈不在病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妈呢?”

医生坐下,看了秦易风一眼:“已经没事了,你母亲现在情况比较稳定了,你那是什么眼神,难道我们会骗你,我告诉你,要不是秦先生来的及时帮了忙,你母亲的病情真的说不准,现在转到其他病房去了,有你这么做女儿?连母亲转了病房都不知道,这么重要的时候还敢到处跑,你心可真够大的!”

乔安心被他说的脸色涨红,低了头说不出一句话,愧疚的同时,满心都是一个念头,没事就好……妈妈没事就好……

听着医生越来越多的话,秦易风不自觉皱了眉:“好了。”

医生又看他一眼,这才闭了嘴,跟乔安心说了新的病房号,乔安心连连道谢,转身往病房跑去。

她要亲眼看到母亲好好的,才能彻底放下心。

乔安心站在走廊,隔着窗往病房里看去,见母亲躺在床上沉沉睡着,眉峰舒展,神态平和。

乔安心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靠在墙上,身体缓缓滑了下去,蹲在墙边满心余悸。

眼前出现一双鞋,乔安心抬头,是他。

是了,医生说多亏了他,得谢谢他才是。

想着,她起身,起得太猛了些,加上她一直滴水未进,乔安心只觉一阵眩晕传来,她眼前一黑身子就像一边倒去,秦易风伸手,轻轻一拉她就到了他怀里。

咚咚——咚咚——

耳边是他有力的心跳声,视线里有了东西,乔安心立马直起身:“谢谢。”

“才见面就投怀送抱,也算是你的作风。”

他目光锁着她,不过两日,乔安心总觉得他更锐利了些。不过还是一如既往的,说出的话刺得她难受。

她回望着他:“我母亲的事,谢谢你了!”

这是发自内心的感谢,这一刻,她从未像现在这般的庆幸他们之间有那个交易的存在。

也恭喜你……

这句话她本来想说的,不知为何却咽了回去。知道母亲没事后,紧绷的情绪一下放松,理智和情感这才像是回了位,再次见到他,她没有想象中歇斯底里的难受,却满心都是细细的钝痛……

不锐利的,慢慢的,缓缓的,似永不停止的钝痛,让她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但你违约了。”秦易风缓缓开口:“乔安心,这两天,你跟秦启佑混在一起了吧。”

乔安心手攥了下衣角,终于还是点点头:“是,但是……”

“没有但是。”他抬手抚了下她额间乱了的头发:“你违约了,还从枫泊居不告而别。交易不复存在,乔安心,或许我这是最后一次来疗养院了。”

“不!”她蓦地抬头:“不行,秦易风,不要这样,或许我们可以做其他交易……”

她语无伦次,眼带恳求。

“乔安心,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他轻轻吐出这句话。

乔安心的话戛然而止。

她站在她面前,全身不自觉轻颤着,似在忍耐极大的痛苦,半晌,低泣般的声音传来:“如果你想要的是我的身体,秦易风,我答应你。只求你……”

话未说话,她的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秦易风心里一紧,身体反应快过神志一把抱住了她,她的身子轻飘飘的越发清瘦了,眼睛紧紧闭着,眼角还有一滴倔强不肯滑落的泪……

“乔安心!乔安心!”

他喊着她,语气带着从未有过的慌乱。

怀里的人没有半分反应,秦易风打横抱起她朝着医生那里跑去。

你不能有事,你欠我的都还没还,乔安心,你怎么敢有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