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四十九章 愿对你好

秦启佑身为根正苗红的秦家人,秦易风订婚那么大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乔安心知道他是怕自己一时接受不了,这个内心敏感的孩子也察觉到她对秦易风的……执念了吗?

他只是想让自己出来散散心吧。

想到这些,乔安心就再也生不起怪他的念头了,虽然他那个谎言差点吓破了她的胆,但老实说,这个时候离开那里,还真是最好的选择。

乔安心和秦启佑定了一家雪乡的民宿,然后搭乘大巴到了雪乡,两人身上的钱都少得可怜,只能挑了最便宜的地方住,幸亏房主人好得很,很热情大方,再加上虽然季节对了,但不是放假时间,所以还不算真正的旺季,东西也稍微便宜一些,冰城这边的供暖做的特别好,俩人在暖烘烘的房间里算计着身上仅剩的钱怎么花。

对于秦启佑一来就去了带星的大酒店的事,乔安心对他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秦启佑得知她把所有钱几乎都转到了疗养院账户上,直接傻了眼,立马退了房乖乖跟乔安心住民宿了。

两人租了冲锋衣,买了地图等设备,准备第二天进山感受一下。

他们认真研究着路线,积极做准备,谁也没提夜城的事,好像他们只是单纯的出来玩一趟。房主也特别有意思,竟然把乔安心和秦启佑当成了一对情侣,因为他家的房子最便宜,房间都被订满了,乔安心和秦启佑到了才知道只剩下了一间房,是那种火炕,房主一直在夸多暖和多暖和,当时乔安心有些尴尬,虽然一直把秦启佑当弟弟看待,但这个弟弟毕竟也成年了,一个房间一张床也太尴尬,可是其他家太贵了,后来是秦启佑想了个办法,他拜托房主先把客厅的沙发借他下,他睡沙发,他长得好,嘴又巧,一会就把女主人说动了,还主动送上了两床新被褥。

虽然还有些别扭,但这似乎是最好的方式了,晚上的时候,房主炖了好大一锅菜,所有的住客都出来一起吃,天南海北操着不同口音的人,坐在一起,围着热气腾腾的饭桌,大家一起吃饭聊天喝酒,气氛竟是意外的融洽得很。

这个时间来冰城,又选择了最便宜的房子,这个饭桌上的人大都是热爱冒险的人,相比之下,乔安心和秦启佑两个看起来最格格不入,他们就像两个误入丛林不知人间烟火的小少爷,饭桌上,留着大大络腮胡的成叔说:“小乔,小秦,老实说你们俩不是逃婚出来的吧?”

成叔是个常年在路上的背包客,早年在藏区待得太久,脸上醒目的两坨高原红,说起话来带着奇怪的口音,对于大家把他们两个当成了情侣这件事,乔安心本想解释,但秦启佑却说这样正好,说其他的反而暴露得多,听到成叔的话,他乐呵呵的接口:“是啊成叔,您眼光真毒,我其实是安心家的保安来着,她看我长得英俊潇洒就喜欢上了我,家里逼她嫁给秃顶的老头,我一个看不过就带她逃了出来。”

“哈哈,小秦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吗?”

“是啊,人家小乔长得人如其名,就跟那古代的小乔一个样的好看,我看啊,是你小子死皮赖脸追得人家吧。”

秦启佑不服气的梗着脖子:“我就那么砢碜?你们仔细瞅瞅,我长得哪里差了,我可是现在流行的小鲜肉呢!”

“啥小鲜肉,现在小鲜肉不流行了,嘴上没毛靠不牢,还是你成叔我这样的靠谱。”

成叔说着,刻意摸了一把自己的络腮胡,大家都笑起来,乔安心也乐不可支,这冰天雪地的冬夜里,跟这群人胡天海地的聊天,竟是意外的轻松下来。秦启佑歪头,见她笑得开心的模样,摸摸鼻子掩住自己嘴角的偷笑。

吃完饭大家帮忙收拾了狼藉的餐桌就各回各屋了,火炕跟房主说的一样,少得暖和极了,乔安心把多余的一床被子放在沙发上,秦启佑刚洗漱完进来,发梢沾了水,拿毛巾胡乱擦着脸:“安心我刚出去一趟,外边实在太冷了,据说比南极都冷了,想想就神奇,我们岂不是比企鹅还抗冻?”

乔安心白他一眼:“就你,还比企鹅抗冻?要不是这双层玻璃暖气加火炕,你就是穿得跟企鹅一样也比不过企鹅。”

秦启佑被她说着也不恼,他嘿嘿傻笑起来。

她边说边整理沙发:“启佑,要不你住炕上吧,怎么着我比你大,是你的长辈,不得爱幼啊。”

秦启佑擦完脸,一下蹦到了沙发上:“安心就你还长辈呢?今天吃饭的时候成叔他们可都说你跟我差不多大呢,你还真把自己当我婶子了呀……”

话一出口,秦启佑就住了嘴,乔安心捏着被子的手也顿了下,秦启佑仔细的看着她的脸色:“安心,我……”

乔安心笑笑,一边整理被子一边说:“你这小子,我不是你婶子就不能教训你啊,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见她面色无异,语气也未反常,秦启佑悄悄松了口气:“对,我就是欠教训。”

秦启佑坚持睡沙发,说自己虽然年纪上比她小点,但怎么也成年了,哪有男人让女人让着的道理。乔安心也没跟他再争。

夜里很静,两人都没有说话……

“安心,你听,有什么声音?”秦启佑突然小声道。

乔安心凝神一听,扑簌簌的声音,她扬起嘴角:“应该是下雪了。”

“真的?”秦启佑一下直起身子,跳下沙发拉开窗帘凑着脑袋往外边瞧,“真的啊安心,雪花好大啊,比夜城可大多了,你快过来看!”

他声音兴奋得像个孩子,外头一片雪白亮堂堂的特别好看,乔安心也没了睡衣,趿拉了拖鞋就过去了,秦启佑呼啦啦又跑回来,把沙发推到大窗子旁边,自己坐到一侧,拍拍另一侧对乔安心道:“安心安心快上来。”

乔安心学着他的样子半跪在沙发上,凑到窗边往外头看。

“真好看是吧?”秦启佑的声音小小的,热气喷洒在窗玻璃上白乎乎一片,他伸手抹掉,“安心你说要是在这里隐居会怎样?”

“隐居啊”乔安心望着外边扑簌簌下落的雪花,声音也轻轻的:“人家说最好不要晚上做决定,因为晚上人的情感格外敏锐,会做不理智的决定。”

“为什么?因为黑夜给了人欲望表达的安全感?”

乔安心摇摇头,一本正经:“因为白天太理智,晚上理智睡着了啊。”

说完咯咯笑起来,秦启佑反应过来也哈哈笑了,笑过了,他像是感叹般的说了一句:“安心,你真好。”

乔安心耳朵动了动:“好?我要是再做点事,你可能就不这么觉得了。”

秦启佑抬眼看她,见她面色沉静,一时不知她在想什么,“做点事?比如呢?”

乔安心眼睛依旧望着窗外,声音飘渺好似不真实:“比如,如果我也阻止你跟方如云在一起呢?”

“安心,你要是让我没了女朋友,就得赔我一个女朋友。”

乔安心转过头,正要开口说好,却一眼望进他的眸子里,沉如墨,深如海,眸底绚烂流光溢彩,乔安心忘了原本要说的话,呆呆的望着他,有那么一瞬,她以为身边跟她一样半跪着看雪的人,是秦易风……

但他们又不一样,秦易风是冰,他会把情感藏在最深处,用厚厚的冰层包裹着,如果有幸被他所爱,会得到最妥善的保护;秦启佑却是火,他用浅浅的顽劣包裹炙热的情感,随时有加速的心跳,也随时可能有焚身的危险。

“怎么样?赔不赔?”

乔安心蓦地回神,刚才对视的一眼,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她却觉得好像过了漫长的世纪,再看秦启佑时,他又是一副嬉笑带着挑衅的神色,仿佛刚才乔安心看到的都是错觉。

可能是自己太神经质了,所以看谁都好像不再单纯,乔安心默默苦笑一个,然后对秦启佑答道:“什么赔不赔的,说的好像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你就能心甘情愿方如云分手似的。”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启佑,能让你在你奶奶寿宴上带去家里的女人,这么容易就放弃?”说到这里,她的语气里带了自己都不易察觉的怒气,她分明是不想让方如云那个女人再利用秦启佑的,但秦启佑的话却让她莫名气愤起来,难道感情在他们眼里就这么一文不值?认定的人说换就能换?

“安心,你生气了?”秦启佑声音里带了小心,看着她摸摸鼻子,委屈道:“我听你的话,你怎么还生气了?”

乔安心一怔,才发觉自己反应过火了,她转头看向窗外,不再看他,声音恢复往常:“没,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过了一会,秦启佑的声音才闷闷传来:“安心,其实我不懂什么是爱情,甚至不懂什么事感情。”

“我脑子里几乎没有爸妈的记忆,最亲的人就是奶奶,因为奶奶对我最好,姑姑叔叔也对我好,但总是跟奶奶对我的好不一样,所以我想,以后我成家的话,也找一个她对我最好,我也愿意对她好的人就是了。你应该听说过,我在国外有过不少女朋友,她们对我也好,后来我发现她们只是对有钱的我才好,我流浪过一段时间,交过的女朋友一看我落魄了也就不再对我好了。”

“方如云对我好,就算我什么都不给她买,不为她花钱,她也照样对我好,所以我想,她是不是我想找的那个人?”

雪扑簌簌落在窗玻璃上,甚至能看得出六角形的模样,很好看。他的话落在心上,在这冬夜陌生的乡下,凉飕飕的,冷得让人心疼。

乔安心手握成拳,秦启佑啊……

你这傻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