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四十八章 我杀人了

乔安心捏着手机,愣愣地站在窗前,房间里没有开灯,外面白茫茫一片,月光反射进屋子里,不知是雪的白还是月的白。手机屏幕上冷冰冰的字从她的眼里直直撞进心里,敲开一层层细细的冰层,投到记忆最深处的湖底,在她最柔软细腻的神经上轻轻跳动着。

她手指微动,点了回复,在屏幕上轻轻触动着,一字一字的打下:

不了,我自己去。

然后点了发送。

顿了下,她很快又重新编辑了一条:

我今天见到她了,我是说安娜,她很美,人也好。秦易风,我想过了,虽然我担了两年小三的名号,但我们都知道那是假的,所以虽然被骂,但我问心无愧。可是现在不同了,我做不到,你救我一次,如果需要的话,我愿意还你一条命,但不做小三,是我的底线。

发送。

短信发送出去,心里说不清的滋味,像是松了一口气,又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

手机叮铃铃响起,是秦启佑的电话,她接起来,秦启佑的声音低低的:“安心,这么早你就醒了啊。”

饶是他尽量一副轻松的语气,乔安心还是听出了不对劲,她皱眉问:“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嗯”秦启佑声音带着丝丝颤抖:“安心,我好像闯祸了……”

“不要着急,你慢慢说,发生了什么事?”

“我伤到人了,那人流了好多血,倒在地上一直没醒…我,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死…”

有一瞬间,乔安心感觉自己什么都听不到了,但只有短短的一瞬,她仍记得电话那端有个需要她的人,她手攥的紧紧的:“你在哪?”

这个时候不是问过程的时候……重要的是,这个孩子现在在哪……

“我在火车上……”

“去哪的?”

“冰城。”他语气带了哭腔:“安心,我想我以后可能会被抓起来,我只想跟你说再见……”

“你大概什么时候到冰城?”乔安心打断他。

“下午四点左右。安心你……”

“下了火车不要乱跑,你等着,我做最早的车过去,就在火车站旁边等我。”

说完她挂了电话,翻出银行卡,把所有的钱汇总到一张卡上,买了去冰城的火车票,留了一点生活费之后,她把所有的钱都打到了疗养院的账户上,带了一套衣服,把可能用到的东西收拾到一个双肩包里,以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出门前,她又给秦易风发了条短信:我觉得我现在状态的不适合工作,也不适合见你,等我整理好自己就会回来。

张妈这个时间还在睡,她溜出了门,早在滴滴上约了去车站的车,一路上,乔安心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她脑子里闪过很多东西,也像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了。

取票,排队检票,上车。

一切顺利的不可思议,她坐在火车上,稀稀拉拉的乘客三三两两的聊天或者睡觉,看着外面飘飘洒洒的雪花她整个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她真的离开了?

真的去找秦启佑了?

不可否认她是担心他的,这个时候的他极为敏感,先不说被他伤的人是什么情况,也不说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秦启佑既然选择了出走这条路,说明他的状态还是极不稳定的,也特别容易走极端,乔安心不敢刺激他,最保险的方法就是赶到身边,先到他身边再做计较,如果他真的……

不,他不会的。

那个虽然有些不羁,但内心敏感善良的孩子,不会无辜伤人。乔安心摇摇头,把那个可怕的念头从脑海中抛去。

另一方面,这么冲动的事,她似乎从小就没有做过……身体在行动着,但理智却飘走了的感觉。

这个时候却冰城的人,大都是为了冒险,冬天的冰城真的符合他的名字,冰天雪地的一座城,夜城也是在北方,但远不如冰城冷,据说那边的人都在玩泼水成冰的游戏了,乔安心旁边坐着的是个带着眼镜的学生模样的男孩子,正拿手机玩着什么,乔安心脑袋靠在车窗,闭着眼睛试图理一下纷乱的思绪,她的手机上车前给秦启佑发消息说了车次和到达时间就关机了,她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怕警察?抑或是怕那个人……

脑子里乱七八糟,她这些年经历的,遗憾的、惊喜的、后悔的……种种的事都涌上来了,一个个片段压得她几乎喘不上气。

她闭着眼睛,理智或清晰或模糊。

不知过了多久……

“现在插播一条广告,风华集团总裁秦易风今日将对即将订婚的传言召开发布会,日前有记者拍到风华集团总裁与安氏集团千金共同进出某别墅……”

乔安心蓦地睁开眼,脑子里反应了几个瞬间,才转头向旁边看去,那个男孩子抱着手机在看直播,她一下凑过去,男孩吓了一跳,但也没有推开她,反而把手机往她这边挪了一下,余光里瞥过她姣好的容颜,男孩悄悄红了耳根。

他……要宣布了吗?

隐婚两年里,她曾问过他,如果以后有了心爱的女人,也会隐婚吗?她记得很清楚,他当时思考半晌,然后摇头说不,他说我会昭告天下她就是我的女人,我会给她最大的荣宠,让她成为最受羡慕的女人,免她惊,免她苦,免她四下流离,免她无枝可依。

门口已经站满了记者,屏幕上打着醒目的标题:风华集团总裁与安氏集团千金在交往?!夜城格局将变?

终于,人群喧闹起来,他出现了,闪光灯啪啪闪着,记者的声音急切又清晰:“请问秦先生,日前有人拍到您与安氏集团千金共同进出某别墅,传言你们正在交往,请问是真的吗?”

全场安静下来,隔着屏幕,乔安心握紧了手。

屏幕上,他目光深邃,缓缓开口:“是。”

“你为什么哭了?”男孩子手忙脚乱掏出纸巾递给她。

乔安心木木的接过,一抹眼睛,竟是泪流满面。

她哭了?

明明脑子里空白一片,为什么就流泪了?

“没什么,没什么……我有点感冒了,我就是有这毛病,一感冒就容易流眼泪,不好意思,我离你远点别传染了你……”

乔安心说着又往里边缩了缩,男孩子还想说什么,就见她已经转过头看窗外了。

或许一下冲击太大,她整个人都木木的,身体是麻木的,理智也是麻木的,似乎已经感受不到情感的波动,就连眼泪一直往下流,她也没了感觉。

原来真到这一天来的时候,她会是这样的反应啊。

乔安心摸摸心口,好像……也没用那么难受。

她再次闭了眼睛,就这样吧,结束了,都结束了。

这样也好,彻底断了她的念想吧。

……

一路上,乔安心滴水未进,却也没察觉到饿或是渴,一下火车她就开机,立马给秦启佑打电话。

秦启佑说定了房间,正在旁边一家酒店等她。

订饭?酒店?

乔安心隐隐觉得哪里不对,等她到了的时候,就见秦启佑在酒店三层用餐,正大光明又慢条斯理,穿得干干净净板板正正,一点也没用她想象中的落魄和狼狈,见了乔安心,秦启佑立马站起来挥手向她打招呼,脸上带着一如往日的笑……

隐隐有被愚弄的感觉传来,乔安心快步走过去,一下把包重重放在他旁边的凳子上:“秦启佑,到底怎么回事?!”

“安心你先别生气”见她这般,秦启佑也慌了,拉着她的胳膊:“你脸色那么差,一路没吃饭吧,先吃饭好不好?”

“你先说清楚。”乔安心强压着内心的火气。

秦启佑老老实实放下手,坐在凳子上,望着他道:“安心你别生气,我没完全骗你……”

“没完全?意思就是还是有骗的部分了?”乔安心深吸一口气:“秦启佑,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就把事情真相说清楚,不然我现在立马回夜城,你自己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好好好,我马上说,你别走。”秦启佑拉着她一只胳膊:“安心,我真的是闯祸了,也真的打人了,不过没有那么严重……”

“小叔叔的人找到我了,我跟他们起了冲突,怕被他们抓回去就跑了……”

“就是说,那些什么好像杀人了的话都是唬人的?”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被抓回去,又不想自己一个人出来,想跟你一起出来,所以才……”

乔安心抿抿唇:“我说过,你要是不说实话,我马上回夜城。”

秦启佑一愣,脸上闪过一丝为难。

乔安心也不逼他,就这么看着他。秦启佑虽然一向不羁,甚至孩子气的爱恶作剧,但秦家的孩子,其实是最懂分寸的,杀人这种玩笑,,他万万不会因为这点理由去开的。

“要是我说了,安心你……我怕你会哭。”

他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可能是语气里的小心和担忧太浓重,乔安心的鼻子酸了下,但她还是扯出一抹笑:“你放心,我不会哭。”

秦启佑澄亮的眸子里满是担忧和忐忑,他说:“今天,我小叔会召开发布会宣布……”

“是承认他跟安氏集团千金交往的事吧。”

他是怕她受不了?

难堪?

这个孩子这么聪明,早就看出她跟秦易风之间的纠葛了吧。

“安心你……”

“没事,这事啊……我早就知道了。”乔安心舒一口气,伸手在他脑袋上摸了摸:“启佑,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傻事了,你知不知道我差点被你吓死,一路上我都想好了,要是你真犯了死罪,我就陪你一路逃亡算了……”

她絮絮叨叨说着数落的话,只是,只字不再提那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