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四十七章 跟我一起

秦启佑!

乔安心心下一惊,秦启佑还住在她那里……

脑中飞速旋转,面上却不动声色。

“你在开玩笑吗?”周燃燃立马忍不住了:“且不说你跟谁家小少爷谈恋爱,单说他被禁足了这事,你大可以自己去求情啊,又不是乔安心家人把他禁足的,这事你找安心能有什么用?”

乔安心盯着她:“方小姐找错人了,我无能无力。”

方如云也盯着她:“乔小姐还想瞒着我吗?你跟秦家的渊源我可是都听说了,周小姐有所不知,这个时候乔小姐说话比我说话可管用得多呢。”

“你要说听所的话,我最近也听说了一些事”乔安心勾唇笑了:“是关于方小姐跟秦家小少爷的,方小姐想知道吗?”

秦启佑说过,秦易风已经跟方家那边明确说过,不会答应他跟方如云的事,想来是方如云又被家里施压了吧,这才沉不住气找了自己,不排除她是特地来膈应自己,但方家想攀上秦家的事可是千真万确,从方晓嫁给秦易晟开始,方家就一直蠢蠢欲动。

据说秦易晟当时有个交往的女孩子,但出身不是特别好,好像是个孤儿,在方家做女佣,但秦易晟一心想要娶她来着,闹得连亲都定下来,后来结婚对象却突然换成了方晓,据说方晓嫁过去的时候是大着肚子的……

所以在不择手段这件事上,方家的人是有传承的。

方如云已经放出话说秦启佑是她男朋友,方家人肯定不会把他们被秦家拒绝这种丢脸的事到处说,而秦家,更是不屑去说,才让方如云钻了空子占了个嘴上便宜,但方如云却没想到乔安心也是知情的。

其实乔安心说出那话的时候,是有些试探意味的,一方面,她不知道方如云这么说是不是因为秦启佑已经跟她联系过了,但方如云的反应显然是不知道秦启佑已经跟自己说了家里不同意他们俩的事的,灵一方面也是试探方如云对这件事的态度,不过她的反应也已经暴露了,这个爱面子的大小姐,是不能接受在卫萧和李倩薇这等一直巴结讨好自己的人面前丢脸的。

乔安心的目光带着些微的挑衅,明确的告诉方如云她手里有她的把柄。

方如云眼神闪了闪:“我的意思是,乔小姐怎么说也是秦总的助理,能短短时间以零资历成为风华集团总裁助理的你,总有些过人之处吧。”

卫萧撇撇嘴,李倩薇直接笑出了声,周燃燃忍着没有开口,因为乔安心的样子,显然是早有应对办法的。果然,乔安心笑笑:“是秦总慧眼识珠。”

这女人!

方如云差点咬了舌头,这女人也忒不要脸,真以为自己夸她呢!不过扯到秦易风,她就不能再贬她了,要说她不好吧,这女人又得说自己质疑秦易风的眼光……

方如云眯眯眼,心里迅速计较着。

乔安心看看时间:“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等一下”方如云叫住她,缓缓开口:“乔小姐可能不知道,我跟启佑在一起的时候,他可没少提起你呢,将来我们结婚的时候,还希望乔小姐赏脸。”

乔安心微微皱眉,方如云不是那么没脑子的人,怎么连结婚的话都说出来了?她没有多想,点头道:“要是有那天,我一定去。”

说完跟她们再见,跟周燃燃一并离开了。

两人按原计划去找那个造型师,周燃燃愤愤不平:“安心,刚才咋回事啊,那个叫方如云的怎么一直针对你,说话阴声阳气的,好像话里藏话似的。”

乔安心舒口气:“秦家的男人一向有桃花运,不过现在看来,还是烂桃花更多些。”

周燃燃见她不想多说,也不再提这个话题,两人一起去了造型师的店,乔安心介绍的那个造型师是需要预约的,看在乔安心的面子上,她们约到了两天后,搞定了心头一件大事的周燃燃心满意足的回去,期间还一直拉乔安心去跟她一起住来着,一直说两人已经很久没有同床共枕过了,乔安心心里无奈,她何尝不想跟周燃燃一起住,但想到昨晚她回去晚了秦易风的惩罚……

她只能说自己晚上的兼职还有资料在住处所以必须要回去,周燃燃只好作罢。

送走周燃燃,乔安心赶紧坐车回枫泊居,赶回去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她有些忐忑的进门,张妈还等在门口,乔安心小声问:“他……来过吗?”

张妈摇摇头,模样很是沉重,看乔安心的眼神好像她是个失宠的妃子似的。

乔安心并不在意,反而长长松了口气,她跟周燃燃已经吃过东西了,准备洗个澡就赶紧休息了,虽然今天喝了三杯咖啡,但昨晚整夜没睡,她有些撑不住了。

洗完澡她给疗养院那边打了个电话,值班的小护士接了电话,跟她说陈凤兰的病情一直很稳定,今天秦易风又去过了,陈凤兰的情况很明朗。

他今天去过医院了?

乔安心心里一动,随即她沉下心,告诉自己这只是他们交易的内容而已,乔安心没出息的胡思乱说。

嗯,只是交易而已。

她躺在床上,想着今天下午的事,自从碰到安娜后,她就一直刻意忽略着刻意不去想他们之间的事,只要一想到温婉优雅的安娜,想到秦易风说的那些霸道的话,她就心思烦乱,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不想掺杂在那两人中间,尤其是作为一个可耻的第三者……

不管是不是出于她自己的意愿,一旦他们的关系确立,她无疑就是秦易风和安娜婚姻中的第三者。

兜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

不过以前只是个名头,现在……却马上就是真的了。

她烦闷的敲敲脑袋,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她又做了个梦,梦到秦易风和安娜的婚礼上,大家都开心的笑着,秦易风和安娜都笑得格外幸福,到处飘着白色圣洁的花瓣,她站在喧闹的人群中,像个漂浮的灵魂,仿佛大家都看不到她的存在,她看着秦易风,人家不是说梦里感觉不到疼痛吗?为什么她会觉得难受呢……

她愣愣的看着秦易风,新娘在抛捧花,人群喧闹起来,突然,新娘一个转身,姣好的面容变成了青面獠牙,大束捧花朝她扔来,落在她身上却变成了一把把的刀子,扎进她的皮肉……

血染红了那些白色的花,人们突然又能看得到她了,他们谩骂着、踢打着、唾弃着……

而秦易风,站在人群中冷冷注视着她,就像他平时看她的目光一样,他说:“乔安心,破坏了我的婚礼,我不会放过你的,就算是死,你也要死在秦家……”

乔安心猛地惊醒。

醒来才发现是一场梦,身上已经出了一身虚汗,她揉揉太阳穴,看了下时间,才六点多。时间还早,但她已经睡不着了,索性起身,随手拉开窗帘,外面白茫茫一片,竟是下雪了!

她穿着睡衣,立在窗前,看着外面飘飘洒洒的雪花,思绪回到一年多前……

也是这种下雪天吧,秦易风早早给她打了电话,让她晚上不要加班早点回家,是的,她记得特别清楚,他用的是“家”这个字眼,那个时候他总是那么说,“安心,不要太晚,早点回家”……每每听到他说那个字眼,乔安心都恍惚有种错觉,好像那个地方,隔壁那栋别墅,真的是她乔安心的家,是可以保护她安慰她属于她的地方……

那一次她像往常一样,强忍着心里的悸动赶紧答应下来,一下班就赶紧往回窜,外面已经在下雪了,那年的冬天,跟今年一样的冷,路上的人都急匆匆往回赶,偶尔一两对的情侣互相依偎着看雪,乔安心几乎是刚赶回枫泊居,秦易风就已经到了。

“叫我早早回来做什么?”她笑嘻嘻的问。

“下雪了,想跟你一起吃晚饭。”他身上一边脱外套一边说,语气自然得让乔安心有种错觉,好像他们是相处多年的老夫老妻……

下雪天的时候他不喜欢撑伞,外套上沾了大朵大朵的雪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融化,乔安心的心里似乎也有什么东西融化了。

脑海中闪过这些画面,那些悸动似乎又涌上心头,乔安心不自觉伸手抚在心口的位置,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几次下决定要离开他,想到这些记忆,她还是会忍不住心跳乱了频率,手机响了两下提示来了短信。

一个是秦启佑的:安心安心下雪了!哈哈,我知道你一定还在睡觉!我给你打电话但你关机了!哼哼,外面美极了,错过了别说我没跟你分享哦!

乔安心嘴角不自觉翘起,是啊,这个时候的雪景是最美的,等到早上起来,路上的雪会扫掉,路边的雪被人踩了,在夜城这样的城市里,要欣赏雪景还真得是大半夜,果然是年轻人啊,估计是看了天气预报在等下雪吧。看来秦启佑心情不错,也没被秦易风逮住。

乔安心暂时放下心来,打开第二条短信……

是秦易风的。

下雪了,早上跟我一起上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