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四十四章 欲拒还迎

“乔小姐您赶紧回来吧,秦先生来了,看到您不在,脸色很不好。”张妈声音焦急。

乔安心原本的笑就这么僵在嘴角,像死不瞑目的鱼,翻着白眼难看至极。

“嗯好,我马上回去。”

“安心,怎么了?”秦启佑见乔安心脸色不对,猜测道:“小叔叔的电话?”

乔安心扯扯嘴角:“差不多,启佑,我该回去了,钥匙给你,这边街上卖吃的很多,对了,这些钱你先拿着用。”

乔安心边说边把身上的现今都掏出来,又找出一张卡:“这卡上有点钱,不过不多,密码我一会短信发你。”

秦启佑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乔安心给的钱和卡,眼睛亮亮的:“安心,你真好。”

乔安心拍拍他的脑袋:“好什么,这可都是要还的,等你有钱了,我可给你算着高利贷呢。”

“要钱没有,要人一个,要不我以身相许吧,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你老牛吃嫩草的。”

乔安心被他逗乐了,刚才心间的沉郁也消散了好多:“好了,你跟你贫了啊,你先在这住着,有事给我打电话。”

“嗯,好。”他乖乖点头。

乔安心心想,自己要是有个弟弟,肯定就是这个样子的吧。又可气又心疼。

到了门口,她忽然想到一件事,转身道:“对了启佑,你跟方如云的事……”

秦启佑一下抬头注视着她,乔安心硬下心肠道:“你小叔叔发现你不见了,肯定会猜到你去方家,你先忍过这段时间,咱们从长计较。”

秦启佑想了想,郑重点点头:“嗯,我听你的。”

乔安心出门坐上车,想到秦启佑跟方如云的事,虽然心下不忍秦启佑难过,但长痛不如短痛,方如云不是他的良配,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骗。

车子开得不稳,乔安心想睡也睡不着,一路昏昏沉沉到了枫泊居。

一开门,她就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所有的灯大开着,张妈站在门口,一见她进来,小声道:“乔小姐您可回来了,秦先生在楼上,一直在等您呢,脸色不太好,您快上去吧。”

乔安心皱眉:“他来多久了?”

“十点多的时候过来的,等了快四个小时了。”

乔安心心里一咯噔,也就是说自己刚走不久他就来了,现在已经过了两点钟了,乔安心路上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她攥攥拳,上了楼。走到书房,书房亮着灯,却不见他的人,乔安心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推开门,果见窗边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回来了。”他声音淡淡的,并未回头。

“嗯,回来了。”乔安心答,边说边把包和外套挂起来,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表现,但到底有多忐忑,只有她自己知道。

“去哪了?”他转身,凝视着她。

“出去了一趟。”

“乔安心,你知道撒谎的后果。”

乔安心背后一凉,知道他是认真的,也知道他认真起来有多可怕,但她不能出卖秦启佑,他站着的那窗边……不久前自己还跟个偷窥狂一样在那里看着他跟他心爱的女人挽着胳膊进了房子里……

想到这里,她冷声道:“秦少,我想你没有立场站在这里质问我,我们的交易里并没有我需要向你坦白一切行踪这一点。”

秦易风眯眯眼:“不用你提醒,我记得交易的内容。”

而后他似是随口提到一般:“启佑本来在禁足,今天耍花招跑出去了。”

交易的内容是她离秦启佑远远的,他才会继续配合她母亲的治疗。

就连让自己搬来这里,也是为了看着自己不要再纠缠秦启佑,但……她心里清楚她跟秦启佑之间压根什么都没有,他担心的、防备得那些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也正因为心底有这个认知,才会让她在秦启佑向她求助时忘了顾忌。

乔安心心跳乱了节奏,然后做出惊讶的样子,随即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没想到秦少也有失策的时候。”

他却蓦地轻笑了一下:“乔安心,你知不知道你撒谎的时候有个小习惯。”

“什么?”

话一出口她就后了悔,她问的太快,也太急了,任是谁看,都是心虚的表现。

果然,秦易风露出一抹笑,这笑看在乔安心眼里却让她凉了心,她脑子飞速转动着,秦易风却意外地没有说下去,他手指撩动着窗帘:“你今天看到了吧。”

“什么?”乔安心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秦易风手一扬,窗帘打开了来,乔安心心里蓦地一沉,他是说……晚间他跟安娜……

可是怎么会,他当时不是在跟安娜说话吗,怎么会知道自己在看……

“那不重要了吧,重要的是,秦少大半夜的不陪在女朋友身边,反而在我房间里说这么多,不觉得很不妥吗?”

“确实不妥。”他说着,缓步向她的方向走来,乔安心以为他终于要回去了,心里说不清是松了口气还是叹了口气,恍惚间他走到她身边,却蓦地伸手揽住了她。

“你干嘛,啊!”

下一秒,她整个人被他摔到了床上。

床很柔软,摔在上面一点都不疼,但乔安心像躺在了刀山似的,下一瞬立马翻身要起来,奈何秦易风比她反应更快的压了上去,咬在她耳边道:“你说的对,大半夜的,说得再多都不如直接做。”

乔安心涨红了脸:“我不是这个意思!秦易风,你混蛋!”

“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混蛋了吗?”说着他俯身,细密的吻落在她的耳侧,乔安心浑身一个激灵:“你……放开我!”

她声音都带了颤音,因为他濡湿的吻,从耳侧到脖颈。

他像个攻城略地的王,一寸一寸丈量自己的领地,乔安心在他的攻击里溃不成军,她挣扎不过,任意志再是抗拒,身体却是不争气的软了下来。

“你其实是喜欢我混蛋的吧。”他的声音低低哑哑的,半撑着身子压在她身上,灼人的温度隔着衣服传来,乔安心明显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她不再说话,不给他羞辱自己的机会,只是用力推着他。

他直起身子俯视着她:“乔安心,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欲拒还迎。”

乔安心眼里羞恼划过:“秦易风,你这样……算什么……”

“你不是有爱的人了吗!这样做难道不是对不起她吗!”费了多大的气力,她才吼出这句话。

回答她的,却是他更加猛烈的吻,他逼她与自己唇舌相缠。

乔安心剧烈挣扎,抬手就要扇向他的脸,却不敌他速度更快,他左手迅速抬起迅速抓住她两只手固定在她头顶,另一只手则是肆无忌惮的侵略……

“唔唔……”

她想起他说过的话“乔安心,一个男人想跟你上床不代表他喜欢你”。

是啊,他不喜欢自己,却要对自己做尽最亲密的事……

混蛋!

她不要……不要做他泄欲的工具……

就算欠他,就算要还……也不要用这样的方式……

唇间突然的苦涩,让秦易风蓦地停下动作,他撑起身子,身下的女人闭着眼睛,睫毛颤动,眼泪却不停流出来,顺着她姣好的面容,滑到嘴边,又撞进他心里……

像是个符咒,浑身的灼热退却,冰冷取而代之。

秦易风低头,吻她落下的泪,“别哭。”他说。

乔安心闭着眼,睫毛颤动的更厉害,眼泪更急更多的流下。

“你再哭,我就真的做下去了。”

乔安心睁开眼,泪水冲刷过的眼睛明亮的骇人,她开口,声音哑哑的:“秦易风,你能不能……”

“不能。”他迅速打断她。

那句“不要再这样”就这样被她咽了回去。

秦易风眸光沉沉,紧紧锁着她:“乔安心,我说过,除非我允许,否则你别想逃。”

“乔安心,我可以给你时间,但你要记住,你逃不掉,这次是对你说谎的惩罚,如果有下次,你最好祈祷不要被我抓到。”

说完,他起身,眸底隐隐的火热,不整的衣衫,邪气的神情,带着一股让人窒息的性感,乔安心别过眼去,起身坐在床边。

“你救了我一次,如果可以,我愿意用其他方式去还,我的工资可以不要……你……换种方式好不好?”

“乔安心,你应该庆幸我对你的身体还感兴趣。”他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衣服,像个无情又邪气的恶魔。

“只要你想,夜城乃至全国多少女人会自愿爬上你的床,你为什么非要……”

“你让我找其他女人?”他声音蓦地阴沉,而后笑了,说出的话刀子样的锐利,他说:“不要自欺欺人了乔安心,你要是做的到,那一晚在我床上的或许就是其他女人了。”

他说的是那一晚,他中了药的那一晚……

如果那一晚,她没有爬上他的床,她可以装作不知道张天利的阴谋,她可以做到眼睁睁看着方如云进到他的房间……

是不是就没有今天的纠葛了?

“后悔吗?”他半蹲在床边,与她对视着:“后悔也没用了,安心,我不会这么放过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