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四十三章 收留我吧

乔安心收回目光,偌大的餐桌,一个人安静吃饭,张妈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也猜到这两人之间有了间隙,几次对乔安心欲言又止,乔安心装作没有看出来,吃完饭便回了楼上房间。

房子里静悄悄,她开了灯,窗帘开着,她过去准备拉上窗帘,不经意,却瞥见楼下停着一辆银色的车,车边站了一个穿驼色斗篷的女人,细细的腰肢,单单站在那里一个背影,连乔安心这个女人都有种想看正面的冲动,她不禁多看了一眼,这一眼望去,那女人身边就多了一个人……

西装笔挺,丰神俊朗,只一眼,乔安心就几乎窒息,是,秦易风。

那么站在他身边的就是……那个他所爱的人了吧,安娜……

她站在窗前,手抓着窗帘,像个可耻的偷窥者。

楼下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挨得很近,姿态亲昵,过了一会,秦易风转身往别墅走去,安娜几步跟上,自然地揽住他的胳膊……

乔安心一把拉上窗帘,再也没勇气看下去了。

她背靠在墙上,大口喘着气,明明心上像捅了把刀子,但却前所未有的理智,被叫了两年的小三,这一次,她恐怕要成为真正的小三了,人在没亲眼见到之前,不管说的有多真,总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这是人的本性,现在她亲眼所见,该说死心了吗?

她早就死心了……

只是觉得……有点委屈罢了。

她爱他时,努力争取过,他不要她。

她放弃了这段感情,却又不得不绑在他身边。

她知道的,这是自己选择的,不管是因为母亲的病,还是心底那一丝不甘心,都是她自己选择的,她没有怨天尤人的权利,她只是,没想到自家的小三身份,会比想象中来得更快……

手机在这时响起,乔安心眼神飘向手机,是秦启佑的电话。

“喂,启佑?”乔安心觉得自己真是个合格的演员,恐怕任是谁也听不出她状态不对吧……

“喂,安心”秦启佑的声音放的很低:“你能不能出来一趟。”

“出去?你在哪?”乔安心想起张妈说的秦启佑被禁足了,听他这般,是偷跑出来的?

果然,下一瞬就听到秦启佑道:“我打车到了枫泊居,在南门口,但……我身上没带现今,安心你能不能过来帮我付一下。”

乔安心叹一口气:“行,你等我一下,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她匆匆披了外套拎着包就出去了,只跟张妈说出去一趟马上回来。经过隔壁的时候,那辆车已经不见,想来是已经开进了车库,她快步走着,几乎是跑的速度,迅速从那个门口跑过,到了南门口就看到一辆出租车突兀的停着,车窗开着,秦启佑使劲朝她挥手:“安心安心,这里!”

乔安心快步跑过去,秦启佑立马道:“看吧师傅,我说了我姐住这里,你还非说我是骗子不信我。”

司机大叔哈哈一笑:“谁知道你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出门不带钱,还让那么老远的从城东跑到市中心,下次出门可得记得带钱啊!”

“麻烦您了,师傅。”乔安心说着付了车钱,司机大叔这才开了车门把秦启佑放出来。

出租车开走了,秦启佑见乔安心脸色不好,立马拉着她的胳膊撒娇道:“安心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好吧,我是偷跑出来的,你别训我,我现在身无分文,卡也被小叔叔停了,你不能不管我啊,我只有你了呀。”

乔安心越听越皱眉:“你身无分文,卡也被停了,干嘛还偷跑出来?听他的话在家多待一段时间,过段时间不就好了?”

说到这个,秦启佑变了脸色:“我……我只是担心你,小叔叔跟我说你没事,说你得救了,但我不放心,那天你给我打电话后我立马就冲去你家来着,但半路被小叔叔的人截了回来,他们扣我的车,还强行把我带回来家,我不是故意不去的……要是……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他声音不大,不似以往的清亮,反而沉沉的,听得人格外心疼,乔安心伸手,他顺势低头,乔安心手抚着他少见的没有打理过的头发,语气轻轻:“也是我不好,我给你打过电话,但没打通,你这傻孩子,至于这么跑出来,要是被他知道了肯定关你更久。”

他的声音闷闷的:“小叔叔把我手机收起来来着,我跟奶奶求情才拿到的,安心你别让我回去好不好,我不想现在回去。”

“为什么?”

“我得去见如云呀,小叔叔说了,我跟如云的事他不会答应,让我不要妄想,还说方家那边他已经把话说死了,如云现在肯定难过极了,我不放心……”

方如云,那个女人……

乔安心心思几个回转,说:“你小叔叔总是有他的道理的,要听长辈言,不过你们年轻人总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安心你的意思是,你也不支持我们吗?”

乔安心怔了一下,一时竟无法直视他满是真挚和渴望被认同的眸子。

她该怎么说,说方如云在说谎,她在骗他,她不久前还一身摇曳出现在秦易风的门口想要爬上她的床,她对秦易风的狂热让她冲昏了头脑把自己堵在家门口甩了两巴掌……

甚至在老宅的时候,她还没有忍住暴露了自己的眼神……

启佑,她怎么可能是真的喜欢你。

她最终叹一口气:“启佑,家人总是为你好的,还有,你奶奶,身体怎么样?”

“奶奶没事,安心我懂你的意思,你也不支持我们,你说的肯定有些道理,我、我现在有点乱,不想回家,安心,你能收留我一段时间吗?”

他竟然这么信任她?!乔安心心里一热,答应的话就要说出,但……

“启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景晨哥带人给奶奶做检查的时候我偷偷问他知不知道你的消息,他说你现在住在枫泊居,好得很。但是安心,你怎么住在这里了?”

乔安心顿了下:“上次我跟他做了交易,他答应继续帮我,但条件是离你远点,并且要住到这里,亲自看着或许他才能放心吧。”

秦启佑垮了脸:“那看来我不能住这里了,住这里一定会被他抓的。”

乔安心看着他沮丧的模样,脑中一闪,突然道:“要不你住我之前那里?”

“西城那边的公寓?”秦启佑一下笑起来:“好啊好啊,我还没有住过那样的公寓呢!”

乔安心笑笑,看了下时间,决定还是亲自把他送过去,因为时间晚了,乔安心在滴滴上约了拼车,秦启佑第一次用这工具,整个人都新奇的不行,果然是少年人心性,乔安心路上跟他聊着,一路竟不觉得时间长,秦启佑虽然在老太太嘴里不学无术,但他其实懂得很多,尤其爱历史地理,又加上去过很多地方,给乔安心讲起一些偏远小国家的习俗来简直滔滔不绝,乔安心也听得津津有味,两人就这么聊了一路。

乔安心这房子合同签了一年,房租也是押一付三已经交了,钥匙什么的也都在她这里,她一路带着秦启佑上去,上去之前特意嘱咐:“启佑,那天发生的事你也知道,现在房间里肯定特别乱,不过没关系,咱俩收拾下就行,床单被子之类也是我新买的,干净着呢。”

“成,安心你别把我当成啥也不知道的傻少爷,我以前跟一帮哥们当过流浪歌手来着,露宿街头的时候也是常有。”说着他笑起来,阳光又明朗的模样。

“瞧你,年纪轻轻经历倒是不少,我以前也特别向往那种生活,人家说每个人年少时都有个流浪的梦,果然我已经老了啊,现在想的都是怎么安定。”乔安心道。

“没有,安心你才不老,你跟我站在一起,别人都会以为你是我女朋友呢。”他眨眨眼,昏暗的楼道,嘈杂的声音,忽明忽暗的感应灯,乔安心有个瞬间,竟恍惚觉得他的话真假难辨。

“哈哈,安心你这是什么表情,看给你吓的!”他哈哈笑起来。

乔安心拍拍自己的脑袋,她在想什么,他拿自己当姐姐,自己思想未免也太龌龊。

“再耍我信不信我还打你啊!”她扬扬拳头,装模作样。

“打吧打吧,反正第一次见面你就打了我。”他瘪瘪嘴,一脸委屈的模样。

这模样惹得乔安心笑起来,两人说说笑笑,很快到了门口。

那扇被踹开过的门已经被修过了,门板上还残留着水果刀的痕迹,乔安心拿钥匙的动作一顿。

“怎么了安心?”

“没事。”  ,

开了门,凳子沙发书……所有的东西都被收拾过了,好像那天的狼藉只是她的臆想,额头已经好了的伤似乎又在隐隐作痛,秦启佑看着她,带着些小心翼翼的喊道:“安心?要是你不想再回这里,我可以出去住宾馆。”

乔安心回过神,笑道:“没事,只要你不怕,就住这里。还说什么住宾馆,你身上有那个钱?”

“你明知道我现在身无分文,安心,不带这么戳人伤疤的。放心吧,小爷我在这儿住着,该害怕的就是别人了,我‘夜城一霸的’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哈哈,还夜城一霸,你要是夜城一霸,那我就是……夜城一枝花。”

“艾玛,那咱们两个就是霸王花!”

说完两人大笑起来,乔安心只觉得好久没这么笑过了,跟秦易风在一起,心情就像过山车,前一刻飞入云霄,下一瞬可能跌入谷底,很刺激……也很飘渺。跟秦启佑相处起来却轻松得很,她可以尽情的做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无所顾忌,没有所谓的交易,也不用担心他会讨厌了自己。

两人正胡天海地的聊着天,乔安心的手机响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