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四十一章 谎话连连

门打开,她缓缓走进。

“你的伤,怎么样了?”乔安心说着,眼睛不由朝他胳膊上飘去。

秦易风抬抬胳膊:“捱了两刀,你说呢?”

两刀……

乔安心心里一抽,脑海中再次闪过那个突然冲出将她救下的身影……

“对不起,谢谢你。”她望着他,认真道。

抛开两人的纠葛,他确实是救了她,也确实是为了救她,平白受了伤。她偏激,自以为他不爱她,也不能爱上其他人,但站在他的角度上,应该是自己一直缠着他……

“不用说谢,我不去救你,启佑也会去救你,我只不过不想你再缠着他。”

果然……

“你放心,我们的交易已经达成,我会按照说好的,不会再缠着他。”乔安心正色。

秦易风身子后仰靠在椅子上,声音不大:“你说不会缠着他,遇到危险第一个求助的不还是他?”

“乔安心,我应该说过了,我不信你。”

乔安心咬唇,因为打不通报警电话才给秦启佑打电话的话她怎么都说不出口,她第一个求助的……其实是他秦易风,这话,她更无颜说出口。

她不语,秦易风眼神一凛:“所以,乔安心,往后遇到什么情况,不管是求助也好,其他也好,你第一个想到的,你第一个找的,只能是我,记住了吗?”

乔安心抬头,他的眼神告诉她他是认真的,可是……这话会不会有些暧昧的味道……

“这样不合适,要是你未婚妻误会了就不好了。”

“你在吃醋吗?”秦易风站起身,缓步到她面前:“告诉我,你在吃醋吗?”

吃醋……

她有什么立场,有什么资格吃醋?

如果是一年前,或许她会毫不犹豫的点头说是,但现在,她却只想逃……明明是正年轻的年纪,她却觉得自己好像历经了几世一样的累,她只想治好母亲,然后带着母亲回那个小镇,两个人相依生活。

她摇摇头:“没有,我只是,不想再惹麻烦。”

有了张天利的例子,有了方如云的例子,她早就知道了,只要还跟他有牵扯,就不可能没有麻烦,他们已经不是那两年里的关系了,他没必要给她提供保护,她也不能再肆无忌惮。

他眯眼:“乔安心,我对你来说,意味着麻烦吗?”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现在避我如蛇蝎,一年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他缓缓开口:“你给我写了一百五十六封信……”

“不要说了!”乔安心猛地推他一把,瞪了眼:“不要再提那些!秦易风,我知道我错的离谱,我知道你讨厌极了我,我妈治的病不需要你了,我们的交易就算结束,到时候我一定离你远远的,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所以请你,不要再提以前……”

他蓦地上前,一把揽住她的肩,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逼视着她:“喜欢过我,就那么让你难接受?”

她唇颤抖着,神情倔强,说不出一句话。

她那是岂止是喜欢他,她想,那时候可能是爱的,她满心幻想的想跟他在一起,她努力记住他所有的喜好,他所厌恶的事她从来不做,她想,这样的话,他是不是就能也喜欢她一些……

她给他写信,写满了厚厚的一叠纸,写她对他的感情,写她的心动与彷徨,幻想与期盼,她像个傻子一样,每天把信塞在他的书房里,第一天偷偷放信的场景犹在脑海,紧张、忐忑、期待……

她犹记得第二天,她一直躲着他,晚上吃饭时他去敲她的房门让她去吃饭,当时她心都快跳出来了,他没有嘲讽她,没有不理她,甚至还叫她一起吃饭,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对自己……至少对自己的表白不是排斥的呢?

那一天,她的心都在云端飘着,父亲自杀,母亲生病,经历了那些冷眼、逼债和绝望后,她开始变得敏感,变得小心翼翼,几乎是耗尽了所有的勇气,她才有勇气走出的那一步……

可是后来呢……

乔安心鼻子酸了下,差一点忍不住快要崩溃的情绪,这个在她陷得那么深的时候亲手打破她的幻想,以那种方式侮辱自己的男人,凭什么能这么平静的揭开她的伤疤毫不犹豫的撒盐呢。

“不管怎样,我不会再不自量力了。”她眼圈红红的,却没有落泪:“秦易风,我不会再喜欢你了。”

他的眼神蓦地阴沉,擒着她下巴的手越发用力:“你再说一次。”

“请你放心,我不会再喜欢你了。”她重复。

看着她倔强绝美的小脸,他的声音冷如冰:“乔安心,招惹了我,你还想全身而退?”

乔安心苦笑,全身而退?她分明已经遍体凌伤。

或许是她脸上的难过太过明显,秦易风心里一疼,捏着她下巴的手松开来,见她下巴红了一片,眸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自责,他温了声音:“疼吗?”

乔安心一怔,摇摇头。

“就待在我身边。”他说:“没我的允许,你别想逃。”

“为什么”她喃喃。

为什么不肯放过她,为什么总是在她绝望的时候说着似是而非的话……

他没有回答,低头猛地吻上她的唇。

“唔唔……”

乔安心伸手推他,手碰到他手臂的绷带蓦地收回,鼻尖是淡淡的血腥味,她的反抗一下弱了。

她弱,他的进攻便猛烈起来,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吻得又急又重,恨不得将她拆吃入腹的劲头,乔安心后退不得,鼻息间全都是它的气息,夹杂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不知为何,她竟不能咬得下去……

一吻结束,她脸色酡红,呼吸不稳。

秦易风眸色幽深的看着她有些红肿的唇,越发明艳的面容,他喉结滑动,在她张口说出一个“你”字后再次吻了下去……

这一吻,不同与上一次的猛烈,是温柔的,缠绵的,她不想回应,像个木偶般任他动作,但心头的涟漪却是一圈圈荡了开去。

不知吻了多久,秦易风意犹未尽的放开她。

“你为什么吻我!”

你凭什么吻我!

她呼吸急促,脸上潮红更甚,瞪着他的模样她自己不知道有多诱人,秦易风勾起一抹邪笑:“我不光吻你,还想做更多的事……”

他眼里炙热的光几乎灼伤了她,乔安心呼吸一滞:“你,你明明有了爱的人,为什么还……”

还可以对这种事,说这种话。

秦易风唇贴着她的耳,轻轻缓缓的开口:“乔安心,我再教你一件事,一个男人想跟你上床不代表他喜欢你。”

但喜欢你就一定会想跟你上床。

后一句他没说,满意的感受她瞬间僵硬的身体。

乔安心,如果我的伤害能让你暂时不会放下我,那么你就恨我吧。

…………

乔安心一直在这里住了五天,五天间,她的感冒完全好了,额上的伤也没用大碍了,苏景晨大手一挥下了赦令,乔安心这才被秦易风允许去上班。她已经好久没去上班,期间周燃燃几次打电话问她,她不敢说自己在住处遇到坏人,说感冒生病的话,周燃燃一定会来看她,她不能让周燃燃知道她还住在这里,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像个情妇似的……

最终,乔安心还是撒了谎,说自己要回老家一趟,周燃燃并未多想就信了,乔安心一方面因为撒谎骗了她而愧疚,另一方面却还是没有勇气跟她说出真相,如果周燃燃知道自己利用秦易风的侄子跟他做交易会不会觉得自己的心机深沉,如果周燃燃知道自己明知道秦易风有了未婚妻还厚颜在跟他有所牵扯甚至还住在了隔壁,会不会觉得自己恶心……

终于到了上班的日子,人事那边早就收到通知,乔安心要调到上头做助理了,还是总裁助理……

这个消息在公司再次炸了锅,平息了一段时间的流言再次飞起,公司传的沸沸扬扬的都是乔安心因为跟秦总监的事被林助理发现,林助理不甘乔安心被抢走,于是用总裁助理的职位将乔安心挽回……

一时间,小林成了为了挽回爱情不择手段的男人,毕竟依乔安心的资历和身份,要想成为总裁助理根本是不可能的,显然是走了后门的。

而乔安心,在这段流言的风暴中心的她,依旧是个唯利是图、以色事人、恬不知耻的女人。

只有周燃燃,顶着巨大的压力依旧毫不避讳的与乔安心交好,乔安心既开心又愧疚,她当然知道那些女人背后怎么说周燃燃,说她“看着乔安心上位了,赶紧扒着那个狐狸精分点汤喝也好……”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早就知道她也不是什么好鸟了,哼”

周燃燃却道:“我才不管别人怎么说,你要是真是她们嘴里的狐狸精我也就放点心了,起码不用混得被人家背后说还忍气吞声了!”

乔安心知道她是心疼自己,感动不已,却也更不敢坦白隐瞒的事,

果然,撒了一个谎,就要说无数的谎,来圆第一个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