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四十章 放心不下

说完,他转身离开,乔安心看着他的背影,反手抄起枕头砸了过去。

那枕头软软的落在不远处,就像此时的她一样无力。

秦易风走后不久,张妈端着粥进来了,乔安心接过,纵然再不想喝,她也强迫自己喝着,不管怎样,先恢复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只有恢复了她才能想办法……

乔安心一边喝粥,脑子里飞速转着,如果救了她的是秦易风,那么这房子的主人恐怕也是秦易风了,那么这里是……

想到这里,她试探着问道:“张妈,这里是,枫泊居吗?”

“是的,小姐。”

乔安心心中一动……果然啊,他说过要让她住回枫泊居的,可是……

乔安心手指微握:“张妈,这栋房子,是几号?”

张妈又说了别墅的具体地址,乔安心彻底沉下了心……

这里……竟然是她原本住处的隔壁。

秦易风有很多住所,但大多在他经常出差的地点,在夜城却不多,这一点跟大多富家子弟不同,据小林说,秦易风在夜城的房产不少,但大多是投资用,真正住的不过三处,除了秦家老宅,还有公司旁边的一处,再有就是枫泊居,自从两年前乔安心住进这里,秦易风这两年几乎都是住在这里,不管加班多晚,他都会赶回来住……

乔安心曾为此窃喜过,她总是为这种细节暗喜,把这些作为自己在他心里与众不同的证据,后来她才知道,是老太太想要孙子,给他下了命令让他必须回枫泊居住……

乔安心扯起嘴角,露出一抹苦笑,而现在,依旧是枫泊居,他却把自己安排在了隔壁……

原本的房间里,那个女人,他所爱的那个女人就要住进去了吧。

“小姐,小姐,粥要凉了。”张妈温声道:“粥要趁热喝才好。”

乔安心从思绪中惊醒,朝张妈笑笑,低头继续喝粥,张妈看着她,不由道:“小姐怎么看起来不高兴?这房子是秦先生特意买下给您的。”

是啊,特意为她买的,为了把她放在身边看着,看着她不要再跟秦启佑有所纠缠,看着她好完成他们那些见不得人的交易……

乔安心摇摇头:“没有,我不是因为这个不开心。”

张妈醒悟般的道:“我知道了,小姐是在担心秦先生的伤势吧……”

乔安心心下一沉,就听张妈继续道:“我刚才端粥进来的时候,碰到苏先生带着东西给秦先生换药了,您不用担心,苏先生医术高超,昨天秦先生胳膊伤得厉害也是苏医生处理的,很快就处理好了,不过秦先生今天不知道怎么就没注意又碰到伤口了……”

伤口……

乔安心脑海中又闪过那把泛着冷光的水果刀……

还有刚才,她一手砸在他的胳膊,他皱眉的样子……

原来,他是受了伤的。

为了救自己受了伤。

他的伤,重吗?

一瞬间,乔安心心里五味杂陈,他到底是为什么……为了阻止自己跟秦启佑有牵扯吗?

作为秦家的继承者,秦易风身体状况有专门的医疗团队负责,毕竟他的身体不光是他自己的,还是担着整个秦家,他身体一向强健,伤风感冒之类的甚少,但也能想象到如果老宅那边知道他受了伤会是怎样的惊动。

所以他才会选择来苏景晨这里治疗?

“张妈,他的伤,怎么样了?”她还是问出了口。

张妈安抚道:“小姐放心,苏先生特意嘱咐我,让我转告您一声,说秦先生的伤没有大碍,让您不必担心呢。”

苏景晨……那个老狐狸。

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他受伤的事,乔安心攥紧手,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转移话题还是什么:“张妈,你知道秦启佑吗?”

“小姐是说启佑少爷吗?我知道的。”张妈笑了。

倒是乔安心惊讶了一下,她还以为张妈是秦易风临时找来的,没想到竟然认识秦启佑……

“对,是他,他来过吗?”

张妈摇摇头:“没有,小姐您可能还不知道,启佑少爷被禁足了,就是今个早晨的事,唉,照启佑少爷的性子,又得闹腾一番了,不过秦先生下的死命令,老太太也没法啊……”

乔安心越发越惊讶,一是秦启佑竟然被禁了足,秦易风为了让他避开自己,还真是煞费苦心啊……而是张妈,竟然对秦家这般熟悉……

乔安心想了想,问道:“张妈,你好像对秦家很熟悉?”

张妈笑了:“是啊,秦先生小时候,老太太忙,没时间带,秦先生我带了很长一段时间,前几年老家出了点事回家了,最近没事了,秦先生又让我回来帮帮忙了……”

乔安心着实震惊了一把,她扯扯嘴角道:“因为你一直称呼他‘秦先生’……”

“这个啊”张妈笑得越发厉害:“秦先生从小人小鬼大,不让人喊他的名字,说是喊他秦先生显得成熟,这不,叫习惯了,到现在一直没改过来。”

乔安心想到小小年纪的秦易风少年老成的模样,忍不住笑了。

“小姐一定是秦先生很在乎的人吧,这么多年秦先生很少那么慌张。”

乔安心笑意渐冷:“或许吧。”

在乎?

他怎么可能在乎自己。他如果在乎自己,又怎么会那般让自己做他的床伴,做他的情人,如果在乎自己,又怎么会那样羞辱自己,张妈她,或许还不知道,隔壁的别墅里,很快要住进女主人了。

……

乔安心喝了药,整个人昏昏沉沉,身体想睡,但神志却清明,脑子里纷纷乱乱,张妈以为她要睡怕打扰她已经出去了,乔安心索性起身下了床,头还晕,她站起来缓了一会才朝门口走去。

推门出去,房子里静悄悄的,她手划在墙壁上,一路走一路划。

“嗨,前嫂子。”

身后苏景晨的声音突然响起,吓了乔安心一跳,她回头,语气并不算好:“苏医生好。”

苏景晨双手交叉环在胸前,看着包裹在宽松家居服里略显羸弱的美丽女人,上下扫了一眼,挑眉道:“前嫂子,你不好奇你这身衣服是谁换的吗?”

“是张妈。”

苏景晨笑了一下:“前嫂子啊,张妈是今天早上才到的,你可是昨晚被某人抱回来的呢。”

乔安心心下一跳:“什么意思?”

苏景晨手重新插回白大褂口袋里,慢悠悠晃到乔安心面前:“前嫂子这么聪明的人,难道还不懂?别这样看我,我可没那么胆子给你换衣服。”

乔安心手慢慢攥起来,苏景晨的话……意思是那人帮自己换的衣服?

“你被抱回来的时候,衣服上可沾了不少血,不过我倒没想到这房子他刚买下来,竟然还准备了女人的衣服,啧啧。”

血?

乔安心盯着他:“谁的血?他……伤得重吗?”

苏景晨眼神一闪:“前嫂子果然聪明,伤在胳膊了,至于重不重,前嫂子不妨亲自去问问,毕竟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我要是易风估计可就伤透了心了,以为是别人救的也就算了,知道自己受伤了连问一句都没有,真令人寒心啊。”

乔安心抿抿唇:“苏医生这个时候还悠哉悠哉的在这里溜达,还有闲情逸致跟我聊天,想必他伤得并不重。”

想到这个男人知道自己误以为是秦启佑救的自己,不告诉自己真相也就算了,还在秦易风面前说那些话,她何尝看不出他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苏景晨撇撇嘴:“果然最毒妇人心。”

“你们男人就是无毒不丈夫,到我们女人就是最毒妇人心了?”乔安心也挑眉回道。

苏景晨一滞,还真是伶牙俐齿。

“老实说,前嫂子,你这样可比刚才可爱多了,要是一直这样,想必现在也还是嫂子,而不是前嫂子。”

这人,说话可真毒。

“我要还是你嫂子,苏医生估计也不会这样跟我说话吧。”

苏景晨哈哈笑了,有意思,这女人,还真是聪明得很,他本来就是因为秦易风对她的特殊才关注了她,这次为了救她,秦易风竟然还弄伤了自己,伤了后把他叫回这里治疗,跟所有知情人都严令警告过不许把这件事透漏出去,说白了,还不是为了保护这女人……

乔安心不再理他,说了句再见转身就走,苏景晨也不拦她,看着她去的方向,秦易风的书房就在那边,不出意外的话,他这会也在书房里。

乔安心只想离苏景晨远点,顺路走到一间房门口,房门没有关紧,鬼使神差的,她向里面看了一眼……

秦易风坐在书桌前在电脑上敲打着什么,衬衫右边袖子卷了起来,露出隐隐透着血丝的绷带……

不知为何,明明就是一眼,偏偏她就看了个清楚,心里一缩,手上动了下,门轻轻动了下,发出一声轻微的声音,秦易风抬头,与呆愣愣站在门口的乔安心瞬间对视。

“过来。”他开口,包裹在柔和的灯光里,似乎融化了原本的冷冽。

“我,我只是……”乔安心开口,有些语无伦次,只是路过?

承认吧,乔安心,你就是放心不下才来的……

“我,听说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

他似乎笑了下:“不进来你怎么看,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