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四章 阴阳怪气

景区周围不缺住处,乔安心拖着箱子七拐八拐,最终在一个巷子里找到家民宿,付钱住下后,她掏出手机给周燃燃发了条信息:燃燃,我从枫泊搬出来了,明早去你那里下,你准备好接驾吧。

周燃燃是她大学时候的舍友,是她在夜城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乔安心跟秦易风的事,她只说是拿人钱财替人挡桃花,结婚的事乔安心没有说,毕竟知道这些对周燃燃也不见得是好事。

她现在的工作,也是在周燃燃的帮助下找到的,乔安心现在的状况,能求助的,也只有她了。

第二天六点钟不到,乔安心就起床,简单洗漱了下就收拾东西去周燃燃那里了,从这里到周燃燃的住所大概一个半小时,她九点钟上班,时间堪堪来得及。

到了周燃燃住的小区门口,周燃燃的电话打来了。

“喂,燃燃。”乔安心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松些。

“乔安心!到底怎么回事?你搬出来了是什么意思?昨晚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隔着电话乔安心都能想象到周燃燃跳脚的模样,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乔安心赶紧道:“燃燃,燃燃你这连环问,我从哪个开始回答呀,我到你们小区了,马上送上门来让你审,您稍安勿躁行不。”

“哼,乔安心你少贫,我还不知道你啊,你就是有把自己折腾死的本事,你到哪了?”

“马上到8号楼,您消消气。”

“行,我马上下去接你,给我等着啊。”

说着就挂了电话,乔安心刚进8号楼,就碰到了穿着睡衣裹着小外套的周燃燃。

周燃燃冲过来狠狠抱了她一下,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又是一通发问,乔安心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最后摊手道:“总之,就是我跟人合作结束,暂时要在你这儿蹭几天了。”

周燃燃虽然是大大咧咧的性子,但她太了解乔安心,使劲拍了下她的肩膀道:“我知道你丫现在不想谈这个,行,你自己有主意就行,反正我这里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大学时候我们不就说以后工作了也一起租房子住吗,哈哈,现在可不就是实现了……”

乔安心心里划过暖流,没错,这是个新的开始不是吗?

周燃燃住的地方是个一居室,有独立卫生间和小厨房,她们俩女生住倒也不挤,乔安心就只带了一个行李箱,东西很快就收拾完了,周燃燃自己从不开火做饭的,两人在楼下买了早餐一起搭车去上班了。

周燃燃跟乔安心都在天利公司上班,周燃燃是市场部,乔安心做文员,路上周燃燃还是忍不住说:“安心,你真不打算修整一段时间?出去旅旅游散散心什么的,调整好了再回来工作?”

乔安心笑了:“怎么说得我好像失恋了一样,理论上说,我跟秦……秦易风的合作,不就是份工作吗?在天利的工作就好像兼职一样,现在不过是一个工作被辞了,正好可以专心做天利的工作。”

“什么工作不工作的,就你歪理多。”周燃燃撇撇嘴,她跟乔安心五年的朋友,这两年她的变化她都看在眼里,如果真的只是把那交易当成工作,也不会……

心里叹口气,周燃燃也不拆穿她,揽住她的肩膀,挑眉道:“不过你说的也对,咱们女人啊,什么时候都不能落了工作,经济独立才是王道。”

两人说着到了公司,乔安心刚坐下,秘书刘亦娜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过来,一手搭在乔安心肩上,脸上带笑:“安心呀,张总要见你,来总裁室一趟。”

刘亦娜是老总的秘书,有能力有脸蛋有身材,平日里除了高层领导,谁能换她一个笑脸,突然这么被她这么对待,乔安心“宠”倒没觉得几分,“惊”倒是不少。

她站起身:“好的刘秘书,我马上就去。”

刘亦娜冲她点点头,刚转身要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回过头说了一句:“安心,平时看你文文静静不爱说话,没想到……还是个深藏不露的,呵呵,快去吧,别让张总等急了。”说完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哒离开了。

“她这啥意思,怎么阴阳怪气的,张天利突然找你干嘛?”周燃燃凑过来。

“小声点”,乔安心无奈道,周燃燃平时直呼公司老板的大名已经习惯了,但刘亦娜还没走远,被听到就不好了。

“怕什么,取名不就是被叫的。”周燃燃皱皱鼻子嘟囔,“他突然找你干嘛,我怎么觉得没好事啊,你看刘亦娜刚才那笑,安心,你可得小心啊。”

乔安心点点头:“放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说我就一小职员,不要想太多了,人刘秘书说不定只是像我展示下同事间的友爱呢。”

“你就贫吧你。”周燃燃说着捶了她一下。

乔安心笑笑,整了下衣服往总裁室走去。

进到总裁室的时候,张天利坐在办公桌后,他今年四十多岁,微发福,地中海,刘亦娜正附在他耳边小声说着什么,一看见乔安心,张天利摆手让刘亦娜站到一边,对乔安心笑道:“小乔来了,坐,刘秘书去倒杯水。”

刘亦娜笑容僵硬了一下,很快恢复:“好的张总。”

这态度和熟稔的称呼,乔安心脑子里冒出五个大字:无事献殷勤。

她跟张天利问好后也不推辞,在他对面坐下:“张总,您找我?”

“小乔呀,今晚有个应酬,你准备下,跟我一起去。”

乔安心在这家公司快一年了,凡是应酬什么的,一般都是刘亦娜她们的事,一听这话,她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刘亦娜。

对方也正看着她,碰到乔安心的目光,不着痕迹的笑了下,乔安心心里迟疑,斟酌着开口:“老板,我酒量不好,您看要不然……”

“小乔呀,瞧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是谁要灌你酒似的。”

张天利还没开口,刘亦娜先挑眉说了句,语气并不是让人很舒服。

“刘秘书,我并不是那个意思。”乔安心冷静道。

刘亦娜眼睛里闪过一丝怨毒,正待说话,张天利摆摆手:“只是一起坐坐吃个饭而已,小乔你平时工作踏实,人也稳重,我都看在眼里,说白了,就是带你历练历练,公司需要多元型的人才啊。”

话说到这个份上,由不得她不答应,再者……做文员并不是长久之计,这么想着,她点头应下了。

“对了小乔,出去了就代表咱们公司了,”张天利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门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滴。”

乔安心明白这是暗示自己衣着打扮,她点点头:“您放心,我不会给公司丢脸的。”

看着乔安心出了总裁室,刘亦娜朝张天利不满道:“张总,您看乔安心的模样,哪里像是秦少能看上的模样,会不会是消息出了什么错?”

张天利给她一个警告的眼神:“消息不会有错,这是宋少亲口说的,再说还有照片在这儿摆着呢,这次事关公司前途,收起你的小心思,要是拿下这次项目,咱们可就可就钱途无量。”

刘亦娜撇撇嘴,一副委屈的模样,张天利见状:“你这小狐狸,有了我还不够吗?”

“哎呀您说什么呢。”刘亦娜边说。

一室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