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三十九章 不放过你

乔安心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入眼是陌生的环境,她猛地坐起来……

“小姐您醒了。”一道温和的嗓音传来,卧室门边站着一个中年妇女。

“这是哪?你是谁?”

“小姐这里是秦先生的住处,秦先生让我来照顾您,我姓张,小姐不嫌弃可以跟秦先生一样叫我张妈。”张妈边说边走过来,扶着乔安心往后半躺下:“小姐您已经昏睡了一宿了,一定饿了吧,粥已经煮着了,我去看看给您端过来。”

说完不待乔安心反应,就赶紧出去了,乔安心打量着周围,是间完全陌生的卧室,家具之类都很新,倒像是间新居,张妈嘴里的秦先生是秦启佑吧,脑袋里依旧昏昏沉沉,她抬手想揉揉脑袋……

“嘶——”

手碰到额头一阵痛楚传来,她摸了摸,额头包扎过了……乔安心眯着眼睛,昨晚的记忆慢慢浮现……

昨晚她给秦启佑打电话后,虽然想到了救兵来的速度可能赶不上门外那男人开门的速度,但没想到那男人听到她打电话的声音一下暴怒,不知从哪找到了把椅子,更加用力的砸门,眼看着门要被打开,乔安心拿身体顶着抵着门已经堆满东西的沙发,纵使她用尽全力,奈何那男人力气太大,门还是被砸开了,门打开的时候,小沙发上堆着的东西都砸了下来,凳子的一角正好砸到她脑袋上……

血流下来模糊的视线,乔安心越发头晕目眩,那剽悍的男人一把将跌倒在地的她扯着领子拽起来,嘴里骂骂咧咧说着什么,乔安心的使劲挣扎,在那男人看来想必那力道简直不足挂齿……

男人提着她的衣领,一把将她摔在床上,乔安心头晕得很,模糊的视线里,那男人在脱衣服,脸上在狞笑着,乔安心一阵绝望……

她看到那男人丢在一旁的水果刀……

如果真的逃不掉……她宁愿鱼死网破!

乔安心深深吸一口气,擦擦流到脸上的血,猛地冲过去想要拿起刀子,但那男人却早有防备,乔安心起来之际,他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再次将她摔在床上,这一次,伴随着谩骂的,还有几个毫不犹豫的巴掌……

想到这里,乔安心不禁摸摸脸,脸上那种火辣辣的疼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淡淡的疼,脸没有肿,是擦过药了吗?

她被那男人打得脑子里昏沉一片,眼前也几乎看不清,那男人猛地压到她身上,乔安心从未有过的绝望……

身上突然轻了,那恶心的男人的醉醺醺的气味消失了。

是谁?那个一把将男人提起来暴打的人是谁?

谁来救她了?

乔安心最后的视线里,只看到被打倒在地上的男人捡起了那把水果刀……

她张嘴,想说小心,想让那人小心,但意识却渐渐涣散晕了过去……

那人没有穿警服,一定是秦启佑吧。

想到那把泛着冷光的尖利的刀,乔安心一阵后怕,她再也躺不住,掀起被子就要下床,不行,她得去看看秦启佑怎么样了……

“刚醒了就这么折腾,下次我可不帮你治疗了啊。”

懒洋洋的声音传来,乔安心动作一顿,抬眼看去,就见苏景晨靠在门边,一身白大褂,双手插在兜里,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苏景晨,你怎么在这?”

苏景晨瞥她一眼:“你以为我想在这里啊,不知多少病人等着我救死扶伤,你这点感冒小伤的,让我治简直是大材小用。”

嘴上这么说,他却认真检查着乔安心的伤势,又递给她一只体温计让她量体温。

乔安心脑子晕晕的接过,问道:“他让你来的?”

“不然呢?凭我们的交情你以为我会半夜爬起来连夜赶过来?前嫂子。”

秦启佑跟苏景晨也有交情?

乔安心抿唇,自动忽略他的称呼,说:“不管怎样,谢谢你。”

苏景晨摆摆手:“得了,只要前嫂子你好好养伤,听我这个医生的话,别有事没事起来瞎折腾,我就可以去找他要谢礼了。”

乔安心笑笑,脑子里闪过一道光,她蓦地抓住苏景晨的袖子:“启佑这么样?有没有受伤?我看到那人拿起刀了……”

“启佑?”苏景晨重复着,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启佑没事。”

乔安心长长舒一口气,拍拍心口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要是因为我他受伤了我真是罪大恶极了,对了,昨晚那个男人呢?被警察抓起来了吗?”

“嗯,他去之前就给警察打了电话,不过他比警察到的早,后来警察去了就把那个男人抓起来,你猜怎么回事?”苏景晨挑眉:“你租的房子,之前住着的是那男人的前女友,听说俩人是因为女的出轨分手的,他喝了点酒借着酒劲来报复,砸开门后发现弄错了人,然后见色起义……呵呵”

乔安心默然,没想到是这样。

苏景晨突然伸手在她眼前比划了下:“这是那个男人的说辞,你信吗?”

乔安心一顿:“什么意思?”

苏景晨笑得奸诈:“前嫂子你怎么这么‘单纯’,坏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你怎么不像他那样老奸巨猾,他一下就察觉到了破炸,你猜真相是什么?”

“是什么?”

苏景晨摸摸下巴:“那男人早就盯上你了,据他说,之前只是看你长得漂亮,见色起义,后来他一连看到你两次被那么贵气的车载回去,以为你傍上了大老板,想装醉侵犯你,再拍照威胁你,然后勒索。”

乔安心听完,震惊的不知说什么,那男人说的车,估计是秦易风和秦启佑的吧……

想着那男人缜密的计划,甚至他还已经想好了“前女友”的借口……她不禁背脊发凉,人贪婪起来到底能可怕到什么地步……

多亏了秦启佑。

苏景晨看着她,眯了眯眼:“昨晚,你给秦启佑打的电话?”

乔安心顿了下,而后点点头:“对,因为我没打通报警电话,所以拜托启佑帮我报警来着,但没想到他自己来了……”

乔安心说着,刻意忽略了曾给那人打过电话的事。

她昨晚是疯了,那一瞬才会拨出他的电话,他们之间,才刚刚有了那样的协议,她才用那么卑劣的手段拿到的协议,怎么有脸,怎么有勇气,又怎么能够再去向那个求助。

他们之间的牵扯,真的不能再多下去了。

乔安心脸色几度变换,苏景晨勾起嘴角,突然问道:“你跟启佑,关系很好吗?”

跟秦启佑的关系……

乔安心一时竟不知怎么回答。

“我怎么不知道你对病人关心到这个地步,嗯?苏医生。”一道冰冷的声音蓦地响起。

乔安心猛地抬头望向门口……

一身得体的西装,冷峻绝雅的面容,淡漠至极的神色……

秦易风!

乔安心瞳孔放大,怎么会是他……

苏景晨笑着道:“我对病人一向很关心,不过秦总,前嫂子好像对谁救下她的事有所误会呢?您这劳心劳力的,没想到前嫂子还不知道呢。”

他那一副笑脸,明显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她怎么样?”秦易风却没有苏景晨想象中的发怒迹象,只是淡淡问了这么一句。

苏景晨碰了一鼻子,似是可惜的叹口气,答道:“不枉你大半夜把我催过来,有我出马,前嫂子能有事吗。”

“是……是你救了我?”乔安心愣愣看着秦易风。

“景晨,你先出去。”秦易风看着乔安心,淡淡道。

苏景晨看看对视中的两人,摸摸鼻子出去了,还贴心的带上了门。

“是你救了我吗?”乔安心盯着他,又问了一遍。

“是我。”

“不可能!怎么会……”她声音拔高,大声否定。

怎么会是他!虽然她拨通了电话,但只响了两声几挂断了,她没有打通,更没有跟他说,难道……

“是启佑跟你说的?”

难道是启佑还在想着他们两个能复合?

秦易风脸色难看:“乔安心,我救了你,这件事就让你这么难接受吗?”

他边说边向她走近,在她床边站定,乔安心落在他的身影里,她低了声音,苦笑一声,缓缓道:“秦易风,我只是……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我该拿什么还你情。”

她依旧病着,脸色苍白,额前包扎着,巴掌大的小脸,美的惊心动魄。

秦易风凝视她半晌,俯身,双手撑在她的身侧:“乔安心,你向秦启佑求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拿什么来还他的情?”

这个姿势……乔安心只觉压迫力巨大,她强迫自己尽量平静道:“没有,他不是那样的人。”

秦易风蓦地伸手,缓缓抚上她的脖颈:“他不是那样的人?那么在你心里,我是哪样的人?”

他的手轻轻放在她的脖子上,明明并未用力,她却莫名几乎喘不上气,她盯着他,一字一字,认真道:“冷血,凉薄,淡漠,狠利,霸道,自负。”

每说一个词,他的眉就紧一分,等她说完,他却慢慢松了紧皱的眉,缓缓笑了:“你错了,乔安心,我不光冷血、凉薄、淡漠、狠利、霸道、自负,最重要的是,锱铢必较。”

说着,他的头越发低下,说话的气息撒在她的鼻端,声音低低的:“所以乔安心,我救了你,你要还,没还完之前,我不会放过你。”

乔安心呼吸一滞,猛地抬手推他,手砸在他的胳膊,他眉间一皱,盯着她,缓缓起身:“在我的耐心耗光之前,你最好尽快养好伤。”

他的目光锁着她,毫不掩饰的侵略性和占有欲,话里的暗示意味明显。

乔安心在他的目光里颤抖了唇:“你混蛋!”

“所以,不要逼我更混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