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三十八章 夜半惊魂

晚上,乔安心回到出租屋,房间里没有开灯,她就那么坐在床边,黑暗中给秦易风打了电话,等待接通的那几个瞬间,她神经质的想了很多,甚至想到待会接起电话的可能是个妖娆的女声,说“易风他去洗澡了,你是哪位?”,像电视剧里一样的狗血……

“喂”还是熟悉的声音,是秦易风。

黑暗中乔安心紧紧握着电话,声音平静的开口:“秦易风,我要跟你谈一下,关于我们的交易。”

电话里传来低低的一声笑,然后是他沉沉的声音:“我还以为你会取消交易,虽然,那是不可能的。”

一如既往的霸道。

乔安心噙着一抹笑:“不取消,毕竟秦少现在对我来说,也很有利用价值。”

隔着浓稠的黑暗和冰冷的手机,她也能想象到他铁青的脸色。

她惯常会气他。

“你就不怕我取消交易?”他的声音带着低低的威胁。

“怕,不过我想赌一把。”

“赌什么。”

“赌你不得不跟我重新做个交易。”

“呵”他又笑了:“乔安心,跟我做交易,你要有足够的筹码。”

夜太黑,手机屏幕的光打在她的脸上,让她更像个亡命的赌徒,她声音不急不缓的抛出自己的筹码:“秦少,我用秦启佑,换你接下来配合我母亲的治疗。”

不等他问,她接着道:“秦少,如果你不答应,不久之后我就会成为你的侄媳妇,你知道,我做得出来。”

话出口,接下来便是长久的沉默。

她沉默,是在等他。

他沉默,想必是在权衡。

“乔安心,你还是那么会做交易。”他终于开了口,声音带着少有的沙哑:“不过启佑还小,能满足得了你吗?”

“年轻人有的是精力,这个不用秦少担心。”乔安心说着不要脸的话,黑暗掩着她,谁都看不出她的慌乱。

“你敢拉上秦启佑,乔安心,你就没想到,你会毁了他。”

乔安心咬牙:“我能有什么本事毁掉一个人,能毁掉别人的,向来是秦少这样有能力的人。”

牙尖嘴利的女人。

秦易风不过片刻,便道:“这交易,我做。”

乔安心握着手机的手送了下,手心已经出了汗,手机差点滑落,她重新握紧了手机,说不清什么滋味,明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但这怅然若失的感觉却骗不了自己。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第一,你要搬到枫泊居,第二,在公司你要做我的助理。”

“我不要!”拒绝的话脱口而出,乔安心呼吸急促。

“乔安心,不要挑战我的耐性,你已经达到了你的目的,如果不把你放在身边,谁知道你哪天突然成了我的侄媳妇。”他的话,理智而冰冷:“乔安心,我们是各取所需,这样才公平。如果你做不到,那么这交易,取消。”

乔安心知道,他是认真的。如果自己不答应,她煞费苦心想要得到的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秦易风,绝对不会给她第二次算计他的机会!

乔安心,你不能太贪心。她这般默默告诉自己。

“好,我答应。”她最终如此道。

不过是助理而已,不过是再回枫泊居而已。

挂了电话,过了一会,乔安心给秦启佑发了消息:启佑,他找你了吗?

秦启佑很快回:找了,只问了我一句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说是,小叔叔就再没理我了。

后面还带了个委屈的表情,乔安心心里闪过愧疚,很快她又加了一句:她知道了吗?

秦启佑回:嗯,我照安心你说的,跟如云坦白了,如云说她能理解我,所以你放心吧。

后面一个笑脸表情,乔安心眼里利光闪过,想起在老宅时方如云挑衅又恶意的眼神,她叹口气,秦启佑,我利用了你这次,就用方如云来还这个人情。

乔安心不由想到不久前她跟秦启佑在咖啡店,她说“启佑,我们做个交易,或者说,你愿意帮我一次吗?”

当时秦启佑几乎是立刻的,轻声说:“好。”

她眼睛锁着他:“你还不知道我让你帮的是什么?万一是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秦启佑笑了,露出两颗虎牙:“不管是什么,我都帮。”

乔安心也笑了下,说实话,那时她并不信,少年总是冲动鲁莽的,但同样也是把爱情看得重于一切的。但她并没有退路,于是她继续道:“跟我演一场戏,但可能会让你的女朋友有所误会,这样你还愿意帮我吗?”

他又是毫不迟疑的点头:“愿意啊,安心你也说是‘误会’了,是误会就可以解释啊,你说吧,不管什么我都帮你。”

少年的表达,真挚而浓烈,乔安心像个童话里邪恶的巫婆,戴着微笑的面具对他说:“没错,为了防止她误会,启佑,你最好早点把真相告诉她,如果她真心爱你,就一定会理解你。”

“嗯好,你说的对。”

“所以我要你帮的就是,让我临时做你的女朋友。”

……

乔安心想到秦启佑听到那话后,连怔愣都没有的,立刻点了头,她不由问:“你就不问我为什么?”

“是跟小叔叔有关吧?”

倒是乔安心愣了下,随即释怀,果然啊,心思敏锐又果决。

外面突然一声极大的音乐声,吵散了乔安心的回忆,她起身开了灯,灯光亮起,眼睛一时无法适应,她眯着眼睛适应半晌,看了看才归置好不久的房间,叹了口气开始收拾东西。

要搬去枫泊居这事,早上秦易风跟她说过,说她犯贱也好,她当时甚至还隐隐有一丝可耻的欣喜……现在想起来,她就是一傻逼。

她的东西少得可怜,很快就收拾完了,外面依旧吵得很,好像是两伙人醉酒后吵起来了,乔安心揉揉发痛的太阳穴,洗漱后躺在床上强迫自己入睡。

迷迷糊糊间,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走在一片沙漠里,热,快把她烤焦了的热,嗓子里涩得似乎呼吸间就能吹破干裂的肌肤,她一个人走着,一望无际的沙漠,巨大的仙人掌的影子撒在不远处,她艰难的爬过去,才知道是海市蜃楼……

正当她觉得自己可能死在这片荒漠的时候,一声霹雳雷声,瞬间阴云密布,冰冷硕大的雨滴砸在身上,浇得她又疼又冷,脚下的荒漠消失不见,转眼踩在粘腻濡湿的地面……

又是一声打雷声……

乔安心猛地惊醒。

“哐当!哐当!”

砸门的声音传来,乔安心一个激灵,谁?!

“开门!我看到你回来了!快给老子开门!”

粗狂的醉醺醺的男人的声音隔着门传来,黑暗中,乔安心攥紧拳头,喊道:“你是谁?”

话出口才觉得嗓子里难受的很,身上也出了一层汗,昏昏沉沉的感觉,乔安心知道自己这是感冒。

“我是谁?连你男人都不认识了?我看你是欠艹了,你这婊子醒了还不快给老子开门!”

男人砸门的力道又大又猛,语气又冲又急,乔安心强忍着心里的不安,道:“你走错门了,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艹,你这娘们还跟老子装傻,再不开门等老子踹开门信不信我弄死你!以为逃到这里老子就找不到你了?”

话音刚落,一声“咚”地声音传入乔安心的耳朵,那不是砸门的声音,那是……好像利器插进木板的声音……

他有刀。

这个念头一下冒出,乔安心呼吸一紧,她早就知道这个公寓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但遇到这种情况还是忍不住慌乱了手脚,她深吸一口气,先开了台灯,又把房间里唯一的小沙发推到门口堵住门,手脚酸软,脑子里昏昏沉沉,男人的叫嚣声越来越大,乔安心大喊:“你找错人了!你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吓唬老子是吧!你这娘们长本事了,很好,你有本事就报警,看警察来得快还是老子弄死你的快!”

乔安心立马掏出手机报警,但却一直打不通电话,她擦擦额头的汗,通话记录里那人的名字排在第二,她鬼使神差的按了下去,刚拨通,她像突然惊醒一般猛地挂断了电话。

“开门!”随着男人的怒吼,乔安心眼睁睁看着门缝里钻进来的的刀尖……

她手一颤,竟拨通了秦启佑的电话,电话几乎是立刻就接通了,乔安心来不及多想,颤抖着声音说:“快,帮我报警……”

“安心你怎么了!”

秦启佑的声音响起,乔安心莫名心安了一下。

“启佑,启佑你帮我报警,一直有个醉汉在砸我的门,我打不通警察电话,你帮我报警豪好吗?”

“还不开门是吧,老子进去非弄死你不可!”

男人的怒骂声隔着电话传入秦启佑耳朵里,他立马道:“安心你别怕,拿房间里的东西先堵着门,我很快就到,你别怕!”

乔安心使劲点点头,又想到他根本看不到,又说:“好,不对,你别自己来,你报警……”

“嘟嘟——嘟嘟——”

那头已经挂断了电话,方才乔安心仿佛还听到了女人的声音,门缝里在撬门的刀尖让她来不及思考,拿起凳子就砸向那刀。

“艹!”这行为似乎激怒了那男人,他更加用力踹起门,门板上的灰尘扑簌簌往下落,乔安心把房间能搬动的东西都往门口搬去,心里默念着,再坚持一下,很快就会有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