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三十七章 犹如恶魔

已经走了一个小时了吧,腿脚早就感到了累意,心里却不想停下,或许这种带有自虐意识的行为能让她好受一点……

迎面驶来一辆车,贵气又拉风的模样,乔安心没有多余的注视,面无表情继续往前走。

车子跑过她身边,在她身后转了个弯,在她身侧缓缓开着,车窗打开,秦启佑声音不大的喊:“小婶子……”

“不要这样喊我。”乔安心看了他一眼,说完继续走着。

“好,安心安心,我不那么喊了,你上车好不好,还有很远才能打到车……”

“你走吧,我自己走。”

秦启佑停下来几步追上乔安心,看着步子都有些不稳当的她,担忧道:“安心你这是何必呢。”

乔安心没有回答,秦启佑略带忐忑的看着她:“安心,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乔安心笑了下:“为什么这么说?”

秦启佑微低了头,声音低低的说:“因为我把方如云找来了,她说的那些……”

“启佑”乔安心打断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秦易风有新女友的事。”

秦启佑眼神闪躲了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

乔安心笑容扩大,缓缓道:“你们叔侄两个,还真是有意思,秦易风不告诉我,是不屑,你呢?秦启佑,你也瞒着我?”

“不是的,不是的安心”秦启佑抓着她两个胳膊,着急道:“安心,因为我想让你做我的家人!”

“家人?”乔安心嗤笑一声:“你懂什么叫家人?真当我是家人这种事你就不该瞒我。”

秦启佑一下低了脑袋。

乔安心此时意外的冷静,她知道这件事怪不到秦启佑身上,他心思单纯,不说存了让自己继续在秦家的念头,只说秦易风稍加几分手段,也有的是办法让他不跟自己说出真相……

他是无辜的,但她却毫不犹豫说着伤他的话。

自责,自责得要死。

乔安心却享受着这自虐般的快感。

少年的声音在此时传来:“可能我真的不懂,那……安心你教我,以后你慢慢教我好不好?我知道我做错了事,就当是赔罪,至少……至少让我送你回去,好吗?”

一向飞扬不可一世的少年,此刻带了几分小心和期待的望着她。

乔安心冷硬的心软了一瞬,下一瞬,她想到秦易风说的,“乔安心,你离启佑远一点”……

鬼使神差的,她朝少年点了点头。

得到准许的少年脸色立刻明亮起来,立马跑去把车开过来,为她打开车门,乔安心坐进副驾,待秦启佑坐进来,她轻声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秦启佑顿了下:“我送方如云回去刚回来。”

说完悄悄打量了下乔安心,见对方只是点点头没再追问,他轻轻舒了口气,他只送方如云到半路就折了回来,因为接到小叔叔的电话……

但小叔叔让自己送她回家的话,他莫名咽了回去。

“安心,你住哪里?我导航一下。”

乔安心说了地址,见秦启佑设置导航的模样,脑中闪过秦易风的身影,她坐他车的时候,从来都是自觉坐在后排,他送她回家的时候,总是与往常无异的面无表情……

秦启佑感受到乔安心长久的注视,鼻端冒了细细的汗珠,开车技术一向稳妥的他有几次差点手抖,乔安心却像无所觉,一路到了她的公寓门口。

“安心、安心到了。”

乔安心这才转了头,竟是出神了一路。

下了车,她对秦启佑淡淡的:“谢谢你了,你回去吧。”

秦启佑拉风的车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围观,他看了看这个小区,下意识皱眉,再看乔安心已经面露不耐烦,便道:“好,那你回去好好休息。”

乔安心点点头,秦启佑这才上车走了。

乔安心皱眉看着周围人,那些议论声她自然也是听到了,“包养”“小三”之类的词再次钻入耳朵,是啊,像这样的住宅区,秦启佑这样的人是格格不入的,再加上这一身不合时宜的装束……她苦笑一声,她还真是……一扯上秦家的男人,似乎就躲不开这几个词。

回到出租屋内,她立马换下那身衣服扔进垃圾桶,换上自己的牛仔裤毛衣,乔安心坐车去了疗养院。

陈凤兰经过这两次的治疗已经有所好转,医生不让乔安心正面出现在她面前,乔安心站在一棵树后,看着院子里晒太阳的母亲……

妈,我该怎么办?

乔安心手握成拳,母亲晒着太阳,小护士蹲在她身侧跟她说着什么,阳光照着语笑嫣嫣的两个人,温暖而美好,她想起自己小时候,跟母亲两人住在那个小镇上,那个有窄窄巷子和青石板小路的小镇,人们虽然对她们背后也指指点点,但总归还是同情她们母女的,她听过那些人背后说的话,他们说母亲是个被抛弃的小三,而自己,是个没有父亲的可怜孩子……

每每她哭泣,母亲总是温柔的抚着她的头,说,安心,你这名字是你爸爸取的,你爸爸说,他想让我安心,想让你一世心安,你是被爸爸爱护着的孩子……

——可是妈妈,那么为什么爸爸不在我们身边?那时候她如此问。

——安心,世上总有些事需要是选择的,你爸爸选择许我们无忧的以后,我们势必要忍得暂时的分离。

母亲说,世上总有些事是需要选择的。

母亲说,所有的事你都要提前想好,她问什么是想好了。

——想好了就是,就算你在南墙撞得头破血流,也不能怨天尤人,只能自己承担后果。

那时她懵懂无知,隐约知道母亲说了个大道理,直到后来,从那天被秦易风捡了回去,他说跟我做个交易的时候,她就开始体会这句话。

她一直承担着自己选择的后果,可是母亲,现在她该怎么办?

她想让母亲好起来,让她世上唯一的亲人好起来,但这意味着她要成为货真价实的小三了……

货真价实……

这四个字掠过,心里针扎似的疼。

乔安心抿唇,最终长长舒一口气,掏出手机拔了个号码。

“喂,安心?”那端传来带着惊喜的声音。

“启佑,我想跟你谈谈,我们见一面吧。”说出这句的话时候,乔安心冷静得可怕,回来的一路,看着秦启佑,她脑子里闹出一个疯狂又可耻的念头,这个念头在理智和情感中徘徊,嘶吼着逼她做出选择。

秦启佑是秦家最受宠的孩子,除了老太太,最宠爱他的,其实是他的小叔叔,秦易风。她曾在他的书房见过一叠厚厚的文件,全部是国外名校的资料,小林说这是秦易风当年为秦启佑选择学校时看的资料,见乔安心讶异的模样,小林又说秦启佑从小到大乃至幼儿园读哪一所,都是秦易风一手操办的。

乔安心以及其他人都以为秦易风或许不太喜欢这个孩子才会早早送他出国,这么多年没回来,但她后来才知道,秦启佑出国前不久曾遭遇过一次绑架,那时秦易风在商场上的手段太过冷血,夜城不乏恨他至极的人,他们动不了秦易风,就把注意打到了秦启佑身上……

后来,秦启佑出国,秦易风花了大把的金钱和精力,为他建立一层坚不可摧的防护网。秦启佑在他的保护里肆意不羁。

从前她不想记起秦家的事,甚至刻意忽略着,可是现在,秦易风是唯一能救母亲的人,她不贪心,她想让他继续配合母亲的治疗,她只是……不想继续那个交易了,而已。

乔安心坐在跟秦启佑约好的咖啡厅等他,秦启佑一进门就看到了靠窗而坐的她,宽松的毛衣包裹着瘦弱的她,看着她越发尖细的下巴,他心里一阵不是滋味,小叔叔对她……真是过分了。

“安心,我来了,等很久了吗?”到了她面前,他又露出招牌的笑。

乔安心摇摇头:“我也刚到,先坐,我记得你喜欢这款咖啡,就先点了。”

秦启佑露出欣喜的模样:“没错,这是我最喜欢的,安心,没想到你还记得呢!”

乔安心笑笑,定定望着他:“启佑,你说过,想要让我做你的家人,是吗?”

秦启佑坐直了身子,重重点了点头:“没错,安心,我是认真的。”

“为什么?”

秦启佑怔了一下,然后微微低了头避开她的眼睛,他双手握着咖啡杯细细摩挲着,半晌声音低低的说:“安心,你可能忘了,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

乔安心愣了一瞬,想起第一次见到秦启佑的时候,是在老宅的聚会,当时她在厨房想亲手做几个菜让老太太尝尝,就见到了偷偷跑进去的秦启佑。

“当时我有点饿了,索性自己去厨房找吃的,当时厨房就你一个,我以为你是新来的厨娘……”

乔安心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当时秦启佑以为她是新来的厨子,一边颐指气使要吃的,还顺势调戏了她几句。

“当时我急匆匆赶回来,又累又饿,态度不好还调戏你来着”秦启佑依旧低了头,声音低低的继续道:“你当时听完了没生气,只让我低下头……”

——要吃的是吗?麻烦您先低一下头。

——怎么了?本少爷头上有什么吗?啊!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少年纨绔不知所谓,要吃的还敢这么嚣张,我就替你妈妈教训你!

“没想到我一低头你上来就打了我。”说到这里,他笑起来,有点羞涩的模样:“后来,你给我下了一碗面。”

乔安心也想起来了,当时的她还沉浸在爱恋秦易风的美好的梦里,不知所谓的是她而已,可能是纯粹看不惯少年嚣张的模样,鬼使神差捉弄了他。

“后来我想,如果我生在普通的家庭,有着可能只是工薪阶层但很爱我的家人,我们的相处模式应该就是那样的。”他眼睛亮亮的,直直的盯着她:“所以安心,我想让你做我的家人。”

“低下头。”她开口。

秦启佑愣了下,而后缓缓低下头。乔安心伸手,在他头上轻轻抚摸:“那么启佑,我们做个交易,或者说,你愿意帮我一次吗?”

科学理论说,人自己听到的自己的声音跟自己说话时,别人听到的,是不一样的,她不知道在秦启佑听来,她的声音是怎么样的,是不是像自己听到的那样,像恶魔的诱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