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三十六章 狼狈退场

最让人难过的,无非是我已经做好了与你共度一生的准备,你却抽身而去轻易放开了我的手。

乔安心突然想到这句话。

她跟秦易风算不上两情相悦,甚至连她的暗恋他都不屑一顾狠心践踏,她一直有自知之明,但……

在她枕着他的外套醒来,在他日渐温和的态度,甚至偶尔露出温柔的神色,有几个瞬间,她想到了刚离婚的那天,他声音低低的说:“乔安心,如果你愿意,交易可以继续。”

或许至少有一点点的,她在他心里是不同的。

就算他再多的出口成剑,再多的毒舌冷漠,不可否认,她还是抱有一丝丝的侥幸。

在她最无助难过的时候,最后出现在她身边的,也都是他。

以前再多次的难过,也比不过这一次。

“小婶子,你没事吧。”秦启佑担忧的看着她,又转向方如云:“如云,改天我再带你回来,今天我先送你回去吧。”

说完悄悄看了下老太太的神色,见老太太神色无异,赶紧拉着方如云出了门。

方如云这次倒乖巧的跟大家到了别,任由秦启佑拉着她出了门,不过出门之前,悄悄向乔安心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老太太坐正了身子:“这件事,你们都知道了吗?”

方晓最先忍不住开口:“妈,这事……”

说着她抬眼看向秦易风,那意思不言而喻。

“妈,我们也是不想让您担心。”秦海灵温声道,目光担忧的看看老太太,又看看一直未开口的秦易风。

老太太抬抬手:“既然你们都知道这事,看启佑的样子,他也是知道的,是易风不让你们说的吧,也难为你们了,你们合起伙来为我这个老太太好了。”

“妈……”

“行了,你们都别说了,这饭我也没心情吃了,你们先出去吧,我想跟他们两口子单独谈谈。”

几人互相看了看,最终都退了出去,很快房间里只剩下老太太、秦易风和乔安心。

老太太拉了乔安心的手,她一双细白的手此时一片冰凉,老太太一阵心疼,声音软了一些:“乔乔啊,你先坐。”

“嗯,好……”乔安心道,那声“妈”,却是再也说不出口。

老太太眼神一黯,定定开口道:“易风,你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我跟乔安心,已经离婚了。”

老太太手颤抖了一下:“原因。”

乔安心曾想象过跟老太太坦白的这一天,也想过秦易风会说什么理由,或许老太太会大怒,或许秦易风会用那个俗套的理由说他们性格不合不合适,甚至她想过最糟糕的,他会说是因为她生不出孩子而他需要一个接班人……

倘若他说他们之间不合适,或许她不会有触动,毕竟几乎所有的原因都可以归结到这个词上,倘若他说是因为她不能为他孕育一个孩子,或许她会难过,她曾真的幻想过,是不是他们真的过一辈子,如果他说其他理由,她或许也会伤心,但总不会比决定离开的那天更难过了……

但现在,她知道自己错了,当听到他对他最敬重的人说的理由时,她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那个男人,那个她仰望过,爱慕过,甚至曾一度为之疯狂过的男人,面无表情,眸色淡无波,声音不带一丝波澜的说,“因为我有爱的人了。”

因为我有爱的人。

乔安心她不再是我爱的人了。

我爱上了其他人。

这是他要表达给他的母亲的意思。

“混账!”老太太蓦地抬高音量:“易风,你把婚姻当成什么了?儿戏吗?是你一句不爱就可以不要的吗?婚姻除了儿女情长,最重要的还有责任!你这样对得起乔乔吗?!”

乔安心脑子里嗡嗡一片,老太太的话她已经听不清,看着神色淡漠的男人,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妈……我再叫您一声妈,您别怪他了,是我想来的。”

乔安心矮下身子,抓着老太太的手,头靠在她的膝头,声音低低的,温温的,她说:“妈,我跟易风是协议离婚,我知道您疼我,我怕您知道了气坏了身子,所以瞒着不敢告诉您。”

“乔乔你……”

乔安心抬头,扯出一抹笑:“妈,刚才方小姐说的……他的新未婚妻,我知道的……事情我都是知道的,您不用为我委屈……”

说出这些话,仿佛用尽了她全部的气力。

胸腔里郁积了太多情绪,乔安心再也不能再多提那个女人一句……

老太太抬手在她后背轻拍了一下:“好孩子,委屈你了。”自家儿子的脾气她是知道的,一旦做出决定就不会改,她从刚才刻意没有提起他新女友的事,没想到这孩子自己提了出来,拍着她的手顿了顿:“什么未婚妻,哼,名不正言不顺的。”

乔安心没有接话,就算是这样,她也已经是这个故事里的配角,跟老太太说那些话的时候,她是为了让老太太消气,她怕这个一直对自己好的老人出事,可是……

那些在心底一瞬滋生的阴暗和恶毒,她无论如何都骗不了自己。

她,恨!

秦易风一直是凉薄的,那个理智如斯的男人,第一次的,竟然用了爱这个字……

他爱上了别人。

她以为他这种人是不会爱人的,他不爱自己,可他也不会爱上别人,她曾这样安慰自己,为了打消自己对他的念头,他甚至利用过其他女人,可是后来才知道他不过是利用而已,他这种人,也会动真感情吗?

乔安心脑中闪过那个淡绿色衣裙的女人,那件白色的精致小外套,鼻端似乎又传来那并不陌生的香气……

或许,一切都是早有预兆,只是她自己不敢去想。

可是,既然有了那么爱的人,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来招惹自己!为什么还要……总做让自己多想的事……

乔安心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想要逃开这个男人。

看,就连现在,他看向自己的表情依旧是那么淡漠,没有丝毫表情,甚至没有一丁点的歉疚。

他,可真是狠啊。

她恨他这样玩弄自己于鼓掌之中,跟老太太说那些话的时候,她知道老太太是喜爱、怜惜自己,她知道这样做或许会让老太太对那个从未谋面的女人产生不满……

乔安心苦笑,这样满心怨毒的自己,可真是令人生厌啊。

秦易风掠过乔安心一眼,对老太太道:“妈,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老太太摆摆手,一下似是苍老了几十岁。

“安心,我们不要打扰妈休息了。”秦易风起身,看向乔安心的眼神也满是压迫,乔安心甚至能看到他眸底的怒气。

他这怒气……是因为自己最后这番作为吧。

乔安心点点头:“妈,我,我先走了,您保重身体,有机会再来看您。”

说完,跟在秦易风身后出了门。

“先去车上等着。”他淡淡对她说。然后对管家和照顾老太太的佣人嘱咐着,乔安心在车边站定,没有上车,待他过来,她问:“为什么?”

“先上车。”

“我不上!”乔安心蓦地拔高声音,她呼吸急促,胸口剧烈起伏着:“秦易风,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男人在做了这么过分的事之后,还能这么淡定的跟她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

秦易风目光沉沉的看着她:“你想问什么?”

乔安心紧握双手:“方如云说的都是真的吧,你的未婚妻……你们……你都有未婚妻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

他蓦地勾起一抹笑,像个早有谋划的恶魔:“你在委屈吗?”

他凑近了她,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乔安心,是你先招惹我的。”

乔安心瞳孔放大,愣在那里。

“是你主动找我帮忙,我们的交易是什么,还记得吗?”

乔安心脸色苍白至极,寒意从脚底蔓延全身,是啊,是她先找上他的……是她求他帮忙的,是她……答应了那所谓的交易……

他说要她做的床伴,后来,又说做他的情人。

从始至终,那些模糊的旖旎,和飘渺的美好,都是她自己幻想出来的。

“你有了心爱的人,为什么还……”她喃喃。

“为什么还答应跟你交易吗?”他替她说出她未说完的话,而后收回笑容:“以后或许你会知道的,乔安心,现在你没资格问我这个。”

乔安心看着说着利剑一般话的男人:“谢秦总还愿意跟我说这些,秦易风,再见。”

说完她转身离开,秦家老宅的所在的这个位置除了部分私家车,其他出租车公交车之类不允许驶入,距离最近的能搭车的地方也要步行至少两个小时,这些,乔安心是知道的,但她真的无法再踏入那辆车,真的无法再与秦易风独处,她怕再多待一刻,自己就要忍不住心中的郁积的情绪。

乔安心穿着他准备的那身衣服,穿着十几公分的鞋子,依旧走得毫不犹豫。

走出几米远,那辆车在身边呼啸而过,冬天的风那么冷冽,刮在脸上,像耳光。

他的车消失在转弯处,乔安心的酸了鼻子。

难堪、委屈、痛苦、怨恨、迷茫……在这一刻全部爆发,眼泪就这么流了出来,乔安心抬手,怔怔看着手上的泪水,而后狠狠在脸上一擦……

秦易风……

你以为你真能掌控所有的事吗?

()